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习禅散记禅七日记
 
 

禅七日记

 

 明 光

 

 
 

 

   

元月十六日

    今晨一梦,有老师、从智法师及我三人,令我惊醒,本拟今日下高雄参加明天青年聚会一事,产生犹豫,突然接到从智法师电话:「老师很生气,赶快到书院来!」时为七时五十分,于是赶紧整装,出门,心里想:「希望能把这个棒接下来,但愿自己成才。」来到禅堂,八时十分,老师及全体同学已俨然就座,禅七第一天竟然是匆匆忙忙,慌慌张张为开始,实在惭愧!

    一开始,老师说明禅七的意义之后,随即叫我起来报告昆卢遮那佛七支坐法,真是当头一棒!心里毫无准备,这么多人,当中必然有许多老参,实在有点恐慌……管他的,上台再说,于是哗啦哗啦的讲了一大堆,换来的是老师的责勉:「简陋!如此,怎么做人天师呢?」还不如赵治懿同学详细,又是一阵渐愧!

    「见与师齐,减师半德。

    见过于师,方堪传授。」

    老师的话语于心中起了一阵回响!

    接着老师再一次向我们说明了七支坐法的要点,几次示意,我知道希望下次能够胜任此一工作,成为吾佛以后各大高僧祖师的忠实传述者!

    继而,老师要我们参究一个问题:「为什么要静坐,静坐与修道有什么关系?」要我们常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因为万般法门中,以观音耳根圆通法门为最殊胜,所谓「十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静坐起,经行中,忽闻香板「ㄆ一ㄚ」一声,「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声有生灭,闻性不灭,妄念有生灭,本性清净,不生不灭!参!

    下午五时,晚课修准提法,见到准提菩萨,与精舍所供奉的菩萨相同,另一方面,几个月前,静坐时发生第一次的跃动中,所产生的手印即与准提手印与手势类同,因此倍感亲切!再加上由从智法师所领导的金刚念诵中,更有所感,应该好好的修持准提法。课诵中,思及晨间的梦及老师的话「交棒!」谁能够!谁真正能够接下这根棒子!一滴眼泪落下,努力!努力!

    今天是禅七的第一天,以惭愧心为开始,受益良多!

    回到精舍,洗了澡,辞去高雄之行,背着行李,住到书院来,希望有所成就,不辜负师长的一片苦心!

 

元月十七日

    静坐经行,经行静坐,老师的话语,心里问题的参究,莫非是要开启智慧的心门,明白生命的奥秘与当行之路,体悟《老子》所云:「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法华经》:「静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却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印光法师:「动以修身,静以修心,身心两健,动静相因」……等之道理。

    下午修准提法时,结跏趺坐,没想到几分钟后,两腿非常的酸痛,忍了一阵子,心里开始妄想纷飞,「今天从智法师的准提法怎么那么久,是不是他忘了时间」、「上两节不也是双盘吗?怎么此次会痛,早知道单盘多好!真是自找苦吃!」……为什么自找苦吃?为什么出家?忽而想起每年寒暑假与父亲驾着三轮机车,奔驰乡于野城市间,运载一包一包百来斤的米谷,搬运背负时那个汗流夹背的情形……,也想起了母亲时常推着贩卖水果的摊贩车,停驻于树林火车站附近贩卖,有时放学回家,步出火车站,常看见母亲坐在电线杆旁摊贩车边的椅子上打瞌睡,心里有无限的心酸与激动!而今我出了家,不仅不能亲自孝顺父母,报答养育之恩,竟然连这点苦痛也忍受不了,于是惭愧的眼泪云涌而出……给我忍下去!不一会儿,磬声响了。

    晚上老师讲授念诵三法,瑜伽念诵(心念)、微声念诵、金刚念诵,统称之为「软修法门」,此法与身心的修持有很重要的关系,勉励我们早晚课要好好地修持金刚念诵等法。老师并且带领我们以金刚法念诵「南无阿弥陀佛」,一片念佛声中,彷佛沐浴于慈海中!

 

元月十八日

    早晨第二支香静坐五十分钟下来,感觉呼吸微小,有一种说不出的妙乐,心里想一定可以长坐下去,于是经行不起,继续坐,不一会儿忽然听到腹部脉博跳动的声音,很清楚,像木鱼声,想起昨日老师所说的念佛法门「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于是顺着有节奏的声音,念出「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一字一字清楚的念,起初脉博声间隔快,后来逐渐慢,念诵也跟着慢,后来身体其他部位也发生脉动情形,但并不妨碍,心想脉博声不停,念佛声就不停,对于未来更具有信心。此时,外围的经行群声,对我似乎一点也不相干,于是进入第三支香的静坐时间,没多久,脸部左下方皮肤发生震动现象,想起《楞严经》:「狂心顿歇,歇即菩提」,震动现象随即消失。但是好景不常,逐渐感觉腿部酸痛,痛掩盖了脉博跳动的声音,因此念佛也较不能专一,痛的问题,若不先解决,此仗将很难打。

    于是开始参究「为什么会痛?」莫非有此身,执着有身才会有痛,因此观想身体如虚空一样的广大无尽,不!身体就是虚空,于是痛感消除许多。次观无尽的虚空中,生起广大的风轮运转者,气流遍满法界虚空,吾身亦如风性,痛感减少一些。再观虚空风起云涌一片浑沌中,突然出现一丝火光,由小而大,聚集法界一切火性种子,而成熊熊巨火,光明炽然,观想此火光遍及全身,愿烧尽无数幼以来一切贪瞋痴等之习气,此时感觉身体底部有一股强大的热力产生,带动上身向前向上作波浪式的循环运动,如同眼镜蛇盘旋竖立上身昂然貌,大火光之后复观生出一片清凉的汪洋大悔,此时恳请诸佛菩萨慈悲降临于头顶上方,喜洒甘露,不久,口内津液满盈,心想愿此甘露水普施法界一切饥渴众生。汪洋之后续观,呈现出一片大地,大地运载一切万物,滋养一切生命,默默地,毫无怨言,心想此身不也就是大地吗?尽管身上仍有些楚痛,为什么要刻意去排除它呢?如同大地,包容它,运载着它,不也就没事了,自作自受,佛、心、众生本是一体。思及此,内心一片清凉,有说不出的喜乐,称颂圣名,迥向法界一切有情,忽闻一阵美妙的笛乐,磬声也响了,起坐,经行吧!

    晚上小参,老师上来听听我们三天的禅参心得,并解答疑问,听完大家的报告,老师总评语:「百分之九十五的同学都被身体上的感受、两腿的酸痛所困住,忽略了心地法门的体悟,更缺乏宗教信仰的诚恳,训勉我们常念佛,真诚的礼佛。」

 

元月十九日

    凌晨三时十分始睡,六时二十分起。第二支香称念「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一路到底,只问一心是否诚念?观圣像现前,顶礼合掌,历经第三支香起座,约二时二十分,其中圣像呈现多形。于第三支香时,背部左下方觉有一点疼痛,仍然继续称念圣名,观想该点成为莲花,不久于顶上见青白莲花,于底部放白光,祈求菩萨加被,时以「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为勉,稍体念佛三昧。

    第四支香

    观空、风轮,有五彩慈云自头顶灌入全身,底部大火熊熊,烧尽自己无始以来贪瞋痴等恶业,由下而上,顶上现莲池大悔一片,见接引佛,众佛菩萨云集,其中一莲花,我立其上,向阿弥陀佛顶礼,悠游于莲地海中,尔后下及娑婆,见父母,祈佛菩萨慈悲接引父母,眼泪鼻涕云涌而出,而后见及兄弟姊妹、亲戚,以及自幼小到现在的师长、朋友及法界一切众生,亦祈佛接引、迥向!此时颇能体会「净极光通达,寂照合虚空,却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

    第五支香

    一片空无后,参究「净极光通达……」此偈,思及众生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本性光明清净,见性自然光通达,经行中仍坐,内静外动,能体「动静二相了然不生」之意。

 

元月二十日

    第二、三支香

    称念观音圣名,礼拜圣像,称念专一则圣像越显明朗(白衣观音),出现古铜佛像及凶恶尊像(其头化现无数骼髓,身绕盘许多蛇),不惧亦不理。观想观世音菩萨融于自心,顶礼佛、观音、自性观音,此时上师慈容呈现于莲花座上,尊请上师慈悲接引。身体底部有一点痛,近于尾处,思之为气脉通达的前兆,顷刻,全身震动,感觉一片光明,老师呼言:「明光!放下!此为受蕴,不执为是,忧喜苦乐均是。」「应自了知此心量同太虚,勿住色身内外而行就受阴。《楞严经》云:「虚空生汝心中,如片云点太清里。」何况十方法界,依空而生。」蒙师开示,浮动的身心逐渐平静,至本尊、观音、上师三师像清楚呈现,听到妙乐,廻向起坐。

    下午第五、六支香

    第一支香称念观音圣名,祈求诸佛菩萨慈力加被与会道友及法界一切众生,第二支香放下念佛,观空、参究老师明示:「虚空生汝心中……」「净极光通达,寂照合虚空……」「诸可还者,自然非汝,不汝还者,非汝而谁。」「本性如虚空寂然不动」,顷刻,忽然感觉背脊骨尾闾处及左脚趾麻痛无比,前所未有,觉得底部似乎有一物,欲落未落,心想母亲生子临产前的阵痛大概类似于此,甚至超过此千百倍,更念苦、乐等觉受,绝非自性清净,乃自业力招感而生,思及此,产生无比的耐力,忍之,惟念真如自性。不一会儿,发生小震动,即念身如虚空寂然,震动即止,最后老师来摩顶,心更平和,迥向起。

    晚上蒙师初接

    七时三十分上座,礼请诸佛菩萨加被,一心随息称念观音圣名,念至无念,气息亦止,一片空无,一会儿,腹与鼻息起动,由小至大,由大至小,至于静止,腹鼻相合,循环不已,即随息称念「阿弥陀佛」圣名,一呼一吸,随着律动称念,念止息亦止,息动念亦动,心息相依,同时观想礼拜阿弥陀佛,内心极为平静,经行中仍然端坐,老师呼叫「明光!」开眼见上师慈容,神光一会,心有相应,师言:「本来无一物,求个什么道」,吾默然,能体老师所语,仍然闭眼随息念佛。闻香板声,师语:「本来是静,车声也静,风声也静,一切皆静:……」老师上座,叫明光到前面,慢慢下座上前,顶礼上师起,老师问:「明白了?」答:「明白了!」问:「信得过?」答:「信得过!」问:「你从下座到目前一切动作,有没有动向?」答:「没有动向!」师拍案语:「动亦静,不动亦静,如此一路下去,三大阿僧祗劫,好好修去,年轻出家,应该好好把握!」「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老师叫从智法师挂我「禁语牌」,免受干扰,有事写纸条,言毕,叫我回座,顶礼上师起,上座仍续念佛。此时宁静的会场中,有一女同道,亦有所感应而哭泣,师言:「喜怒哀乐本来是静,不要哭!」,她向前顶礼上师。

    再闻师语:「不移一步到西天,端坐西方在目前。」「有时且念十方佛,无事间观一片心。」「是心即佛,是佛节心」。

    最后老师教唱金刚念诵「阿弥陀佛」,勉励念佛修持净土法门,此为最简易,最殊胜,是为大密法,念佛念到心息相依,念而不念,不念而念。

 

元月二十一日

    今日静坐,仍以念佛为宗,观音耳根圆通法为入,六妙法门为法,达身心平静後起观,除了续前观五天,呈现莲池海会到婆婆见父母等外,复有下列几点体验:

    1、祈求诸佛菩萨加持上师身体康健,慈力施化与会同参道友及法界众生,早日开启智慧心门,同沾法喜,共沐佛恩。

    2、 上师、观音菩萨、佛三师现前,礼敬三师,我入,入我。

    3、观想《楞严经》世界成因:「静成虚空,虚空为同,世界为异……,以是因缘,世界相续」。

    4、参究观想观音耳根圆通法门章「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由我观听十方圆明,故观音名偏十方界。」

    5、静坐时,身体觉有痛点,即观想佛心众生本是一体,不求苦痛除离,但只一心念佛默然承受。

    6、常念不求神通悠游自在,但愿众生离轮迥苦,得涅槃寂乐。

    上午十一时老师勉励:

    勿将意识为受蕴所困,且记孟子「勿忘,勿助」,修道学佛首重因地,此乃自己生死大事,老师也与我无关,《楞严经》:「因地不真,果遭纡曲」,目前只是学习静坐而已,禅定与禅宗还谈不上,但静坐却为基本,今天大家有此良好的环境习静,皆因于许多人的服务与牺牲,真正的考验,仍然是否能够将此「静」功,作用于日常生活为人处事间。求道者如牛毛,成道者如麟角。《楞严经》云:「心能转物,即同如来」,今天已是第六天,气候较为暖和,大家的精神,显得非常放进怠慢,即为物境所转,宜慎,人的身体亦如一小天地,具有周期性的律动,如同气候的变化一样。当知与心不相应者有时、势、速……24种,习静只是修道学佛的起步。

 

元月二十二日

    谨记老师话语,最后关头仍不松懈!上午静坐历经二支香时辰,第一支香称念圣名后不久,即呈现一片空无,第二支香由左脚趾极痛点,而思及耶稣被钉於十字架上,於最后一口气时,仍然仰天说:「主啊!请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自己并不知道。」那么的慈悲、宁静、安祥,由是更能体悟念佛之旨。于是观想五大,虚空中有五彩慈云由顶灌入,大火烧尽无始贪瞋痴恶业,头顶出清泉生莲,成莲池海会,阿弥陀佛、诸菩萨及上师远相迎,于阿弥陀佛莲座下礼佛三拜,立于莲花绕佛于莲池海七周,一念到娑婆见父母,涕泪云涌而出,分别与父母、祖母、先祖父与姊姊面谈,告之简妙法门,「一心诚恳念南无阿弥陀佛念念清净,必生莲池,亲觐弥陀,离生死轮迥苦,得涅槃寂静乐」,一一教之唱念「南无阿弥陀佛」,并且集合弟妹及诸亲戚、朋友、师长等同念「南无阿弥陀佛」……。

    下午静坐时,观想西方三圣自远而近,由上师慈悲接引,于弥陀座前顶礼三拜,见己于佛胸中,上师位于佛顶,其上为观音,观音之上为诸佛。思念上午的情境,由莲池海会到娑婆见父母等,教之一心诚念「南无阿弥陀佛」,眼泪直流,蒙师开示:「弟子悲极而泣固然可喜,但此一悲念亦应放下,否则即成悲魔」,停止流泪,老师叫我起来报告心得……,报告毕,大家一同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于一片念佛声中,忽闻香板声「劈」一下,复呈寂静。师问:「你所感受的情境为何识所起用?」

    答:「第六意识。」

    问:「属于何量?非量或带质境?」

    答:「第八识的现量。」

    问:「是否为第六意识的非量?」

    默然思想片刻……

    师大声说:「现量!」

    师问:「这一切由何所造?」

    答:「心。」

    问:「心在那里?」

    默然……

    师震威大喝一声:「参!」

  

 

 

    
 

返 回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