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人文问题》
 

文问题 第二讲

 

时间:二○○六年八月四日

 
 
    内容提要什么才算事业  新自由主义与帝国主义
              新科技中国早就研究了 赚了钱怎么用 孔子与中国之道
              帝五具备的三条件 苏东坡与欧阳修

    
  刚才我随便报告一下,做一个开头序言。等一下,给大家介绍一下中国文化的——尤其是关于你们这个阶段的——一些要点。我们现在转一个话题。
    
  你们在座诸位,都是当今时代顶尖的人物。而且,大家事业都有成就了。哦,讲到事业,我又要岔过来。啊哈,他们老同学们笑我,老师又来了,啊,天马行空,又乱岔了,哈。
    
  你们现在工商业做得好,很发财,或者官做得很大,不是事业,这个是职业。中国文化啊,什么叫做“事业”?出在孔子着的《易经系传》,一句话,叫做:“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一个人活一辈子,做一件事情,对社会、大众做了贡献,对国家民族,对整个的社会,有贡献了。
    
  譬如大禹治水,他为中华民族奠定了农业社会的基础,功在万代,这叫事业。真正的事业的精神在这里。我们普通人,像你们诸位,对不起哦,很发财,都是大老板,而且官也做得好,哎,有财、有官,叫做抬了棺材了。这个是职业,不是事业。
   
  你们在座的诸位,今天都是国内顶尖程度的人。当然,不是全体。我希望大家认识一个时代。我现在的话同上一个钟头的意思,是连带关系,不过又转变了。我认为今天全世界的人类文化,我的认为,在四个东西上面转,都是基于唯物观点来的,唯物哲学观点来的:一个,是达尔文的《进化论》;一个,佛洛德的性心理学;然后呢,在经济上,凯恩斯的经济学——消费刺激生产;第四个,马克思的《资本论》的思想。这四个东西,全世界人类转了一百多年了,空前未有。但是,这四个东西,差不多到头了。
    
  现在整个的人类世界,思想文化没有出路,不只我们中国人,你们要注意。
    
  我常说,你们做工商界,讲经济学的,始终在凯恩斯的“消费刺激生产”范围里转,这是最坏的经济思想的观点。昨天我还跟陈峰两个吵架,呵呵。我说,陈峰啊,你中秋节送来的礼物,月饼只有四个。啊,包装的,嗨哟,比故宫博物院的包装还好!这是现代思想,非常浪费,“消费刺激生产”。你看一次的月饼,中国人过年,这个包装的消费,堆积起来如山!这还得了啊?这不是经济思想。
    
  消费刺激生产,正好人类天天打仗。所以你看,美国到处挑动打仗,一打仗,最大的消费刺激生产了。现在,美国人已经由凯恩斯的经济思想,提倡走最新的经济思想——新自由主义。这个新自由主义你仔细去研究一下,完全站在自己一个国家的立场,拿经济武器统治全世界,变成帝国主义,变成经济军阀,国际军阀,拿钱来控制全世界的人。这是什么文化?我们要深思!
    
  你们诸位老板现在踫到一个什么时代?一九八〇年以后,二十多年到现在,啊,非常的蓬勃。但是当年大陆开放发展的时候,我还在美国。我刚听到大陆一开放发展,哎,我不讲人物做代表,如果讲人物做代表,正是赵紫阳先生那个阶段,我正在美国,一听到这样开放,我就拍桌子:“完了!完了!”哎哟,我希望中国大家男女穿那个蓝的中山装啊,不擦口红,男女都一样,吃的一样,再挺十五年。啊,慢慢地开放。这个一开放发展,我说将来完了!将来各地方是诸侯经济,每个地方的经济成长,我说中央的领导怎么办啊?这是大问题。当时,在我旁边的很多大陆的学者,我都不点名了。我当时对他们讲,嗨哟,我说大陆搞到现在,简直不得了啊,这样搞下去……一位同学,(当年的中央智囊团的人,他很可怜,已经死掉了,满有贡献的)他就告诉我:“老师啊,我们大陆大家搞成这样,不能怪的啦,老师你讲的都对,可是不能怪。”我说:“什么意思啊?”他说四个字,什么字啊?“人穷志短”!我说:“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说了一半。”我说:“不是人穷志短,简直是穷凶极恶啊!”呵呵,他给我一讲啊,两个人笑,他说一点没有错。我说你们赶快回去,把中国的经济怎么振兴,是你们的责任。这样开放发展,我是非常担心未来。这是一。
    
  第二,后来,大家要进入世贸,高兴,现在大家很高兴进入,尤其你们诸位,工商界发展的。我说你们啊,晓得吗?上面是一把刀啊,每个国民头顶上是一把刀啊!你以为是好事情啊?是新的八国联军到了中国了,不是武器,是经济,是商业。尤其现在,美国人的思想,新自由主义方面。
    
  我们做一个中国人,今天你们诸位老板,我常常问,你发财为了什么?一个人的发财,以中国文化来讲,任何一个人的发财,注意一件事,“一家饱暖千家怨”。一个人发财,这个公司发财,有很多的老百姓是怨恨这个公司,至少是“侧目而视之”,眼睛歪着看,格老子他怎么发,这个公司发到那么大啊?我们怎么办?“一家饱暖千家怨”,我们过去读书背来的。所以我们家里出来,读书,不想做官,啊,“半世功名百世愆”。读书出来做官,做了几十年的官,在古人,中国人,我的老祖母吩咐我:“孩子啊,读书可以,千万不要去做官啊!一代做官九代牛啊!”一代做了官,自己都犯的错误要九代作牛来还人家的账啊,所以就叫我千万不要做官。“一家饱暖千家怨,一世功名百世愆”哪!
    
  所以,我们今天在工商界的发展,怎么看清楚这个时代,我先提了这个纲要。如果根据这个讲法呢,可以讲三四十个钟头的。你看,我们现在的发展,我觉得很多是盲目的,非常可怕。这个盲目发展,自己真的要学问。
    
  刚才我提了,这一百多年来,全世界文化,围着那四个思想在转,现在不同,在转变了,正开始萌芽。
    
  我最近常常讲,你晓得美国现在的转化是什么?今天西方文化,欧洲暂时不谈,转到美国来做代表了。当然我们如果傲慢地,盲目地傲慢说,哎,我常常在美国跟他们美国朋友、同学们讲笑话,我说你们啊,美国到现在两百多年,人口那么少。我们有五千年,太古老了。然后我跟美国同学讲,我说,哦,你们那可真是“地广人稀”,农场看了,我说真了不起,值得骄傲!但是,你不要值得骄傲,我说我把中国三亿人口给你,你就完了!呵,他说那真没有办法。啊,美国地广人稀,历史那么短,所以他今天代表西方文化的总帅。
    
  美国最新的科技进步呢,一个是什么?认知科学。正在萌芽,未来的趋势很严重。第二个是生命科学,现在是最顶尖的。像我们后辈的有位同学的孩子,暑假寒假回来的,我常常笑他,我说孩子你倒是中国到西方学认知科学第一人。他跟我摇头——他们(美国人)根本不懂,所以太老师啊,我还是回来听。我说你赶快研究,我给你讲的,你用英文写出来,你将来变成世界上认知科学的祖师爷。
    
  什么叫认知科学?人,怎么有思想?人的思想,究竟脑子来,还是哪里来?这个思想是个什么东西?在过去我们哲学,所谓知识论的范围。过去讲哲学,认知啊,是知识论的范围。现在新的来了,叫认知科学。我就跟他们吹牛,当今之世,你们除了找我以外,你们不懂。呵呵,就是那么跟他们吹牛啊!
    
  人的思想,究竟怎么来?究竟是脑子吗?还不是脑子啊?进一步说,究竟是唯物,唯心?是哪个心?我们所讲的,西方哲学讲的唯心,就是意识思维。这个不足以代表。东方哲学中国跟印度讲的唯心,是本体论的唯心,这个很严重。现在他们刚开始,你们诸位好好地努力,不是迎头赶上,我们固有文化里头有这个东西,而且很多,可惜大家没有发现。
    
  第二个新的科学是什么?生命科学。更是中国的了,东方的了,印度跟中国的专长。我们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拿现在观念来讲,在认知科学是一马当先,生命科学也是一马当头。我们都有,可是我们自己呢?这个教育的体制,这个知识的文化教育,自己一点都不懂,茫然!所以,希望你们赶上。
    
  然后,发了财以后,钱究竟做什么用?我相信你们大概都到中年了,钱越多了,痛苦越大。你们觉得事业很兴旺,嗨,烦恼越来越多。我以前有一个银行家的朋友,康新之,陕西人,抗战的时候,是银行家。他告诉我一个故事,那个时候我还不到三十啊,我们是忘年交。我年青,可是资格很老,我的朋友都比我大三十岁四十岁,忘年之交的朋友太多了。我最年轻,他们都是老辈子,除了梁漱溟是神交没有见过,其它的如马一浮、冯友兰啦,钱穆啊,郭本道啊这一批人,都是朋友,平辈的。讲哲学唯识的熊十力都还是后辈。
    
  当年忘年之交,康新之就告诉我康家上代一个故事。有个人发了财,每天晚上打算盘,自己打,哗啦哗啦,打到夜里。过了三更,差不多一两点钟还没睡觉,他太太在旁边。以前老规矩,老爷没有睡,太太一定陪着在旁边缝针线啊,等着他要茶要水。有一天讲,隔壁墙外面,一个穷人挨着这个高墙啊,搭了一个棚子。两个年轻人做豆腐卖,三四点就要起来,两个年轻人有说有笑有唱歌,一边磨豆腐。那么,这个康家的老前辈啊,两三点钟还没有休息,还在打算盘看账。这个太太就讲话了,哎呀,老爷,早一点休息啦,你看我们还不如墙外面某人两口子,多快乐啊!
    
  老前辈一听,“这样啊!我马上叫他不快乐。”
    
  “噢”,这个太太吓死了,“哎,老爷,你不要害人喔。”
    
  他说,“哎,我就不害人。”就进去到里头拿一块银元宝出来,二三十两。叫太太,你跟我来,跟我来,到墙边上站着。邻居那个茅草棚搭在他家的高墙下面,他把这一块银子“咚”,丢过去了。
    
  银子一丢过去,听到那个茅草棚啊,两夫妻在磨豆腐,“哎呀,什么东西啊?”,一看,“哎哟,元宝来了!发财了!上天赐给我们,怎么办?!两个人不磨豆腐,也不唱歌,也没有声音了。三天以后,一点影子都没有了。
    
  这个康老先生就告诉太太,你看,我叫他们不快乐就叫他们不快乐。
    
  这个故事的意义不用多说了。我想你们也差不多了,呵呵。
    
  但是我感觉,我和陈峰他们讲,我说你们做过生意,还有经济博士,啊,这里很多博士。我说你们的经济学是书本上学来,没有用的,我的经济学是实践,我做过生意,还赚过大钱。做生意还不算数,我还垮过三次,垮得光光的,当衣服吃饭。懂了这个才懂得经济学,才懂得做生意。你光有赚钱的经验,没有垮台的讨饭的经验,你还懂个屁的经济学啊,不行的。
    
  赚钱不难,一块钱最难,用钱比赚钱还难。有些学佛的朋友跟我说,做功德做好事。我说你不要吹了,我现在给你港币十万,你今天晚上给我上香港街上,做一件好事回来,我给你磕头。要做好事噢,你不能到卡拉OK找个女朋友,一下一送十万还不够呢,还要两百万呢。
    
  做好事啊,还要福报,有福气给你碰到这个机会,你才能够做啊!这一块钱花得可以救人命,这才是做好事。至于上庙子去,这里去送个一万,那里送两万,到处烧香磕头,这个骗自己嘛!这个是做什么好事啊?就是做生意嘛!你看拜拜的,喏,老太婆到那个庙子上,三块钱买一捆香,买两个香蕉,菩萨面前拜个半天,“菩萨你要保佑我全家平安、发财,我的儿子大学考取留学,回来要发大财啊!”然后,烧完了香,香蕉还搬回来给自己孩子吃。要求的那么多。这些人上庙子都是做好事?都是做生意!这个不是做好事。真做好事,做不了。
    
  有一次,我在苏州,大家吃饭,许多同学在一起。吃完了后,啊呀,菜太多了。我还是老规矩,好可惜噢!太浪费,你们叫那么多,太浪费,包起走。有个年青同学说,咦,我们街上看见苏州的叫花子好多啊,我们送去。我说今天晚上这一包剩菜你们送掉,我南字不姓姓北了。结果他们不信,到街上一个叫花子没有。我说这些都是职业叫花子哎,他们早早去休息了,已经发了财去休息了,他还跟你要你的剩菜剩饭?结果真送不掉。然后他们走了一个转弯地方,有三个人在睡觉,一条屋檐口一条被子,三个人在睡觉。喔!这个同学高兴了,总算找到了。我说,人家睡了,不要去叫醒他,他们不要的啦。结果,这一位女同学不相信,去叫醒他,有一个起来拿了,“谢谢”,又躺下去。我说,你走了以后,他还骂你“笨蛋”,这些人不是讨饭的,他外地来打工的,你看他起来,被子拉开,西装一身,他一边“谢谢”,一边心里想,你把我当穷人看!他不骂你才怪了。
    
  所以讲,做生意赚钱做好事,真难。
    
  那么,今天碰到我们这个时代了,你们做生意发展,商场,一个国际经济群落的观念,你要闹清楚,有各种办法,各种手段。
    
  譬如,我最近听到好几个人,美国很多各式各样的公司到上海到中国兼并、收购很多的公司。我们都高兴啊,你看外国人来投资啊。但是,你仔细冷静一想,这个后面是什么主意?什么思想?这些都是很多的问题,我希望大家提起注意一点。
    
  我转回来,告诉大家,中国文化儒释道三家,同你们工商业发展都有关系的。
    
  我希望大家看一部美国人、一个老的汉学家的著作,他的中文名字叫顾立雅,写了一本《孔子与中国之道》。现在新的儒学家,美国也很多,中国也很多,都没有搞清楚。这一本书是美国一位老教授写的,最早的汉学家写的。所谓汉学,就是中国学。这个汉学名词是用错了,不过我们用了习惯了。他这本书我看了,我一个朋友王正义翻译的。这个老朋友是冯友兰的同学,现在还活着。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变成英文,是他翻的,有一段佛教方面的搞不清楚,后来来问我,我告诉他什么意思。这个老朋友翻了这部 书,他非常佩服。
    
  国文化没有儒释道三家的分别,至少没有儒家道家的分别。儒家道家诸子百家综合起来是个“道”,不是道家、道士、道教那个“道”。中国文化就是一个“道”。
    
  什么是“道”?西方人现在正开始认知,叫做“认知科学”、“生命科学”。中国文化的“道”以这个为中心。
    
  那么,诸位翻开手边那个《参考资料》,第一章那个《大禹谟》,《书经》(《尚书》)上拿下来的。什么叫“大禹谟”?这个“谟”是什么?也可以说是国家的文告,中央政府的文告,这个“谟”字也代表谋略,现在叫“战略”。现在人叫“战略”,不对的啊。军事上叫“战略”;政治上不能叫“战略”,叫做“政略”。其它的,叫“策略”。
    
  《大禹谟》这一篇文章,从《尚书》上拿下来。《尚书》在四书五经里叫《书经》。《书经》是什么?孔子编纂的,最上古的中国文化历史文献的文章。尤其是皇帝与这些大臣们重要记录的古文简单记载。这些书你说是中国的古书吗?大家因为没有研究汉学,“四书五经”在满清末年,光绪到宣统的这个阶段,英文的翻译都有了,可是大家没有找到,大家也不理会。翻译的好不好?比现代人还翻译的厉害,“四书五经”他们都翻完了。
    
  现在,韩国人的观念是看不起中国人,说你没有文化,所谓儒家的文化、道家的文化在我们韩国啊。
    
  我也常常问人,你们搞了半天,叫人家“韩国”,原来是“高丽”、“新罗”、“百济”三个国家,所以韩国有部书叫《三国志》,不是中国的《三国志》喔。“高丽”、“新罗”、“百济”现在总起来叫“韩国”。我跟陈峰也谈过,他都记录过。我说我来考问你,你到处吹牛,什么叫“韩国”,为什么叫“大韩民国”?明明是高丽等等,这个“韩”字哪里来?
    
  就是由春秋战国时的“韩国”来,韩国人总来源分三种,叫“辰韩”、“马韩”、“弁韩”。从陕西、山西去的,韩国人。还有些呢,湖北人湖南人去的,开国的。所以叫做“三韩”。秦始皇时代,徐福带一千童男童女到了日本。韩国人,陈峰的老乡,这一批不愿意秦始皇的统治,带一批人到朝鲜半岛开发。所以,后来综合来叫“大韩”。
    
  韩国人现在看不起我们。他们说,你们“易经”的文化,起自周朝,也亡了,就剩我们了。所以他的国旗是易经八卦的乾坤坎离四卦。韩国人穿的衣服,是明朝的衣服。韩国人在中国满清三百年来,没有改变他的文化,跟满清讲好的,我可以归顺你,可是衣服上我崇拜明朝,还是保持中国文化的传统。
    
  我们现在文化大革命以后,文字改革了,古书也看不懂了。他(韩国)一看,越来越看不起(我们)了。实际上,就是孙子打老子。没有办法,我们做老子的啊,没有本事。孙子长大了。
    
  这是讲到《书经》岔过来,说了那么多。《书经》上面这一篇《大禹谟》讲什么?我们讲三代的禅让,尧传位给舜,舜传给大禹,是真正中国的民主选出来的帝王。所以,在我们历史上三代叫做“禅让”,民选的,地方推选,民选让位的。不是哪一姓下来的。
    
  尧传位给舜时,尧是一百岁。舜传位给禹时,也九十几了。这个时候传位,不是随便传哦。大禹在舜下面做事,几年当中,把全国的长江黄河水利治好了,然后传位给他。等于现在做总理做了好多年,一切试过了。然后,舜秘密地征求地方首长的意见:你们讲,我要死了,退位了,未来的领袖谁来做?大家秘密推举都是大禹。所以呢,就传位给大禹。
    
  那么,舜传位时,具备作帝王的几个条件的。陈峰常常拿来乱讲,我说,陈峰,你不要乱讲,那个是帝王学啊!做领袖是什么条件啊?三个条件:“作之君”,做他的领袖。“作之亲”,变成父母;“作之师”,就是师长。
    
  《大禹谟》就是表现舜传位给大禹的时候,把这三个条件集中在一起表现的一个记载。好象在看一个电影的画面,非常好看!
    
  譬如说这个“俞”(等于“吁”)字,是干什么?是两个人在对话,表示“唉,不对噢”,是这个意思。啊,我们大家现在不懂古文了,“俞”,这个什么意思啊?你完全不懂文字了。
    
  那么,大禹给他讲了以后,除了道德以外,最高还是司法,法治。道德礼让——政治。政治以外,是法治。所以叫“大禹谟”。这个大臣叫皋陶,什么人?就是舜禹时的大臣,司法部长、司法专家,中国讲法治的哲学啊,最高哲学出在这里。
    
  中间有两句话:“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什么意思?大禹吩咐管司法的皋陶,尽量重罪轻判,尽量的想办法,要研究清楚,不要随便轻易判人家罪。“功疑惟重”,这个人有成绩,做官做事有功劳的,你给他奖金啊,宁可加倍不要少。这是古代政治道德。所以中国后来的司法,最高的思想,这八个字是不能离开的。现在司法立法怎么样,我不知道。在古代,就出在《尚书》这里。
    
  这里头还有个故事,有个笑话。苏东坡,去考功名的时候,听到主考官谁啊?欧阳修。欧阳修有两句诗,欧阳修的名气非常大,“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你看欧阳修气派很大,没有做过总理没有做过宰相,也差不多了,但是学问是非常有名。他说,世界上中国的书啊,很谦虚讲,也许我还没有读过的。换句话,这句诗你看他很谦虚啊,很吹牛,中国的书我都读完了。不过是吹牛一点。
    
  “书有未曾经我读”,也许还有一本书没有经过我读过的。但是讲自己道德,做人的修养,一辈子没有对不起人的事,“事无不可对人言”,吹这个牛。他真的也是这样一个修养。
    
  苏东坡来考试了,晓得这位老师啊,主考官很难办,学问太好,天下书读遍了。所以,你看有一本书,叫《古文观止》,你选选看,有苏东坡当年考试的一篇文章,叫《刑赏忠厚之至论》,是欧阳修出的一个实用的题目。那个时候不是八股文噢,唐宋的时候考试是考策论文,不是现在博士论文,考你做学问,万一出来做官做事,真要做出来一番道理的,这个叫“策论”,“策”就是一个计画,你对国家政治某一点看到,写一个计画,这个叫“策论”。
    
  所以,欧阳修出一个策论的题目“刑赏忠厚之至论”,就是根据《大禹谟》这两句话来出的。苏东坡很年轻,就写了几句文章,这个文章我还背来,小的时候读的。他的原文中间的要点“当尧之时”,他说在尧那个时代,我们上古的那个好的领导,国家的这个皇帝,“将杀人”,刚刚只有七个字,我们现在写论文啊,是公元以前多少多少,多少年,啊,什么什么,就一大堆狗屁文章出来了。“当尧之时,将杀人”,有个人犯了重罪,非杀不可了。
皋陶曰:“杀之,三”,司法部长坚持非杀不可,三次。“尧曰”,他说皇帝讲,“宥之,三”,皇帝讲了三次,“算了吧,不要杀头了,不要死刑了,给他无期徒刑”。就是说,上古的那个民主时代啊,皇上的司法部长好象做生意讨价还价一样,一个从厚道上看,尽量是不要死罪了,给他教训,无期徒刑也好。这个司法部长说,不行啊,国家有法,你的意思固然很宽厚,非杀不可。
    
  苏东坡写了这几句,意思根据《大禹谟》这个思想来。那个时候考试卷是密封的噢,试卷这一角封掉的,谁也不能打开,打开是杀头的。
    
  欧阳修一看,这篇文章写得好,思想也好,哎呦,现在年轻人!大概是我的学生,才做得了这个文章。本来要给他状元,第一名。因为欧阳修认为今天的青年不可能有这样了不起,一定是我那个学生,为了避嫌疑,把他变成第二名。总算考取了。
    
  苏东坡考取了,这叫“拜门为师”了。这种老师呢,不是读书的老师。功名考取了,清朝讲,拜座师、房师,拜那个看考试文章的人,来拜师了,这个叫上门拜师。欧阳修一看,不是我那个学生!四川人,叫苏轼(苏东坡),唷,奇怪了!一谈,就快要走了,(苏东坡讲)老师啊,告辞了。(欧阳修说)哎,你慢一点,我问你,你写的文章,“当尧之时,皋陶为士,将杀人。尧曰:宥之,三。皋陶曰:杀之,三。”出在哪一本书上啊?他实在没有看到过啊。苏东坡说:老师,对不起,四个字,学生啊,“想之当然”。我假想的啦。欧阳修怔了一下。这个欧阳修又好笑,又佩服,这个年轻人胆子真大。他(苏东坡)说我假想的,假想也没有错啊,根据这个道理来。
    
  以前,我们年青人跟老辈子谈话,有些调皮的话。老辈子问我,就引用苏东坡这四个字,哎,老前辈,你不要生气,我“想之当然”。使大家就一笑了。
    
  我们看到当年所谓中国讲民主的那个朝代,“汝惟不矜,天下莫与汝争能。汝惟不伐,天下莫与汝争功。”舜就吩咐大禹,大禹这个时候由总理提到国家最高的首长了。他告诉他,你不要骄傲。只要你不骄傲,永远大家佩服你。
    
  重点,中国文化的重点,也是生命科学、认知科学的中心,十六个字——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这是中国文化的中心。你们讲儒家也好,什么也好,就是这里开始的。所以孔孟思想、老庄思想统统从上古这里开始来了。
    
  “人心惟危”,人的心理、人的思想最可怕了,后天人心是很可怕的。
    
  “道心惟微”,所谓中国文化的最高精神是“道”,儒释道三家的所代表最后的是成佛是得“道”,道家成仙也是得“道”,这个道是什么“道”?是个大研究问题。这是中国文化这个“道”。道心是精微的不得了啊。
    
  “惟精惟一”,他的方法是“精”跟“一”两个字。
    
  “允执厥中”,做起来实行中庸之道。
    
  他们(同学)又叫我到时间了,下课了。好象诸位大家肚子都饿了,先吃饭,我们晚上……噢,这样一来,晚上这两个钟头,我想讲的话也来不及了,随便讲的。好,先休息。唉,不要拍掌,拍掌没有用。晚上多吃碗饭,不要拍掌,拍掌花力气的。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江山无恙又日新

v 文明天地.中国  浙ICP备05021443号 v

天地有心重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