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中国文化泛言》之《禅话》序

 
 

禅话》序

 

——答叔、珍两位质疑的信

 

南怀瑾

 

   

 

 

    清人舒位诗谓:“秀才文选半饥驱。”龚自珍的诗也说:“著书都为稻粱谋。”其然乎!其不然乎?二十多年来,随时随地都需要为驱饥而作稻粱的打算,但从来不厚此薄彼,动用脑袋来安抚肚子。虽然中年以来,曾有几次从无想天中离位,写作过几本书,也都是被朋友们逼出来的,并非自认为确有精到的作品。

    况且平生自认为不可救药的缺点有二:粗鄙不文,无论新旧文学,都缺乏素养,不够水准,此所以不敢写作者一。秉性奇懒,但愿“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视为人生最大享受。一旦从事写作,势必劳神费力,不胜惶恐之至,此其不敢写作者二。

    无奈始终为饥饿所驱策。因此,只好信口雌黄,滥充讲学以糊口。为了讲说,难免必须动笔写些稿子。因此,而受一般青年同好者所喜,自己仅觉脸红。此岂真如破山明所谓:“山迥迥,水潺潺,片片白云催犊返。风潇潇,雨洒洒,飘飘黄叶止儿啼。”斯如而已矣乎!

    但能了解此意,则对我写作、讲说,每每中途而废之疑,即可谅之于心。其余诸点,暂且拈出一些古人的诗,借作“话题”一参,当可会之于心,哑然失笑了!关于第一问者:

  中路因循我所长,由来才命两相妨。
  劝君莫更添蛇足,一盏醇醪不得尝。
(杜牧)


  
促柱危弦太觉孤,琴边倦眼眄平芜。
  香兰自判前因误,生不当门也要锄。
(龚自珍)


  关于第二问者:

  饱食终何用,难全不朽名。
  秦灰招鼠盗,鲁壁窜鲰生。
  刀笔偏无害,神仙岂易成。
  却留残阙处,付与竖儒争。
(吴梅村)


  关于第三问:

  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
  睹人青眼少,问路白云头。
(布袋和尚)


  勘破浮生一也无,单身只影走江湖。
  鸢飞鱼跃藏真趣,绿水青山是道图。
  大梦场中谁觉我,千峰顶上视迷徒。
  终朝睡在鸿蒙窍,一任时人牛马呼。
(刘悟元)


                                    南怀瑾 

 

                             〔一九七三年,台北〕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