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的成就在哪里》

 

 

 

四 成就了什么?(三)


戊、教育与十方丛林书院。

整个人类的问题,实际上是文化的问题。文化问题的核心,又落在教育问题上。

当今之世,整个人类文明,没有一个国家的教育,是成功与适切的。

就以全世界第一号霸权国家,集世界许多财富、资源、人力、物力一身的美国为例,几百年以来,用自由、民主作号召,但美国有自由、民主吗?多年前大哲学家、留学美国、在美国教过书的方东美教授,曾向我说:

“美国是世界上头号的警察国家。”

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选贤与能、全民和睦,才是自由与民主的真正意义。美国呢?家家枪炮、处处毒品、阴阳错置、有钱才是大爷……,这是什么自由与民主?

美国富有吗?

从财富的分享来说,美国的穷人到处都是。就文化内容的高贵来讲,多少年来,美国不断的向世界各国,推销好莱坞玩过、剩余不要的、污染人们心灵的垃圾、杂碎文化。

不错:

美国领导了世界的科学。但今天在生物科技和资讯科技上,却搞得全人类不得安宁。

不错:

美国领导了人类不必有、不应该有的世界军事。她全力把科技上种种成就,强化在军事上,加强剥削全世界的资源,用尽一切手段,吸收和诱进世界各国精华和尖端的才能人士,去作美国的工匠,作垃圾文化的应声虫。

美国军队在战场上都有牧师,人被打死以后,念一声:

“感谢主!”

这样就上天国了。

军事和军备领先世界各国的结果,整个人类和地球,只有等待一起毁灭。

信奉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学说,全人类都在盲目的竞争中,人人莫不无可奈何的活着。若如此下去,大家必然会莫名其妙的死亡。时至今日,整个美国教育系统、生活方式和人生价值观,仍然在走这个方向,不仅处处表明美国教育的彻底失败,而且根本走不下去。

现在进一步大要的再看其他各个国家的教育。

自工业革命以后,许多在工业上落后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都被资本主义的帝国主义控制;被文化污染和被侵夺的国家,无一不在从事狭隘的、本土式的“船坚炮利”的教育。好像大家决心要在一起,再混战一场不可。欧美各国,特别是美国和英国,以为只要船大而坚、炮猛而利,就可以驾驭世界各国。时至今日,英美继续要做老大,其他各国不知从世界人类的恶梦中醒来,仍然继续想走英美文化的路线,却不了解英美文化根本已走不下去(详细说来,要写专书)。

因要赶上英美的船坚炮利,即使极为贫穷的大国如印度、南非,和其他小国,也有核子武器与毁灭人类的生化毒品。如果通通使用,可以毁灭全人类好几次。

请问:

这种文明、如此教育,可以继续下去吗?

以上谈到今日人类教育的许多错误问题,是南老师奉献一生的心力,时时不断关心、且企望能扭转过来的。在他的各类著作中,一再强调除了要发扬中国传统的菁华教育文化外,更要重视西洋文化的科学成就。这些年来,他推广儿童读经,也重视许多西洋传统文化的经典,鼓吹儿童应一并熟读。南老师极希望追求和平文化那部份的中国传统,能影响西洋达尔文思想文化的老路。透过教育,能使东西方的精华文化,平衡的调合在一起,俾成就人类全体的安居乐业,厚德利生。

走笔至此,思及南老师的最大成就之一,是在十方丛林书院所贡献出的教育。

一九八O年夏,章克范师兄和从智法师(现名首愚法师),要到台中雾峰万佛寺,商讨成立十方丛林书院问题。南老师说:

“也叫张尚德去。”

到了万佛寺,三人一起商讨。从智法师原来计划招收国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学生来受教;我建议收学士、硕士、博士生,已经是教授、副教授级的,便为正、副研究员。

就这样,香港仁能书院院长洗尘法师来台,当了十方丛林书院院长;南老师为导师,并赐给我一个“高研部主任”名义的职位。如此,使我有机会在南老师身边,日夜受教。

韩愈对“老师”的界定是正确的:

师在“传道、授业、解惑”。

十方丛林书院是民间的,也没有立什么案。这时,我已多少认识到,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学校,值得南老师去立案。在没有立案的情况下,首愚法师在联合报登了一篇招生的大广告,四面八方的人,如潮涌般的到来。每次上课,宽大的教室,仍然容纳不下,只好用扩大器传送至另外的教室。

十方丛林书院的教育,主要的是受南老师传授的禅门教育,可以分几方面来做介绍:

1、学生在教育程度上,从小学到超博士。

2、在年龄上,有高中的年轻人到七、八十岁的老翁。

3、在身分上,有工人、开计程车的司机……,至各方领导的菁英领袖。

常常遇到参加听课的人对我说:

“南老师是:国宝,国宝!”

时至今日,我认为南老师是世界之宝!

教学的内容依韩愈所说的,分成传道、授业、解惑三部份:

南老师二十五岁证道。当时证道之后,逢人就打对方的耳光,说:

“这个就是,这个就是……。”

有一位在房里看书的人士,无缘无故被南老师打了两个耳光,而且听到他说:“这个就是,这个就是……”。

便急忙回答:“南先生,我不是呀!我不是呀!我没有悟道啊!”

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

庄子言:“道通为一。”

孔子的道:“一以贯之”。

南老师在峨嵋山闭关三年后,就以传道为一己之重任了。

四十八岁在南老师处,日夜受教,将近六年,透过禅门的静坐方法,证到了:“道虽不可说,但是可证的”。

从哲学的语词来说,“道”就是形而上的本体。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说:“本体是不可知的”。

我认识到透过东方禅门的方法,是可以证到形而上的本体的。这有两个条件:就是要有“善根”和“明师”的指引。唐太宗之所以能成就贞观之治,其时,“善根”人士特多也。

虚云大和尚是茶杯掉到地上而悟道。

诗僧八指头陀年轻时放牛,看到一树桃花,瞬间随风飘落,感人世何其无常,因而有所证悟。

五祖弘忍陪六祖惠能深夜读《金刚经》,读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六祖便大彻大悟。

南老师说《金刚经》的核心重点是:

“善护念”。

“无所住而生其心”,即永远护念“菩提”,也即归到常乐我净的“常寂光”,普照一切,而又超越一切。

“菩提”,觉也。觉己、觉人、觉物,也即是《中庸》所说的:

“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归于诚,显诸诚,便是“善护念”。

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睹明星而悟道。悟的是什么?悟的是:

“缘起性空,性空缘起”。

“无所住”是“性空”;“生其心”是“缘起”也。

六祖惠能的“悟”,和释迦牟尼佛的“悟”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一切因缘生,因缘灭;一切因缘灭,又因缘生。

凡夫众生不了解这一点,便常常困在烦恼与痛苦中,不知自己本来清净。也不知永远要依自己存在的内涵、式样活下去,这才是自己的根本问题所在。

这样一来,本来无物、然又流水悠悠的“这个、那个”,即无事、清净的本体(如来法身),却离自己那么遥远,此实至为可浩叹者。

佛经说:人有罪。什么是“罪”?烦恼、痛苦,就是罪。

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悟了这些以后,便说:

“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这就是众生不知自己本来是佛。因为永远抓住自己盲目生存意志衍生出来的欲望,便证不到这些了。所以祂又说:

“众生实至为可怜悯者。”

现在述说一下自己:

我曾经想作总司令、皇帝和成佛。

考取台大后,写了两句话激励自己:

“数十代帝王常在腹中吞吐,亿万里江山总于笔下徘徊”。

后来发现,我什么都不会,只是要的比任何人都大、都多,成为心理上的虚幻巨人、行动上的最大懦夫,我痛苦不已。

我在南老师十方丛林书院参加禅七时,一天清早静坐,南老师正在座上开示,忽然有一种念头涌上来:

“我的痛苦与烦恼,是因为我永远要。若我什么都不要,那就任何痛苦都没有了。”

其次我深深的体悟到“道”不是静坐才有的,“道”正如庄子所说的:

“无所不在”。

这样一来,六祖惠能所证到的:

“何其自性本自清净。

何其自性本不生灭。

何其自性本自具足。

何其自性本无动摇。

何其自性能生万法。”

便顿时在我脑海中层层浮现……。

我立即下座,在大禅堂旁的小房间里哈哈大笑。南老师立即叫我出来,当着大家的面,痛骂我一顿,骂了一个多小时。

在此更须一提的是,在我没有出现上述情况以前, 已经在南老师处证到“动地发光”、“身心俱亡”。之后又恭逢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等现前……。当然,这些也都是自己心意识的变现,正如《红楼梦》所说的:

“幻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证到了这些以后,南老师一次举行小型禅七,有洗尘、显明、金山诸大法师参加,章克范师兄与首愚法师也与会,我有幸作陪。有一回正要入定,南老师站在我身旁,约莫二十分钟,忽然说:

“往圣先贤在一个时代面临苦难之际,总是舍己为人,去救一个时代,……。”

在南老师如是激励下,我便泪流满面的发心了。之所以泪流满面,我深知自己几钱几两,不够资格发心,师命难却,免为从命。

诸佛菩萨见面,都彼此问几句:“少病少恼、起居轻利、气力调和、安乐住不?世事可忍不?众生易度不?”我又何许人也,岂敢“发心”。

有一大问题:

前面提到一些非感觉、逻辑和直观所生的不可思议境界,说它是真的,你看到了吗?没有人看到,只有真为明师的上师,已经先于你而看到。真正的“明师”也者,要有与佛、成佛和往圣先贤一体的情怀,又要有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的手法,在荆棘丛中、月明林下,都是识途老马的过来人。

所以在禅门文化中,从来是老师考察学生,学生也是观察老师的。一句话:

“都玩真的”。

不过,我无善根与智慧,观察了南老师二十年,白白的浪费了最宝贵的一段光阴后,才完全相信他。

一天南老师向我说:

“你二十年前,像现在这样,多好。”

在此,要特别强调的是, 向来是一位深信西洋哲学经验者,不但不喜欢迷信,且对迷信非常不屑。上面所述的种种,都是透过自己甚深的静坐亲证的。

古今中外往圣先贤及道门中的人物,有许多人也都亲自证到本体。所以南老师曾经说:

“这个是圣贤之学”。

问题关键在禅门的一句话:

“打得念头死,方得法身生”。

“法身”就是哲学上的本体。

又说:

“若要人不死,除非死个人”。

可叹的是:

有太多的人,到了“黄河”,还不死心也。

这些就证道的过程与功夫来说,话长、话短,永远说不清,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也就不必说、不能说、不用说了。

因为不可说也,所以︱

“维摩诘”无语。

在“无语”中,我还是要大声告白,南老师这一生最大的成就之一,是用禅门的方法,帮助一位醉心于西洋经验哲学者,证到形而上的本体,这是无法用西洋经验哲学方法证到的。此在东西方文化的汇合来说:

真是开天辟地!

于是,未来东西文化汇合的契机,便由南老师引导出来了。有一年,几十位英美高级知识份子,参加我举行的静坐,我全用《新约圣经》,念诵“哈里路亚”,参加的人说:

“God is Coming!”(神来了)。

这时,我便说:

“神就是阿弥陀佛。”

于是大家便开始念“阿弥陀佛”。

行笔至此,就必须述说阿弥陀佛、南老师与我之间的因缘了。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