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中国文化与佛学八讲》之八

 

 

中国文化与佛学八讲 第八讲

 

南怀瑾 讲述  刘豫洪 记录

 

 

如何转变念
十 念
那个方法最好
山贼易除
 

 

 

 

第八讲

    智慧的解脱

    大小乘的佛法,都是讲求证,都是以求证为目标的。如何能达到“空”,并非仅是一个理论,是要能证明才算。

    从戒,到定,最后是智慧的解脱。

    智慧的解脱是最高的境界,绝对不是宗教的依赖,也不是只靠信仰而能达到的。这是要从戒入手,修定后才能具备智慧解脱的资格。

    人类习性的通病,总是对自己极为宽容,对他人则极严格,所以觉得自己不错,他人统统不对。孔子倡恕道,并不是教条。站在戒的立场上来说,提倡仁,提倡孝,都是因为世界上不仁不孝的人太多之故。

    普通人不可以研究佛的戒律,因为普通的人了解了戒律,往往衡量他人以戒律为标准,对他人的要求更为严厉。

    懂得法律的人,很多事都不敢作,生怕触犯法条。学医的人,连用手去拿馒头都怕沾上细菌。

    所以,普通人对于戒律,略知即可,不必研究过深。

 

    散乱和昏沉

    “定”是以往的翻译,即“禅那”是也,使心性能定的意思。

    人的思想和情绪,总是在两种情况中飘浮,其一是散乱(掉举),其一为昏沉。

    一个人在每日的廿四小时,不是在散乱中,就是在昏沉中。

    睡觉时是昏沉,发呆发楞是细的昏沉。其他忙忙乱乱的思想就是散乱,微细的思想是掉举。

    普通人就在此散乱和昏沉中渡过一生,连一秒钟“定”都不能达到,因为平常极少反省,又少观察,故不能自知。

    思想既然是散乱,无论善的思想,或恶的思想都属于散乱,都是动乱的意思。

 

    香象渡河

    思想的散乱,或者称散乱的思想,像河流一样,一分一秒不停的在流。

    如何将动乱变成不动?如何将思想之流切断?如何将念头止住?

    惟一的方法就是修定。

    东南亚最有力量的动物是香象,在香象渡河的时候,气魄雄壮,因为它自身力大,不屑于绕道浅水之端渡过,但在要渡之处,扬长而过,河水为之截流。

    想求证将思想之流切断,要有香象渡河,截流而过的气魄,将思想之流一刀斩断。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太不简单,唐宋时代求证的人多,第一流的知识和智慧,都是追求形而上的学问,故而有成就的人颇多。今日工商社会,有成就的人反而少了。

    总之,不论是“止”也好,其他法门也好,都是修“定”。庄子所说暮四朝三,朝三暮四,原是一个喂猴子的人,每天喂猴子七个芋头,朝三个暮四个,猴子大为反对。后来这个人说,好吧,改为暮四朝三好了,众猴子才欢喜了。
说来说去,都是一样,八万四千法门,其实只有一个方法,即:“一念之间”。

 

    一念之间

    一念之间,这句话每个人都在说,天天都在说,究竟一念是什么?

    一呼一吸就是一念。

    我们每天都在呼吸,随时都在呼吸,可是却很难注意到自己的呼吸,只有在将睡着时,才可能在枕上听到自己的呼吸往来之声。

    人生百年,除掉了睡觉的时间,生病的时间,吃饭的时间,以及进厕所等等的时间外,所剩余下来的时间,也不过数年而已,这个数年之中,有多少烦恼呢?

    先看一看一念之间有多少烦恼吧!

    一念之间有八万四千烦恼之多,甚至更多,多到不可知,不可数。

    如何能将这一念定住,使八万四千烦恼停止,就是香象渡河,截流而过的作法。

 

    念是什么

    一呼一吸就是一念,所代表的似乎只是时间。但是,念的本身究竟是怎么回事?它的实质意义如何?不能不追究下去。
我们每人都有一种经验,就是一边自己在说话,一边又在听他人说话,或者用耳朵听其他的声音。

    我们如此作,似乎不经大脑作用,但却另有一个知道自己在如此的,那就是“念”。

    凡是未经分别作用的,就是“念”。

    说到这里,想到一个笑话:从前有某甲死了,在阎罗殿上受审判,被判投胎作人廿年。这个人嫌廿年太短,拼命要求阎王加寿,后来阎王无奈,只好说你与其他的人商量借寿吧。过一会儿,有一个人被判了廿年作牛,此人不愿意去,某甲就借去了他的廿。过一会某又借了被判作狗的廿年寿,最后再加了廿年作猴的寿,他才欢喜投胎而去。所以人的一生,前廿年是人的生活,廿岁到四十岁,结婚生子,过的是牛的生活,四十到六十,看门吃饭,是狗的生活,六十以后,老态龙钟,被儿孙牵来牵去现宝,是猴子的生活。

    听起来,这是一个笑话,一切的笑话,都是代表了一种心理状态,也都是无明状态的念。

 

    如何转变念

    佛学的修炼,是自己来转变自己的念。

    先认识了什么是念,再进一步研究思想是如何发动的,任何的思想,任何的情感的起伏,中间都有空隙,用“观心”的方法,可以发现出这个空隙。

    所谓“观”就是认识的意思。

    能够找到心理中心波起伏的空隙,保持着这一段空隙,念头则转变了,比较可以清明安定。

    把这一段空隙的时间延长,再延长,而停留在这种状态,心境就进入安定宁静,既无悲哀,也无忧愁,更无欢乐,安详平静,这是最起码的心念的转变,最基本的定。

    在修法之中,小乘有十念的方法,即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念休息、念身、念出入息(安那般那)、念死。

    十念的方法,也是因人而异的方法。

    譬如气功的锻炼,共有三百多种之多,但是不论那种方法,都不离开这一个鼻子。

    小乘也有修白骨观、不净观等方法。

    法门虽多,都是为适合不同人的性情和喜爱而分别的,属于不同的对治而已。

 

    十 念

    一、念死:世人都不愿意念死,事实上头陀行都在寒林之中,即公墓荒冢之上,这是正统的佛法。

    民国初年的净土宗大德,印光老和尚,在他的屋子中并没有供着佛像,他只供了一个大字,就是“死”,这是学佛者要首先面对的问题,也就是念死的方法,日日夜夜,念念不忘这个死。

    二、念出入息:一口气不来,这个生命就没了。

    三、念身:每人都有身,知道这身是四大假合,了解身之无常,经过成住坏空,缘尽则散,吾身即坏。

    四、念休息:大圆满休息禅定,即是念休息的法门,狂心顿歇,歇即菩提。

    五、念天:感谢一切神明,土地公也好,城隍也好,心心念念为善,处处牺牲自我而为人。

    六、念施:布施是修持的重点,有人一生修施舍,也是消解结使的意思。

    七、念戒:约束自己的行为,所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处处在念戒修持。

    八、念僧:念念不忘出家人的梵行,时刻守持出家人出家为僧的意义和目标。

    九、念法:不是单独传授某种特殊法门的意思,法包括了一切事理,法是思维修的意思。

    十、念佛:这是要通晓一切智,能穷万法源,无所不知的意思。目前的时代文化爆炸,出版界、传播界,知识都在到处充满,所以只念一点点佛学是不行的,要通一切智。

 

    那个方法最好

    修持的方法,不下八万四千,皆要遇到明白的导师指引才行,主要的是配合各人的习惯、生活背景等等。

    从前,有一位佛弟子,教育了两个学佛,一个是修白骨观,一个则修数息观,修了多年,未见成就,这位佛弟子无奈,就把两位修行人带到释迦牟尼佛处,请佛想想办法。

    释迦佛就问修白骨观的人,以往是作何种行业,答以是打银子的。

    又问修数息观的人,以往作何行业,答以是漂布的。

    释迦说,你们两个人把修法对换一下就行了。原来漂布的人,看惯了无尽的白布,改修白骨观很容易观想成功,而打银子的,工作细微,改修数息,亦易成功。

    果然,这两个人改换了方法,很快就有成就。所以,不是哪个方法好,是这个方法对那个人才好。

 

    山贼易除

    听起来这人有了成就,那人也证了罗汉果,好像学佛的成就极为容易而且单纯。

    如果多多体悟,研究,反省,才知道结使的根深蒂固。

    从前在四川峨嵋山时,曾有一个修行大师,专修白骨观,后来观想成功,可以看见世上任何人,都是一具白骨而已,至此为止,有一日,他以修道的立场对我坦白表示,觉得虽然在他眼中世人都是一架白骨,可是,自己却有纵然白骨也风流的感觉。

    可见欲界中人爱欲的牢固难除,不能不叹为观止。王阳明在佛学中陶醉了一番后,说了一句话,颇为有理。

    “除山中之贼易,除心中之贼难。”

    自己不努力修行,不会知道其中的甘苦。    

 

 

 

 

回目录

 

 

 
江山无恙又日新 天地有心重文明
中文域名:文明天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