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达摩多罗禅经》

 

 

 

修行方便胜道决定分第八(一)


已说方便道,所摄决定分。

胜道决定相,是今我当说。

修行善决定,系心处坚固(谓尔炎也)。

身受与心法,于是正观察。

说有六种因,是能成就果。

成坏各三种(成熟熟亦坏也),修行决定相。

于是六种因,方便善观察。

是则能次第,疾得诸漏尽。

复更有余因,种种成坏事。

如是多无量,我今当略说。

何等为修行,水种所坏相。

谓七日死尸,毁变相已现。

彼彼诸死尸,青黑瘀烂坏。

已坏脓血流,恶汁相浇漫。

溃漏若分离,杂恶极臭秽。

是悉水所坏,内身俱亦然。

乃至劫成败,斯由水大力,

水轮极沸涌,大地皆瀸坏。

从彼三禅际,周匝水来下,

洪注极漂荡,有物皆消尽。

一切情识类,百谷及藂林,

土地地所生,悉为水所坏。

众生水所坏,是皆依宿业。

如上水灾相,无垢决定说。

此诸一切种,皆从三昧地。

修行果所起,当知是决定。

修行善系心,安住三摩提。

是能于所缘,明见彼种相。

此地熟时熟(亦义言坏此地能坏烦恼时见坏相),充满境界海。

修行所见坏,水大决定相。

火大所坏相,今当说善听。

识类非识类,斯亦如上说。

及自现火然,一切皆消尽。

乃至劫成败,世界悉灰灭。

于彼火轮处,炽炎大火起。

亦从二禅际,弥满悉雨火,

盛火普周遍,世界俱洞然。

于彼三昧地,正观思惟起。

修行见此变,火坏决定相。

风大所坏相,今当次第说。

如上诸种类,悉为风所坏。

大地及须弥,分散若粉尘。

一切尽磨灭,是皆风大力。

上际第四禅,下极风轮界,

灾风从彼起,其中皆散坏。

一切风所坏,智者见真实。

如是正思惟,风坏决定相。

云何彼修行,常起深忧厌。

于前见苦法,随忆念不忘。

八苦大地狱,各增十六分,

彼彼众苦类,无量边地狱。

众生生彼处,随行受众苦。

我于此恶道,未离或牵来,

如八大地狱,谁能尽称说。

其中无量苦,难可得边际。

设人有百头,头各有百舌,

欲说地狱苦,穷劫不能尽。

如愚黠地经,唯佛善分别,

我悉能究竟,无有能测者。

轮回苦毒海,往返无量劫,

颠倒不善行,致此大苦果。

自见宿命时,是痛曾悉经。

修行忆本苦,便得顺涅槃。

闇冥心增上,畜生不净业。

受痴不爱果,种种苦报身,

九万九千种,形类各别异。

空行水陆性,蚑行蠕动类,

随业各受生,宛转此剧处。

一切诸畜生,展转相残食,

我以愚痴故,悉增受此苦。

顾此而怀惧,心与厌患俱,

修行深忧厌,则于苦决定。

修行已如是,方便生厌离。

又复自亿念,饿鬼无量苦,

咽细如针孔,巨身如沃焦,

于此无数劫,饥渴极热恼。

见天降甘雨,欲饮成炭火。

如彼四大海,深广无崖底,

饮之令悉尽,不能止饥渴。

裸形被长发,状烧多罗树,

于中甚久长,受此种种苦。

业风飘东西,吹身令碎折。

亦如狂飙起,摧破久枯树。

我积悭贪行,不习惠施业,

故生饿鬼处,受此诸苦痛。

三昧境界地,修行思惟起,

种种别观察,便得不放逸。

虽未断烦恼,见此众苦迫,

楚毒深忧惧,极厌生死苦。

既厌能离欲,如观掌中宝。

贪欲既已离,便速得解脱。

譬如香美食,其中有蛊毒,

种种生死味,杂苦亦如是。

亦如箧盛蛇,有人负自随,

若能觉弃舍,不为毒所中。

身亦复如是,四大为毒蛇,

智者能舍离,不为彼所害。

如愚执火炬,急持即自烧。

明人知时舍,不为火所焚。

乐著生死者,灾炎常炽然。

若能觉舍离,不为火所焚。

譬诸恐怖处,亦如被烧舍。

蚖蛇毒聚,生死畏过是。

譬犹空聚落,又如彼虚器,

诸法空无我,真实性亦然。

此三恶道中,如是苦无量,

虽天有喜乐,是亦为大苦。

譬彼盛火然,贪爱炽如是,

久处在天上,常为欲火焚。

自忆忉利天,安处善法坐,

天女侍供养,无量极快乐。

四园列宝树,花果妙庄严,

随意五所欲,一切曾悉受。

时乘白龙象,游观诸浴池,

纵意林流间,回顾弥日夕。

食必须陀味,饮则甘曼陀,

充实无疑患,受乐如大海。

又处内胜堂,天女进音乐,

妖艳极姿态,光色曜心目。

妙音六万种,常闻美软声,

耳目随彼转,令我心醉冥。

诸天发微歌,声与弦管谐,

偃卧听音乐,寤寐皆喜悦。

诸根回五欲,犹如旋火轮。

须弥山王顶,安处快自在。

百一众杂宝,间错庄严地。

诸天共娱乐,经历甚久长。

触彼五境界,发动五情根。

一切悉奇特,皆是快乐因。

诸天共器食,随福有差别。

见此异色时,心则生忧恼。

如是极愁惨,犹如地狱苦。

食此不净饭,低头内惭耻。

悔责本宿业,令我致此苦。

诸天阿修罗,自守贪彼利。

由是兴诤怒,畏死大恐惧。

或为天给使,或复极贫窭,

我虽生天上,无异恶道苦。

于彼恒乐处,衰死二五相,

是相及命终,尔时最大苦。

方欲恣所乐,五衰忽然至,

若见是相时,愁怖不自安。

天眼卒便瞬,浴已水著身,

一切妙境界,其心不喜乐。

千种乐自然,加陵频伽音,

今则寂无声,当知七日死。

玉女悉舍去,余天共从事,

见已生热恼,命终入地狱。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