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目前位置: 文明天地 >> 南怀瑾故事集 >> 南氏家族:文化香火八百年
 

南氏家族:文化香火八百年   

 

作者:南航[网络作家]

 

此文为《温州瞭望》杂志社约稿

 
 

 

  在温州,如果碰到姓南的当地人,只要回溯三代以上,你就会发现,他们基本都来自一个地方,一个位于乐清市黄华镇,叫做南宅的古村。南宅,顾名思义,是个以南氏家族住宅命名的村落,今天,它因为是国学大师南怀瑾的老家而闻名。

  但在南怀瑾那袭长衫背后,很少人知道,南氏家族的文化香火已经足足传承了八百多年,名人辈出。南氏,因而成为乐清一大望族;南宅,因此被《浙江通志》《浙江省名村志》皆列为“浙江名村”。

  一、从大禹到盘庚
  二、白石集市的由来
  三、“国学大师”南怀瑾
  四、“中国铀矿之父”南延宗
  五、名医名士名画家
  六、“十八担书笼”以及南存辉

  
  一、从大禹到盘庚


  作为一个僻姓,南不见于《百家姓》;作为夏朝大禹的后代,南却被中国最早的姓氏谱牒著作《世本》记载,被司马迁的《史记》认证: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南氏。但唐朝宰相、诗人张九龄的《姓源韵谱》提供了另一版本,据说商朝盘庚妃子梦龙入怀生子,取名南赤龙,郡望汝南,曾孙是周朝大夫南仲。

  “昔我往矣,黍稷方华;今我来思,雨雪载途”,在《诗经·小雅·出车》里,我们听到这位南赤龙曾孙引发的忧伤叹息。翻开南宅的《南氏宗谱》,张九龄的说法似乎得到佐证:温州南氏家族始祖南巘,洛阳人,徐州签判,靖康之难时,护从宋高宗即位应天府,“公贤劳王事,尽瘁干旋”,后来跟随宋室南迁临安,但当“临”时“安”定的临安又沦陷,君臣只好一路泛海南下,“公携家追随,不避艰辛”,逃难到温州,苦于年老家累的他,看见乐清磐石镇山水佳丽,悠然心慕,告老归隐,被敕封为护驾功臣。2001年,年久埋没的南巘墓重新出土,据当时《温州日报》报道,墓坐西朝东,扶椅式,青石结构,是乐清市唯一保存的南宋文物。

  汝南,洛阳都在河南,可以推想南巘应是南赤龙后裔。1999年,为重修南氏宗祠,应父亲(老)所嘱,南怀瑾题联“百代渊源,河洛东南留一脉;千秋忠义,神灵海上有孤臣”。上联即指温州南氏是从北方的河洛迁到中国东南的温州,属于“南”辕“北”辙。

  南宋绍兴末年,南巘之子把全家从磐石再迁到黄华的海滨定居,子孙繁衍,耕读传家,乡里称贤,干脆把其地叫做南宅。


  二、白石集市的由来


  孟母三迁,择善而邻,汝南、洛阳、磐石、黄华,南氏三迁,择海而居。从南宅开始,南氏家族走过八个朝代,绵延起八百多年的血脉,一路铿锵,把历史踩出深深浅浅的脚印……

  五世祖南增顺、南敬顺是两兄弟,传说挽救朝廷运粮船有功,被宋宁宗敕封“横塘福佑将军”,建神庙福建,现南氏宗祠的清代碑刻《弍难千古》,详记此事。卒于元末至正已丑三月的六世祖南遇福,生前目睹蒙古人统治的“天下骚动,仕途多险”,仿效始祖,辞官啸吟山水间,死后葬在白石镇小田岙山,当地每年三月原有陈姓后人零星上坟,但他之后,每年三月初十前后,南氏子孙备办丰盛祭品,船载肩挑,水程山路,从东海之滨吹吹打打到相距三十余里的墓地,大张旗鼓举行祭坟典礼,轰动乡野。

  三月正值清明春耕,村民见其众,趁机拿出农具家具交易。年复一年,上坟队伍壮大,商品日杂,外姓人不断加入,各地手工业者闻名赶来,周边乡镇几乎倾家出动,远至丽水的商人也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劲头,跋山涉水而到。赶集的,探亲访友的,踏青游玩的(白石为中雁荡山),慢慢形成今天著名的白石“三月初十”大会市。

  在明朝著名文学家王世贞的《科试考》里,名列着十世祖南昱。官至大理寺左寺丞,加授奉政大夫的南昱判案公正,时比包公,被称为“龙图再世”。布衣时与乐清同乡、名臣章纶要好,温州知府何文渊闻其贤,提拔两人,亲自授业。章纶的《寄友人南昱兄》诗印证了他的才学超群:“昔年同术又同心,每爱才华出士林。云锦千章随笔阵,玑珠万斛灿胸襟。簿书已会枢机密,经学应探理趣深。他日鲲程期奋跃,九重天上盍朋簪”(南昱的著作有《宜斋稿》《万金录》《老莱子孝行辩》,墓为乐清文保单位)。

  遗传乃父才学的南昱之子南升,明天顺七年参加会试,遭遇科场失火,考试被迫中止,到下午内廷减试五篇,但才思敏捷的他已答好所有试题,按原样交卷,主考官认为违旨不录取,心高气傲的他回乡郁郁而亡。后来主考官阅卷,嘉许其才奏上。明英宗得知,赐“文杰”“世科甲”“世美”,立坊表于当地,家族以“旨赐文杰”制匾立牌楼,为此南宅又叫牌楼村。

  清乾隆年间,二十世祖南嗣亮耕读致富,家产甲一方,因生了八个儿子,先后建八座大宅,加上其他附属建筑,连绵成片,梁柱林立,号称“千柱落地”。南嗣亮“八子”之一南元照,清道光年间国学生,精通书法篆刻,宅第前现存的石刻照屏是乐清市重点文保单位,背面图雕刻云海日出,狮舞球,人舞剑,生动传神;旁有对联:“云开日镜球生色,水受风梭剑有声”,对仗工整。


  三、“国学大师”南怀瑾


  合上厚重的《南氏宗谱》,拂去历史的烟云,进入现当代,南氏家族形成名人迭出的高潮,最绽放光芒的依然是在文化领域,南怀瑾是第一候选人。从南元照宅第前石刻照屏处沿路往村口方向走十多米,河畔转角处一座旧房就是南怀瑾的故居。在“
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之前,青少年的南怀瑾每天便是在这里“出入”。

  按“嗣元应德光,常存君子道”的家族辈份,南怀瑾属于“常”字辈,辈份名南常铿,是家族第25代传人。对于南怀瑾,很多人佩服他文武双全,其实他的武术底子有遗传因素。在南宅,其父南仰周的一则故事往往被酒酣耳热时提起:南仰周武功不错,性格勇猛,日本鬼子侵华时下乡扫荡,在南宅到处烧杀抢掠,南仰周怒起反抗,赤手空拳跟他们搏斗,气运双掌,竟生生握住捅来的刺刀,“空手夺白刃”打倒鬼子,传为美谈。

  少年南怀瑾受教于温州名士朱味渊。朱味渊乐清人,留过洋,国学深厚,性格极正直,谈论政治愤世嫉俗,喜怒于色,唾沫横飞,奇人一个,曾在青田教过陈诚,陈后来做到台湾副总统。因此渊源,南怀瑾称自己跟陈诚“同门”。

  青年南怀瑾出外闯荡,担任国民党中央军校武术教官、政治指导员,少将军衔,结交不少名流,如“厚黑教主”李宗吾,民革中央名誉副主席贾亦斌,还遭遇到影响他一生的人物——禅宗大师袁焕仙,走上参禅学佛之路,后来远赴康藏参访密宗大师,孤身上峨眉山“闭关”三年,通读佛教集大成典籍《大藏经》。而1948年,出手救国民党暗杀黑名单上的巨赞法师(我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侠义之举,正可以看出他修炼了一颗佛家的“慈悲”心。

  1949年来到台湾的南怀瑾一度穷困潦倒,靠典当衣服度日,但仍好学不倦。六十年代,随着他被中国文化大学聘为教授,辅仁大学邀请讲学,满腹学问终于得以施展。不断讲课的结果是名气大增,弟子渐多,被蒋氏父子邀请在台湾三军驻地巡回演讲。蒋介石亲自聆听后,十分赞许,有意成立“复兴中华文化委员会”,自任会长,邀请他主持工作,由于对蒋有保留看法,他婉言谢绝。为不借助官方,自己弘扬传统文化,南怀瑾成立了东西精华协会。协会因经费不足,到处募捐,当时台湾大学教授李登辉(前台湾总统、国民党主席)也被发动捐了款。

  成名后的南怀瑾矢志文化传播,创办《人文世界》《知见》杂志,成立十方丛林书院、东西方文化学院、国际文教基金会、老古文化事业公司,印行根据自己讲课内容整理成的《论语别裁》《孟子旁通》《老子他说》等众多著作,风靡国内外。

  在南怀瑾的信念中,“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始终是渴望身体力行的儒家教条。改革开放后,他带领弟子为大陆各类文化与民生事业慷慨解囊,如光华基金(培养大学高知分子)、参天工程(中国大西线引水工程),提出“共产主义的理想,社会主义的福利,资本主义的经营,中华文化的精神”的著名口号,表达对人民福祉的独特见解。在温州,他设立了南氏医药科技奖励基金会、南氏农业科技发展基金会。如今两会本金高达200多万元。后者在农业科技方面,是目前温州市规模最大、金额最高的奖励。

  告慰他晚年的完美功德无疑是金温铁路。早在孙中山《建国方略》里就指明修建的金温铁路,历史上反复七次都不成。“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在他牵头下,金温铁路获邓小平批示开工建设,他首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总投资30亿元,最终在1998年建成通车,成为中国第一条股份制铁路,使温州百姓“百年梦圆”,改变了温州无铁路的历史。

  南怀瑾多子女,三子南一鹏,博士,现为美国加州胡桃市议员;幼子南国熙,毕业美国西点军校,现在香港开金融投资公司。



  四、“中国铀矿之父”南延宗


  距南怀瑾故居三四间屋,有一座四合院旧宅,族人指点,那便是我的老家。如果说南怀瑾是南氏家族人文底蕴的代表人物,那么在我家厢房里,则走出了南氏家族的科学翘楚——南延宗。

  南延宗原名南蒋康,字怀楚,家族第26代传人。父母双亡,长兄早夭,家境贫寒。但幼小的他聪颖好学,“双级跳,三易名”的故事很被村里传说:读小学时,成绩优异的他不等毕业,就借用同学蒋土淦的毕业文凭,跳级考上省立第十师范学校(今温州中学)。进入中学后,规定读满五年才能毕业,但他仅读三年,再次借用同学何延宗的毕业文凭,跳级考进南京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地质系。

  1931年,南延宗进入人才济济的北平地质调查所,拜当时所长、著名地质学家翁文灏(后任国民党行政院长)为师。当时同事有著名地质学家谢家荣(后任代所长、中科院院士)等中国一流专家。身处他们的光芒中,南延宗并没被掩盖,常常有独特创见,论文《地质图上火成岩花纹用法之商讨》至今被全国地质图引为准绳。

  对于矿藏,南延宗似乎天生有第六感,1937年他在云南发现铝矿,经云贵两省陆续探测,发现大量铝矾土矿,是抗战期间中国地质界的重大收获。1941年,他兼任中央研究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员,独立发现钨矿,还与翁文灏一起连续勘探江西的锡钼等矿,都获得丰硕成果。由于对中国地质矿产贡献重大,中国地质学会授予他“赵亚曾纪念奖金”。

  而最值得一书的是1943年,他在广西发现铀矿,这是我国第一次发现铀矿。铀是制造原子弹的主要材料,掌握原子弹,无疑在当时二战期间是一张最大的“王牌”,两年后的日本就是遭受美国两颗原子弹的沉重打击,宣布无条件投降。南延宗发现铀矿的喜讯传来,时任专员的蒋经国大为兴奋,特地为他举办了庆功宴。

  1948年,不满黑暗统治的社会现状,加上多年积劳,体力不支,南延宗卸任重庆大学地质系教授,携家回温休养,被温州中学聘为教师,任初中分部主任,当时校长金嵘轩,同事戴家祥(王国维弟子)、马骅(诗人)、张明曹(画家)、朱鹏等皆一时俊贤。他的学生、原温州医学情报研究所长李珍回忆,南延宗教学认真,对学生尊重平等,上课常一身长衫围巾,风度翩翩,深受他们喜爱。

  建国后,他重操旧业,直到1951年旧创新疾并发住院。由于为人低调,医生并不知道病人是“中国铀矿之父”,著名地质学家,治疗轻心,延至浙江省卫生厅长洪式闾去探望,发现病情转重,已抢救过晚,终年45岁。南延宗去世后,我国地质界的权威杂志《地质论评》出版了纪念专刊,地质学家、中国近代地质学奠基人之一章鸿钊发表了《因悼念南延宗君想起湘桂间之铀矿》的纪念文章。

  南延宗之子南君亚,“君”字辈,子承父业,北大地质地理系毕业,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由于担任IGCP269项目中国组组长,通过国际合作建立了全球沉积岩数据库,获全国重大科研奖、中科院科技成果奖。现为贵州省政协常委,民盟贵州省副主委。



  五、名医名士名画家


  对于一个穿越漫长岁月沧桑的家族,南怀瑾与南延宗可以称为当代南氏的“文理科状元”,但整个家族积淀的精华却无法被仅仅两个人所占据。

  在南宅,如果你游览累了,随处静坐,会发现一草一木仿佛皆有灵性,而倾耳旁听村头凉亭里族人“笑谈古今多少事”,你将惊讶,南氏当代子弟以并不逊色他们的成就,崭露头角于各界——医学界有浙江名医南宗景,戏曲界有女伶剧社创办人南镜秋、美术界有南派画家南式仁。

  南宗景本名不扬,宗景是他的字,青年时就读著名的上海国医学院,成为上海名医、院长陆渊雷的高徒。“上海国医学院”作为老一辈温州医界人士出身之所,后来号称“四老”的温州名中医谷振声、吴国栋、任侠民、许国华都是该院毕业,算起来应是他学弟。

  初到大上海的南宗景恰逢“中西医大战”,当时国内西医全盘否定中医,国民党政府要取缔它。南宗景奋起反击,认为中医虽然理论多臆想,但疗效确实,不能一棍子打死,举起“中医科学化”大旗,上街游行请愿,引起中医界强烈反应。由于积极反对废止中医,南宗景后来被推选为永嘉县中医公会主席(当时永嘉县包括温州市区)。

  “医而优则教”的南宗景随后创办宗景国医专修社,宣传中医科学化论,毕业学生很多是今天浙南一带中医骨干。宗景国医专修社等同时省内十余所中医学校,被认为共同形成了近现代浙江中医教育的高潮。此后,他任苏州国医学校教授,当时名誉校长章太炎,倡导国医改革,两人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1937年,他主编出版了毕生心血之作——《中医内科全书》,上自《内经》《伤寒》《金匮》,下迄近代医书,旁及日本汉医和西医,数千余方,百余万字,洋洋大观,沟通中西医学,启迪了后来的中西医结合论,成为当时中国医学院教材。书成后,中央国医馆馆长焦易堂题写书名,名人政要纷纷赞言,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题词“兼收慎择”、孙中山之子、“太子”孙科题词“心怀康济”。

  在南宗景还在南宅青灯下研读医书时,有一位被乡里赐号“狂生”的南氏子弟却先行一步,变卖了所有的田产,换来钱到温州投入他心爱的粉墨生涯,在1925年耗资成立“女伶剧社”,又名“女子京班”,开创了男女同台演出的先河,在温州戏剧史写下光彩的一笔,他就是南镜秋。

  狂放不羁的南镜秋是一个徐文长式的角色,其人生也似一出戏剧,充满传奇。一次到酒楼吃面,身上只带四个铜板,老板不识他,只给他一碗没有佐料、浇头的光面,还以“吃光面者不能登楼”为由,禁止他到楼上就餐。饱受歧视的他第二天叫来一群乞儿,每人分四个铜板都去酒楼吃光面,把那店围得水泄不通,食客纷纷逃光,老板直喊皇天,后悔不已。

  南镜秋的女伶剧社聘请温州第一代京剧演员、著名旦角汉宫秋(姜绮雯)为教师,培育梨园才俊,由于台上有美女,幕后有名角,一时盛况空前,观众云集,名声远扬的剧社后转赴杭州等地演出。其人其事至今被人追忆。(参见1998年7月15日《温州日报》“瓯越名士”专栏)

  对于南宅人,想有成就也许都必须走出家乡的一亩三分地,如南怀瑾,如南延宗,如南宗景,如南镜秋。但这却不适用南式仁。自学成材的南式仁曾求教于黄杨木雕大师王凤祚、叶润周,才16岁就成名于乡间。作为当时温州漆绘界佼佼者,成人后的南式仁雕、塑、绘、扎(纸扎)样样全能,被誉为“南派画家”,被浙江省政府授予“艺术家”称号。

  1954年,南式仁受聘中央美院华东分院(今中国美院),为浙江越剧团创造性地制作幻灯银幕,代替了传统的实物道具布景,其折光处理被戏剧美术界推崇,泥塑代表作《飞云浦》《武松打虎》《血溅鸳鸯楼》被博物馆收藏,其中《武松打虎》被拍成艺术教育片。



  六、“十八担书笼”以及南存辉


  如果手持历史的放大镜,细细考察南氏历代名人,从南巘、南遇福、南昱、南元照到南怀瑾,悠久的南氏家族一直绵延下来的,其实不仅仅是一条血脉,更还有一条文脉。

  流传族里的“十八担书笼”的典故很好说明了这点:清末,南氏文风鼎盛,子弟均爱好读书,当时全族才二三十户人家,有一年上京赶考竟多达十八人,人人肩挑两只装满诗书的书笼,一路迤逦,招摇过官道,如奥运军团出征,蔚为壮观。紧邻南宅的长林村村民倪集槐的祖母回忆儿时夏天天热,大家在外乘凉,远望南宅村里,到处是穿白色长衫的士子走来踱去,她笑道“就像一大群鹭鸶”。

  到了当代,南怀瑾著作等身前,桃李满天下,被尊称为国学大师。而专长地质的南延宗也同样精通文化,谢家荣50大寿,他欣然赋诗祝贺:“赤日丽中天,称觞五十年。珠玑嘘累几,桃李植盈千。倚马惊才捷,屠龙叹技全。高山安可仰,当世一名贤”。其外甥,原温师院教师王明仁至今还能背出他一首自写心迹的七绝:“人海苍茫一叶微,空从利禄斗芳菲。我行别有凌云志,半为名山到处飞”。

  南镜秋作为女伶剧社创办人,诗词曲剧不分家,嗜酒好诗,被他的业师、名宿陈韵秋评价为“酒肠似海,诗胆如天”。他的好友朱璋,南怀瑾恩师朱味渊之子概括他的半生行径是“诗酒逍遥卅载过”。南氏家族“常”字辈、原乐清县副县长南伟然曾有他的《晚香园诗稿》,抄录诗词三四百首。即使单凭他自题居室的“兴到处,无分尔我;脸翻来,不让毫厘”,悼亡乡人的“太息颜回偏短命;可怜伯道竟无儿”等联语作品,也可以想见其国学功底。

  从医的南宗景因其《中医内科全书》,提倡“中医科学化”,被业界视为儒医、学者;擅长美术的南式仁,其泥塑作品浸淫着浓厚的文化气息,而在当代举世汹汹的经济大潮中,南氏子弟坚守着文化家园,或甘心做清贫的浙大教授,或身为温州市委副秘书长仍不忘读书,即使不免走上经商致富之路,也都割舍不了那文化的丝缕。1998年,厚厚十二册的《瓯越文化丛书》出版,以首次全面反映温州的历史文化著称文化界,丛书的荣誉主编就是南氏家族“存”字辈,著名的民营企业家、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

  漫游在南宅整洁的长街小巷间,摩挲着古老建筑的青砖黛瓦,在这个面朝大海的淡雅村落里,没有人不会真切感受到,南氏家族八百多年来的文化香火至今还在冥冥中静静燃着。



  
附录:全文史实除已注明出处外,还参考了以下资料,在此致谢:)
  书:
  司马贞《史记索隐》
  练性乾《我读南怀瑾》
  1998年版《温州市志》之“南延宗”“南宗景”条目
  文:
  邱星伟《白石会市 源远流长》
  方宗苞《记亡友南延宗先生》
  文乐然《沉重的崇高》
  李珍《温州近代学者南宗景》
  张炳勋《记“温州女伶剧社”创办人南镜秋》
  网站:
  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网站

 
《南航文学作品集》所有作品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www.nanhang.net/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