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的成就在哪里》

 

 

 

四 成就了什么?(一)


社会和各界人士称南老师的成就,是多方面的,说他是:

宗教家

佛学大师

禅学大师

教育家

实业家

密宗大师

医学大师

或者说他是:

国学大师

等等不一而足,这些称赞都成立。

中国传统肯定一个人的成就,说有“三不朽”:

立德、立功、立言。

就立德来说,他一生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在做好事。

从立功而言,在台湾参与、保存、推广中国固有的精华文化。他去了美国,转至香港,静悄悄的和一些朋友一起,扭转了一个时代——这就是各方所报导的“密使”。

立言,他著作等身,而且无论行文、内容、文字、语言结构无不引人入胜,本本言之有理,说之有物,绝非空谈或放言高论。未来一定是永久流传下去的,因此说他一生成就了“三不朽”,那也成立。

就做他的学生五十多年来说,我认为上面的说法,固然为事实,但更重要的是,他是在怎样的一种心境下,处在什么样的时空中,来成就这些,这才是更重要的。

总括的说,他的成就是:

在平凡中做心安理得的事,以归到自己本来该有的寂净。

在寂净中摄日常平凡的事,以展示自己应有的心安理得。

这从一九四三年他到峨嵋山闭关时,作的一首诗所显露的心迹,就可以看出来:

入峨嵋闭关出成都作

“大地山河尘点沙,寂寥古道一鸣车。

薰风轻拂蓉城柳,晓梦惊回锦里花。

了了了时无可了,行行行到法王家。

云霞遮断来时路,水远山高归暮鸦。”

既然“了了了时无可了”,一切要来的,就会来;要去的也就会去,所以《金刚经》说: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是名如来。”(“如来”就是佛。)

他闭关的时候已二十五岁,这时对人生的沧桑,世事和历史的混乱,也都已经了然于胸,没有什么要了、能了、可了、必了,一切的一切,原来“法尔如是”(春夏秋冬,原来春夏秋冬,去年、今年、明年,还是春夏秋冬,一切在变,整体的未变,自己不在生灭中的“那个”未变,叫“法尔如是”)。因此世俗的成就和名声也者,都只不过是如此如此,跟他相干也不相干。

“行行行到法王家”:

信佛、依佛、归佛、成佛去也│住在一切往圣先贤行持上。

南老师年轻时,就已体悟到生生世世、世世生生已无事了。所以他七十多岁从美国到了香港,做了许多方面的负责人,每天几十通电话,客人不断的来往,忙碌无已,我向他说:“老师您还要搞什么?”

他却回答: “我没有搞什么。”

一直到九十岁,修了金温铁路,设光华奖学金,宣扬中国文化,做各类学会的名誉理事长,时时上课讲学……,现在又成立太湖大学堂,年纪越大,却比任何时候忙碌,原来他是“没有搞什么”│老师早已无事也。

那什么叫“没有搞什么”?

老子说:无为而无不为。

佛法强调要在无功用行中,行无为法,又超越无为法,自己生生世世救度一切众生,而在认识和修持上,做到如《金刚经》说的:

“度尽一切众生,实无众生可度者”。

这是南老师一生,时时刻刻努力去实现的。

禅门赵州大师八十犹行脚,南老师“九十犹日日继夜,在孜孜忙碌中│没有搞什么”。

这就是已成就《金刚经》所说的:

“无寿者相”(超越时空)。

日理万机,为事在人,成事在天,才能在嵩寿中“机机”入化,在入化中显露“机机”,“机机”也者:

成就道种智、一切智、一切智智也。

所以:“没有搞什么”。

这里要插话:

我虽然五十多年来叫南公怀瑾先生为“老师”,在我对他的了解与认识中,他可没有认为自己是老师,他常常说,他没有半个学生。因为如此,所以我也就不便说自己是他的学生。

几个月前,我到太湖拜见他,他向人介绍:“这是我的老学生”。

我当时一听,真是惊疑无已。本来不是学生,一下子变成“老学生”,原因是我快八十岁也。他在太湖大学堂上课的时候说:

“你们看那位老先生,满头白发,步履蹒跚。”

我跟随南老师五十多年,交了白卷,他居然让我及格(六十分),向大家介绍我是他的“老学生”。

下面再插一个交白卷也给六十分的故事:

我在台湾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期末考“哲学概论”,教授是有名的范寿康先生,他的《中国哲学史》一书写得非常好,也做过台湾的教育厅长。一开始考试的时候,他就向大家说:

“不要作弊。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只要写上名字,交白卷也给六十分。”

我一生不喜欢被考,也不喜欢考人。当时心情非常不好,一听交白卷也及格,马上把考卷送上讲台,全堂一百多个学生,顿时哈哈大笑。台湾大学的大教授就是大教授,我交白卷,范老师还是说话算数,给了我六十分。在此向范老师顶礼。

南老师考我五十多年,我全部交了白卷,他居然也给我六十分,叫我一声:

“老学生”。

他真是历史上超级大教授也。

现在我幻想一种情景:未来中国平剧中有一出戏,戏名是:

“老学生”。

一位九十岁身如嫩叶,至为矫健的智者出场,翻了几个腾空的大跟斗,然后朝着那位将近八十岁的老学生,大唱一声:

“呀!”

“老学生啊!”……。

南老师的一生,由成就自己的一种高贵人品,再由高贵的人品往上提升,发为一种“风格”,慢慢的社会各界欣赏、接纳他的“风格”,从而在各方面构成了一种风尚。汤木安先生在一首词中,描写南老师的“风格”,至为写实与传神:

“寄迹蓬莱屋数椽,游艺书田,闲话桑田;亦儒亦佛亦神仙,着意逃禅,放意安禅。坦荡襟怀至豁然,俛仰樽前,蹀躞花前;时来佳客共留连,不是诗颠,便是词颠。”

人的可贵要在建立自己的风格,而建立风格,最重要的首要条件是免除庸俗。这在南师一生的成长、修为、行持……等等,都是至为高贵的。

南老师的风格、高贵又有那些呢? 才疏学浅,只能就自己亲身和他的交往过程,微微的提到一些,有下面重要的几点:

 

甲、不朽理朽气。

我有一位表伯,名叫杨绵仲。他一生为蒋介石先生找钱,做过财政部长,但晚年在台北穷得几乎饿死。一天有一位湘潭的同乡,做了蒋介石的秘书,跑来向我表伯说:

“绵公:我现在做蒋总统的秘书,任何地方都没去,只有特别来看你。”

那位秘书走后,我的表伯就说:

“你看那个人,多朽理朽气,做个小小的秘书,就以为自己了不起,说话不三不四。”

在南老师处,遇到许多达官贵人,其中包括王升将军,还有几位上将。有一段时期,每天下午和他们一起打太极拳。

有一天,萧政之将军和我说:

“你去看看马纪壮先生吧!”

这时我正在失业。当时心里感想是:

“马先生是蒋经国先生总统府的秘书长,我去看他干什么?”

更重要的是,南老师几十年,从来没有和我提过任何一位达官贵人如何、如何,我为什么要去看他呢?

在读大学时,一天杨管北先生向我说:

“你在南老师这里,鬼混什么?我给你一张船票,到美国留学吧!”

当时我心想:

“美国算什么,南老师又没有要我去留学。”

这里再说一说,南老师修为“高藐”的故事。

听说蒋经国先生一直要见南老师,南老师就是不肯。一日,蒋先生忽然驾到,他只好在蒋先生的座车中会面一阵。

再来一段插话:

在大学时代的朋友中,朱文光大师兄修得最好,后来他成为南老师的左右手。令人遗憾的是,他随南老师到了美国,不幸早逝。南老师曾嘱咐我,写一篇纪念他的文章。我曾忧伤的提笔三次,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有一点绝对可以肯定的是,从他和南老师的交往、行持、诚恳、负责、谦虚、努力与深藏中,他在种性上,绝对是大有来头和修养的,在道门的果位上,也应该很高。

在此谨向

文光大师兄

诚诚恳恳、恭恭敬敬合十顶礼。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