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佛说入胎经今释》之《胎儿的发育》

 

 

 

 

 

  胎儿的发育

 
  第10周以后

  体躯增长器官和组织开始正式发育。

 

  第十七日

  第十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坚鞕,令胎坚实。即此七日,于母胎中,有风名曰普门,此风吹胀胎藏,犹如浮囊,以气吹满。
 

  到了第十个七天,这段时期的生理机能,就叫做「坚鞕」,胎兄发育得更为坚实。同时还有一股叫「普门」的风,使得整个胚胎饱满,好像充满了气的浮囊。

  就西医来说,第三个月开始,直到出生期,这个阶段叫做「胎期」。这期间,体躯增长;器官和组织开始正式发育。从前面的「胚胎期」,又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而《入胎经》,恰好把这个阶段叫做「坚鞕」。

  不同的是,《入胎经》又再强调,整个胚胎是「以气吹满」。主要还是由于「气」的作用,[令胎坚实」。这种观点,和目前西医的观点则有所不同。

 

  第十一七日


  难陀,第十一七日,于母胎中,有风名田疏通。此风触胎,令胎通彻,有九孔现。

  若母行立坐卧,作事业时,彼风旋转虚通,渐令孔大。若风向上,上孔便开;若向下时,即通下穴。譬如锻师,及彼弟子,以槖扇时,上下通气。风作事已,即便隐灭。


  「坚实」之后,接着就要「疏通」,把这胎充实。蓬勃的生机,运化到全身,胎儿才会健全的发育、成长。在「疏通」这个功能上,当然「气」的特质就表现得更为明显。所以释迦牟尼佛在上面这段,对难陀说:

  第十一个七天当中,母胎里的气机,继续发挥了「疏通」的功能。这股生命能的作用,远及全身,使得九窍更为成熟。

  当母亲或走,或立,或坐,或卧,或者工作的时候,随着母体生命能的运作,又辅助了胎儿内在气机的运转,九窍逐渐发育成长。

  如果气机向上运行(上行气),就疏通身体上部的孔道(脉道);如果气机向下运行(下行气),就疏通下部的(下半身的)孔道(脉道)。胎儿和母体间,气机的互动,就好比锻师(冶金的师父)和他的徒弟(徒弟比喻胎儿,锻师比喻母亲),用槖扇上下通气。藉由上行气、下行气的交互作用,胎儿一天天的成长。

  气机运行到某个阶段,它又自然会进入「止息」的状态。这就是「风作事已,即便隐灭。」

  气机止息下来,这个时候并不是死亡,也不是停止生长。相反的,这时候的生机就好比在将养生息,也好比在充电。借用老子的话,就是「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的道理。

  拿现代一般人比较容易理解的比方,就好像动物的冬眠状态。停止了呼吸,生命能几乎不消耗,所以就不吃、不喝,像睡个大长觉,养足了精神,等冬天过了,再出来活动。

  其实,「息」在生命成长中所扮演的角色,远超过「冬眠」的作用。

  如果把[气」比方成一棵生命之树,那么「息」就好比这棵生命之树的根。地面上看不见它,但是「气」由它来,「气」由它而生。那么,我们如果追问,这棵生命之树的根又种在那里呢?勉强说,就是在「空」中。

  这个[空」,不是物理世界虚空的「空」,这个「空」是心物一元,真空生妙有的「空」。谈到这里,又是一个「唯证乃知」的实证境界了。

  胎儿出生后,随着后天生命的成长、物欲的干扰。

  身心的动乱,这种「息」的静止状态越来越少,越来越短。因此,老、病、死也就随之而来,成为无法逃避的必然现象。

  佛道两家要想扭转这个恶性循环,提出了各种理论和修证方法。而「止息」,恰恰是佛道两家共通的基础功夫。如果达不到「止息」,那就谈不到「四禅八定],也谈不到「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至于我们前面提到的,佛家「安那般那」,以及「六妙门」的修证,也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第十二七日


  难陀,第十二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曲口。此风吹胎,于左右边作大小肠,犹如藕丝,如是依身交给而住。即此七日,复有风,名曰穿发,于彼胎内,作一百三十节,无有增减,复由风力,作一百禁处。


  在第十二个七天里,这个阶段的生命能,就叫做「曲口」。大、小肠开始发育着。同时又像「穿发」般的,生出一百三十节和一百个禁处。

  究竟[一百三十节」和「一百个禁处」是什么?看到这里,我们觉得文字的涵意不是十分明确。所以再参考一下《佛为阿难说处胎会》,这一部分的原文如下:



  十二七日,处母胎时,复感业风,名为曲口。由此风力,左右胁间生大小肠,犹如 藕丝及紧纺线置在于地,十八周转,依身而住。复有一风名为穿发,由此风故,三百二十支节,及一百一穴生在身中。



  这部经典里记载的是,「三百二十支节,及百一穴。」数字上跟《入胎经》有出入,但是文字相互比对之后,意义比较明确了。

  今按:

  (1)胎儿的肠,大部分是由胚胎期的中肠发育演变出来。胚胎在第四周时,发育出一条直管状的中肠。中肠从第六周开始旋转、发育,到了第十一至第十二 周时,完成了旋转,而且发育出了小肠(包括主肠、回肠、十二指肠),以及大肠(结肠、盲肠)。恰好,释迦牟尼 佛就在这第十二周时,介绍出大、小肠的形成。

  (2)由于大、小肠是弯弯曲曲的,所以释迦牟尼佛就把这个时期订名为「曲口」。

  (3)接下来,这一周生理机能又发挥着「穿发」的特性。「穿发」又是什么意思呢?顾名思义,大概差不多像发丝一样细,而且是细长的、穿越的。那么,这三百二十支节很可能指的是神经。至于《入胎经》上所说的「一百三十节」,与《处胎会》所说的「三百二十支节」,虽然数字上有出入,但是却分别用到了「节」与「支节」的字眼。而神经系统恰好如树枝状的,分在体躯、四肢,以及各个脏器官。

  为了再求佐证,我们再比照一下西医的胚胎学。又有一个奇妙的吻合,神经细胞在胚芽的第十八天左右,已经开始出现。但是直到第十二周的末期,神经系统才基本形成,开始感应到体外的刺激。譬如对于外在的触动,以及声、光等,作出了微弱的反射动作。

  (4)至于《入胎经》上的[一百禁处」,或者《处胎会》中的「百一穴」,或许就是目前中医针灸上的一百多个常用穴了。近年来,针灸学配合人体解剖学的研究,发现到经穴(或者称为气穴、穴道、穴位)恰好是沿着神经线(尤其是神经丛,或者神经节部位。)分布。

 

  第十三七日

  难陀,第十三七日,于母腹中,以前风力,知有饥渴。母饮食时,所有滋味从脐而入,藉以资身。


  [以前风力」,由于前面那些生理机能的开展,有了饥渴的感受。母亲吃了东西,这些滋养经过胎盘、脐带,到了胎儿那里。胎儿因此不断的发育、成长。

  这里有几点,值得我们注意的:

  (1)「以前风力,知有饥渴。」这步生理反映,如果用佛学名词的话,就相当于「受」的作用。

  现在我们回顾一下前面:「第九七日」,发展了「六入」——眼、耳、鼻、舌、身、意。到了「第十二七日」,神经系统的架构大致形成。用佛学名词的话,就是有了感应「触」「受]的基础。归纳起来,配合佛家解释生命缘起的「十二因缘」的概念,这就是[六入缘触,触缘受。」

  (2)前面,在「第二七日」时,我们讲过,胚芽已经跟母体的血循环建立了联系。母体的养分,已经经由血液,渗透进入这个新的生命。这里为什么又说,「从脐而入,藉以资身。」究竟什么意思呢?

  现在让我们再参考一下《佛为阿难说处胎会》的相关的叙述:

  所有滋味,于身穴中,及以脐轮,资持润益。

  看到这里,意义比较明朗了,《入胎经》上所说的「脐」,并不限于肚脐或者脐带。它主要是指脐轮而言。胚胎体内的气机,开始孕育出最初步的气穴及脉轮。

  (3)脐轮是密宗「三脉七轮」中的一轮,又叫「化轮」。所谓「化」,就是生长、变化的意思。在密宗的气脉学说里,认为胎儿离开了母体,生命的功能,主要仍经由这里,不停的生发、变化。

  从西医观点来说,胎儿在母体里,是靠着脐带,从母体吸收养分。就佛、道两家的修证学说,一个新的生命,主要是经由这个部位的气化功能,变化、生长着。

  (4)从道家、中医的观点来说,密宗脐轮的范围,关联到「肾」。这个[肾」,跟西医里面的肾脏是两种概念。中医的肾,包括了有形的肾脏这个器官,还包括了肾经这整条经脉,同时关联到性荷尔蒙、脑下垂体等荷尔蒙系统。中医认为肾属水,把「肾」看成我们生命的先天之本,主脑,主生殖。肩负着生殖,以及脑部功能的重任。

  总之,「脐轮」这个范围,具备了重要的生长、变化的功能。因此,密宗把这个脉轮又叫做「化轮」。那么,它进一步会变化出什么呢?

 

  第十四七日


  难陀,第十四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线口。


  其风令胎生一千筋,身前有二百五十,身后有二百五十,右边二百五十,左边二百五十。

  第十四个七天里,这个阶段的生理机能叫「线口」,胎儿生出一千条筋。身前大约有两百五十条,身后大约是两百五十条,左边、右边也大约各有两百五十条。

  我们前面说了,脐轮的功能,关联到中医里面的肾。在中医的五行学说里,肾属水。水能生木,而木,属肝。中医的这个肝,除了器官方面的肝脏,还包括经脉方面的肝经。它主筋,主调达、疏泄。关系到筋的生长、发育,同时具备了调达、疏通的作用,使人体的气机和谐通畅的运行。

  在上一个周期,「第十三七日」,脐轮初步呈现之后,经过这个[化轮」的生化,体内的气机开始逐步形成经络、脉轮的系统,开始要形成一个规律性的网路。

  这时候,肝经同时也就要发挥它调达、疏泄的功能了。

  因此,「第十四七日」生出一大堆的筋,就象征着肝经为经脉系统所作的准备。也可以说是气机的混沌的状态,迈向规律化的经脉体系的一个过程。

 

  第十五七日


  难陀,第十五七日,于母腹中,有风名曰莲花。能与胎子作二十种脉,吸诸滋味。

  身前有五,身后有五,右边有五,左边有五。

  其脉有种种名及种种色。或名伴,或名力,或名势。色有青、黄、赤、白、豆苏、油酪等色。更有多色共相和杂。

  难陀,其二十脉,别各有四十脉,以为眷属,合有八百吸气之脉。於身前、后、左、右,各有二百。难陀,此八百脉各有一百道脉,眷属相连,合有八万。前有二万,后有二万,右有二万,左有二万。

  难陀,此八万脉,复有袈多孔穴,或一孔、二孔,乃至七孔,—一各与毛孔相连,犹如藕根有多孔隙。

 

  释迦牟尼佛这段所讲的,在现代人看来,更是天花乱坠,匪夷所思了。究竟在说什么呢?让我们再参考一下《佛为阿难说处胎会》这本经吧!

  十五七日处母胎时,复感业风名为莲花。

  由此风力生二十脉,饮食滋味流入此脉,润益其身。


  (下略)

  同样的,第十五个七天,生理机能的特征,被订名为「莲花」。胎儿生出二十条主要的脉道。但是比起《入胎经》里面「吸诸滋味」这句原文,《处胎会》这部分就说得清楚许多,它说「饮食滋味流入此脉,润益其身。」母体的养分经由它们运化、生发,供应全身。

  现在我们再回到《入胎经》,继续往下看。

  这些脉道平均散布着,二十条主要的脉道,分布在身前五条,身后五条,右边五条,左边五条。其中,有些是从属性的,可以归为「伴」的一类;有些是强有力的,可以归为「力」的一类;还有些是蓄势而动的,那就归为「势」的一类。

  不同的脉,有不同的生理功能;不同的生理功能,会发出不同的光色。因此,这些脉有青色的,黄色的,红色的,白色的,奶油色的,还有些是不同光色混合的。

  这二十条主要的脉,各有四十条支脉。这样,总共就有八百条支脉。每条支脉又分出一百条细微的脉,这些微细的脉相互联系着,加起来,总共差不多有八万,平均分布在身体的前、后、左、右。这八万的微细细脉上,又有许多小孔穴。有的上面一个孔,有的上面两个孔,甚至于有多达七个孔的。这数不清的小孔,都跟毛孔相通。就像藕根那样,里面有几条粗大的管道,同时又有很多细小的孔隙。

  今按

  这一段讲的,真让人觉得扑塑迷离,好像进入了天方夜谭似的。其实这些都是实际的状况,生命是非常奥妙的。这一段内容,涉及到很多重要的观点。

  (1 )这个阶段的发育,主要在于「脉]。「脉」是什么呢?所谓「脉」,就是通道。血液的通道是「血脉],气机的通道就是「气脉」。多数的西医们,听到什么气脉、经络的,就头大。在那里呢?明明看不见嘛!把人体剖开了,即使用显微镜找,也找不到啊!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否定它的存在。譬如空中的气流,海里的洋流(暖流、寒流),都没有一个具体、有形质的通道,但是他们——尤其是洋流,都循着固定的路线,就好像是经由一个通道在走动似的。人体里的气脉也是如此,虽然没有看得见的,有形式的通道,但确循着固定的通路运行着。

  (2)道家、中医把人体主要的气脉归纳为十二正经、十五络脉,以及奇经八脉。沿着经脉,又分布着一些经气汇聚的穴位。这就是武侠小说里所说的穴道,也就是中医针灸里所谓的经穴。

  这些经穴,近些年来,经过科学仪器的测试,已经有了初步的数据——穴位所经过的人体表面,产生出较大的电阻。

  (3)至于佛家的密宗,则偏重在实证的基础上,又作了更精简的归纳,把它分类为三脉(左脉、中脉、右脉)、七轮(梵穴轮、顶轮、眉间轮、喉轮、心轮、脐轮、海底轮)。经过静定的修炼,这些脉轮就会逐步呈现出来。

  (4)如果打通了三脉七轮,在修密宗的看来,就认为了不起了。当然,这个成就是很难得。可是在生理修炼上,只能说打下了初步的基础。过此以往,功夫越细密,对自己身体脉络的结构,才体会的更微细。再经修炼,才会认识到八万脉络是何等境况。

  (5)既然「脉」是「气」的通道,那么,发展过程中,肯定是先有[气」,然后才有「脉」「轮」。

  我们回顾一下《入胎经》上,这个小生命的演进。

  「气」——生命的基础能量,发展到第十三周时,孕育出最初步的「脉轮」——开展出脐轮的作用。

  然后,第十四周时,肝经发挥了调达、疏泄的功能,帮着气机从混沌拢侗的状态,发展出规律性的轨道。到了第十五周时,终于开展出了八万「脉络」。

  (6)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这里讲到脉有「青、黄、赤、白、豆苏、油酪」等各种颜色。西医看到这里,头更大了。如果说「气」嘛,反正眼睛看不见的;而且气脉上穴位的皮肤表面,的确呈现了比较大的电阻反应。但是这里却说到这么明确的颜[色」,这就实在让人头晕目眩了。这些颜色在那里啊?到那里去看啊?

  很有趣的,道家、中医对于人体经脉的结构、体系,与密宗归纳的不同;与这本经典介绍的也不相同。

  但是,他们把人体内部的五脏、六腑,按照说法不同的生理功能,也配上了各种颜色。譬如心属火,是红色;肝属木,是青色;脾属土,是黄色;肺属金,是白色;肾属水,是黑色。

  不要说西医了,但凡具备一些生理常识的,看到这些颜色的配对,都要大摇其头了。肝里面都是血,怎么会是青色?肾脏掏出来,明明是暗红的。再怎么看也不是黑色的啊!

  比较包容的人们会认为,中医形成这些学说的时候,还没有解剖学,所以说的不科学,这是难怪的。其实,中医非常科学,它的许多理论都建立在实证的基础上。如果具备了足够的静定修养,那么对体内经脉的走向,乃至脏腑的属性、光色,就会有所体认了。

  我们举个比较浅近的例子,假使你静坐时候,眼前呈现一片青色,那么你要当心,很可能肝出了问题。如果静下来,看到的是黑色,那么很可能肾有毛病了。不过,这些光色也可能不是生理方面的反应。譬如,黑色有时候也预示着外来的灾难;红色有时候也预示着血光之灾。总之,这些都属于身心科学的内涵,非常丰富,也很深奥,我们这里只能点到为止。

  如果脏腑由于不同的生理功能,而配属不同的光色,那么气脉当然也同样的,由于不同的生理功能,而呈现各种不同的光色了。

  这种「光色」,是生命能所放射的光。跟身体内部各种组织、器官的「颜色」,属于不同的范畴。所以,当我们这个生命死了,身体内部的气机停了,那么各种不同生理功能所呈现的光色也没有了。但是各部分生理组织,在没有烂坏之前,它的颜色还是保持不变的。

  有现代的物理学概念的就知道,不同的光色,是由不同的光波而来。其实,光除了[粒子」的特质外,同时也是一种「波」。现代科学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知道,波是能量所表现出来的一种现象。也可以说,能量会呈现出一种波的状态。宇宙间充满了各种不同频率的波,我们肉眼看得见的波,又叫「可见光]。它在宇宙各种不同的波中,所占的比例,非常非常小。

  不同频率的光,呈现不同的光波,同时呈现不同的光色,有着不同的功效。譬如紫外线光有杀菌的作用;红外线光则有止痛的作用。在这个理论基础上,我们身体内部的脉络,由于不同的生理功能,当然也就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光色了。有关生命与光的关联,读者可参考朱文光博士著作的《生命的神光》一书。(老古文化事业公司出版)

  (7)这个阶段的生理机能,叫做「莲花」,也很有意思。

  ①莲花的根、茎,和其他植物有所不同。不论它的根,或者茎,里面都分布着一条条明显的,中空的管道,管壁上又分布著一些小孔隙。恰好象征人体气脉、网络的分布。

  ②脐轮的形状,就好像一朵绽放的莲花,在腹部,有如一把倒转来,张开的伞,如伞状般的散布开来。一般佛经里所谓的「千叶莲花」,就象征着生命里的这个「化轮」。一般显教不跟你谈气脉,但是气脉的道理往往就藏在一些比喻,或者名词里。普通人看了,以为是佛经夸大或神化式的形容。殊不知,里面正蕴藏着身心科学的内涵。密宗的「三脉七轮」,认为脐轮有六十四脉,那只是概要的归纳。事事上,它的微细脉络就如「千叶莲花」,一个一个数,是数不清的。莲花盛开之后,当然就像其他花朵一样,渐渐凋谢。但是它和其他植物的开花有所不同,它是「花果同时」。开花的同时,莲子就在莲蓬里成长;花瓣凋谢后,莲子也差不多成熟了。又象征着生命中,生生不已的生机。任何人只要善于掌握这股生机,就能生生不己的与天地同休,与日月并明。于是道家有所谓的长生不老,而佛家则传下了留形住世
(注)的佳话。

  
(注)释迦牟尼佛圆寂前,吩咐罗
罗、君荼钵叹、宾头卢尊者、迦叶尊者这四大弟子「留形住世」。保持这个肉体的生命,一直活下去,给世人作个活的证明——生命的力量是不可思议,而永无止境的。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江山无恙又日新 天地有心重文明
中文域名:文明天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