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人文问题》
 

人文问题 第四讲

 

时间:二○○五年九月廿八日

 
 
    内容提要朱元璋反对孟子  你会反省吗  你有忧患意识吗
              
男女爱情不是爱  多欲的武帝  谁能做到离情弃欲
      
    诸位,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乱七八糟,东拉西扯,只好东拉西扯。我要想告诉大家的,太多了,一时还来不及。

    

  我小的时候,读这个书的时候,十岁。那都要背的。怎么读法,等一下我请一位老同学示范。我们老师告诉我,孩子,把这个书读好,要想写好文章,两个东西,把《孟子》读好,《庄子》读好,写文章就漂亮了。我那位老师是前清的一个举人。后来我有个老师是前清最末的一个探花,我写了一篇文章给他看。我说,老师啊,我的文章如果再早个几十年,我考进士考不考得取啊?他看了,不好意思讲,一边拿红笔出来,“凭你这个文章,进士没有问题”。我心里头一点都看不起,我说,噢,进士就是那么简单啊,呵。所以《孟子》要朗声念诵。

    

  再说一个故事,朱元璋做了皇帝以后的故事。孔子是圣人,孟子叫亚圣,就是副圣人。朱元璋很不服气,朱元璋啊不读书的,唉,可是他做了皇帝以后,很会读书,更喜欢做对子。

    

  中国文化唐诗宋词,到了明清以来写对子。过年过节大家门口贴副对子,朱元璋提倡的。他喜欢微服私访,做了皇帝以后,偷偷穿了老百姓平常的衣服,出去看人家过年有没有贴门对。因为皇帝嘛,做了皇帝提倡过年大家贴门对。结果看了半天,有一家没有贴。他就过去了,人家不晓得他是皇帝,他就问:

    

  “咦,你们怎么没有贴门对啊?”

    

  “唉,我们家里又没有读书人,又不会写字,贴什么门对啊?”

  “唉,你们家里干什么的?”

    

  “阉猪的。”(公猪啊,把那个睾丸给它拿掉,变成太监,不会生了,呵,阉猪的。)

    

  “噢,”朱元璋说,“好,我送你一副门对”。怎么写啊,“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呵呵。(众笑)朱元璋写的阉猪的对联,“两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把公猪的两个睾丸拿掉了,就不会生孩子了嘛。哈哈,这是朱元璋。

    

  还有一家,挑担子理发的,很穷啊。现在内地还看得到。我们小的时候理发,理发的都是挑担来的,烧一桶水,坐在街上理发的。他要贴一个对子,他说我又不会作。朱元璋就给他写:“毫末生意,顶上功夫”。你看他讲的好吧。毫末上一点生意,头顶上的功夫嘛。这是顺便讲一下朱元璋有趣的故事。

    

  他做了皇帝以后,非常反对孟子,下命令把孔庙里头孟子的牌位拿掉,除了孔子以外,他哪里够得上做圣人啊,拿掉了!所以,朱元璋上台做皇帝有个好几年,圣庙里头没有孟子了。

    

  到了皇帝这个位子,他喜欢读书了。有一天晚上,再拿《孟子》读,噢,读到这一段,“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他读了,一拍桌子,“嘿!孟子真是圣人,我对不起他,赶快!恢复!”。(把孟子变圣人了)因为这一段,好象讲到他一辈子的痛苦都在这里。

    

  那么,我这样念出来没有意思,我也不照我们那个地方,小的时候朗诵的口音,我还是请那个张教授念给你们听。他读过背过这些书,他是湘潭人,毛主席的小老乡,他少时读书会朗诵的。

    

  张尚德:

    

  我很羡慕各位,怎么说呢?你们都是做大生意的、做大官的。我的老师啊,离开台湾的时候,告诉我两句话,说你千万不要做官。要我不要做官。再一个,不要让我搞钱,他觉得我性格“孤”(孤独的孤)、“寒”(寒冷的寒)、“贫”(贫苦的贫)、“露”(OPEN),就说我“孤、寒、贫、漏”,就是要我读书,读“唯识”。所以,我老师离开台湾以后,我就在那个山里面读了十多年的“唯识”。现在一身的病,也念不出来。但是老师的命令,我很怕老师,他们都知道的,这些像李董事长他们都知道,还有这个老和尚都知道,我真的非常怕老师,老师让我念哪,我不得不念。我是湖南湘潭人,像毛泽东那个啊,“现在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那个音调,OK,好,对不起,念得不好,请各位原谅。OK,好,我现在开始。

    

  南师:

    

  我就请张教授念,我们小时候读书都是这样朗诵的。所以,就叫读书。唉,对不起啊,我再补充一下。古人有副对子: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我请张教授这样念书,念得我心里气,我念得没有他好听,呵呵,有些同学喜欢他那个念法。也许他越老越返老还童,越有趣。再说嘛,那个毛老哥的老乡,毛主席的同乡,跟他口音一样。他读这一段,刚才读到这几句,他读不下去了,我知道他的感想,啊。

    

  我们就解释一下,上面不谈了,就从这一段。朱元璋读到这一段,大家要注意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上天生你要成就你的话,“必先苦其心志”啊,要磨练你。

    

  世界上人喜欢到教堂、到庙子求菩萨保佑。中国文化不谈这一套,儒家叫“自助天助”。自己先求福报,做好人做好事,上天才保佑你。不是求菩萨他就会保佑你。“自助天助”,所以叫“自求多福”。

    

  他说,一个人要想上天将大任给你的话,必先“苦其心志”,你注意这句话,“苦其心志”,很痛苦。自己所有想法,年青都做不到,这些我们有很多遭遇。所以刚才张教授念到这些书,他也很有感慨,念不下去了,是这样,他年青也很多“苦其心志”。呵,我这两天常常讲他,年青“苦其心志”,他年青的进候,打过游击,跟贺龙两个一起,那还很小的时候。到贺龙部队打游击,后来又到台湾念书,啊哈,自己都没有钱吃饭啊,自己要站起来。白天上课,大学里上课,中午没有饭吃,跑到田里挖人家的红薯来吃啊。就是那么惨。来见我的时候,我现在还经常说他一个典故,笑话。我一看他来见我,很傲气凌人,目中无人的样子,就一双皮鞋很烂。我以为他故意表示有学问,看不起人。“哎”,我说,“尚德,你这双皮鞋该换一换了”。

    

  他说,“哎,你不知道,老师,我这个皮鞋呀,是名牌哎”。

    

  我说,“什么牌子啊?”

    

  “叫‘四知’牌。”

    

  “四知?”,我说,“哪里有个四知牌皮鞋?”

    

  “唉”,他说,“天不知地知,你不知我知”。

    

  哦!原来没有底的。啊哈,皮鞋穿得没有底了,面子还有,苦到这个程度。当然,这是苦的一种了。其它的他说的苦很多。

    

  他说,一个人,上天磨练一个人,“苦其心志”,这一句话,不要随便读下去。不过你们创业开始,文化大革命开始,“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下乡去啊,打工啊,什么劳苦都做过。“饿其体肤”,没有饭吃。

    

  朱元璋就是两夫妻到了后来,只好去当兵,后来当了皇帝。开始屋里头没有饭吃啊。朱元璋后来做了皇帝,还有段历史的记载,正史上不写。他的太太马皇后马大脚啊,两个人在宫廷里讲笑话。一下高兴,他就起来拍太太的大腿,“哎呀,想不到当年我们两个没有饭吃,出来当兵讨饭,哪里晓得做了皇帝!”。

    

  马皇后这个人是千古以来最好的皇后,很有修养的。朱元璋一拍大腿就出去了。旁边有两个太监。马皇后就说,“马上他要回来啊,皇上要回来,你们赶快,一个装哑巴,一个装聋子,不然你们没有命了”。

    

  两个太监一听啊,皇后这样吩咐,就懂了。

    

  等一下朱元璋回来了,很生气,他想刚才跟老婆俩讲的话,还随便拍一下大腿,给两个太监看见了,没有威仪,没有威风了。回来就瞪起眼睛,要杀人。问两个太监,“我刚才跟皇后讲的话你们听到吗?!”

    

  两个太监都不说话。马皇后讲了,“皇上你去吧,去吧,没有事,这个是哑巴,这个是聋子,跟在旁边一辈子听不到的,你管他们去干什么,你赶快去办公去吧”。这样两条命就救下来了。

    

  刚才讲这个故事啊,就是讲到这里想到的。

    

  “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这四个字怎么讲?身体搞得没有精神,没有力气,没有营养,没有饭吃,受这种苦。

    

  最严重的,“行拂乱其所为”,你所理想要做什么,都达不到。每件事情都做不到,会先倒霉到这种程度。为什么上天会那么折磨你,你的命运为什么那么苦呢?这就是上天成全你,教育你。教育你干什么?“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四个字——动心忍性,你心里所想的达不到目的,做什么,任何一件事不成功,在这个时候动心忍性,能够忍得下来,平得下来,这是修养的真功夫了。就是四个字——“动心忍性”。因此“曾益其所不能”,有这种磨练修养的开始,然后你在这个最痛苦的磨练当中,就能成就了大事,做一件大事业。“增益其所不能”,有些不懂的,在痛苦中磨练得出来。

    

  下面,孟子在这篇里提到,“人之有德慧术知者,恒存乎疢疾。”,一个人学问的成功也好,事业的成功也好,做生意成功也好,必须要带一点病态,必须带一点不如意,总有一些缺陷,才能够促使他努力。

    

  所以,朱元璋读到这里啊,拍桌子了,“哈!真是圣人”。他一辈子遭遇是这样。

    

  然后,这一段,“人恒过,然后能改。”不只是讲做人哦,一个公司也好,一个社会也好,一个国家也好,一件事业也好,不经过这样挫折,你做领导的成功不算成功的。孟子的结论,“人恒过,然后能改”七个字,人经常犯错,犯了过错,肯反省,检讨自己,然后能改。没有给你痛苦的打击过错,你不会反省,不会改过的。

    

  所以,人不怕犯错误,做了错误没有关系,大丈夫挺身而出,改过来,然后能够“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心里头很受痛苦压迫,“衡于虑”,然后才晓得冷静的衡量,考虑。“而后作”,再起来,能够做伟大的事业,做一个人。

    

  “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一个人,他事业的成功,不是那么简单的。看外面的环境、颜色,看各种情形、景象,观察了这个环境,在各人讲,自己受了打击以后,还要修养很好,脸色不倒霉。我常常跟同学讲,我说一个老前辈告诉我,他说,“有力长头发”,这个年青人啊,生命力旺盛,头发容易长。“无力长指甲”,营养不够了,指甲容易长。所以那个老前辈告诉我,倒霉的时候啊,少睡觉、勤理发、勤剪指甲。倒霉了就没有事情做,就这样睡觉。头发、指甲弄得长长的,更倒霉。就是“征于色,发于声”。然后啊,“喻”,懂得了。看了别人的现象,看了外界的环境,自己反省自己,懂得了。

    

  因此,一个国家,一个团体,一个公司也好,一个家庭也好,“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国家,“无法家”,法律不上轨道,法治不上轨道。“拂士”是什么?没有人给你讲难听批评你的话,对抗你的话。一个领导人,没有一个人给你讲不同的意见的话,你听不进了,就危险了。这个叫“拂士”。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家庭,没有“法家”不行的。“法家”除了懂得司法以外,另外一个法家是什么?诸葛亮是刘备的法家,给他出主意的,有方法的。所以,也叫“法家”。

    

  我们有会写字的人,譬如写给朋友,某某法家正字,就是这两个字。意思是,你的字比我写得好,请你纠正我。这个“法家”呢,不是司法的法了。

    

  “法家”就是这个意思,指内行人,善于用智能。

    

  一个国家,一个人,“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出来,没有给人挡在前面,是危险的。我们中国开放到今天,现在目前有一个不是敌人,又好象是敌人,可能还真的是敌人,有一个——美国佬摆在那里,我们自己要警觉了。“出则无敌国外患者”,这个国家很危险。换句话,你公司生意做得很好,非常骄傲非常得意,年年赚钱,事事如意,没有打击,你完蛋了,这就开始了。

    

  然后,讲两个原则,个人也好,一个社会也好,一个团体也好,一个国家也好,是“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啊。

    

  所以,叫你有“忧患意识”,一个人要活着,想创业成功,在痛苦中会成长。得意了,就死亡了。“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这是孟子的话。

    

  这一段,我们补充刚才上一个钟头讲到身心修养做功夫的。刚才退下去休息的时候,一位同学提出来,她说有一段很重要,希望说明一下,我说好。

    

  你说孟子的书,传统的叫“圣经”。可是中国人很可怜。你看外国人啊,每个旅馆,观光旅馆抽屉里头,五星级的饭店,你打开抽屉,很好的一部,有个《圣经》放在那里,给你看的。我说中国人早应该提倡每个旅馆放部白话的“四书五经”给你看看,可是中国人不看的,很可怜,书现在不读了。

    

  好了,现在,还有同学叫我多讲讲……,说哪一段啊?

    

  (同学答:……)

    

  噢,这个涉及大政治原则了,这个不讲了,慢慢再讨论吧。

    

  再说刚才那一段,补充说一下。孟子曰:“人之有德慧术知者,恒存乎疢疾。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这个就补充刚才所讲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孟子说,一个人、任何一个人四个方面,道德的成就;智能的开发(一般人有智能都没有去开发它);“术”,什么叫“术”呢?方法、技术、技能,科学的知识啊,譬如管理学,现在大家喜欢讲管理学,还喜欢玩计算机,这些都是“术”; “知”,哲学方面,最高的智能。

    

  一个人这四方面,任何一方面的成就呢,“恒存乎疢疾”,他说,这个人啊要在生命上有点缺陷的人,或者体力不够喜欢读书的。我们常常说,在学校里看到,办一个学校,很多学生,一看,“哎,你不要好好读书了,你给我加入运动队吧”,身体很好的,做运动员去,他读书一定不喜欢,培养他向这一面走。如果这个人内向,很宁静的,可以读书做学问,一定有一点心病,才可以。禅宗的祖师——百丈也讲,修道的人要带一种病的,身体太健康了,他不晓得向好的方面走。所以孟子也讲到“人之有德慧术知者,恒存乎疢疾”。内心,有一种心病。

    

  所以他说,世界上人,“孤臣孽子”,“孤臣”,就是踢开来的,呵呵。刚才我讲,张教授念到那个书就有点心里不舒服,啊哈,他也是“孤臣孽子”之一。所以,自己出来,碰到社会国家的变动,一切的环境,有时候变了。譬如我们碰到抗战的时候,当我们在中国已经一半给日本人占住了,家也不能回,一拖拖八年。老实讲,我们最后的决定啊,万一真的给日本人亡掉了,我们怎么办?决不做亡国奴!做什么?“孤臣孽子”。走了!准备怎么走?从重庆到四川、到西藏,从西藏逃印度,从印度出来走流亡的抗战路线,永远不回国内了。呵,这样就变成“孤臣孽子”了。

    

  他说,一个“孤臣孽子”啊,“其操心也危”,随时随地,生活艰难,环境不对,操心危险的。“其虑患也深”,他思考问题就深了,“故达”,所以能够通达一切学问。

    

  我们现在要讲的比较多,可是时间不多了,我想先停止到这里,我还是希望大家……。

    

  (张尚德教授提出,请南师讲“养心莫善于寡欲……”一段)

  孟子曰:“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

    

  这个问题很简单,最好你来替我讲一讲。不过,呵,……他要我讲。

    

  这个寡欲的问题,是个严重的问题。刚才我们白天的时候提到,一切宗教总是禁欲的,我们提到“性”跟“情”两个问题。我常常跟年青同学们讲,讲爱情哲学,啊,我先说个笑话吧:

    

  我在大学里头也同张教授一样,有时候担任讲哲学的课程。有一次,在辅仁大学讲,一位女同学送上一个条子提一个问题,“老师啊,请你不要讲人生哲学,讲爱情哲学吧”。我把这一个条子一看,就放在旁边。我说,下课再讲。后来下课我又忘记了。第二堂上课,这位女同学,呵,很厉害,死活不行,再提出来。

    

  “噢”,我说,“有位同学问我讲爱情问题,到现在我不晓得什么叫爱情。什么叫爱情?据我了解呀,就是人最高的自私的境界。任何的爱情就是‘我’爱你,因为有‘我’,‘我’不爱你就不爱你,所有都是为了‘我’,不是为了爱。”

    

  当年在大学里讲,现在我跟年青的人讲爱,我说你们懂爱吗?我看没有什么爱。爱情,男女关系,不管你偷情也好,做爱也好,怎么也好,我常常发现一个人,夫妻一辈子,生的儿女呢一大堆,我发现他们没有爱情哎。

    

  即使懂了爱,也没有情。那么所有人是干什么?一个“欲”,男女“欲”,什么叫“欲”?一点荷尔蒙在作怪,内分泌。等到内分泌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譬如说,有一句成语,两个男女啊,感情不好了,叫“同床异梦”,我说,乱扯!这是很好的哲学的话嘛,不管他爱情好不好,哪个人睡一床做同样的梦啊?不可能的嘛!同床一定异梦嘛!同床做一个梦,那是两个神经病刚好在一起了。没有这个事的!

    

  那么,由此讲到这个“寡欲”。我常常告诉年青人,“情、爱、欲”,三个层次。一般人青年时的,都是“欲”,都是一点,拿儒家的观点,都是“气质之性”,身体情形的变化,荷尔蒙的变化,内分泌的变化,完全是“欲”。

    

  所谓“我爱你不爱你”是听肉体上荷尔蒙的这点指挥,这个完全属于“欲”。“欲”是彼此的发泄,没有什么懂得爱。

    

  “爱”,就真不容易了。“爱”跟“欲”就不一样了,那是“真爱”。当然你们在那里喜欢养小狗的,嗨哟,几万块钱买一条小狗,抱着又亲又吻。那个算不定还有一点点爱。那么这个爱很自私的噢,格老子愿意喜欢这条狗,我不喜欢还是把它炖去吃了。还是为我,呵。这个是爱。

    

  “情”,这个就难了,那就很高了。“情”是已经离开了“欲”,离开了“爱”,再谈“情”。

    

  孔子讲,人生三个步骤,少年人“戒之在色”,男女关系。有贼心,有贼胆,那个贼又不听话,只好去乱搞了。啊哈,少年“戒之在色”。

    

  中年是“戒之在斗”,“斗争”。像你们诸位大老板一样,赚了一千万还要三千万,赚了三千万还要一亿,一路向上面“斗争”上去,爬上去。彼此还要斗争的,中年是“戒之在斗”。

  晚年呢,最可怕了,“戒之在得”。最老了最抓得紧。所以,蒋介石老了也不肯放手,毛泽东老了也不肯放手,越搞越坏,越老越抓得紧。老年是“戒之在得”。要放手,不肯放,啊。

  所以“欲”呢,是少年的事。这是讲狭义的啊,我刚才讲这个“欲”是狭义的。以现在你们讲的话是“微观”,不是“宏观”的。

    

  宏观的“欲”就大了。譬如诸位老板,赚了一百亿还想到一千亿。我们有个朋友就想赚一千亿,如果他赚了一千亿,还想二千亿。“欲”是越来越大。所以,中国文化《礼记》上有几句话:“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啊。

    

  所以人家问我,本来我们的科学很发达?为什么到了魏晋的时代,把科学停止,不准发展呢?我说,那个时候他们的思想是对的。中国文化道家的思想,认为物质文明越发达,人类的欲望越提高,就不可收拾了。物质文明发展到越高,人类的欲望跟着越提高,越乱。所以啊,中国避开了这个了。

    

  到现在来说,是古人的“错”。古人没有错啊,哈,现在还正在讨论这个问题。我常常说,科学的发明,物质文明的发展,给人类带来了很多的方便,但是没有给人类带来幸福,更多的带来很多的痛苦!

    

  所以刚才张教授提出来“养心莫善于寡欲”。天主教、佛教等等宗教是禁欲的。儒家同伊斯兰教是主张“寡欲”的,减少,尽量减少,省吃俭用一点,叫做寡欲。完全禁欲做不到,普通人只好来个“寡欲”。

    

  孟子说一个人“寡欲”,就是广义的噢,宏观的讲“寡欲”,是少,把欲望啊,清净一点,少一点,节省一点用,啊,那就对了。那他这个人已经有相当的修养与道德。

    

  孟子说能够做到“寡欲”的人,“虽有不存焉者”,虽然还没有达到很高的程度,那个“大而化之”的包容的境界,但是已经很好了。下面这个“寡矣”呢,就是他的欲望已经很少了。

    

  “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一个多欲的人,想走到道德的境界,他说也不可能,也很少。这里有个历史的证明:秦始皇做了皇帝以后,想修道,想长生不老,做神仙。你们最近看了一个戏——《汉武大帝》。汉武帝做了皇帝以后,也想求神仙。好,这个皇帝求神仙,也等于陈峰一样,一边拿念佛珠,做事业,一边可以骂人,一样,呵呵。他没有错,但是难做到。

    

  汉武帝旁边有个大臣,叫汲黯,这个人讲话大舌头。汉武帝旁边有两个人,汉武帝最怕的一个是汲黯;最喜欢的是东方朔,滑稽,给他讲笑话。他经常发脾气,犯错误的时候啊,东方朔给他讲两句笑话,他就算了。汲黯可不同了,万事跟他直面地讲,所以他批评汉武帝怎么批评呢?他说,“陛下内多欲而外施仁义”,他说,你呀,下面内在什么都要,又想权力,又作皇帝,又要女人,什么都要,又要扩充境地,又要独霸天下,外面又要广施仁义,“柰何欲效唐虞之治乎!”想效法尧舜之治,做得到吗?不可能的。他说,你是矛盾的。

    

  别人讲汉武帝这种话,当面批评,不杀你的头才怪!汲黯讲了他,他虽然气,当面却一声不响。你看《汉武大帝》这个道理没有演出来。汉武帝对任何臣子,你看卫青啊,霍去病啊,这些大功臣打天下,来见他的时候,汉武帝有时候在厕所里头就叫他进来报告,自己还坐在马桶上。你看多不礼貌啊。唯有一个人,下面太监一讲,汲黯来看你了。呦!等一等!叫他不要进来!马上穿上礼服,帽子戴好再见他。

    

  当然,后来汲黯有一件事情犯错了,汉武帝有一度还是把他冷了,下放了。可是到汲黯晚年的时候,江西出了问题,汉武帝还是找他。汲黯来了,说,皇上,你还找我干什么?我现在也老了,又病了,你不要再找我办事。

    

  汉武帝说,我非找你不可。他说,为什么?汉武帝说,江西出问题了。

    

  汲黯说,哎呀,你不要找我,我老了,我跟你两个意见又相反,你找我干什么?

    

  汉武帝说,拜托你,你尽管老了,我弄张床给你,你躺在床上去看江西好不好?(叫他躺着来管政治,呵!)

    

  汲黯没办法,最后到了江西,临老死在江西了。叫“卧而治之”。不要叫你起来办公了,只要你的声望在江西,汉武帝说就行了。到这个程度。

    

  我们听过一句话:“期期以为不可”,《汉书》上的,汲黯讲的话。后来我们写文章,都照写,不懂,什么意思?

    

  汉武帝不是废太子吗?跟太子闹翻了,听人家挑拨,把儿子逼的死了嘛,这一段是汉武帝最伤心的事。汉武帝要换太子,什么人都不敢讲话,只有叫汲黯来。不过汉武帝也想听听汲黯的意见。汲黯一来,在汉武帝前面,汉武帝问他,我要把太子废掉!

    

  哗!他急得一头大汗,就跪下来,“臣期、期、期……以为不可!”他大舌头,大舌头一急起来,说不出话来,“期、期、期、期……不可”,就这么一个故事。所以,“期期以为不可”就是描写当时的声音,大舌头说不出来,急得啊,脸都红了。所以叫你们读古书呢,不读搞不明白。

    

  刚才所提到,“法家拂士”,这一段也是补充“法家拂士”的道理。也就是他讲“寡欲”这个问题。

    

  所以,修养,“寡欲”已经很难了,完全做到了四个字:佛家道家到了最高境界——离情弃欲,就是到了佛与神仙的境界了。这不是硬性的断绝。

    

  什么叫“离情弃欲”呢?就是孟子刚才所讲的“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叫做“离情弃欲”了,是这个问题。

    

  因为他(同学)在前面用灯光已经催我好几次了,到时间了,他们不让我讲了。我只好听命他们在那里“期期以为不可”,啊,呵呵。

    

  好吧,对不起,对不起诸位啊,没有留时间给你们讨论,这个时间太短暂了,下一次有机会我们再谈啊。

    

    (全文完)


 

 

 

 

上一篇  回目录

 


江山无恙又日新

v 文明天地.中国  浙ICP备05021443号 v

天地有心重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