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十七盘


    唐宋的时候出家人,去出家的文凭,考试及格给你文凭去出家,现在你们出家叫“度牒”,就是拿张文凭,要考的,不像现在人随便,考取出家了有这个身份比现在博士大了,所以有一次他淘汰沙门,沙门就是出家人代号,而且要考,结果政府把有一个地方,在湖北,到处山里头都赶出来,在一个山里头庙子里搜出一个和尚,要考试《金刚经》、《楞严经》随便考,这个和尚哭了,跪下来,给这个主管官讲,这个哭了,这个主管说,师父你哭个什么事嘛,我也奉皇帝政府的命令要办,又不是对付你。他说不是啦,你不知道,我从小出家,学的是禅宗,在禅堂里打坐参禅,我没有研究佛经啦,你要叫我考佛经是一定考不取的嘛,你要我……考不取,你们的命令要还俗了,我不愿意还俗 ,我愿意一辈子做和尚学佛啊。这个主考官内行的,面孔摆的很凶,同我们杨老哥一样,威严一摆嚇死人,他心肠慈悲。他就跟他谈了几句,问了一点佛法,嘿!一看他真用功的,叫他写文字,一个都写不出来的,这个主考官就负了责了,好官,拿起笔来,把和尚的文凭度牒上面,写了四句话交给他,你走吧,就说我负责了,放一个。他说,“南宗尚许通方便”,南宗就是六祖禅宗,南方这个南,六祖在南方广东一带开始,南宗尚……和尚的尚,许可的许,通方便,“何事心中更念经”,何必心里头啊,心本来清净,还要加上一个,念一个什么经啊,读个什么书啊,这一下你们不要读书了,“此去比丘云水伴”,你现在走吧,我放你走,就通过了,还是给你当和尚,云水伴,“何山松柏不青青”,快一点吧,你到山里去修行去啦,不要给他们抓住就行了,哪个山上,松树、柏树不青青呀。真是好了不起,政治、哲学、文学都配在一起,南宗尚许通方便,何事心中更念经,何必加一样东西呢,此去比丘云水伴,就放人了,你去吧我负责,你这个比丘,云水伴,走到高山深一点地方去修行去吧!何山松柏不青青。

  好了这个历史的故事又讲到我们在厦门,大概是厦门福建的事了。有一次福建的这位,剌史唐朝的叫于幼,不管名字了,这个历史你们不懂啦,不是说你们不懂,这个话很抱歉好像傲慢,就是讲历史太麻烦了,就是一位当年的剌史,一路诸侯,管湖北,人家说有个和尚不守规矩,一天到晚疯来疯去在街上乱跑,不住好好的庙子,不晓得什么。这样吗,社会秩序不好,抓来。他很威严,一看这个和尚疯疯颠颠的,他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不说话,哪里人啊,不说话,哑巴吗,摇摇头,不是哑巴吧,为什么不讲,坏官就是……以前那,以前法律就是我,我就是法律,这要打人啦,他也不打,你为什么不肯说话,你会写字吗?会。你读过书的呀,会作诗吗?会。拿纸来、拿笔来,你写给我看。他拿了笔就写,怎么写,“家住闽山(福建)东复东,山中日日有花红”,而今山中日日,天天有花红,有花红,“而今不在花红处,花在旧时红处红“。美不美呢,好不好,诸位同学,你们通过吧。”家住闽山东复东,山中日日有花红,而今不在花红处,花在旧时红处红“。究竟是福建哪个地方人,格老子他还是不说,看诗呢,你看简简单单这个诗,这一首诗就美极了,这于幼一看就楞住了,痴和尚,这个头光得不简单啊,他就改了脸色。师父啊,你还是详细写一个啦。他拿起笔又写了,家住闽山,你就将就那个上面改了(指点写黑板的同学),”家住闽山西复西,山中日日有莺啼“,黄莺有莺啼,有莺啼,”而今不在莺啼处,莺在旧时啼处啼“。这位首长一看啊,不说话了,师父啊,你请吧,没有事了,没有事你请吧,这就是禅宗。禅宗不立文字,不立语言,但是要用出文字、语言的每一个表达都很高明,那么这位禅师究竟是谁,谁也不知道,到现在历史上只留下来这两首诗,知道他是福建来的。家住闽山西复西,山中日日有莺啼,而今不在莺啼处,莺在旧时啼处啼。人生境界就是如此,你去参参看,文学也在了,佛法也在了,换句话说,我是个和尚出家人,又没有犯法,就是这个样子,碰到这个好的官吏于首长,请吧师父,有数了,这是个高人。禅宗是所有佛法里的大智慧,不照次序,立地……,直指人心。直指人心,立地成佛的法门,谈何容易啊,直指人心,立地成佛。

  禅宗的一位祖师,就是宋代的,唐朝末年,宋代的五祖演禅师,不是六祖的师父五祖,这个五祖是五祖庙,是黄梅,湖北黄梅,五祖在黄梅,五祖过世了,徒弟们给他建的庙子叫五祖庙,这个五祖演禅师就是这个庙子的方丈。禅宗的大德。他的一生的说法,活泼泼的灵活的很,了不起一位,在中国文化史上,他是了不起一个人物,当然是和尚啦。有人问他,师父啊,我跟你学佛、参禅那么久,一点消息一点路子都没有,师父啊,佛法总有一条捷路嘛。快速公路,你告诉我一个方法嘛。啊!好,他说,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听啊。有个小偷,本事非常大,是名偷啦,有名的小偷,这个儿子啊,想跟爸爸学这个本事,小偷的儿子。爸爸啊,你把这一套本事传给我好了。自己尽管做小偷,不喜欢自己儿子也做小偷了。他说你学这个干什么。儿子一定要学,他也没办法,好了传给你,晚上跟我来,晚上儿子跟著老子就去偷了,这个小偷,偷了一家,把窗子、门都撬开了,把儿子带进去,这个小偷找到那个地方了,一只箱子,大箱,古代那个箱子,放衣服柜子的,很高,很大,有我们这个讲台那么大,高,还要宽一点都有,有锁。这个小偷就把锁打开了,打开箱子,里头都是宝贵东西,还有好的,很好的衣服都在内,他叫儿子,当然不像我们讲话啦,爬进去,这个儿子就爬进去了,然后这个小偷把盖子一盖,把锁一锁,有小偷哦,就跑了。这下,这个儿子关在箱子气得……,叫你教我小偷,你还把我锁在箱子里头,还拼命叫有小偷。全家都起来,哎呀!有小偷,闹哦,一家闹得一蹋糊涂,点起灯子到处找,没有啊,奇怪,没有啊,这个声音哪里来,哦,是窗子,也……也不对了,是开过,是有小偷进来,小偷在哪里,找遍没有。这个儿子在里头要命啊,宁可给他抓住打一顿打死了也好,这个锁在里头要闷死的,儿子呢,怎么出来呢,这儿子急了,人急智生,所以普通话讲,人急跳墙,狗急跳墙人急就悬梁,就上吊了,怎么办啊?然后儿子听到一个丫头找到这个柜子旁边,柜子也好好的,柜子没有打开好好的啊,正在讲他里头听到这下有救了,他就在里头学老鼠叫的声音,吱吱喳喳,学老鼠叫,丫头说,不得了,小偷没有,这个柜子里有老鼠,哎呀!完蛋了。主人家说,赶快拿钥匙拿钥匙把柜子打开,有老鼠怎么得了。钥匙一打开,这个孩子呀,从里头一站起来,把这个蜡烛灯,一吹就跑掉了。这一跑回来啊,回到家里,这个爸爸是小偷啰,看这爸爸干什么,在家里睡大觉,躺在床上盖著被子舒舒服服的。儿子把他叫,爸爸你怎么搞的,我要你教我本事,你还把我关在里头,还叫小偷,你回来睡觉,你不怕我……抓去,关进公安局会打死的。爸爸说,不要啰嗦,你怎么出来的。他说,我有什么办法,给你关在里头正要命的,可是后来就是我学老鼠叫,他们把柜子打开,我把灯一吹了就跑了。毕业了,行了,就是这个样子。干小偷还有一定的兵法,还有一定的方法,只要你急中生智跑得出来就对了。五祖演给人家说,他说,你学佛啊,什么密宗、禅宗,只要你跳出来就对了,管你什么方法的,打坐,就这就是。你们要学禅宗吗,你看怎么学。所以有人说,修行之路,我们像一条虫,在这个竹节里头,你要从竹顶上爬出来,这个虫子在竹节里头一节一节慢慢的咬,咬多少年才爬到顶上,禅宗是个什么方法?牠不这样咬,这个虫子在竹节里头,横咬一个洞出来一下就爬到顶上了。所以你们要听禅宗啊,禅宗是这样一个玩意儿,你怎么样去学。所以达摩祖师当时传禅宗在中国,最后交代以《楞伽经》印心,以楞伽印心,楞伽经上,《楞伽经》也是唯识法相宗的最重要经典,也是禅宗的最重要,达摩祖师交代不是《金刚经》,《金刚经》是五祖开始才用金刚经,因为人的智慧低了。达摩祖师交代以楞伽印心。《楞伽经》重要一句话,当然很多都是重要话,以禅宗来讲是,以无门为法门,没有一个固定的方法,只要你开悟了,明心见性成佛,怎样都可以,是解脱嘛,心空解脱了,哪有方法的,有个方法,就不能解脱了,以无门为法门。

  我们好好坐一堂,我再来,供养诸位,再讲给你听,不是光听笑话的喔,我也蛮辛苦的,为什么讲这些给你们听,希望你们在几天以内智慧增长,自己真能够跳出来,这个牢笼,收好腿子上座。万缘放下,一念不生。
(南师巡视禅堂,为大众纠正坐姿)
这一堂坐得非常好,真是有点上路了,老和尚的愿力,禅堂也建起来,今后大家不管住禅堂或者自己,出家的同学们,自己修持,关于静坐修法,每天一定要规定自己,至少三次,早晨起床一次,晚上睡前一次,白天看你自己的时间规定。要自宁戒律不要别人管,自己管理自己起来,这样一路下去,一定会有成就的。在家的诸位居士、菩萨们,回到家里,把这个禅堂的这个习惯这个精神,变成生活里头一部分,非常美、善的生活,也是在家里早晨,不要忘记了还是在禅堂一样,早晨起床一次静坐,晚上临睡以前静坐,白天如果有空的人,下午午睡以后起来一堂静坐,起码三次。不是为静坐而静坐,静坐不是道,但是要想成道明心见性而证菩提,又非修静坐这个禅定工夫不可,同时为了自己生命的健康,平常少病少苦恼,这是最不花本钱的健康保养办法,同时把生活回家以后,规定调整好,也是生活一种规律,严肃自己的人生,严肃自己的生活,你慢慢养成习惯了,社会上的朋友们,家庭大家都知道,就变成一种风气很好啊。至于静坐真正的用功想得到定的境界,我已经再三强调,从”安那般那“入手,出、入、息。达摩祖师禅宗的祖师到中国来,有四句话,做功夫方面他传了禅宗实际的四句话,做功夫方面,大家一般不注意它,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也就是达摩祖师给二祖神光讲的,用功修证方法之一,外面放下一切,当你两腿静坐,最好是随时,随时如此,外息诸缘,内心无喘,为什么用这个喘,喘气那个喘呢,喘,我们普通人认为是呼吸,在修道的功夫上讲,认为在喘气啊,哮喘病那个喘,内心静止了,呼吸也住了,内心无喘。心念,气一住了,念也住在息的境界上,一切杂念妄想都住了,昨天有一位外国同学提出来讲的,这个就是金刚经的状况护念,你讲对了。诸佛、十方佛、菩萨如何降伏其心,善护念之,这是一个正念存在了,三十七菩提道品的正念,这是正定了,内心无喘,心如墙壁,不是得了心脏狭心症了,什么心如墙壁,心怎么当墙壁,就是内外隔绝了,隔开了,外面环境再吵、再乱,没有关系,自己内心仍然清净,所以内外,心如墙壁,就隔离了,不要外形去出家,心出家了,那才是真出家,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并不是说,这就是道,就是佛法了,这样嘛,可以进入佛法的那个真正的三昧,中国医学道家的,

  女人十四第一次来月经,就是破了身了,不是完整的童身,在女性月经期没有来以前,在男孩子对性的观念还没有开始以前,男女两个同等都算童身,童身修行就非常快,这是佛、道两家所认为,童体修行非常快,因为不是身体关系,心的关系,此心的染污就不多嘛,那么道家强调是身体关系,所以一般搞哲学的认为道家偏重唯物修法,佛家是偏重心理的修法啊!唯心的修法。都有它的理由。道家修法认为破了身的女人,所谓七,七年一个变化,十四岁来月经,七七四十九岁,就月经没有了,老了,那么现在医学叫更年期,上次都讲过的,男人也有更年期喔,都讲过吧,你点个头也好嘛,如果你说我没有听到,那你再去听录音去吧,我才懒得跟你讲第二道。那么道家的修法为了练身体,因为譬如说,已经过了二、三十岁,四、五十岁的人,月经还没断的话,或者生过孩子,或者没生过孩子,要恢复到童体,就是修一个法门,叫斩赤龙。把这条龙,月经代表这一条龙,一个月来一次,要把它修断,所谓认为月经修断就恢复女性的童体,如果说这个女的已经超过了七七四十九岁以后,天然的更年期月经没有了,那么修行必须修得,譬如说六十岁、八十岁、九十岁的女性,必须要修得月经再来,来了以后又把他斩断,就要加两三倍的修法了,这是道家的一套理论。注意喔,我们现在的课题是生命科学,这个问题你问得很有趣,这里医生很多,有妇女月经这一科的权威大师、医生大师,黄医生在这里,还有洪医师啦,朱医师啦,这些什么师多得很,这几位都是大法师,朱大法师啦,洪大法师、黄大法师,都是大医师,在他们的学理上,他们都是正统的大学毕业,正统的拿到学位的博士,医学博士,就是西方这一套医学,不承认这个话,不是他们三个人不承认。在西方医学这个理论不承认,而且假使照一般的妇科道理,不管是中医、西医,这个女性假使一、二十岁忽然不来月经,好久不来了,那在中医还要吃通经的药呢,认为是病态,在西医认为也很严重,但是,有些病例也不一定,譬如有些女性天生不来的,一辈子没有月经,像我有一个学生就是这样,现在好几十年不见,大概活著应该是六、七十岁了,她一辈子不晓得月经是什么事,还有些女的三年一次月经,还有些六个月,还些三个月,这一类的女性,在中国的俗话叫做观音身,就是前生有修行的,或者是和尚、尼姑来投胎的,所以叫观音身,身体的身,那真是命好,一个女的没有这个,一个月麻烦一次,没有那真是观音菩萨,观音身。但是在医学上说,假使这样观音身的人结了婚,会不会生孩子怀孕呢,又是一个问题,科学问题,她可以没有月经,还有没有排卵的作用呢,所以佛法道都是科学啊,问题大得很,不能再讲下去,讲下去好像医学院给你们讨论上课一样,讲到这里答覆你这个问题,所以女性一定要先斩赤龙,才跟男性同等的修法,是道家一派的说法,那道家的忌讳多了,女性月经来了还不能打坐,打坐要出毛病的,都靠不住的,没有这一回事,当然你假使照道家的修法有为法来修,那月经来不应该打坐,你拿他有为法要修。如果学佛,空嘛,一切皆空,万念都不动了,那月经来打坐没有关系,

  怎么样是一念回机,这是达摩祖师的话,一念回机,便同本得。下面还有一句八个字,两句要连起来,那么在文字上先告诉你,回机,机者就是机关嘛,就是开关嘛,对不对,譬如我们开电灯,那个电灯按钮在那里,那个指头一按它就亮了,就是开了嘛,一念回机,就把这个机关一按,电就回去了就不亮了,这个譬方回机就是开这个机关,一念回机,你这个念头一起来,就把它关闭回到原来不起念的地方,当然是便同本得就对了,你现在能不能做到一念回机呢?一念回机就是这样,念头还没有起来不是压下去喔!念头一来就空掉了,回到本来空的地方嘛,假定你能够到达这样,是真的是这样,我不敢断定你,我没有看到你这个人,也没有看到你的修持。假定你真的这样,你下面问在平常生活中怎么应用呢,那你就奕应用更大了,一念回机,回到你那本空的境界,是心如明镜台啊,再高一点就,明镜也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就千军万马当中都可以去了,你就是布施众生,做任何事情一点都沾不住,因为你一念回机本空嘛,日常生活中活泼泼的,天真的、干净的,不受一切污染,就怕你做不到,你做到了你还写给我请问菩萨,我倒答覆你是菩萨,真的喔,菩萨,这样一个答覆你。第二句你问心不他驰的时候是怎么样,心不向外,他驰两个字,不向他就是代表外面,此心不向外跑,不乱跑了,你说怎么样,你还问我,心不他驰时是如何,你问我心不外跑的境界怎么样啊,还是问我,我的心,你问的人说,我的心已经不外跑了怎么样呢?对不对,你问的逻辑没有写清楚嘛,对不对,如果我用禅宗的答法,你说心不他驰是如何啊,心不他驰是如何,我要照禅宗答法,如果你在我前面,照古代的禅宗,你站在我前面合了一个掌,请问心不他驰是如何,我是禅宗大师的话,走了,不答覆你了,你心已经不他驰,你永远给我站在这里吧,对不对,心不他驰就好了嘛,只要不是昏沉,不是掉举,那还有个如何啊。还有个禅宗,还可以个答法方式,你问我心不他驰时如何,我瞪著眼睛看了你半天,两个手一指,心不他驰,就完了嘛,这就是禅,现在不跟你谈这一套,你心不他驰如何这个问题你没有写清楚,不过你下面有,起心即乖,不起心如何做事啊。动念即错,起心即乖,这是讲修定时候的境界,还要看修那一种定,用到这两句话,所以叫起心动念即乖就不对了。如果你要做事啊,那有不起心的啊,当然起心,那么你就参考,我告诉你,你参考永嘉大师禅宗集,里头后面的两篇重要,奢摩他颂同“毗婆舍那颂”。奢摩他就是止,就是三摩地啦,古代翻成奢摩他,就是三摩地,古代音,每个时代音不同,毗婆舍那就是观,永嘉大师禅宗集,他讲作功夫修止观,就不是普通一般的,走禅宗大菩萨的路线,你问得很好,起心即乖,不起心怎么做事啊,我告诉你,你去参啊,我引用永嘉大师四句话,这个你们大家用得到哦,尤其你们这些大居士,这里那位大学校长啊,那个海淀大学校长,诸位,诸位,大教授都在这里,你们很多做事的都用得到,恰恰用心时,我们国语念恰恰啦,广东话跟温洲话,ㄎㄚ\ㄎㄚ\,恰恰用心时,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那高明到极点啊,恰恰用心时,永嘉大师因为他太高明我就拍马屁啊,我们的同乡耶,同乡成佛了,又怎么样,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恰恰广东话,而这里广东同学,安安对不对,广东同学点个头是不是,安安啊!刚刚啦,恰恰就是恰好,恰到好处,刚刚好是,北方话没有,这个问题就是这样答覆你,都简单一点啊。还有什么,有一位同学说,我们讲的,无梦无想时,他的答案,其主人公何在,他认为,第一个,无梦无想的时候,那个清净,那清净,一点,圆明,一点,两点了,不生不灭,三点,不垢不净,四点,遍满虚空法界的本体自性,一个括弧(主人公地无处不在的),真的啊?好,如果这样,你今天晚上睡著了,我拿个香板在这里拼命的打,看你醒不醒来痛不痛,因为你主人公无所不在,一定在这里嘛,对不对,你不要睡著哦,你睡著了,我拿把刀在这里舞,说不定把你头砍掉了,这一个理念、想像麻麻胡胡,佛法到底要实证,你这个理念那么讲麻麻胡胡,你大概是辅仁大学毕业的吧,唬唬人可以啊,唬人者骗人也,不过我是辅仁大学教过的,那个辅仁,天主教的,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我们提的,是无形无相的人,是分段生死,无形无相的人,好在我还会看,你这个古文我还会圈点不错,无形无相的人是分段生死,但是自己嘛,灵识是无形无相,下一次的生,投生的话是否还能得生得为人身,就无法可知了,可能是生为飞禽牛马等身,要以自己过去生死善恶业力来决定,哎!你太谦虚了,弟子认为父母未生时,是无法得知自己的本来面目的。这个不对,一般人是这样,我们学佛的就要追这个问题,禅宗所谓参就是追,追到了就会知道无父母真正的根源,这个叫做证得菩提,不然我们何必出家学佛呢,不是上当白受骗了吗,的确可以证得,这一点我只能这样贡献你意见答覆你。这一个,这一份功德圆满了。还有这份很长了,这位老兄的,时间不够了慢慢来,关于佛教的前途改革慢慢来,还有两份慢一点,下一次再答覆。
禅宗大家都喜欢,听到禅宗打人的,用“棒喝”,棒,打棒子,棒喝,喝,什么叫“喝”,“喝”就是这样,否定的口音,否定一切,你讲什么,“喝”,否定了,这叫喝,并不说,啊……,那干什么,人不作学狗叫啊,那还叫禅宗,中国的佛法,佛法到了中国变成了中国文化了。

本篇文章由tianxin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