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的成就在哪里》

 

 

 

三 开封街的寂寞 信义路的热闹 太湖的明月


南老师在臭臭的菜市场陋巷里,竟能显露出圣贤豪杰的“乾坤”,我被南老师摄受住了。台大离他的住处不远,走路半小时不到,就常常去打扰他。

老师搬到泰顺街了,泰顺街很多巷子是台大教职员的宿舍,殷海光教授的家,就离老师非常近。每次到南老师那里,不时的有一些客人往访。殷老师也去过几次,有时竟站在南老师居家屋外,思前想后,望而不入,见与不见南老师,陷在极度冲突中,南老师也从不说:请进来坐。只见到他来人即陪,也不知道他要说个什么、不说个什么;要什么或者不要什么。

他的学问究竟在哪里呢?看不见,也摸不着,只感受到他真的非常吸引人,我真有些困惑。另一方面,我也受殷海光教授的逻辑思想和西洋经验哲学的影响很深,在政治上也是追求殷老师所主张的路线:

“公平、正直、真正的自由与民主”。

哲学系的教授像方东美先生、吴康博士、陈康先生等,他们在学术上都极有专长,讲课无不引经引论、有凭有据,绝不东扯葫芦西扯叶,如此一来,我真不解南老师说话,何以会随着他人的语言,东一句、西一句。

在不解中,我糊里糊涂去台北市开封街听南老师讲《楞伽经》。

从泰顺街走路,搭车到开封街,包括等公车在内,约莫要一个小时。我和老师匆匆忙忙的吃了晚饭,便上路赶车,这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

听课者不超过十人。南师站着上课,自己写黑板,我听了几次以后,不仅一句听不懂,连一个字也不知是什么意义。

一次上完课后,南师在路上问我:

“听课怎么样?”

我回答:

“无记。”

怀师听后泪下。

当时不知老师为什么有这种表情。

回到老师府上,他非常失望、无奈的望着我。我说了一句:

“老师,你好寂寞。”

师未答话。

不久,老师眼神变了,变得非常深邃,似乎比海底更要海底,说朦胧不朦胧,说不朦胧又是朦胧,脸部整个通红发光,当时我不知道他这种身心的表情是什么?若干年后,我才了解他是在“非想非非想处定”中。

“非想非非想处定”是没有想,并非无“细想”,也就是不昏沈、不散乱、明明了了的在一切中,又超越一切。

四十八岁后,在台北市信义路十方丛林书院,日夜密集的听南老师讲授将近六年的课,内容包括儒释道各家,也传授道门中特别的修持功夫,这时更重要、非常非常重要的是开讲《指月录》。当时不是冠盖云集、盛极一时所能形容的。听课的人有上将军、名学者和立法委员,也有贩夫走卒、村夫村妇等等,大家在热闹中显示出肃穆,平凡中透出自在,于一般中表现出高贵……。人人都是自动来恭听的,上课上到这样,实是古今中外所没有的,只有用八个字来形容:

“妙不可言,有教无类。”

这只有当时在那里上课的人,才能体会到上述八个字。

现在位于太湖边的“太湖大学堂”,又成立了。在没有正式启用之前,我参观了该地佳兴无边、意趣深邃的“风光”。

这里来一段插话:

二十多年前南老师住在美国华盛顿,我进去以后,向他报告:

“这里不能住。”

果然不到三年,他就离开了美国,转到香港坚尼地街。在香港,我进去一看,就说:

“此地可以住十年”。

如今他又离开了香港,来到了太湖,创建了“太湖大学堂”。

开学了,南老师讲授庄子的〈马蹄〉与〈胠箧〉。我听完课后的认识是:

“老师在提神于太虚,拥抱一切而又超越一切”。

上课完毕,他说:

“庄子修得好,可以成圣。”

有一天上海石健华总经理问我:

“南老师为什么上这种课?”

我是这样回答的:

庄子哲学有三重点:

一、道不可说,且遍一切处;

二、道通为一;

三、返璞归真。

〈胠箧〉和〈马蹄〉二文很复杂,它涉及到道德哲学、历史哲学、社会哲学和立体而圆的心理学。象征性的指出治国理想与方法,社会和天下国家要归到平淡、平凡、平实、平怀、平静,归到自己和天下的本来无事。如汉朝的文景之治,中国的禅门文化等等,都是与庄子和老子哲学相应的。

要人生阅历丰富、读通古今中外重要书籍、彻底了解人性者,才懂〈胠箧〉和〈马蹄〉二文说的是什么。”

浅显的了解“太湖大学堂”以后,我的认识为:

太湖大学堂是:

皎然的“明月”。

寒山大师说得好,皎然的明月是:

“吾心似秋月,

碧潭清皎洁。

无物堪比伦,

教我如何说。”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