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佛说入胎经今释》之《缘起》

 

 

 

 

 

  缘 起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
(注)在劫比罗城多根树园,与大比丘众无量人俱。

  尔时世尊有弟,名曰难陀。身如金色,具三十相,短佛四指。妻名孙陀罗,仪容端正,世间罕有,光华超绝,人所乐见。难陀于彼缠绵恋著,无暂舍离。染爱情重,毕命为期。


  
(注)梵文Bhagavat的译音,又译为薄伽婆。就是中文[世尊」的意思。

  释迦牟尼佛有个弟弟,名叫难陀。从小,在哥哥耀眼的光辉下,他没有引起太多的瞩目。事实上,他也是一表人材,那古铜色而泛着光泽的肌肤,衬托 着端正的五官、挺拔的英姿,比释迦牟尼佛高昂的身躯略矮三寸,只要不和那长得无懈可击的世尊站在一起,任谁都要打心底赞上一声,好个美男子。

  至于他的夫人孙陀罗,是全国闻名的绝色美女,不论她在那里露面,总是吸引了数不清的人,想要一睹那千娇百媚的风姿。

  夫妻两人缠绵绯恻,恩爱逾常,相互许下了生生世世、永结连理的誓言。



  光中化缘痴情子

 
  世尊观知受化时至,即于晨朝,著衣持钵。将具寿
(注)阿难陀为侍者,入城乞食。次至难陀门首而立,以大悲力放金色光。其光普照难陀宅中,皆如金色。

  于时难陀便作是念:「光明忽照,定是如来。」令使出看,乃见佛至。即便速返,白难陀曰:「世尊在门。」闻此语已,即欲速出,迎礼世尊。



  
(注)年长的出家比丘称呼年轻的出家比丘为「具寿」;年轻的出家比丘称呼年长的出家比丘为「大德」。



  一个鸟语花香的季节,佛在劫比罗城的多根树园里,带领著一大群的出家弟子们修行。世尊知道这个弟弟的出家因缘差不多到了。

  于是第二天大清早,就披上袈裟,拿着钵盂,叫了个年轻和尚,原本是他堂弟的阿难,一道去城里乞食。

  走到难陀的家门口,释迦牟尼佛停了下来,无限慈悲的放出金光。顿时,难陀的家中,不可思议的就笼罩在一片祥和灿烂的金光里。

  正在屋里和孙陀罗卿卿我我的难陀,忽然看到这神奇的瑞相,心想,一定是成了佛的哥哥来了。兴冲冲的赶紧起身,一边忙着披上衣服,一边吩咐仆人快去看个究竟。仆人赶到门口,果然见到世尊慈祥肃穆的站在一片光中。匆匆的行了礼,又赶紧跑回屋里通报主人。难陀一听,满心欢喜的,就要赶着出外迎接。



  时孙陀罗便作是念:「我若放去,世尊必定与其出家。」遂捉衣牵不令出去。难陀曰:「今可暂放。礼世尊已,我即却回。」孙陀罗曰:「共作要期,方随意去。」以庄湿额,而告之曰:「此点未乾,即宜却至。若迟违者,罚金钱五百。]



  孙陀罗眼见出家成道的世尊,竟然来到家门口,施展神通,放出金光;而自己丈夫对这位兄长,又如此倾倒。一股不安的直觉涌上心头,丈夫这么一去,多半要被拐了出家。如胶似漆的恩爱,怎么割舍得下。一阵心酸,禁不住的,泪水就如雨而下。哭哭啼啼的,怎么也不放难陀出去。难陀被娇妻哭得不忍,忙不迭的好言宽慰着说:「你不要担心,出家成道的哥哥难得光临,我总得出去接驾。行了礼,马上回来,绝不耽搁。」一边说着,一边温存的为孙陀罗擦拭满脸的泪水。

  孙陀罗这才勉强放开了难陀,拿起自己的胭脂膏,点了一滴在难陀的额上。半是忧虑,半是娇嗔的说:「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依了你。可是不许你和他多说话,这点胭脂没干之前,你就得回来。如果耽搁了,要罚你五百钱。」



  此情可待成追忆



  难陀曰:「可尔。」即至门首,顶礼佛足。取如来钵,却入宅中,盛满美食,持至门首。世尊遂去。即与阿难陀。世尊现相,不令取 钵。如来大师威严尊重,不敢唤住,复更授与阿难陀。

  阿难陀问曰:「汝向谁边,取得此钵?]答曰:「于佛边取。」阿难陀曰:「宜授与佛。」答曰:「我今不敢轻触大师。」默然随去。


  (阿难陀)对娇妻的约法,满口应承下来,然后忙不迭的赶到门口,见到久未晤面,已得大成就的兄长——释迦牟尼佛,正安祥肃穆的站在一片光中。难陀情不自禁,毕恭毕敬的跪了下去,照印度当时礼拜出家人的规矩,顶礼了世尊。然后起身,接过世尊手中的钵盂,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屋里,盛了满满一钵,最精致可口的饭菜。为了赶在胭脂没乾之前,回去向娇妻报到,又连走带跑的捧到门口。正要恭恭敬敬的送到世尊手上,世尊忽的一转身,迈开步子走了。

  难陀弄不清怎么回事,愣住了。好在看见出家的堂弟——阿难还站在门口,赶紧把这一钵盂丰盛的饭菜,往阿难手里送去。

  已经转身过去的世尊知道了,又运用隔空传音的神通,吩咐阿难,不要接过这钵饭菜。阿难遵照世尊的吩咐,不肯从难陀手中,接过这个钵盂。

  难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很想把出家成佛的兄长叫住,问个究竟。但是慑于如来神圣肃穆的威严,又不敢贸然开口。情急之下,只得再一次把这钵饭菜,求阿难收下。

  阿难知道了世尊的心意,就问难陀:「方才你是从谁手里,取走这个钵孟的呢?」难陀答说:「世尊。」

  阿难于是说:「那就是了,你既然从他手里拿的,照佛家规矩,你就得再亲自送回他手上,这才是供养的礼数。」

  难陀急得叫苦连连:[哎呀,究竟怎么回事啊!原本欢欢喜喜的出来见他,怎么搞成这样!也不知怎的,每次见到世尊,我就没了主张。他转身走了,我也不敢叫住,生怕冒冒失失,触犯了他。罢了,罢了,这件事你既然帮不上忙,我也就不勉强了。」

  难陀无可奈何,只好硬起头皮,不声不响的跟着世尊,一步一步的,就走到了多根树园。

  园子里古树参天,一阵阵清风,间或传来几声鸟叫和虫呜,洋溢著一股离尘出世的气氛。只是难陀一路苦恼着娇妻的约法,所以对这座令人心旷神怡的道场,也就好像视若无睹。


  世尊至寺,洗手足已,就座而坐。难陀持钵以奉,世尊食已,告曰:「难陀,汝食我残不?」答言:「我食。」佛即授与。


  终于,到了寺里。只见世尊对他还是不理不睬,自顾自的清洗了手脚,然后盘腿而坐。坐定后,这才不慌不忙的从难陀手里接过那钵饭菜。

  难陀总算把一路捧着的这钵饭菜交了出去,真是如释重负,好不痛快啊!可是不知怎的,碰到世尊,他似乎就傻了,整个人呆呆的,把钵交给世尊后,他就这么愣在原地站着。

  过了一会儿,释迦牟尼佛吃好了,钵里还剩了些饭菜,他就转过头问身边的难陀:「你吃不吃这些剩下的?」难陀一听,忙不迭的回说:「吃,吃。」恭恭敬敬的把钵捧了过来。里面的饭菜早就冷了,心里又焦虑的牵挂 着孙陀罗。可怜的难陀,根本食不知味,就胡乱把那些剩菜剩饭,三口两口的塞进肚里。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江山无恙又日新 天地有心重文明
中文域名:文明天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