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十六盘附一

  南禅七日文本——16附一
   (从内容看本篇应是接15附一之后)
所以很多咒语你不要问理由,不可以解释。从音声入道的道理就那么玄妙,就有那么大的威力,但是音声本身是空的。
修行学佛是……所以菩萨还五明之学是内明,反转来内在的,这个是我叫他是生命科学。自然的科学在物质上,用自己的思想,利用物质向外面去……物理世界去追求真理求证它,这是自然科学家。学佛这个生命的科学呢?它同自然科学不同,它是不用外面的物理世界的东西,反转来回来用自己本身的官能,器官、五官功能,换句话,最大的功能,脑子。回来,脑子回来,研究自己的脑子,心回转来找自己的心。不要怕记不住,黑板上给你留下,等一下张开眼睛再抄,可以。所以骂你们的道理就在这一刹那,学会了这一点,记住这一下一骂,一辈子用不完的,这一声骂你,所以有些老同学们,好多年不见面了,我看得很高兴笑,他就很难过。走的时候告诉同学,老师没有骂我了,他晓得我的作风,我还骂你看你看得起你,等到看不起你,准备打消了,天天看你笑,恭维你一顿。恭维人是埋人,把你活埋了,拿高帽子把你活埋了,最好了。

  刚才讲了……生命的科学要反回来求自己内心的,譬如道家,南宗的一个祖师张紫阳真人,道也通,佛也通,禅宗更高明,后来雍正选历代的有成就的语录,佛家、道家,雍正语录就选了张紫阳。所以一般历史学者搞不清楚没有学过这个,说雍正想学长生不老啊!也修道都没有弄懂的。张紫阳真人关于参禅的经验静坐,他有一首偈子、诗非常好,“心内观心觅本心”,就是刚才讲,回转找自己的心,内在观察自己的心。我们思想感觉作用,这个是心,心的作用。“心”不是心脏,这是个代名词,现在所谓讲脑、感觉、知觉,拢总的归纳起来叫“心”。这个本来功能在父母没有生我们以前,没有成胎以前,这个心究竟有没有,是找这个。不是西洋哲学的讲的心,西洋哲学讲心,就是佛学讲第六意识这个作用,已经有了脑筋,脑子里思想的那个是第六意识,不是心的全体。所以讲这个心,是代表全体心。心内观心觅本心,本来那个心在哪里,就是原始的原始,没有我这个脑子,没有我这个身体,此心究竟存在哪里。第二句话,现在打坐不是看黑板,年轻人,告诉过你,又不听话了,就是这一点,太聪明,你知道吧,用聪明没有用。第二句话,“心心俱绝见真心”,内在一切思想一切感觉,一切作用都休息了,都清净下来了,慢慢俱绝,统统绝对的清净了。绝对,像我们几千年用,现在根据西洋文化来翻译作,肯定的。以前我们不太喜欢讲这个话,肯定、否定,西文逻辑的话。我们中国的逻辑是,绝对,否定,反对,这都根据《易经》来的,没有关系怎么用都可以,心心俱绝,绝对的、肯定的,每个妄心都停止了,感觉、知觉,都休息了。见真心,就可以见到自己那个真正根源那个本心的功能。“真心明彻通三界”,如果你找到本心本性那个根本,明白了,悟了,真的证道了,不是理论上到,要身心投进去求证到了,就超越这个物理世界,超越三界之外,“真心明彻通三界,外道邪魔不敢侵”。鬼也好、魔也好、神也好,都不敢碰你。张紫阳非常有名的,他佛、道两家都通的,一位成就的,所谓南宗道家南宗的祖师之一。“心内观心觅本心,心心俱绝见真心”,都是这个心啊心……好几个堆起来,“真明彻通三界,外道邪魔不敢侵”。

  由昨天晚上起,用观音法门,现在随时……这里是南普陀,还是体会他老人家所告诉我们的,他的方法经验。从音声而入道,是观音法门。你看“碰”外面,“碰”一声,我们自己这里厨房,哗啦,吵得很。每个音声你都听到,你看看都很清净。如果你心里不清净,听不见了。因为心里空就听见了,而听见了也是空的。假使你心里有个烦恼有个痛苦,有个东西挡住了,什么都听不见。“反闻闻自性”,观音法门,观音菩萨自己讲,第一句,第二句怎么讲,“性成无上道”,反闻闻自性,本性的性,就是道在哪里,道就在你那里。不是在佛那里,不在菩萨那里,是你本心本性上面,性成无上之道。这一念,把外面音声这个现象不管,能闻之性本在这里。能闻之性无声、无臭、无相,本来如此嘛。念念清净了,这个念念清净,一路定下去,慢慢成功了就成了道。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尤其你们诸位年轻的师父们,如果参加了这一次,你觉得是上当也好,诚恳也好,好好体会几天,不要在这几天当中,你们生活太散慢,把社会上原来太散慢的习气,带到这一边来,带到禅堂里来,那是很不应该,那对不起,你就不要在这里应酬我,你爱去玩,赶快出去玩。这个位子,要想修行的,想进来不可能的在外面的很多。

  真到达了反闻闻自性,能闻之性,不要用心,本来在这里,这个时候你体会一下,前天所讲,安那般那一呼一吸,根本不管,也在不呼不吸上一念清净了。真的一念清净了,自然是不呼不吸了,所以叫“住息”。因此告诉你们,出 入 息,出入是两个现象生灭法,重点是不出不入,那一念清净,呼吸,彷佛一息停止了,自然的,这个才是息的境界。这个“息”的境界到达了,也就是念休息。你们大家,我们这一代都很崇拜虚云老和尚,禅宗。你看虚老的年谱,他原来在禅堂,高旻寺禅堂参禅。不过你注意,虚老也好,来果老和尚也好,年轻都是学道家入手的。后来虚老在禅堂参禅,那个时候他是参话头的,后世的禅宗,怎么开悟的?后来喝茶,茶杯打破,为什么茶杯打破了开悟啦?观音法门。杯子“啪”一声,喔…原来是这个啊,就是,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不是话头使他开悟的。虚老,抗战时候在重庆做法会,我们都常在一起的,老师父,活了一百二十多岁过世,在江西云居山,我在台湾。他还给我留下话来,这是讲笑话。这些,重点不是管这些,是告诉你观音法门的重要。(引磬声)

  佛法,《楞严经》也讲心跟目,眼睛的作用。我们脑神经也好、心也好,一动念,第一个最厉害的,拿军队来讲,尖兵,前锋的部队,尖兵最厉害就是眼睛动了。不动,像你们的眼睛打坐起来,开眼也好、闭眼也好,都很低视向下面看的,眼珠子,不对。下沉一片无明中,而且心思更乱。换句话说这个姿态,闭到眼睛,眼睛好像向下面看的那样,就是后脑的视觉神经跟著向下拉,影响了大脑,反是不得安详、不得清净。所以你开眼也好、闭眼也好,眼睛眼珠子平视,闭著眼皮没有关系,你眼珠子也是平视。平平的不向上的,也不低下来,然后眼皮闭到,眼珠子摆正,不低下来,不向下,你自己体会一下,不向上,平正的。然后也忘记了眼睛,不看了,眼皮也关起来了。这个,脑子也好了,心也清净了。如果眼珠子摆不好,低沉,向下看,不对,向上看也不对。摆正了,也不斜,左右不看,然后摆正眼皮子一关,闭拢来,眼珠子还是向前面看,然后不看了。嘿嘿,你们说不看了,都看了,看什么,眼皮子看了。眼皮子盖到是看不到外面的现象,但是看到眼皮里面模模糊糊的光影。你以为眼皮闭著,自己清醒的时候没有看,看啊,看前面一片模模糊糊的光影。这个就不是眼球的作用啰,这是后脑视觉神经的反映。好,你就利用前面,所以大家眼镜,戴眼镜的最好是拿掉,拿掉了以后,你懂得这个法门,慢慢眼睛将来会好起来。我再讲一道,眼皮闭著,眼珠子摆正,不低视,也不上望,就平平的,眼珠子摆正眼皮闭著了,定住。这个“定”不是打坐的定,就是把眼球眼珠子定住,正的,然后不看了,当然没有看,眼皮一直关起来。但是你不看嘛,真的看到前面白茫茫的,或者夜里是黑洞洞的,你在看啊,不过大家不晓得看这个,这个你们学佛的注意,就是…尤其你佛学院的这些,教务长啊,了法、诚信,信不信,了不了,都不知道的名字好听,这个就是十六特胜里头,内观色。反转来看自己,内视。不是眼球反过来,意识看到了,前面白茫茫一片,还不是在看。(十六特胜在小止观以及袁了凡的《静坐要诀》中有,大家可以参考,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录者注)所以《楞严经》上佛问阿难,瞎子有没有看啊,阿难说,瞎子当然不会看了,怎么知道,佛说,你错了怎么不会看,瞎子看不到外面的色相,但是能看之性,是看到里面黑洞洞的模糊的一片,这个就是生理内在的有相的光明,你定在这个光明上,就是内观色。在道家呢,这样修,就是炼神,神光就定住了。所以有位温州居士叫薛国尧写信问我,他大概学过密宗,密宗有个法门“看光”,两个名称,一个是托噶,看外色光。一个是彻切,看内色的光。在密宗是不得了,无上大法。我们当年不晓得磕了多少头,拿了多少红包,供养哈达一大堆,认为还…东选西选,了不起才传一个法,等传给我了以后,我觉得…哎!不过如此我早知道了。什么密宗密法都在显教上,显密是不分的,都是理。理到了,事情就到,功夫就到。因为你智慧低,越弄得神秘,越稀奇,你越信仰,越信爷越可以带领进入,智慧高的人,什么是秘密?最秘密就是自己不了解自己,这个才是大秘密呢。父母没有生我以前,我在哪里,死了究竟有没有东西,我的心究竟是什么东西?是脑吗,是心脏吗,是肾脏吗,搞不清楚,这个才是秘密。所以托噶、彻切、看光,以中文翻译来讲,不是眼睛去看。刚才我告诉你,眼睛一闭,你看你们看到了没有?没有看到,看到了,里面模糊一片光中,然后你眼珠子不动,就在自己内在的迷迷糊糊一片光中上,安然入定不是很舒服吗,这就是内观。佛法没有来,密宗还没有来,中国古代有没有呢?我们自己固有文化,几千年以前就有了,大家忘了本不知道,中国文化叫什么,内视,内在的内,看东西视线的视,内视。所以道家“内视”之术这个法门,可以长生不老,炼神。但是,懂了这些还是方法,用这个方法,著手入门好极了。拿佛法来讲呢,在我们的大菩萨这位如来家里讲话,我要负责的,不然他要打耳光,我还吃不住。观世音菩萨,昨天晚上用音声下雨帮帮忙,现在我讲的也是他的本事。他还有个名字,叫观自在菩萨,就是他。你用眼睛这样看光,一定住了还是观,自己的,自己就在这里。这个眼识神光一回转来,一返照一内视,看得很清楚,什么都没有空空洞洞,你就在这个上面定下去。这就是观自在的入门的方法。当然不是究竟。究竟的观自在,观什么呢?由这个道理再看,找到那个能观的,原始的明心见性,最初那一点功能找到了,就是他的法门了,观自在菩萨。慢慢你这个眼睛定住,回来内视返照,“照见五蕴皆空”,身心内外一切是空的,“度一切苦厄”,你们不是会念吗,心经。所以观自在菩萨“行深”,行,就是做功夫。你这样深行去做,深了,功夫深了,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智慧开发了,自己内观返照,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就得度了。那么他怕舍利子不相信,又讲了,舍利子,我告诉你,是诸法空相。你这样一返照了以后,你就晓得了,一切法,你内观以后一切皆空,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減,就在这个本位上,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为什么讲,是故,古文。现在讲所以,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你看,他告诉舍利子你这样一空,一定了以后,下面,无… 无… 都是空,一路空到底,你们所学的佛法,十二、六根的六根六尘十八界,苦集灭道,一扫把统统扫得干干净净,无智亦无得,什么叫智慧?空的,亦无得,得道得个什么道,空,无智。你看他都告诉你了,这是他老人家自己说的,无智亦无得。不过他又来了,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你达到了以无所得,空这个境界,才是菩萨境界,菩提萨埵。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他说舍利子,你不要轻视了这个东西,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昨天有个女同学上来,还问心里有恐怖,你这样一了,有个什么恐怖,恐怖是你自己,自己捣鬼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智慧的观察清楚了,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把妄想都丢掉,就究竟涅槃了,他就告诉说,三世诸佛,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都要靠这个观自在这个法门,智慧成就,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才能成佛,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你们学什么咒语,密宗啊,以为有什么稀奇,没有稀奇的。然后,揭谛 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萨婆诃。显教的好像唸揭谛 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揭谛 菩提萨婆诃。差不多,爱怎么唸就怎么唸,可是你要懂得观自在,返观。与其看人家的面孔,还不如看自己的面孔。心经就不要写了,要你们去影印谁都会,不然小本子拿一本子,给不会的朋友们就行了,二百六十个字《心经》所有佛法都给你了。你们打坐修定,这样下去,配合安那般那,出入息,我们都耽误了,昨天把《瑜伽师地论》,弥勒菩萨很仔细告诉你的,只起了一个头,然后就跑到观音菩萨家里去了,昨天晚上跑到观音菩萨家里去了,现在还在他家里,还没有回到弥勒菩萨这里来。这个如果懂了,下坐行香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依然不变,然后七天完了,你们自己今后的修持,行住坐卧,都照这几天这个样子,假装也好嘛,也像一个样子,慢慢就变真的了,弄假就成真了。(南师敲引磬三声)行香!
行云流水自然地走去,肩膀两手甩动,肩膀甩动不是手,肩膀一甩动,你内脏的五脏六腑跟著就气血流通了,不是身体摇动,肩膀甩动,肩膀跟身体两个机器。讲肩膀甩动,你把身体在摇,可见你这个肩膀这里,机能已经不灵活了,自己把它练习灵活起来。目光端正不要低视,两个肩膀甩动,行云流水,不要左右无人不管了,四个也好,三个也好,一个也好,就是我,心中无事,不要低头,如科学来讲低著头,把后脑神经拉得紧紧的,你也容易身体容易衰老,脑神经紧张,消耗体能又多,就不得啦。头一正后脑摆正了,脑神经不要紧张,就松懈了,就健康啦。讲科学都听得进,讲佛法就听不进,要命的。然后在我们这一次的禅堂勉强而行之,可是不勉强哦,你自己行得好,然后眼睛半开半闭的,左右四顾无人,左右有人不管了,还是心的作用。此心摆下,四顾无人,悠哉游哉行去。可是身心要端正,(啪,南师以香板击地,大众止步静立,南师四顾无语)
药山禅师(大众边吃点心边听南师讲,反正我看是大家在把东西放进嘴里)非常了不起,药山禅师在江西,药山也在江西。所以我们现在讲人跑江湖,这句话就是那个时候来,那个时候这些大师不住在湖南,就住在江西,这些求佛求道的人,不跑湖南就跑江西,不跑江西就跑湖南,跑来跑去,所以跑江湖这样来的。药山禅师非常名气大,大师禅宗的了不起祖师,祖师者后人叫的。他的教育的门庭,就是他的家风,所谓家风,等于南普陀、北普陀各有各的作风。他的作风教育作风不同,跟人家不同各有一套,药山禅师教人家专门用功夫,参悟自己的自性,走禅宗的,南宗六祖的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法门,不准徒弟们看经典,不需要看了,你只要明心见性,你自己就会懂得佛经了,还要看个什么,不准人家看经。可是这位老和尚有一天,自己在山门外山上坐到,在看书,在看经,旁边有个徒弟就问了,师父啊!抓到师父的辫子了,光头也有辫子。他说,您平常都不准我们看经,您老人家自己在这里看经。药山禅师说,你们看经呀,把牛皮都看得穿了,注意这个话,你们看经呀,把牛皮都看得穿了,我看经遮遮眼睛的呀。这就是禅宗。所以你们现在的教育,书看多了学问又没有,把书本都看穿了,就看出了一个近视眼,眼睛也看坏了。所以我七十多岁了,你看我翻开这个本子看还不喜欢戴眼镜,虽然模糊一点,照样看得清楚,读了一辈子书比你们多,你们读个几本书算什么,老几啊,我武侠小说看了十万多册,就讲武侠小说,还不要说别的,大藏经看,翻了又看,看了又翻,眼睛怎么没有看坏,就是老和尚说,你们看书啊,把牛皮都看穿了,那个眼睛盯著 ,头低下来,然后摆…不戴眼镜才怪了,我一辈子看书,教人家,没有躺下来看过,我的看过多少次的书,你拿出来检查干干净净,不要乱画的,我看书以前一定用帕子,手要洗干净,看书是端正看,从来没有这样看,躺倒了看不干的,所以精装本我很讨厌的,因为拿著很吃力。不会拿到这样,也不会是这样看,一辈子没有这样过,更不会书拿到厕所看,也不会躺下来看书绝不干,要看书就坐起来,端正这样看,要睡觉就书叠好,叠好怕把书搞坏了,还条子夹在里头,恭敬书是恭敬自己,不是对书本。所以有时候看书,我也…看电影,也看电视,他们同学们笑我,老师一拿到电视,我们那些老朋友,有些电视我叫…北京、上海,赶快听说那个电视好,给我买来啊,老朋友们就想办法给我买来,唐明皇也好什么也好,我就坐下来一看,七个钟头、八个钟头,一起把它看完,我懒得牵挂了,看完哈哈一笑,这样还编的不错,看小说一样,我常常坐在那里看小说,夜里一坐到天亮,然后天亮还在看,反正一部看完了拉倒,怎么眼睛没有看坏呢,我看电影也好,看小说也好,我要叫电影跑过来,我不要,那两个眼睛跑到电影里头去,你不是坏了吗,叫电影过来,叫书本摆在眼里,叫书过来,把神回收看东西,不是把这个精神外散,跑出去了,这个道理也就是我十七、八九岁在杭州,那个时候啊,我也同你们一样,练武功,要学成飞檐走壁,剑仙,练气功练到一把剑,我现在身上都有,今天没有带来,三寸长练成一把剑,白光一道,千里之外要你的头就是头,手就手,拿回来,要学成飞剑,结果搞了半天,也没有这个人,听说城隍山上有个道士,杭州城隍山,有个道士,你们现在去看那个庙子,不晓得…这个道士,满清的皇族出家的,会飞剑,谁告诉我,一个和尚告诉我,

 


本篇文章由tianxin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