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作者  陈女士

 

 

 

 

 


  愿您也长命百岁

  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医生便宣告我的死亡。医生告诉我饱受战乱之苦的妈妈说:“这个孩子保证养不括,因为缺血缺氧太过严重”。

  我是妈妈第一个女儿。当时,正逢第二次世界大战,妈妈在逃难中,忍饥挨饿地百般设法保住我的小命,让我平安地降临人间。但医生竟然残酷地在我诞生的第一天,便宣告我的死亡。我趴在妈妈的背上,随着妈妈绝望的步伐,走遍全省各大小角落,希望找到救命的偏方、秘籍和各种汉方草药或灵丹妙药。

  我四、五岁还不会说话,到九岁还不会算一、二、三医生说:“这孩子头脑缺血缺氧,最多活到十一岁,就后继无力,一定不会活,养也没用,长痛不如短痛,干脆死了心算了”。但我外婆和妈妈坚持与我这短命鬼共生死。如果我真医药罔效地一命呜呼,外婆和妈妈告诉医生护士,他们也会无法活下去。

  从出生到今天,我因严重贫血而晕倒昏迷,而不省人事,可说司空见惯,有如家常便饭。急救的成本是很昂贵的,特别是输血,有时向亲友乞求伸出援手,有时紧急找血牛拔刀相助,乞求他们开价时能手下留情。我输血时会过敏,会发抖,会一时无法负荷而痉挛休克。所以,每每分好几次慢慢打,从来没有能一次把欠缺的血真正补足。当然,我也永远在贫血的昏昏迷迷中,一天熬过一天,从不敢奢望我明天还能侥幸活在人间。很意外地,我熬过了十一岁的鬼门关,又低空掠过十八岁的生死大劫难。今年,我已六十二岁了。近几年,我更屡屡因突然昏迷而久久不省人事。陪在身边的家人,都吓得手酸脚麻,所幸每次都在好心人士帮忙下被送进医院急救。经过一测再测,发觉我缺血缺氧太过离谱,我的红血球大有问题。后来,又进一步作基因分析,证实我从出生时便罹患有海洋性贫血,相当严重,必须随时输血,才能维持这脆弱的生命。

  我这才恍然大悟,我从小到大为什么吃血比吃饭多的理由,也才知道这世间竟然有所谓的海洋性贫血。现在我真的安心多了。在我找到真相之前,我已打了六十二年的针,输了六十二年的血,也排了六十二年的铁,这些全靠我们一家人自己盲目摸索,自己孤军奋战,因为我们都没听过什么叫做海洋性贫血。医生很诧异地问我:“这般漫长的一段苦路,您到底怎么活过来的?”我不禁哭了,我说:“我外婆,我妈妈,甚至我们一家大大小小,为了我,可摸索得好悲惨,活得好昂贵、好辛酸、好辛苦哦!”

  今天,我在医院里看了几份地中海协会所出的刊物,我很伤心不已,沿途边走边哭,进了家门,更忍不住哭出声来,自己一个人呆呆地楞在闺房里,一直淌着泪水,直到天明,还仍然无法上床睡觉,连我五名儿女,都被我吓坏了。整夜没有人敢离开我半步。我只是很纳闷,为什么 这些刊物上所登载的病友,未成年,也未成家立业,便一个接一个地死了、走了,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我出生在医疗物资及生活必需品最为匮乏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这是台湾人有史以来生活最为艰难的时代,几乎一个病童在成长上所需的救命药物、营养品或血袋,都无法张罗到手。我们每天向黑市求援,样样漫天要价,对正遭受美军空袭中的我们,可说负担十分沉重,但直到今天,我们仍然靠自己,仍然不曾领受过政府的一分一毫补助,即使所输进体内的每一滴血,都是自费的,都是父母和一家大小忍饥挨饿所硬筹措出来的,因为医药及血袋来源有限,手头又非常拮据困窘,几乎没有能该输血便输血,更从来没有任何一次能真正补足所欠缺的血,每每指数仅只勉强维持在七到八之间,便已山穷水尽,无力负担了。

    但我却奇迹似地存活了下来,而且活了六十二岁,还安然无恙,可是这些无辜的小病友,出生在应有尽有的富裕社会,样样由公家供应,一无欠缺,为什么还会这般短命呢?或许在医学和科学的输血排铁之外,尚有连医学科学也无能为力的地方吧!我真希望能深入了解这些病友,真希望能尽心尽力来帮助他们,使他们个个也都能平安地活着成家立业,养儿育女,并且人人能长命百岁。

  我现在虽然献身法律工作,专门负责承办跨国性大企业的对外对内投资业务,是十分现代的。然而我毕竟是没有明天的绝症患者,遵照父母庭训,决不经手任何诉讼案件,以免短命夭折。尤其,在我出生入死的六十二年艰难岁月,我外婆和我妈在绝望中,不知多少次,求过多少宗教,祈求显现神迹来拯救我这危脆的小生命。为此,长大后,老人家也一再要我别忘宗教的神奇力量,要我努力苦读各教经典,以便为各教效劳,救人救己,以为报答。目前,我经常帮助一些民间的宗教学术团体讲授古阿拉伯文的古兰经、希伯来文旧约、希腊文新约、以及大梵文、小梵文、藏文等显密佛教经典,也利用公余之暇,教授一些不常见的稀有语言,如世界语等(以上语言都是正式拜师苦学来的)。

  这漫长的苦难岁月,我外婆和我妈坚定地见证这份得自神的拯救力量,神的恩典,他们相信,不管什么宗教,都必有它的奥妙之处,都要一视同仁。由于,每个宗教都曾拯救过我,都是我再生的大恩人,我真希望把这些得自各教的平安,也一一分享这些与我同病相怜的小病友,把福禄寿带给他们,以期或多或少能帮助他们走出黑暗的阴 影,摆脱死亡,而从此迈向光明。

  经典上这样教训我们:“当您真正不想活时,神才会让您死”!

  “每个人的寿命,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跟所生的病无关!”

  一九七五年,我由于处理紧急公务,不小心延误了输血而缺血缺氧,导致长期昏迷,成为植物人。我妈到处求神问卜后来,感动一位佛门高僧到太平间来看我这即将断气的活尸体,不料这位大和尚却笃定地向我妈保证:“这孩子心地十分善良慈祥,一定会再苏醒过来,一定不会死!”

  我妈告诉大和尚说:“我这孩子从出生到今天,从没伤害过任何生命,连蚂蚁、蚊子、蟑螂、老鼠都没伤害过,她疼小动物,跟疼自己的小孩子一样。”

  十一个月后,我终于奇迹似地又复活了。我是活了又死,死了又活,一生中死死生生不计其数的活死人。活着,不知道何时会死,死了,却一次又一次,不知何故地活了过来,这或许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活见证吧。



  有漂亮的心,必有漂亮的一生


  由于出生便得了先天性地中海贫血症,依据医生的诊断,我百日后必会发作,三年内一定会死。当时的医学,还很落伍,想要保住我这条小生命,实在很不容易。何况医生还说,我最多只能活到八岁至十一岁,就算硬撑下来,也应该没有什么意义。

  到了上小学一年级,傻傻的一个低智障,虽然左拜托右拜托,求得校方通融而勉强收了,但为了安全,校方仍然坚持上下学必须有家人沿途护送及在旁陪伴。

  当时,台湾刚光复,自北而南,逐步接收。我们台中还没有中国老师,只好请日本老师暂时代课。我外婆和我妈问日本老师说:“我这小孩值得养吗?将来会活得很悲惨吗?”日本老师说:“我们日本人讲书道、茶道、武士道、也讲禅学,但我们有一个中心思想,也是我们不变的坚定信念,就是:一个人只要有漂亮的心,必有漂亮的一生。”

  后来,我十一岁大病一场,断了气,却又侥幸地活了过来。不知为什么,我的智慧竟然开了。

  我外婆和我妈看我已经可以听懂她们说的话,便把日本老师那不变的坚定信念教给了我,并叮咛我千万要保持一颗漂漂亮亮的心。

  “什么是漂漂亮亮的心?”我问外婆和妈妈。

  “漂漂亮亮的心,就是亲生妈妈的爱心。譬如当老师,要把每一个学生,都看成自己的亲生子女一样,也就是要求自己真正是每个学生的亲生妈妈,甚至比他们的亲生妈妈更亲生妈妈。这位学生的真正亲生妈妈会如何对待这学生,而您也必这般分毫不差地打内心深处来真正疼爱这学生,完完全全跟他的亲生妈妈一样。这时,您的心,便是漂漂亮亮的心,否则便是庸俗不堪的凡夫心。”外婆答。

  “如果厨房的蚂蚁,偷吃我们家的白砂糖呢”?我又问。

  “这很简单。先想想看,这些蚂蚁是不是你的亲生子女?而你是不是他们的亲生妈妈?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你这亲生妈妈该如何来疼惜这些亲生子女,该如何来爱他们,你想,还有必要问吗?”外婆又答。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却也在似懂非懂中,许下了终身的誓愿,我要一生一世,做世间六道众生的亲生妈妈,而且我真的这样做,也真的努力做到了。

  现在我已六十二岁了。很多人都很感意外,我这六十二年间,病仍然是病,丝毫没有半点改善,但我竟然还安然无恙地活着,而且还拥有漂亮的学历和事业,拥有漂亮的家庭和子女,过着十分圆满、安详、和平、宁静的幸福生活。

  我的人生哲学,便是外婆和母亲传给我的那日本老师不变的坚定信念:“一个人只要有一颗漂亮的心,必有漂亮的一生,包括:漂亮的学业成就,和漂亮的事业,还有漂亮的婚姻、家庭和儿女。”

  我六十二年来,见证了这信念,真的一点也不假。

    “当我们无法改变自己的病时,至少我们可以改变我们自己的心,使自己的心,越来越漂亮,进而改变我们的命和运。所以,即使得了绝症,也仍然不必绝望地逼自己走上绝路,因为,只有我们自己的心,是否漂亮,才是真正决定生死存亡的重要关键!人再绝,也不能让自己放弃自己 !更何况,努力使自己的心漂亮,总比白白等死值得,您说不是吗?”


  几句真心话

  圣经说:“相信的,得那相信的;而不相信的,得那不相信的。”

  佛经说:“种如是因,收如是果。”

  古兰经说:“你相信你所相信的,而我相信我所相信的。我相信:你不会相信我所相信的。而你也必相信:我不会相信你所相信的”。

  相信别人是一件很难的事,而希望别人相信自己则更难。

  这本小册子,是否值得您相信,在于您想得的:是那相信的,或那不相信的。

 
  这样的人,得这样的病

  由于我的病情,非常之坏,我外婆和我妈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只好登山涉水去求隐居在深山古刹的佛门高僧。

  这位师父说:“施主呀!不是这样的人,不会生这样的孩子,又不是这种人的孩子,也不会得这样的病。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为什么不问问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人,来生出这种孩子,又为什么要做这种人,来折磨自己的孩子生这种病呢?”

  我外婆和我妈回到家,便一五一十地告诉我爸。我外婆舍不得我死,便很不客气地责问我爸说:“你是这种人吗?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人?”

  我爸一头雾水,因为他也不知道“这种人”指的是“哪种人”?

  我妈请求我爸好好静下心来想想,毕竟孩子的命,仍未脱离险境,只要能救得活,什么方法都值得一试,不是吗?

  我爸整整反省了十天,检讨再检讨。

  终于,有了答案似地,我爸先从自己本人和他所投资的印刷厂开刀。听我外婆说,从那天起,我爸便不再花天酒地,不再出入色情场所,并且把印刷工厂所承印的一些黄色小说、杂志等等,全部退掉,而改行承印学校教科书。

  我妈说,我爸的经济状况为此一落千丈,人际关系也突然大幅缩水,几乎冷冷清清到门可罗雀,与当日的车水马龙相较,简直是迥然有异的两个世界,但为了我这孩子的命,我爸彻头彻尾改变了他自己,真的可说是不惜任何代价。我爸说,他不后悔。

  师父说:“不再是那种人,得的也必不会再是那种病,养的也必不会再是那种孩子。”

  我得的病,还是病。但我的病,真的完全改观了。譬如有人注定要发生车祸,这该有的车祸,还是车祸,但肇事车辆是大卡车,或是小脚踏车,其后果就大大的不一样。

  同样是地中海贫血症,一如人的面孔和指纹,决不会有两个人完全相像。任何病,都是因人而异,也都是千变万化的。医学上有句名言说:“从没有过两个人,生过完全相同的病,即使父子母女也不会一样。”

  现在,我已活了下来。虽然,我得的是无药可治的绝症。可见,我们的病,只是一种虚幻的表相,真正能当家作主的,还是我们的心。什么样的心,造就出什么样的人,而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孩子,得什么样的病,这叫佛心佛相。



  是种来的,不是求来的

  很多人在求福、求禄、求寿,但这不是求的。

  很多人在求子、求财、求名,但这也不是求的。

  福禄寿和儿女,全是农产品,要自己流血、流泪、流汗去辛勤耕耘自己的心田,努力灌溉、施肥、驱虫、除草,才能栽培种植出来。

  我从出生便罹患了先天性贫血症。深山古刹有位高僧告诉我外婆和我妈:“你真想要这孩子吗?赶快耕耘你的心田,好好把这孩子所欠缺的寿命给快快种植出来。”

  寿命是农产品,儿女也是农产品,全是自己心田上所种出来的。

  福气是农产品,名医和名药也是家产品,有种才有,没有种就一定没有。我们注定是一名自耕农,自食其力,每日自己耕作自己的心田,谁也帮不上任何忙。毕竟,想要就得种,否则,求到死也没用。



  说与做

  您所说的,和您所做的,如果还有差距,表示您与成功和幸福,也一样存有差距,而这差距正等于那差距,这是八九不离十,甚少例外的。



  感恩的心

  有的人一生过得很幸福,有的人却三餐不继,几乎朝不保夕,甚至多灾多难,大病小病不断。经典上说:“有感恩的心,便什么都有,没有感恩的心,便什么都没有”。

  二十多年来,走遍全省各地,对需要帮助的人,给予可能的及时帮助。这些,几乎投入我们一家所有的积蓄和每年执行业务所得盈余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直到今天,我们大大小小仍然省吃俭用,希望能更有效地帮助更多的人。我们拜访过不少亟待救济的可怜贫户,发觉越苦的人,越没有感恩的心,甚至予取予求,认为伸手开口,都是理所当然的。这种贫户,很让人灰心,但最凄惨的,也是这类不知感恩,又无情义的绝人。许多人都有个共识,最需要同情的人,时常是最不值得同情的人,这叫绝人走绝路,陷身绝境。

  任何宗教都不希冀对方的知恩、感恩与报恩,可是,面对一个不知恩,也不知感恩与报恩的人,所有的拯救工作都是自费心血的无底洞,因为这种人永远是无法绝处逢生的悲剧人物。

  我们只能救急,只能教导贫户们如何挣脱拮据的束缚,如何以自力来打开困局,而这些努力,都必须让这些人先打开内心深处产生最基本的感恩心,与知恩报恩的心。毕竟,天地有天地不变的定律:当一个人能有感恩的心,才能拥有他所想拥有的幸福,而一个不知恩、不知感恩与报恩的人,必然一无所剩,也一无所有。

  这世间,大约有四等人:

     1.在无恩处,依然有恩。

     2.在有思处,有思。

     3.在无恩处,无恩。

     4.在有恩处,依然无恩。

   换句话说:

   1.在不应该感恩的地方,都知道有应该感恩的地方,而感恩报恩。这种人在该死的地方都不会死,在不能活的地方,都会活。这种能知恩、感恩、报恩的人,是第一等人,是修行人。他在大家都看不到神的地方,仍然可以看到神,在大家都不可能平安有福气的地方,仍然会很平安、很有福气。

   2.在应该感恩的地方,知道应该感恩,这种人是凡夫俗子,但已经很少。是次等人。这种人在能活的地方,才活,在不会死的地方,才不会死。

   3.在不应该感恩的地方,没有感度,而不知道感恩。这种人在不该活的地方,一定不会活,在该死的地方,一定死,不可能有神迹或奇迹。这是第三等人。

   4.在应该感恩的地方,都不知道应该感恩,这种人是下下等,跟禽兽畜牲一样,比一只狗还不如。这种人在该活的地方,都不会活,在不该死的地方,也会死。

  我不知道,您是哪一等人,但天地是公平的,您是哪一等人,便是哪一层次,哪一品,哪一格,生哪一种病,过哪一种生活,这是丝毫不爽的。世俗人都希望有高学历,但有高学历不一定有幸福,有健康。即使有钱,有地位,也都不等于有幸福,有健康。天地所应许的,只有一样,能有感恩,知恩,报恩的心,才能真正拥有您所希望拥有的,而不知感恩与报恩的绝人,必陷身绝境,直至一无所剩,也一无所有。

 

 

 

 

回目录  下一篇

 

 

 
中文域名:文明天地.中国
浙ICP备050214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