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作者  陈女士

 

       
 

 

 

 


  成人与成佛

  最近有很多读者到一行慈善之家来探望我,他们都很热诚地劝我要好好修行,要好好念佛。

  说来惭愧,我不但一点也没修行,而且从未想到要成佛,所以,也很少念佛。

   有一些慈悲的师父更是告诉我只要肯认真修,来世必定会转生更美丽的小姐,并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还能女转男身,修得一副大丈夫相。

  我说:“感谢师父,但我这一生已很知足,很满足,不再贪求了。来世我还想当女生,当我现在这个角色。特别是我还要继续当我外婆的宝贝心肝肉,当我爸妈的女儿,当我另一半的终身伴侣,当我五个孩子的妈。真的,就今世这样子,我便很知足,很满足了,因为我时时刻刻都感到我好幸运、好幸福。”

  师父听了,大多摇摇头,觉得我实在太不上进了,甚至觉得我已无药可救。

  古人说:“钟鼎山林,各有天性,不可强也。”或许我只配成人,不配成佛。

  记得我师父还未弃我而去时,就每每问我:“你想成什么?”

  “成一个人,如果可能,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真正义的人。”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圣经创世纪第十八章第廿三至第卅二节说:一个地方,若有一个真正之义人,神决不毁灭这地方,而且为这义人的缘故,神还会庇佑这地方,让所有的百姓,都能和平、安祥、圆满、幸福。

  我十分笃定地向我师父保证:“我一定要以一生一世的努力,来使自己成为神心目中,真正不折不扣的义人,这样台湾就有救了。神是真语者、实语者、不诳语者,神一定不会说谎的。只要我能做到,神也必定会信守他的应许,而庇佑台湾,决不致让台湾灭亡或毁于战乱兵火,这样我们台湾所有的百姓,也就可以永保幸福了。”

  师父听了,摸摸我的头勉励我说:“小尼姑呀!好好加油吧!成人可是比成佛难哟!”

 

  附注一:圣经创世纪第十八章第二十三到第三十二节:

    “亚伯拉罕近前来说,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么?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么?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么?将义人与恶人同,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么?

    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

    亚伯拉罕说,我虽然是灰尘,还敢对主说话。假若这五十个义人短了五个,你就因为短了五个毁灭全城么?

    他悦,我在那里若见有四十五个,也不毁灭那城。

    亚伯拉罕又对他说,假若在那里见有四十个怎么样呢?

    他说,为这四十个的缘故,我也不作这事。

    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容我说。假若在那里见有三十个怎么样呢?

    他说,我在那里若见有三十个,我也不作这事。

    亚伯拉罕说,我还敢对主说话,假若在那里见有二十个怎么样呢?

    他说,为这二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

    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我再说这一次,假若在那里见有十个呢。他说,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

  附注二:如果我百年之后,可以选择的话,我最想做的就是当土地婆,我要保卫台湾这块土地,并呵护这里的百姓。我要让台湾永远成为风调雨顺,且人人和平、安祥、圆满、幸福的人间净土与乐园。

  又如果还可以兼的话:我好想当台湾六道众生的亲妈妈,即“恒以诸佛之悲心,永为众生之慈母。”



  放生与成全

  由于,承接的案子,大都是日本客户、德国客户、或美国客户,要求的水准比较高,所以,我的国际专利事务部门,一向采用非常昂贵的世界级制图仪器,并投保了巨额的安全险。

  有一天,突然,发现一套全自动的新型电脑制图仪不见了。为了自律自清,全体同仁都主张尽速报警,以便早日把窃贼给逮捕起来,也好在对方销赃之前,找回失踪的制图器材。

  但我不希望自己的同仁,成为阶下囚,而毁了一生的名节,我认为自己同仁的人品人格,比这昂贵的制图仪还昂贵。我实在不忍心去报警,也不请求保险赔偿。

  我约略知道会起贪念的大抵是那些人。特别是我收容的一位越南难民,他从越南逃亡来台湾,举目无亲,潦倒到流落街头,且贫病交加。我给了他一栋差强人意的宿舍,给了他一个可以糊口的缺,但他似乎很不满意,随着生活的改善,需索越来越大,真是欲壑难填。

  仪器丢了,这位越南同事也辞职了,这哪会是巧合呢?

  有同业来查询这同事的言行资料,我都不准我们的人事部门揭他疮疤,希望放他一条生路,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一生不伤害人,也不背后出卖自己的同事。

  约莫一个月左右,有个同业经好友辗转介绍来拜访我,因为有人向他们兜售一种非常昂贵的全自动新型电脑制图仪,他们不懂如何使用,也不知开价合理不合理。

  这位同业说:这么高级的器材很少有人舍得用,但他知道我曾进口过一套。

  我听了这同业的简介,我心里有数,但我知道向他们兜售这仪器的人,目前的处境很拮据,很紧。我实在狠不下心来断他生路,也实在狠不下心来毁他名节,我真的做不下手。

  我告诉这同业:“这个价钱很便宜,值得买。如果有不会用的地方,还可以找我们支持。我会派我们的人去免费指导,就请放心把这仪器买下来吧!”

  后来,这同业果真接受我的意见把这仪器买了下来,但他们没有人会用,卖的人也不知道怎么用。

  我派人去支持,并带了一大堆重要组件,这些全是我怕失窃的心脏部分,特别秘密收藏在金柜里的,没有这些,即使偷走整套仪器,大不了也只是一堆烂铜废铁而已。我说:“以前,我进口过这种仪器,后来改换别种厂牌,留着这些也没用,就送您们吧。”

  这位同业好是高兴,而我也很高兴,因为我从此再也不用看到这些伤我心的东西了。随我前往支持的同事,回到事务所很不平衡地告诉我:“这明明是我们丢的那一套全自动新型电脑制图仪,机件批号也全对,为什么不报警把人给抓起来,把东西给追讨回来呢?”

  我说:“丢仪器是小事,丢人可是一生的大事,仪器可以再买,但人品与人格呢?至老至死都无法弥补。别拆穿对方,别为这区区几拾万元,去毁损一个人一生的名节,就放他一条生路,让对方平平安安地活下去吧!”

  我这越南同事,现在旅居美国从事越南难民的救济工作,颇有地位,也颇有成就,而且儿女成群,家庭还算幸福。他多次要求我给他机会,让他归还当年他卖那制图仪的钱,他说他当时确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且真的已经山穷水尽,无路可走,才会做出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他偷”是他自己说的,我怎能确定真的是他偷的呢?我根本没有亲眼目睹,也没有任何证据,我怎能这样就入他于罪呢?

  犯罪的人,自己说自己犯了罪,是不能拿来当审判依据的,除非我们能找出客观的证据。我多年来,一直想忘掉这个人,也真的早已忘掉这个入,但二十年后,他却带了一家大小回台湾来看我,并且把我供奉成恩公来崇拜,很使我为难,始终不知该如何来面对才好。

  我说:“您说是您偷的,可是我不能说是您偷的。如果您真想赔我钱,就把钱全数捐给您那些越南难民吧!”我告诉我的同仁,怀疑只是怀疑,与事实尚有一大段距离。我希望我们不审判自己的同仁,也不定自己同仁的罪,所以,这人的所作所为,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为什么不让他自己去审判他自己,让他去定他自己的罪呢!

  我很诚恳地告诉我这越南同仁,我期待他永远是一个人前人后拍得起头的正人君子,不管他以前做错过什么。古人说: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就让过去的,全都过去吧!

  每个人都不免有犯错的时候,但千万不可让自己一时的迷糊,永远成为自己一生无法摆脱的沉重包袱和负担。且一起来努力,让我们大家都忘了过去的他,而他也彻底地忘掉他过去的自己。

  当一切都变成新的,我们就重生了,就复活了。成全别人,又何尝不也成全了自己,因为神总是按我们如何原谅别人,来决定如何原谅我们。何况,每个人都难免会有求人宽恕的时侯,您说不是吗?


  难言之隐

  我的事务所刚设立时,地点在台北火车站前面,全体同仁共有廿一人,大半为研究所相关科系毕业,个个晶学兼优。

  起初十个月,一件案子也没有,几乎寅吃卯粮,支撑得十分艰苦。本来想过不如裁些人,以减轻负担,但每个同仁都这般称职尽职,叫我如何开得了口呢?于是,家里能进当铺的值钱物品,可说能当的皆当了。

  有一天,我刚出差回来,掌管出纳的会计小姐花容失色地告诉我:“我们抽屉里周转用的公款,全被偷了!”

  会计小姐还告诉我,抽屉的锁也被撬开了。她刚请锁匠来修理,并多加了一幅进口的高级锁。

  我说:“你再找锁匠来”。我请锁匠把抽屉内外的锁全拆卸掉,什么锁都不要。

  会计小姐很不高兴,她问:“为什么把修理好的锁和刚装上去的进口锁都拆了呢?”

  为此,会计小姐终于辞职了,她气愤愤地说我疯了。

  第二天,我们周转用的公款又被偷了。我的手头原本很紧,这下更拮据了。我不得已回自己娘家向妈妈开口借了钱。

  第三天,这一大笔周转用的公款又被偷了。我好舍不得,几乎哭了出来。

  毕竟我已快山穷水尽了,由于无处伸手,只好忍痛把结婚的纪念金表也给当了。

  第四天,只丢了一万元,其它一文也没少。第五天,打开抽屉,所有的公款都原封未动,好好的。

  我不知为什么,竟然自己失声哭了起来。

  这五天,我的同事对我的愚蠢行为,几乎都十分不屑,每天都有一些人辞职。试想:跟随这么没有水准的老板,会有什么前途吗?

  娘家的妈妈知道我向她借来的钱,是用来摆给窃贼偷的,更是气得好久好久都不理我,不跟我讲话。

  家里的另一半和孩子们看我当掉一大堆贵重物品,所有的钱都拿到办公室去摆给窃贼偷,也非常不谅解。

  但窃贼总算偷够了,从此再也没有拿过半分钱。我由于周转金大笔失窃,整个事务所元气大损,几乎发不出薪水,所以,又有一批同仁不告而别。

  这失窃的事和发不出薪水的事,很快便传到公公耳朵里,便叫我去问话:“你摆钱故意让人家偷的事是真的吗?”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都当了媳妇,也当妈妈了,怎么还这么傻呢?”我说:“我担心对方有难言之隐,无法启口,更担心如不及时伸出援手会有生死大灾,所以,每天都尽量多放一点钱来让他偷,希望能暗地帮他忙。”

  公公从身上拿出一纸袋的大钞,当面递给我,他说:“你天性如此,讲也没用,这些钱就先拿去济急吧!”

  大约过了十多年左右吧,我收到了一张三十五万元的汇票,还附了一封没有落款的短函:“敬启者:兹奉上办公室当年失窃之三十一万元,另四万元请充当借用十年之利息,还祈查收。谢谢。”

  又过了十多年左右吧,我因为地中海贫血症发作,被送进台北荣民总医院急救了好几个星期。

  突然,有位五十岁上下的陌生太太带了三名儿女来看我:“叫,奶奶!”

  她比着我,要小孩子赶快向奶奶问好。

  我实在想不起对方到底是谁,也一点都认不出来。

  这位陌生太太坐在我的床沿一直静静地淌着泪水,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她耐心地陪着我,也细心地照顾我,陪到下午六点半才离开。

  第二天她又来了,跟第一天完全一样。

  第三天一样地,她又来了。

  第四天她还是准时出现了。可是这一次她开口了。“我能称呼您一声妈妈吗?今天是母亲节!”

  她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我一张母亲卡。“请问:您到底是谁?”我问。

  “我是您办公室里的小姐,我现在与先生住在美国。听同事说您病了,特地全家赶回来看望您、照顾您。请问:十多年前寄还给您的三十五万元收到了吗?”

  我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我说:“收到了,真谢谢您有这份心。另外多了四万元,我想等知道寄的人到底是谁时,再当面奉还。”

  “不用了,那是利息,不然我内心会很不安的。”她说着说着,禁不住哭了。

  “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我安慰她。

  “您是我的再生妈妈,是我今生今世的真妈妈,我一定要好好孝顺您,报答您!”

  据她断断续续边哭边述说当年的情节,约略是这样子的:

  她刚从研究所毕业,便应征进入我的事务所服务,没想到下班途中,被粗野的计程车司机载到山上强暴。她下体全被撕裂,衣裙也被撕裂了。

  她刚出社会,没什么积蓄,家境又很苦,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种难言之隐,要找谁求救呢?她在万般无奈下,一天拖过一天,直到下体流脓流血,有生命危险了,才进医院就诊。很不幸地,那位计程车司机罹患有严重的性病,把她给传染了,更不幸的是,她竟然受孕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当时,打胎是违法的,合法的妇科诊所是不施行这种违法的手术,一般都找地下密医,但这种诊所几乎全是狮子大开口。为此,她也自杀了好几次没死,可见想死也没那般容易。

  她问我:“为什么您要拆掉所有的锁,故意让我偷呢?而且放的钱越放多?”

  我一句也回答不出来,我哭了。

  真的,我能说什么呢?

  一周后,她和先生孩子们准备回美国,夫妻都已是博士,也都在当地公家学术机构上班,不能请假太久。

  她跪了下来,拉着我的双手:“妈,请到美国和我们一齐住好吗?我们都很想您,也都很需要您!我有今天,是您赏赐给我的。”

  我摇摇头,哭得更大声。

  我牵她起来,实在说,我一点也记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总算我多了一个好女儿和好女婿,也多了三位外孙,而且都是美国博士,不也苦得很值得吗?


  附注一:这件事,您相信也好,不信也好,但为了顾及当事人名节,请勿求证。

  附注二:我周转金被窃后,我都低着头进出办公室,我好怕我会认出偷钱的人,更怕偷钱的人看到我的脸会难过。

  附注三:我的事务所,在全盛之时期,总人数超过两百人,各组独立作业,除重要干部外,我几乎认识不到多少人。

  附注四:我因地中海绝症,经常被送到各大医院急救,而前来探望的好友与好心人,各方面结缘的都有,所以,每每有不少入,我一点也记不起来对方到底是谁,但我也不敢太过失礼,开口问对方:“您到底是谁?”想想,对方可以牢牢记住您,而您竟然可以忘了,这哪对得起人家呢?

  

 

 

 

回目录  下一篇

 

 

 
中文域名:文明天地.中国
浙ICP备050214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