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 人文问题》
 

人文问题 第三讲

 

时间:二○○五年九月廿八日

 
 
    内容提要《大禹谟》说政治的最高原则  人性的善恶问题
              
七情不是性  心性修养入门工夫  五种神仙
      
 

    
我们刚刚讲到中国文化的道统,就是包括了儒家、道家,甚至于后来从印度最高文化进入的佛家都在内,原理就是我们祖先的传统——十二个字(可以当咒子念)“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甚至于大家很喜欢学打坐啊,学密宗啊,学禅宗啊,如何修养身心的道理,大原则都从这个地方出来。
    
  
因为我们时间的关系,只好讲要点。另外,《大禹谟》告诉我们中国文化的政治、经济、社会、教育等等一切大原则。我们几千年来,有几个要点的原则。你走资本主义的路线也可以,共产主义的路线也可以,社会主义甚至于帝王制度也可以,民主也可以,均有个政治的大原则。
    
  
这个政治的大原则在《大禹谟》里头——正德,利用,厚生,惟和,尧舜传下来的。你不要轻看这八个字,如果每两个字一个概念,写政治论文、经济学论文,都是博士论文的题材。
    
  
你看古代的中国字,你平常如果不好学深思,随便读过去,觉得一点道理都没有。所以做学问的道理,子思告诉我们五个方面:“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五个要点。
    
  
做任何一个学问,甚至你们做事业,做工商业,考虑一个问题也是这样,要博学,什么知识都要。可是,不要学了知识,就以为是学问,不行的,要审问,要怀疑。譬如大家问我,怎么打坐、学佛。我说你们很乖的,不要学这个。为什么?因为你们不会怀疑问题。学佛修道就要会审问,就是怀疑、追寻,什么是佛?什么是道?要仔细,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正面反面研究了,还要再考虑。然后还要合于逻辑——明辨之。再“笃行之”,好好去实践。这是做学问的方法。
    
  
中国文化的政治、经济、教育等等,“正德,利用,厚生,惟和”,这是上古传统。告诉做皇帝的啊,告诉大禹做皇帝注意这个。
    
  
第一个“正德”就包括很多了。政治的道德,一个做领导人本身的修养,你的思想,你的办法,如何使大众使人民,乃至你一个公司任何一个人,使他得到人品的修养到了最高处。
    
  
经济方面如何“利用”呢?我们讲“利用你”、“利用他”,中国人这句俗话,几千年以前根据在这里,《书经》上来的,《尚书》叫《书经》。
    
  
我们现在讲利用你,我们下意识观念是很坏一个名词,我打主意把你骗了叫利用。不是的,真正的“利用”,是做任何一件事,用出来有利于大家,不是利于自己。
    
  
所以你看到只有十二个字,包括中国几千年文化很多部分。如果我光讲这十二个字,做成四个题目来讲,可以写四本很厚的书,不是那么简单的。今天我们没有时间,大概介绍一下。
    
  
对不起啊,我把你们看成年青,这些书你们大概摸都没有摸过,你们看到都会丢掉了,看到这些古书,认为都是落伍的。可是中国文化的真正根源在这里。
    
  
所以,“利用”就是经济学的正德,而后“利用”,政治道德达到最高了,“利”用万事万物,使万民得利。
    
  
然后再讲生产发展——厚生,才讲怎么样生产发展。
    
  
最后一个原则——惟和,一切都要和平达到的,不是斗争达到的,也不是政争达到的,更不是用战争达到的。
    
  
所以今天特别提出来《大禹谟》,这个全篇里头有法制,有民主,有很多的东西,看着却很短。
    
  
我们现在读书不是要博士吗?这个“博士”的名称是战国时的学官名。秦始皇时代开始,六艺、诸子、词赋、术数、方伎、占卜等方面都设立了博士。汉武帝跟上来,设了“五经博士”,五经就是《诗经》、《书经》、《礼记》、《易经》、《春秋》,《书经》就是这一本《尚书》。通一经的才叫博士,这是专家。博士的名称是专家,并不是说一个博士什么都懂了,你不要上当哦。
    
  
你要翻一翻现在的博士论文。譬如说,你们在座的诸位,都拿到硕士啊博士啊很多了,我就笑。你们这些硕士论文博士论文写了,我手里也考试通过了很多硕士博士。我明告诉他,哎,告诉你,今天一定给你考好了,硕士博士一定给你通过。可是你不要忘记了哦,你以为拿到硕士博士你就有学问了,我说门都没有,还差得远了。学问是一辈子。拿个学位是骗自己的。
    
  
你看看你们很辛苦,花了两三年工夫,写一篇文章,在你们很困难,通过了硕士论文博士论文。你到教育部的资料室去看看,博士论文硕士论文堆积如山!谁看你的!反正千古文章一大抄。
    
  
所以我教导博士生,你们不要读书了,好好去玩,临时我告诉你,拿个博士很容易,最多两个月,就会了。有个秘诀告诉你,怎么讲?小题大做,大题小作。你看学医的博士现在更容易。我说医学博士,学什么啊?鼻科的,专门研究鼻子的,而且写一篇论文,专门研究左鼻子的,右鼻子都不管。你看医学有多大,你小小的研究一点,就可以拿到博士了。大题小做。小题要大做了:讲一点,研究一根毛,噢,西洋哲学啊、东方哲学,由哲学讲到科学,最后讲来不过是牛身上这一根毛。这就讲研究博士硕士论文。
    
  
这样的东西学出来,然后,一般人迷糊了,这是博士啊,硕士啊,一定能够做事。结果他什么都不通的。啊,这个要注意!
    
  
我现在又讲回来,这一段闲话就说明,中国文化今天抽出《大禹谟》跟你讲,正德,利用,厚生,惟和。实际上后世都不用“惟和”两个字了,只有六个字:正德,利用,厚生。包含了所有文化。因为没有时间,来不及,不跟大家多报告了。
    
  
我抽的这些资料,如果讲一篇《大禹谟》,把它讲完,大概要两个月的时间。讲古代的怎么样,现代的怎么样,西方文化过来是怎么样,相对是怎么样作用,等等。现在来不及的。
    
  
现在晚上只有两个钟头。陈峰本来希望我讲两天,不过我们两个讨价还价。哎,我说你不要搞我两天,我都快九十岁了,我给你利用也没有多少时间,你少利用一点吧。他不好意思啦。哈哈,实际上时间太短。
    
  
我们回过来讲一个什么问题呢?你们都学了管理学,学了管理学有什么用呢?我常常笑,管理学没有学问的,有天才就会管理。真正大管理,了不起是天才,不是学问来的。
    
  
最难管理是自己,尤其是自己的思想与情绪。你们研究管理学,然后说怎么样做好一个实验,先研究自己,这就是中国文化。刚才我们在晚饭以前,也讲到西方人,尤其在美国,现在要研究的认知科学与生命科学。这个东西啊,他们现在刚开始,我们中国太多了。这些资料从道家,中国传统的道,后来变成道家,老子、庄子乃至学神仙的,再变成儒家、孔孟之道,乃至后来的佛家,统统讲这个问题。
    
  
我本来要把这套书买来,以陈峰的名义,花陈峰的钱,替他做人情,送给大家。哎,可惜他运气蛮好,我要替他花钱时,书没有,买不到了。所以他该发财的,没有办法,要替他花钱都没有机会了。那只抽印了几篇给大家,《孟子》的告子篇、尽心篇。你们不管是出家的,在家的,学佛教的,道教的,学儒家的,做功夫修养,通通在《孟子》尽心篇里头。这个大原则非常重要。
    
  
现在诸位手边拿到这十几页的稿子,如果叫我正式来上课呢,大概要一年。如果连着上课呢,也要一两个月,可以给大家讲完。因此我先做声明,很抱歉的。但是我想诸位拿到这些资料是没有用的,不过不要在厕所里做草纸啊,太硬了,怕妨碍你们不好,伤害皮肤,哈!哈!保留着做个纪念。
    
  
这里首先提出来个什么?由孔子到孟子首先提一个什么问题啊?人性问题,在中国哲学早就讨论到。讨论人性究竟是善的恶的?人的本性生来究竟是善的还是恶的?外国文化也一样,希腊也好、埃及也好、印度也好,这个问题是基本哲学、科学问题,几千年来东西方的讨论到现在做不了结论,没有结论。勉强可以做结论的是释迦牟尼佛的学问,等于做了一个总结。这是个科学。现在一下来不及讲啊。
    
  
在中国,譬如说老子、庄子、孔子、孟子,大部分认为人性天生就是良善的。西方呢,你们所了解了的天主教、基督教,讲上帝创造这个人,本来也是善良的,一下吃苹果吃错了,上了魔鬼的当,变成坏人了。也都是承认人性本来善良。
    
  
可是这个问题从古代就讨论,跟孟子同时代的告子呢?看你们手里发的《告子篇》。告子认为,人性啊,不善也不恶,他的本性原始,善恶是人自己把它改变,加上去的,是加工的。同样的认识,还有个人——墨子,墨翟(音迪)。
    
  
墨子呢,认为人性啊,天生不是善不是恶,墨子认为人性像这个白布一样,是干净的,你把它染上善的,就变成善了,你把它染上恶的就变成恶。
    
  
与孟子一起同时的,也是儒家的——荀子,刚才提到他。荀子认为人性本来天生就是恶的,天生就是坏的,人性的仁义道德是后来硬把它校正过来。
    
  
这是个大问题。过去的哲学问题实际上也是科学问题。这是大科学,就是现在要研究的所谓真正认知论,究竟要认识清楚人性是什么东西?本性是什么东西?
    
  
荀子说是人性是恶的。譬如一个婴儿生下来,两个双胞胎,你给他们喂奶的时候,这个先喂,那个哭;那个先喂,这个要哭,不高兴的,就要以我为主,先要给我吃。呵,人性是恶的。
    
  
那么跟他们相反的,讲人性本来是善良的,也有很多的理由。过去在哲学辩论,你们这几十年来,我晓得,这五六十年来,这个教育没有了。现在所谓大学里头哲学系哲学家,没有讨论这些,很少了。只讲逻辑,当成哲学了。错误的,逻辑是思考的一种办法,是思维的一种法则,并不是最高的。用思维的法则,用逻辑来推理,了解那个东西,那是哲学的问题了。这个什么哲学啊、科学啊,越扯越多,不多讲了啊。
    
  
现在我们因为时间短,先了解人性是个什么东西。中国文化讲人性除“性”以外,特别提一个“情”字,合称“性情”两个字。譬如人性,生而知之的,就是知性。一个婴儿也好,一个什么东西也好,生来就知道。婴儿没有思想,他饿了知道要吃,冷起来也不舒服,就会哭。婴儿在那里高兴,不会讲话,微微就是笑容状。这是性的问题。
    
  
“情”是什么东西呢?我们中国文化里头传统讲“七情六欲”,“情”分成七个方面:喜、怒、哀、惧、爱(爱你不爱你这个爱)恶(讨厌不讨厌)欲(欲望,广义的欲望),这叫七情。后来我们读书的时候,成语叫做“七情六欲”。这六个欲望呢,是后来加上的,是魏晋以后,佛学进入中国加上,有六个欲望,就叫“色、声、香、味、触、法”,这六个欲。魏晋以前,可以说东汉以前,只讲“七情”。
    
  
“性情”这个“情”字很有意思了。学宗教的人,譬如天主教、基督教,包括伊斯兰教,或者佛教、道教、儒教,专门研究宗教的,或者是佛教的和尚、尼姑, “尼”是梵文由印度过来翻译的,指女出家人,“姑”就是高看她,像我的姑妈一样尊重她,所以叫“尼姑”。现在提到尼姑变成好象很看不起的名称,不是的。和尚,也就是大师的意思。
    
  
那么一般的宗教,天主教的神父、修女(除了牧师,牧师在家人可以讨老婆有孩子,不管),一切的宗教,天主教,基督教,天主教是基督教的前身,不要给你们讲宗教的问题,讲起来很麻烦。
    
  
这些所有的宗教,一个重点,都是主张离开情跟欲,离情弃欲,都是禁欲的。尤其是男女的关系,禁止的。情也要禁止。
    
  
但是这个情怎么样禁止,很难。所以我常常引用清朝一个诗人的两句诗,非常有意思,“无情何必生斯世”,无情何必生在这个世界,换句话说,这个世界上生命就是有情;“有好终须累此身”,“有好”,一个人平生有嗜好的,一定拖累自己。假使有个人说,我什么嗜好都没有,我就是喜欢研究学问,研究读书。啊,对不起,这个也是嗜好。有这个嗜好,就已经拖累了自己了。“无情何必生斯世,有好终须累此身”啊,只要有一点嗜好的话,你就拖累了自己了。这个“情”是什么东西,“性”是什么东西?就值得研究了。
    
  
譬如说,我们研究生命科学。我现在都是大概跟诸位报告一点点的资料,因为时间不够。我原来跟陈峰一商量,我觉得随便讲四个钟头已经很长了,我觉得很烦了,他不要啰嗦我了。结果真到了上场的时候,哎哟,那没有办法讲什么东西了。所以现在随便给大家介绍一下。
    
  
“性”是什么?人性,譬如一句俗话“一娘生九子,九子各不同”,一个母亲如果生九个儿子,兄弟姐妹,每个个性不同。你说完全是遗传吗?完全是那个基因变来吗?那这个里头讲唯物的话,那个基因就有几种分类喽。现在你问一个医生,研究基因的,哎,基因有几种分类?我想他一下答不出来。
    
  
生命不一定是基因,后面还有东西,目前只讲基因,目前只晓得把身体里头的细胞,抽出一个,可以复制一个人,只知道这里。那么是什么东西变成细胞的,最后面的功能是什么?还不知道。这个也不讨论远了。
    
  
生下来每个个性不同,一对父母生,不是完全遗传的关系,也不是完全环境教养的关系。个性不同,这个叫“性”。“情绪”的不同呢,这个所谓“情”了。
    
  
什么叫“情”呢?就是我们讲的,“脾气”不同。每个兄弟姐妹个人爱好不同是“性”,脾气不同是“情”。
    
  
这个“情“字呢,连带生理问题,生理不健康,喜怒哀乐,譬如容易发脾气,容易内向,容易冲,这个人很冲的,容易冲动,这个是“情”,不是“性”。所以真讲修养的,把性情先要分清楚,认识清楚。
    
  
那么,陈峰提出来这次讨论,我本来想买这个书,买不到,只好印了这点资料。可惜时间来不及,没有办法跟大家多讨论。这个里头的好东西很多。在我们小时候读书,孟子的这些书,十岁以前到十二岁,要背的,统统背喔。不过我也背了很多,忘了。可是,虽然忘了,真的思想到那里,一想,又出来了。这是背书的好处,你们现在靠计算机靠笔记是做不到的,没有用的。我们以前都背过的,而且开心地背,唱歌一样,朗诵。所以叫做“读”书,读是开口读。现在你们看书啊,跟读书差得远了,看进来眼睛吸收进来,没有朗诵呵,到你用的时候出不来。如果是开口背来的,到用的时候呢,脑子没有想嘴里出来了,念出来了。
    
  
我原来想告诉诸位的,很多很多,现在统统来不及。你们跟陈峰都是好朋友,这次是他把我硬拖出来的,他在玩弄我,我受他玩弄而已,哈。你说他在打坐,你不要看他陈老板在打坐,一边拿念佛珠,一边在打坐,他在功夫啊,还没有入门呢。不但他的功夫没有入门,很多人讲了半天,学了几十年,还没有入门。
    
  
那么我跟你们谈谈,修性的修养入门的功夫,孟子的,我先提一段,告诉你。“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性”这一段。
    
  
浩生不害(孟子的学生,叫“浩生不害”,古代的名字有时候四个字、五个字都有的,那个时候姓氏还没有统一)问曰:“乐正子,何人也?”( “乐”姓,音“耀”)。他问乐正子是哪一种人?
    
  
孟子说:“善人也,信人也”。喔,这个人学问修养很高的,他说他是个好人,是个善人、是个信人。不过他讲的“善”与“信”,不是我们的观念,等于佛教讲“菩萨”有几个层次的。譬如讲“罗汉”,“罗汉”分四等:初果罗汉、二果罗汉、三果罗汉、四果罗汉。“菩萨”分十种:初地菩萨、二地菩萨一直到十地菩萨。啊,有学问修养的阶序的。
    
  
孟子这里讲,修养做功夫的道理,分了好几层。他答复浩生不害说,乐正子这个人,是个善人,信人,到这两步功夫之间。
    
  
那么,浩生不害问了:“何谓善?何谓信?”这一段,古代的文章就简化了,因为那个时候没有纸张,靠刀刻的,太麻烦了。他说“老师啊,你怎么给他下一个定论,是善与信之间呢?”怎么样叫做善?怎么样叫做信?
    
  
“曰”,孟子就讲了,“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这段话大家记一下。
    
  
“可欲之为善”,第一步;“有诸己之谓信”,第二步,第二个阶段;“充实之谓美”,第三个阶段了;“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第四个阶段;“大而化之之谓圣”,第五个阶段;“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第六个阶段了。
    
  
下面,“乐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孟子接着跟学生讲,你刚才问的“乐正子”这个人,二之中,在“善”与“信”之间,只到这个程度,四中之下,还没有达到。
    
  
孟子这一篇讲尽心,讲修养,你们要做老板、领袖,搞管理学,先管理自己吧。自己性情管理好,智能管理好,理性管理好,再管理别人,再谈事业。
    
  
所以,什么叫政治,中国人讲政治,“政治”的意思:正己而后正人。你自己都不行,你要领导别人?那人家给你领导,是为了利害关系,为了待遇关系,为了钞票关系,并不是服你的气。你要使他服气不是这一回事了。所以“正己而后正人”,“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就难了。
    
  
什么叫“可欲之谓善”?因为我跟陈峰两个是老朋友了,只好拿他来开玩笑,拿他来做这个模特儿,做榜样。哎,等于一个人一样,陈峰天天喜欢打个坐,拿个念佛珠,都是跟我玩这一套,啊。当然一边念佛,“南无阿弥陀佛”,一边骂人家“你笨蛋啊”,两个连起来没有关系的,呵呵。至少他觉得对这个事情啊,非常喜欢了。
    
  
我晓得,他过去能吃能喝,他现在也不想吃,不是肠胃不好。也不想喝,也不想管,最好有机会来写字啊,读书啊,打坐啊。可以说走上这一条路,“可欲之为善”。他有欲望了,对这个爱好。别的坏事不要了,向这个路上走。
    
  
但是呢,他这个修养啊,没有改变了他的身心。我常常说,陈峰啊,嘿,你最近好象疲劳一点。我是客气话。背后同学跟我讲,老师你怎么讲他疲劳,我说他老了一点了。当然,我已经很老了。我说两个月没有见面,陈峰,看到他蛮可怜的,够劳累,老一点。我就说,哎,你疲劳一点,你还要多注意啊。所以修道家的、修佛家的,做功夫,有一句话,叫做“工夫还没有上身”,儒家叫做“气质的变化”还太慢。这个“气质”是科学哦,这个“气质”,就是生命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筋骨都没有变化。所以修养到了的,孟子讲“养我浩然之气,而充塞于天地之间”,是真的哦。那不是普通练气功哦。
    
  
二三十年前,大陆上大家练气功,哎哟,我在外面听了,怎么搞的?!中国文化怎么变成气功了?!我说就算讲偏的地方,中国文化先有武功,先做运动,练武功。武功是什么?武功这个原则,“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这个是练武功。这些我们当年都玩过的。刚才刘先生跟我走路,说你怎么走的那么快?我说,你有武功的,还跟不上,跟不上老头子,好丢人呢,可见不行吧?啊,呵呵。就是这个道理。
    
  
那么,武功练了以后呢,进一步啊,练气功了,中国文化。气功进一步啊,是练内功,又不同了。内功进一步,练道功。道功进一步啊,练禅功。我在外面一听,哎哟,中国人怎么一天到晚……,哇,连外国人也跟着乱来,外国人容易骗的,哈,我们在外面摆个架势这么一比划,哎哟,这是中国人,有功夫的。实际上我们风都吹得倒,有什么功夫?人家乱受骗。
    
  
这些功夫一步一步到了,变换了气质了,叫“有诸己”,这个“己”是自己,到身上来,功夫上身。譬如说,我们讲,打坐不算什么。打坐是生活一个姿势,没有什么了不起。你不要看和尚道士闭目闭眼打坐,啊呀,那有什么?那是吃饱了饭,没有事。我说人生最好是打坐,这个东西呢,两个腿是自己的,眼睛休息了。坐在那不花本钱的,人家来还拜你,说你有道。你看这个生意多好嘛,一毛钱不花,冒充大师。最好坐起来闭目闭眼。可是真的功夫就难了。要上身,身心有变化。啊,“有诸己之谓信”。
    
  
然后,第三步是“充实之谓美”。怎么叫“充实”?这个里头文章大了。以道家来讲呢,“还精补脑,长生不老”了。那么印度做瑜珈的,你看,我们有些同学,男的女的,这里好几个,身体都变化了,年龄变年轻了,有病的变没有病了,经常练印度的“YOGA”(瑜珈),做内功这一套,也转变。转变到最后,这个身体的生命变充实了。这种充实才叫做“美”。是真正的内在之美,不是外形的。
    
  
然后呢,“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这就很神妙了。有些学佛修道的,做起功夫来,修养到了,内在外在放出光明来。那么你们读《庄子》,就有句话,你很难懂了——“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千字文》也引用这句话,叫做“虚堂习听”。你坐在一个空的房间里,电灯什么都关了,黑的,修养到高明处,一下亮了,内外光明什么都看见了,叫“虚室生白,吉祥止止”。修养的功夫到了这一步,大吉大利。并不是到家哦,啊,很吉祥了。“止止”,真正的宁定的宁定,真正得了一种宁定的修养。就是孟子在这里讲的,“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
    
  
现在,大家找“认知科学”、“生命科学”,还有个“信息科学”。“信息”最好是什么?有神通!还不要计算机,自己坐在那里,“虚室生白”,什么都知道,能知过去未来。那多好啊,何必买计算机呢?一毛钱也不花。可是你做得到吗?做不到。就是“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
    
  
“大而化之之谓圣”,唉,这就很难讲了。现在,我也讲不出来。也许我讲的出来,没有时间给你讲。这就到了非常伟大的境界了,可以变化通神了。“大而化之之谓圣”,圣人境界。佛家讲罗汉、菩萨;儒家叫“圣贤”;道家叫“神仙”。总而言之,统统叫做“圣”。
    
  
“圣”到什么程度呢?“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叫成仙成佛。
    
  
顺便给你介绍,什么叫“仙佛”呢?道家“神仙”分五种,有“鬼仙”,讲到“鬼”,就讲到生命问题了。“鬼仙”,是最下等的仙。这一辈子啊,学佛学得迷糊,有些神经病的,死了就做“鬼仙”。灵魂啊,没有解脱,灵魂得不到真的自由自在,就变“鬼仙”了。
    
  
再来,“地仙”,第二种,寿命健康,长生,比较长寿,身体非常健康,到“地仙”境界是有几个条件的啊,你不要自己冒充。第一,“身轻如叶”。身体轻得像一片树叶一样,没有这里酸,那里痛啊,这里障碍啊,那里生病啊,都没有了,哈,身轻如叶。“夜睡无梦”,没有睡不着,也可以不睡,既然睡了也不做梦,啊,好。“行疾奔马”,走路之快,可以跟马,马跑起来可以同时追上。啊,有这个程度,不管一百岁两百岁,这个样子叫做“地仙”。
    
  
然后,“人仙”,人中之仙,健康长寿,道德、智能达到一个标准程度,就是孟子讲的“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人中之仙。
    
  
然后再进一步,叫做“天仙”。第五步是“大罗金仙”,就是同佛一样,成佛了。这就解说“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了。孟子讲了这几段,在《尽心篇》里头,这里头他专讲修养的。
    
  
这个“乐正子”的问题是他学生提出来问的,孟子讲到这里,再做个结论答复他。孟子说,你刚才问我“乐正子”这个人,第一步,“可欲之谓善”,喜欢,再研究,再学了。那么,“有诸己之谓信”,在这两步之间,还没有再进一步。其它的呢,还谈不上。也许,不晓得陈峰到底几步啊?还要我们明天碰到孟子的时候,我替你问他一下。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江山无恙又日新

v 文明天地.中国  浙ICP备05021443号 v

天地有心重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