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作者  陈女士

 

       
 

 

 

 


  太贵的•不吃 太贵的•不穿

  出外应酬或参加宴会,时常有人很好奇地问我:“为什么不吃这个?”又问:“为什么不吃那个?”我都笑笑,不便回答。因为,做人处世,所有的大小道理,都只能默默约束自己,不能说出来教训别人。

  我的理由很简单,这些东西太贵了,太高级了,我这薄福短命的人,实在不配吃,也不敢吃。我平常只吃一般勤俭人家所舍得吃的基本水平,如果餐桌上所摆出来的食物,只有富贵人家才吃得起的,或高级餐厅才会有的,我一概不敢沾、不敢吃。

  我很清楚,像我这种人哪有这么厚的福份呢!穿衣服也一样,太贵的,我绝对不买,也绝对不穿,当然,太华丽娇艳的,更绝对不敢碰。我只穿那穷苦人家所穿得起的,或富贵人家所淘汰不要的旧衣破衫。我认为这是我的本分,也是我的命,俗称:乞丐命。我衣服很少,每次出门,总是有数的那几件,好多人都背后嘲笑我一点也不会打扮,又土又俗。但我怕太浪费,必会损福折寿,宁可不上道,也不犯戒。

  经典上说:“若今生能吃的,全都吃光了,来世必沦落街头,成为要饭的乞丐,而三餐难得一饱。若今生能穿的,都给穿光了,来世必沦落为没衣服可穿的飞禽走兽。”这些,我牢记心头,不敢或忘。我是福份很薄的人,寿命也很短,如果不能事事惜福保命,处处惜福保命,我相信我早已魂归天国,而于六道轮回中,贬降为畜生了。

  这个社会,几乎所碰到的人,都在比面子,炫排场,或热中于争名夺利,但对我这种没有明天的绝症患者,我只能一直往后退,只能老老实实做个认命认分的平凡人,而踏稳自己的脚步,认真走平淡谦卑的苦路。我天生怯懦软弱,能不饿死,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不少认识我的人,都很讶异,像我收入这般丰厚宽裕的人,真有必要这般省吃俭用来委屈自己?来刻薄自己 ?这不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吗?但不这样,我真能平安地活到今天吗?

  俗话说:“不简单的人过不简单的日子,生不简单的病,惹不简单的麻烦。”

  我是一生无药可治的短命绝症患者,我必须使自己的生活变得越简单越好,这样我的病情,也必越来越简单,不再反反复复,曲曲折折,也不再千变万化而令群医束手无策,那我不就不用挂虑没有明天了吗?


  天地君亲师

  从小到大,经常晕倒路旁,被好心人送至医院急救。

  每次,医生都摇摇头,久久不发一语,因为他们都很讶异,这种绝症病患,怎么还能活着没死?

  医生问我:“您为什么能活这么久?”

  我都一脸苦笑,不知如何回答。

  我出生的第一天,便是绝症病患。我的骨髓没有造血功能,永远无药可救。当年的台湾,还在日本统治之下,整个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全是日本人。我父母乞求这些日本医生来想尽办法救救我这可怜的小生命。

  医生说:“得这种病,通常很少能活过三岁,即使活过三岁,也熬不过十一岁!”

  我是我父母第一个女儿。我爸总是痴呆地不说半句话,而我外婆和我妈则哭哭啼啼搂着我紧紧不放,让医生十分为难。当然,我外婆和我妈绝对不可能照医生的诊断:“干脆放弃算了。”人心惶惶,谁也关心不了谁的生死,但我妈的不死心,使我成了不死的人,她的母爱,仍然感动了一些医生,合力来进行这明知不可为而为的愚行。

  我今年已六十二岁。我也很认真地想过:“得这种绝症,为什么还能活这么久?”

  有一次,我到碧潭跳水自杀,毕竟我活得很辛酸又很辛苦,我觉得一了百了,不也很洒脱吗?

  在新店路边,有个摆地摊的命相师,戴着墨镜,挥摆着手,大声叫住我:“小姐,你真想死吗?我告诉你,别跳了,你怎么跳水都不可能死,因为你有祖德,而且你也很有道德!”

  我从来不信这些江湖术士,便头也不回地去吊桥上,闭着眼睛往下跳。但很奇怪,真的死不了,很快就被救了。

  什么是祖德?什么是道德?

  命相师说:“你父母都是非常孝顺的人,特别是你妈,对公婆的一片孝心,更是可圈可点。至于你自己,也积了很多的德,有很多天兵天将守护着你。”

  命相师叫我伸出右手来,他拿根竹签插在我手掌心上,然后念念有词,他说:“你这人的所做所为,比你妈更可圈可点。你一直在救人助人。但你自小得了绝症,没有药可以救你自己。但别灰心,你一定可以活得完全跟正常人一样,你一定可以活得很幸福,很长寿。”一如命相师所言,这一生我从没顶撞过父母或师长,也从不做父母或师长不高兴的事。我当人家女儿,决不亏欠父母,当人家学生,也决不亏欠师长。举凡天地会震怒的事,绝对不做,凡是法律所禁止的事,也一定不做。我不犯天地戒律,也决不犯法。

  我这些年,曾一想再想,让我一天侥幸活过一天的,到底是打针、吃药、输血、排铁?还是我这颗心呢?是祖德庇荫吗?是我日日行善积德来的吗?

  读者诸君,您能帮我解答吗?

  病友一个个死了,他们不也是天天打针吃药,天天输血排铁吗?又祖德庇荫,难道病友就没有吗?如果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或许只是这些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事吧:

  1、不顶撞父母师长,不做父母师长不高兴的事。

   2、不亏欠父母师长,做人家女儿,像个女儿,做人家学生,像个学生。

   3、不做天地会生气的事,不与天地做对。

   4、不做违法的事,不做违背良心的事。

  5、不做假事,不说假话。

   6、不占人便宜,不叫别人吃我的亏。

   7、不杀生,不杀价。

   8、不说伤害人的话,不做伤害人的事。

  我想,就只有这些吧?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佛教的般若心经说:“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师父叮咛我:“为人处世、要诚实,才能结成果实,也才不会落空、更不会心血尽成泡影。般若心经特别提醒我们,能真正除去我们一切痛苦的,只有真实不虚,也就是处处真实、事事真实,绝无半点虚假。”

  我从小到大,有一说一,决不做假或说谎,而且时常为了说真话,而吃尽苦头、吃尽大小亏,但最后都逢凶化吉,呈现一片光明美景


  孝  顺

  师父在世时,每逢我病重或病危,他老人家都到病房亲身坐镇,从没离开过半步。

  由于地中海贫血症病患,都缺红血球,也缺脾脏,治疗上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每每带给医师们一大堆麻烦。

  好多次,医师们尝试新药新疗法,都问守在身旁的师父:“这种新药,这种新疗法,不知有效没效?不知用起来顺不顺?”

  师父他老人家都毫不怀疑地回答:“一定有效,而且一定很顺。”

  师父还告诉医师们说:“我这小孙女,无论对外婆、对师傅、对爸妈或其它长辈,都很孝顺,凡认识她的,都很感动。所以,‘有孝’必‘有效’,‘能顺’必能‘事事顺’,这是天经地义的。”

  我在山上时,师兄们都不放心地问师父说:“小师妹 这么软弱,又有绝症,将来真能嫁吗?真会幸福吗?”

  师父他老人家总是十分笃定地保证说:“一定嫁得出去,一定幸福。”

  师父告诉师兄们说:“孝能破九贱,顺能消百障。你们这小师妹很孝顺,所以:‘有孝’必‘有笑’,‘能顺’自能‘一切顺’,来日她的家庭一定早晚充满一家欢乐喜悦的笑声,也一定时时处处,都能事事平顺平安。”

  感谢师父的金言玉语为我这不懂事的小孙女祝福。果然师父所说的,我都领受到了。虽然,我的孝顺还差应有的标准一大截,但师父这般厚爱,给我鼓励再鼓励,使我三十多年来的家庭生活,真的好幸福圆满,日日欢乐喜悦,而且时时处处,都事事平顺平安。有孝则有笑,又有效;能顺则自能一切顺,我一静下心来,总再三问我自己:“你还孝顺吗 ?你真敢不孝顺吗?”

  师父说:“孝顺是为自己好,不是为父母好,而不孝顺是伤自己、苦自己,不是伤父母、苦父母。”

  附注一:您生病时,服药有效吗?

  只要‘有孝’,一定‘有效’。

  附注二:您生病住院,急救或大小手术或各种治疗过程是否一切都顺?

  对父母一切都顺的人,一定一切都顺。

  附注三:您哭着住进医院,可是出院时是仍然哭着脸,还是笑呢?

  只要‘有孝’,出院时,一定一家大小人人‘有笑’。


  听话碰听话的

  因为那么多大夫,那么笃定地告诉我说:“小妹妹,你这病绝对活不过十八岁!”我不免担忧我读不完高三,就半路一命呜呼,而遗憾终身。听说,十八岁是每个人发育成年所必经的大关卡,而我这种地中海贫血症患者,是没有自我发育成年的能力,所以,铁定无法鱼跃龙门,只能注定“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了。

  当我升上高三时,我知道我的生命已快接近终点了。但我心有不甘,我不服气。我一生从未做过什么坏事,也没害过人。我从小便很听话,每天乖乖地打针吃药,每天乖乖地读书写功课,我真的没犯过什么错,为什么就这样判我死刑呢 ?我从小学五年级,一直读到高三,都是全国非常优秀的一流学府,也是非常优秀的班级,我的成绩都保持在前三名,年年领奖状。无怪乎连带过我的老师,都人人感到不平:“像这样循规蹈矩又晶学兼优的好孩子,将来一定可以好好为国家社会贡献心力,以造福群众,为什么苍天不让她活下去呢 ?”

  我的功课十分吃紧,每每夜深人静,还自己一个人在准备大考、小考、模拟考。三番五次,每当面对窗外,看到高挂天空的月亮,我总像看到自己的妈妈般,而忍不住地掉下泪来。我好想问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们:“为什么我今年非死不可 ?又为什么偏偏让我读这么好的学校,考这么好的成绩,这些对我这要死的人,有什么用?我这种人有必要这般拼命读书吗?”

  邻近的寺庙,大约清晨三点左右,便开始一天的早课。我时常信步走进大雄宝殿,不自禁地跪在拜垫上,双手合十,然后低着头,静静聆听师父们唱诵佛赞的法音和木鱼声,每次礼佛完毕,我铺陈在拜垫上的裙子都被眼泪滴湿了。想想:我的生日一到,便是我的死日,我能不哭吗?

  我求佛菩萨,让我活到毕业,让我顺利升上理想的大学,然后,利用暑假,我要亲自深入名山古刹,访求明师高僧,一来了知自己的因果,二来了结自己多灾多难的一生,我相信在寺庙内断气,有佛菩萨接引,必不会下地狱。

  这寺庙的师父安慰我:“小妹妹,你是听话的好孩子。听话的人所碰的一定是听话的神,别担心,佛菩萨必会听你的话,而你的愿望也一定会实现的。”

  我担心功课,又需担心寿命,我问老师,我这活不久的人,有必要这样用功读书吗?有必要再读下去吗?老师说:“即使明天就死,也要把今天的功课认真做完,做到没有任何亏欠 !一个人不管能活多久,都要跟平日一样地照常上学上班,直到最后一秒钟,这是本分。”

  我毕业时,有三所大学可以挑选,但我已是快死的人,何必浪费学校的保送名额呢?我只想赶紧上山找寻一处可以平安让自己死得其所的宁静地方,特别是死后可以有人天天为我烧香祭拜及诵经念佛的寺庙,才不会变成无依无靠的孤魂野鬼。

  本省习俗,女人不嫁就不能死,若未婚而一命呜呼,到了阴间,说有多惨就有多惨。我把该考的全考完,便背着小小行囊,自己单独登上比较少人的僻野荒山,这样才有可能碰到隐世的奇人异士。

  约莫攀爬了一个上午和下午,实在寸步难行,却仍然什么也没出现。我钻进一处茂密的矮树丛里,想稍稍方便一下,也好歇歇。不料,眼前突然矗立起一所好壮观的大寺,两侧围墙各写着一排莫明其妙的古怪黄色大字。我想,“既来之,则安之”,不如硬着头皮进去借个地方休息,毕竟天也黑了,我这小女生又能有什么本事再走下去呢!

  这座大寺,全是男众,师父不是本地人,也不是汉人,讲的国语很生涩。我被带到他面前时,很害怕,手脚一直颤抖不停。他问明我一个小女生为什么深夜到深山来 ?我一五一十地向他禀报说明,并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默默地跪着乞求他老人家的怜惜和怜悯。

  我把随身带来的所有成绩单、奖状以及老师的介绍函全呈上去,证明我不是坏孩子。说来非常幼稚可笑,我带着这一大堆证件上山,只是想断气时,一起焚化,一起带到天上去。除了这些,我还带了一大包我喜爱的小玩具和小娃娃。师父很奇怪,满脸疑惑。我说:我一生很孤单孤独,真怕到了阴间,一样没有人理我,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这些与我自小便相依为命的贴心小玩具、小娃娃,已是我不能分割的连体婴,当然,我要回天国永久的家,也要陪着我一道走,彼此依偎在一起,搂抱紧紧地,至死不分离。

  师父是个大男生,不懂小女生的小小世界,他认真地倾听我讲了一大堆关于随身携带了一大包小玩具、小娃娃的理由,仍然似懂非懂地一点表情也没有,冷冷地有些怕人,但眼神却很慈祥。他微微地点了点头,并说:“你这孩子,一脸慈悲善良,不会这样短命就死的。你是听话的好孩子,听话碰听话的,只要你想活,你的身体也必会听话,为你好好地活下去。其实,像你这种好孩子,神是不会、也不可能丢下你不管的。你就安心地住在这里。至于,你的小玩具和小娃娃,师兄会给你安排一个比较安静的小房间,做她们的家。”师父讲完,临走又补了一句:“要听话!”

  我点了点头。

  从那夜开始,我和我的小玩具以及小娃娃们,也就是我的小小一家人,便全在这儿住了下来,以这儿为避难所。我一边打工,一边上大学,有空则帮忙师兄们办点佛事,或打杂,或洗东洗西,大家都很疼我这小师妹,也都爱屋及乌,很疼我的小玩具和小娃娃们。师父大我四十多岁,像爷爷,师兄们像小叔叔,真是一个温馨温暖的大家庭。

  我个性十分怯懦软弱,又有自闭症,每天从早到晚,都秉持一个原则:乖乖听话,无论何时于何地办何事,都百依百顺,无怨无悔。这样一年又一年,我总算完成了学业,并国家考试及格,正式上班。这期间,我几乎一有空就回师父身边,这样上上下下,来来往往,真是有如飞鸟恋巢,游子思家,转眼就是十八年。

  有一天深夜,师父突然传我进他寮房,要我跪下来。他仔细地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讲,似乎他老人家在交代遗言。我看师父的眼眶红红肿肿地,我也忍不住哭了。

  师父说:“女生是不能接掌佛门传承的。但你很听话,不但听我的话,更听神的话,所以,你的人品与人格,修得十分完善完美,不愧为我的入室弟子,也不愧为我的衣钵传人。我这一生所传给你最珍贵的法宝,便是听话。你是个非常听话的好孩子,当你接掌传承,你所带领的本门弟子和所有信众都会听你的话,就连佛、菩萨和众神,也都会听你的话。听话碰听话的,听话的也生听话的。将来,你会很顺,很幸福,因为你会有听话的子子孙孙,听话的长官与同事,听话的学生和弟子,听话的车船飞机,听话的身体……。”

  我频频点头,我感谢师父的祝福。

  师父走了,我也下山。直到今天,也没有再回去接掌传承。因为,我只想平平凡凡地当个老老实实的小人物。一个女人,所在乎的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包括父母、先生与儿女,其它都不重要。我认为我的家,我的厨房,就是我今生个人修行的最好道场。

  我转眼已六十二岁了。这些年,神听了我的话,身体也听了我的话,才能一天撑过一天,而这些可说全是师父所赏赐给我的。我很知足知止,因为我的婚姻、家庭、儿女,都很平顺平安,我的生活过得好圆满幸福,好宁静、和平、安祥。

  师父的传承,我恭请大师兄帮忙延续,而我随时待命。毕竟出家人的传承归出家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也是祖宗家法。我一向以为师父的真正传承,主力点应该不在山上,而在民间。这些年,我一直随侍在师父身边,早晚观察师父的一言一行,我只能说师父应该不仅仅是一位普通的出家人而已,师父有血、有泪、有情、有义,他老人家看六道众生都是自己亲生骨肉,都是一家人。我从还未满十八岁便投入师父的怀抱,像摇篮一样地被他老人家摇大,宠大。师父比我亲爷爷还亲爷爷,甚至比我父母还父母。我可以保证师父不是独善其身的人。所以,我希望由我下山来弘法,才能真正与苦难的芸芸苍生一起打拼。师父所期许的,是我能跟正常人一样过正常生活,他老人家要我成家立业并养儿育女。不过,万一我因为地中海贫血症而无法出嫁,则何妨出家,剃度当个和尚尼。

  我会听话,但不是盲从地回山上去,因为我所懂的,仅只是一般门外汉的一些皮毛而已,留在寺庙里,必使自己成为佛门中的千古罪人,而无地自容。所以,我选择真正的听话,把师父真正的传承,深植民间,并以一生一世的努力,来推动师父的理念,把师父的爱,把师父的光和热,分享给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

  我曾经为了想治好我的病,而学了很多密法,并读很多黄教正统的法本和仪轨,也深入研读蒙藏大藏经,但师父所留给我的,那最为珍贵的,也最值得怀念的,却只是两个字而已——听话。

  有很多人,自己不听话,却奢想别人能听他的话,但这是缘木求鱼,是不可能的。

  有很多人,搭上不听话的飞机、火车、汽车、机车,而不幸死了。也有很多人,身体不听话,手脚不听使唤而进了医院,结果身体也不听医生的话,手脚也不听医生使唤,而告医药罔效。更有很多人,员工不听话,股东不听话,客户不听话,甚至家中的妻子儿女也不听话,事事不顺心,处处不如意,一生过得很悲惨。

  师父说:“听话碰那听话的,不听话,碰那不听话的。”

  如果您寿命要长,事业要顺,身体要好,家庭要幸福,儿女要好、要有成就,都只有一个秘诀:“自己必须是个听话的人。”

  您认为呢?


  拿香的手•念经的口

  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肚子很大,而且越来越大,跟一般女孩子怀孕,几乎完全一样。日本大夫坚持要动手术,拿掉“肉瘤”。但这个会长大的硬块,也有大夫说是肝肿大,或脾肿大。

  爸爸因为从事抗日活动,被当时统治台湾的日本政府抓去坐政治牢,家里只剩和外婆相依为命的可怜妈妈。到底这个手术能开吗?这么小的孩子,真能动大手术吗?

  外婆和妈妈,到处求神问卜,祈求神明做主,告诉她。后来,我开了刀,因为大夫说:“开或许会活,不开则一定死”。外婆和妈妈只好认了,因为当时那般紧急,已别无选择了。

  我自出生没多久,便严重缺血缺氧,所以,一直长大,一直在生病。大夫告诉外婆和妈妈说:“这么虚弱的孩子是铁定养不活的,即使硬撑,也不可能长大成人,又纵使能长大成人,也是没用的药罐子,一个废人罢了。”

  外婆和妈妈还有爸爸都为我吃长斋,并且虔诚皈依佛门,每日烧香念经。

  我到了小学四年级,不知为什么,整整躺在床上一年,全身一点体力也没有。

  外婆和妈妈每天扶着我下床,教我学习三跪九叩,教我打起精神拿香,教我念经念咒。可是,我一直动不动就高烧到胡言乱语,两手不听使唤。

  外婆和妈妈轮流守在病床。

  外婆习惯喃喃有词地念些小段经文,加持一些短短咒语,为我祈求神明的庇佑呵护。或许,又烧又烫的体温,使头脑热昏了。我很令老师失望,竟然都已十一岁了,连基本一、二、三,都教不会。

  外婆安慰妈妈说:“这孩子能活就好,其它就随缘了。”外婆相信我只要能保持一双干干净净能拿香的手,和一张干干净净能念经的口,这一生就可以平安了,其它懂不懂都没关系。

  我早晚静静躺着,似懂非懂地听外婆缓缓解说什么是拿香的手,什么是念经的口。

  外婆说:“拿香的手,要干干净净,不偷不窃外,还要不杀生、不伤害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不攀折花草树木、不打人、不拍桌子、不做对不起父母的事或坏事。

  又说:“念经的口,要干干净净,不说脏话和谎话,也不说气话和骂人的话,不挑拨是非,不欺不骗,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只真不假。”

  我每天听,每天昏沉中,一字一句地尽量吸收,这样反反复复,直到外婆九十二岁逝世为止。但这些千叮咛、又万叮咛的庭训,直到我今年六十二岁了,仍在我耳朵里萦回不断。

  我因为身体太弱,一直到大学毕业,在家里都由外婆陪我睡,每次外婆都十分不放心地紧紧搂抱着我,怕我半夜突然断了气。

  外婆临终告诉妈妈说:“这孩子一定会活下去,因为这孩子有一双拿香的干净手,和一张念经的干净口。”

  其实,从小到大,我的病都没改善,也没什么进步,除了输血、吃药、打针,还是输血、吃药、打针。

  我高二升高三时,因缺血缺氧而无法发育,导致身体失常,又病了一年多。

  在我三十六岁时,我因延误输血,而昏迷长达十一个月,成了植物人。

  到了四十四岁,我整年高烧不退,找不出理由,前后病了十多个月才下床。

  五十四岁到五十八岁间,开了一刀又一刀,以医院为家。

  六十一岁因缺血缺氧,引起下肢严重溃烂和坏死,一样开了一刀、一刀又一刀,治疗十六个月,到今天出院回家,仍然下半身瘫痪,无法自己行走。

  以上就是所谓的海洋性贫血成绩单。

  医生说:“这样的身体真值得您活吗?”

  大家都不相信我能在这样的生生死死中,荀延残喘地活到今天这个年纪,而且还成家立业,儿女成群。

  外婆说:“每个人都有天生的任务和使命,也都有他降生世间的特殊理由,谁也不能取代他的角色,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勇敢地活下去。”

  很多人问我撑持到六十二岁的秘诀,我说:“一双干干净净够格拿香的手,和一张干干净净够格念经的口,如是而已!”

  您相信吗?真的,就只有这样而已!


  新  年

  新年要有新脸。

  经典上说:“佛心佛相”。也就是说:存什么样的心,便显现出什么样的脸,而什么样的脸,便过什么样的日子、出什么样的事,碰什么样的命与运。

  美国总统林肯说:“自己的脸,要自己负责”。当然自己的幸与不幸,富与贫、或成与败、或顺与逆、也都是自己主导出来的,当然也都该自己负责。

  新的年要努力出一张新的脸。不是愁眉深锁的苦瓜脸,而是充满喜悦的圆满脸,是既幸福又幸运的慈祥脸,这样,您改变了您自己,包括:健康、财富、名誉、地位等等,也改变了您周遭的整个世界。
 

  为什么要戴佛珠

  “佛珠”的本意是“弗诛”,戴在身上随时提醒我们,不可诛杀任何有性命的东西,包括人、动物、植物,而且要想尽一切办法来维护对方的生存,让他们也能安心地活下去。

  有些人原本有很长的寿命,可是他却诛杀太多的小生命,使这些小生命都没有能够活到他们该活的岁数,所以,神把这笔帐记到他身上,把这些小生命短少的岁数,从他的寿命中,扣除了,因此,他便变得很短命。

  有些人原本只有很短的寿命,可是他不但很疼惜一些大小动物、植物的生命,而且很有爱心地照料他们、呵护他们,使他们的寿命延长了、增加了。这些延长的、增加的寿命,神也分毫不少地算在这人的生死簿上,使他的寿命也随着延长了、增加了。

  人之所以会死,不是因为他得了不治之症,而是因为他的阳寿已尽。很多人车祸死、坠机死,或各种意外,而突然一命呜呼。这些人并没有得什么不治之症,但该死的时侯,也一样死了。

  人应该自己去努力一点一滴地延长增加自己的寿命,为延长寿命与增加寿命最好的方法,便是不杀生,而放生。

  当您不杀生,阎罗王也必不杀您,而当您放生时,阎罗王也必放您一条生路,让您活下去。

  我是一名绝症病患,出生时便得了海洋性贫血,而被医生宣告死亡。我的骨髓没有造血功能,所以,不到周岁便靠输进别人的血液来维持危脆的小生命。我外婆和我母亲,曾走遍全省各大小角落,访求名医和秘方,希望能 治好我的病,但直到今天,仍然是“医药罔效”,除了消极地输血外,还是输血。

  我外婆和我母亲千叮咛、万叮咛,总是要我不可伤害任何有性命的东西,要我想尽办法来保护一切有性命的东西,让他们平安地活下去,这是一命抵一命,并为我带上佛珠,以提醒我,千万不可犯杀生戒。

  我从小便经常昏迷不醒或休克。医生总是警告我妈说:

“这孩子没有明天,没有未来。养也是白养,活也是白活,何必花这么多钱来硬撑呢?不如放弃算了,也才不会拖垮一家大小的生活和生计。”

  但我还是活了下来,虽然很辛苦、很辛酸。很多人问我:“您能存活到今天到底靠的是什么?”我说:“佛珠:永不杀生的誓言和终身戒严”。

  希望您也能戴上佛珠,也能守不杀生戒,这是自己对自己的誓言。只要能如此,相信您必能增福添寿,而顺利成家立业,儿孙绕膝,并长命百岁。

  
  附:杀生的定义:

  1、杀人性命:杀死有性命的东西,使活生生的动植物,丧失宝贵的生命。

   2、夺人生机:剥夺别人赖以维生的机会或工作。

  3、断人生路:使人或动物无路可走,而陷入死亡,如塞蚂蚁穴等。或买卖杀价,使人血本无归,无法养家活口。

  4、逼人走上绝路:或言语,或肢体行为,使人受刺激或严重伤害,而活不下去。

  5、抢人生意;买卖时,不择手段,或争或抢,使别人之生意,落入自己手里。

  6、窃占救济金:服务公职,窃占救济苦难之公款,使等待救济的人,失去救济。


  念  佛

  我从来不相信念佛会有什么用。

  小时候,外婆为我每天念佛,妈妈也为我每天念佛,但我总觉得这只是愚夫愚妇的迷信,哪会有什么用呢?输血还是输血,排铁还是排铁,根本没有念出什么效果来,所以,外婆念,妈妈念,要我跟着念,我也听话,乖乖跟着念,但在我内心深处,我可说很不以为然。

  毕竟,一张嘴巴,整日念个不停,就这么简单,真能治病救命,岂不太过便宜了?

  今年七、八月间,我因地中海贫血症,引起下肢严重溃烂而逐渐坏死,经过三家大医院诊断,都认为非截肢不可。我因“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而请求主治大夫准我请假回家以征求父母同意。大夫说:“如果您父母不同意,就可不用截肢了吗 ?”没想到我爸妈很开明,认为下肢既已溃烂到这般地步,大夫说该切也只好切了,又能奈何!

  我排定次日清晨七时开刀。我想,明天起我就是一名没脚的残障者了,我如何自己调适呢?我请家人用轮椅推我下楼去散散心,因为开刀后,最快也得再躺二十五天才能下床。我到了中庭有阳光的地方,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个个都有脚,我好纳闷唷 !或许,越看越触景伤情,我便要求回病房休息。就在这时候,有个人丢了一卷不要的录音带,据说是为家人助念佛号的,但家人已经往生了,所以,拿下来,打算丢了。

  我捡了起来,觉得从自己出生到今天,身边总是外婆喃喃不断的念佛声,现在外婆也往生了,不禁唏嘘地自己叹气。为了怀念外婆,特别是明天一大清早便要截肢了,更加怀念疼我如命的外婆,于是顺手便把捡来的录音带放进录音机里,跟着唱念阿弥陀佛圣号,隐约间似乎外婆就在我身边。

  就这样,我六神无主地一遍又一遍地念,想着外婆,想着明天就没了的脚,我好无奈、我好无助唷!

  当天深夜,好几个大夫还来小心查看伤口,研究截肢之切割部位,与清除烂肉之细节等问题,并由实习医师在伤口上打了好几层弹绷,据说这样才不会在明早刷洗时,不小心被消毒水溅湿弄脏。第二天,我一大清早六点多便被推进手术室,我的脚被倒吊着刷洗,一次又一次,细心到几乎连皮都快被刷掉了一层。这般刷洗后,大家便静静地等候着主刀的大夫,和麻醉师以及其它重要的助手。当时,我早已怕到有点神智不清,朦朦胧胧中,透过满眶泪水的眼睛,看着自己被倒吊着的脚,活像被宰杀的畜牲被倒吊在屠场上或市场肉架上一样。我不禁自己暗暗饮泣,我想,我一生从没伤害过任何人或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为什么今天会凄惨到这般地步呢?

  终于,主治大夫来了,带着五名助手。打开裹在脚上溃烂伤口的弹绷,突然一声惊叫,把我从半昏迷中吓醒,原来是主治大夫的声音:“这会是烂脚吗 ?怎么好好的?” 一大堆人全围了上来,你一句,我一句:“明明是烂脚,怎么不见了?”

  奇怪固然奇怪,主治大夫还是决定原封不动地把我推出手术室。随后会诊的大夫,也与主治大夫多次会商,并一再复验伤口,一致认为目前这种情况应可确定不用再动任何手术了。于是,正式通知我第二天办理出院。

  我到今天仍然不能自由行动,也不能自己行走,因为内部溃烂掉的肌肉,受制于地中海贫血症严重缺血缺氧的影响,一直不能顺利长出新组织,但我外部的伤口却已完全自己愈合了。我实在不知道,或许永远都没有人能够知道,我那溃烂坏死到无法收拾的伤口,到底跑哪里去了?

  我真的是念佛念出神迹来了吗 ?如果我这不曾念佛的“现代科学人”所念的佛都这般有用,那一生十二万分虔诚礼佛念佛的外婆和妈妈所念的佛,无疑地,必然更有感应。我想,我能存活到今天,或许这就是其中的一大理由吧?

  您念过佛吗?真这般有用吗?科学上可解释得通?医学上站得住脚吗?

  我一头雾水,十分莫名其妙,到今天虽然请教过不少宗教大师,却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无法找到真正的答案。我听某些修行人说:“这是心诚则灵,无足为奇”。也有友人说:“这叫无念念,无修修,当然可以感应天地,而化腐朽为神奇”。不过,这些大道理似乎都太深奥了。整个事件对我而言,只是偶尔捡到一卷录音带,随口跟着念罢了。


  附注一:本文所述手术进行过程,乃系病人亲身之现场记忆,如有不合医学专业知识之处,亦非病人所能过问。或许每位大夫之手法与处理方式各有千秋,而病人之病情,又人人不同,故未能墨守成规而一丝不变吧!

  附注二:我念佛只是念佛,从没有任何其它念头。我不知念佛有什么用,所以,不为任何目的而念,自始至终,一片空白。
  
 

 

 

 

回目录  下一篇

 

 

 
中文域名:文明天地.中国
浙ICP备050214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