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十九盘



    禅宗,我们都知道,在佛教里头标榜,教外别传,就是一切佛经,经论,一切教理,佛教的经典的道理以外,教外别传,特别的传承,这个特别的传承呢,也可以说是很秘密的,也可以说是很明白的,不用一切经教特别的传承,到中国来的演变,是从佛法变成中国文化的一个大重镇之后,配合了中国文化的一切,禅宗的声光越来越大,当然,非常奇怪的,这个佛教的这个宗教的,佛法的精神与命运,同中国的历史的演变,完全配上一路线,凡是当天下太平,国家鼎盛的时候,也就是它的教义弘扬,人才辈出,人材所谓辈出,一辈一辈一代一代,一排一排的出来了,当一个时代衰落演变下去的时候,它也跟著衰落下去,几乎跟中国文化史,跟中国一部大历史同一步调。那么禅宗鼎盛的时候,在盛唐到中唐,这个时候兴起,声光刚起来,所谓六祖,五祖、六祖这个阶段都是初唐,由唐高宗、武则天这个阶段,这个时候禅宗等于一个秘密的,真正的密宗的密宗在传承,大家都很敬佩很难找到,慢慢到了六祖以后,当然他有在广东,韶关这个弘法,那么像六祖的肉身都在,这些故事,你们大概现在交通方便,都去看过不多讲了。

  那么这个时候,有两位关于禅宗历史,中国文化历史有很大关系的,两位六祖的弟子,一个是南岳就是在湖南,怀让禅师。一个是青原在江西,行思禅师。南岳怀让,青原行思。这都是六祖当时的得禅宗心法的弟子,出家人。这个时候禅宗在中国,在南方才盛行,北方过黄河界线,很少数,北方这个时候,还是讲教理,学术思想比较盛行,这个禅宗呢,并不是说不注重学术思想,是注重智慧的成就,教外别传,

  这个时候有一个青年的和尚,就是我们提到过的马祖,他在家姓马,四处成都人,他的出家的法名呢,叫道一禅师,不过后世讲禅宗,不大管他这个法名,反正和尚随便取个名嘛,他也不想名,反是大家喜欢呢,追根追到底,喜欢叫他在家的,他在家姓马,马祖是这样来。我们前天讲过,这个不是湄州的那位妈祖,湄州的妈祖姓林,是女的叫林默娘,湄州的妈祖是另外一件事,妈祖庙在全国都有,到了全国其他的地方不叫妈祖庙,叫天后宫,也就是妈祖庙很多的,这是另一件事。这个马祖道一禅师,四川人,他在衡山,南岳衡山湖南,一个人在山上非常用功,等于现在我听说,你们同学里头有几位青年、出家的,都非常用功,单独在一个地方,一天到晚打坐。用功的不得了天天打坐,这个一天或者是坐个七八次、八九次,或者常坐在那里,当然你这个里头要追问了,他有没有看过佛经,看过佛法?当然有的,不看佛经,不看……,在那里打坐干什么呢,他总要成佛嘛,成道。那么怀让禅师呢,他也到处想找青年人,把这个禅宗的心法,传统继承下去,听说湖南山上,衡山上,有一个年轻人,马祖的所谓现在的画像,这个画像不是构画,唐朝已经有造人像了,他是很威严,气派很大,人家当时看到有一个和尚长得很魁梧气很大,可是非常用功,都很佩服他,怀让禅师听到了,就到南岳找他,找他,这个年轻和尚给他找到了,在那里打坐,不像我们啦,不像你们诸位,你们到底不姓马,不是马祖,也许是马祖,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像我们啊,他在那里茅蓬里打坐,怀让老和尚在他前面转来转去看他,他眼睛都不会张开多看你,他就不管,不像我们是什么意思啊,你们听到一点动静歪过头来看看,有个人来我正在打坐,有个老和尚找我很好啊,特别还端一下肩膀给他看看,你看我坐的多了不起啊,他没有,这个怀让禅师看了半天,大概不止一天,依我们这个记录上,不会那么详细的,照常理,这是我编的,这两句是我编的,前面都是……,一定是去了好几次试探,看了好几回,寂然不动,用他的功夫,不理人,这个怀让禅师的教育法来了,这是中国历史上,也就是禅宗史到处有名的故事,这个怀让禅师也不说,以后就天天去,等这个年轻人在那里打坐,坐得好好的,他弄一块砖头,弄一点水,就在他前面一块石头上,当然有点距离啊,喀嚓、喀嚓在磨砖,天天在那里拿水来磨这个砖,马祖打坐,他就磨他的砖,各搞各的,不止一天啊,马祖还是用他的功,可见非常专一,这一点不要轻视啊,马大师后来影响了中国,这个在这一部份的文化,可以影响一千多年的大人物,他磨砖磨了他不理他也不管,有一天马祖正在坐啊,忽然张开眼睛,想到了,这个老和尚好像来了好几天,在那里搞个什么鬼啊,慢慢也下座了去看了,这样……,他说,老师父啊,你干什么?他说,我磨砖啊。砖磨去干什么?他说,我没有镜子啊,想磨砖做个镜子。马祖说你这……这不是开玩笑嘛,磨砖豈能作镜吗。那个砖头磨了还能够作镜子吗?老和尚说,哦!这样啊,那你这位年轻师父在这里干什么?你这个年轻人。他说,打坐啊。他说,你在这打坐干什么?打坐要成佛啊。他说,磨砖不能作镜,打坐哪里能够成佛啊。这一棒打下去了,这个很严重啊,他正是于打坐修定,你看这个教育法,他不跟他多讲,就磨砖,所以历史上有名的磨砖作镜的故事,就出在马祖身上,磨砖作镜,不写啊,不要偷懒,所以你成佛还远呢。磨砖豈能作镜,他说,你打坐焉能成佛啊,这一下,马祖到底是不同的人物啊,给他这一棒,是无形的棒子打下来,愣住了,换句话,正是本人平生得意之作,这个老和尚来把他批驳得,没有讲他不值钱,实际上这个逻辑用得好,这种逻辑的用法在因明,叫做喻,用比喻,跟人家对照的一种逻辑方法。磨砖豈能作镜,他说打坐豈能成佛吗,哎呀,愣了,他晓得碰到高手了,那这位年轻和尚马祖就谦虚起来了,他说,老师父,你说,成佛之路应该怎么办?怀让禅师告诉他,咦,他有个怀字,我也有个怀字,我也几时找个牛祖来看看。这个他说我问你,譬如一部……,以前当然没有汽车啰,牛拖车走路,那个车子走不动了,打牛好啊,打车子呢?赶车啊,应该赶牛呢?这个牛车,车子拖不动了,你看是要打牛呢,还是打车子啊,这就是怀让法师,这就是禅宗的这些大师们的教育手法,他们没有在大学什么,拿个教育博士的哦,用不著人家教的,自己的那个智慧创造出每一句、每一段的说话,给后世要学教育法的话,都是博士级以上的,就那么高明。他说,譬如一个牛车拖走不动了,应该打牛还是应该打车子呢,闽南佛学院的同学们,不管男的、女的,比丘还是比丘尼,请哪一位说,应该打什么?这个牛是什么,车子是什么?我们其他的人不答复,请闽南佛学院的同学们,那个人讲的举手,好啦,过去了,我们不谈了。这个现在我们来分析,现在不是你答话了,我们是乱扯,我们这个身体,是个车子,工具哦,不过呢,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叫做我们的妈妈我们的爸爸,两个人合作了一个机器,就是我们的身体,我们身体活到,这一部车子总算从两老那里借来,用几十年也好,一百年也好,到底是个工具,使我们这个生命肉体的机器牛车,这个车子能够拖得动的,以前不是汽油,不是机器驾驶,牛拖的,这个牛就是我们心、精神,你说车子拖不动,打牛好啊,打车子好?马祖因此一点就透,就服了怀让禅师,就在他那里得道,从此以后马祖的名声,名气是非常大,可是他没有过了,没有过黄河一带弘法,他一生。所以从马祖手下,他教育出来,他后来的教育法是更特别的很多,从他手下,所谓在唐代,在他教育出来,变成大师的七十二位,所以马祖门下出七十二员大善知识,七十二位大将、大元帅,文化的大将,文化的大元帅,所以这个全国的,一切的儒释道的三家文化,受他影响多大啊,他的手下七十二员大善知识,我们提到药山禅师,也就是他的弟子之一,多了不起,可是马祖声光那么大,四川人,四川人,成都人,一听到江南有一位大师,道一禅师,道望之高是高得不得了,想办法请他回四川来到成都来,大概马祖也想回去看看,这个他回到了成都,多少人出来迎接他,一接一看,谁呀?他的,这个……现在成都还有没有不知道,我们在成都的这几位老朋友,北门有个簸箕街,卖簸箕的。一看呢大家说,我还以为什么了不起的大师,马簸箕的儿子嘛,人就是这样,回到家乡嘛,他的父母,做老公的,那个竹子编成簸箕,马簸箕的儿子,家世不够高明,不够显赫,就有一点……味道就两样,马祖笑了,最后马祖讲两句话,学道不还乡,还乡道不香。当然不一定啦,你们年轻人,这是讲他的故事,学道不还乡,还乡道不香。这是当然,除非你做了统治天下的帝王,人家怕你那个权威,动不动宰了你,事实如此,学道不还乡,这个我们插过来。拿破仑也讲过的,这是拿破仑的话,有人随便引用,用错了,一辈子在他的太太同他的勤务兵,这个老兵跟他的,这两个人前面永远他不是英雄。是这个道理,越亲近了,当年看你长大的嘛,尤其家乡的老头子们,这位大师,他是小孩子,我知道的,我还拉过他耳朵呢,算不定这样讲,你大师又怎么样,等于朱元璋当了皇帝,朱元璋当时……,所以人家都说朱元璋杀人很多,他也很有感情的,所以朱元璋当了皇帝,当时有位一起的年轻的小兄弟,在落难,在农村苦的时候,叫田兴,这个人也是了不起的英雄,朱元璋当了皇帝时候,下命令全国找田兴,不出来,武功很高,田兴,很了不起,后来朱元璋已经当了皇帝,非常怀念他,一路找他没有。后来有人,地方上报告,有个地方上来,地方出了虎灾,老虎、虎灾、老虎,结果有一个人,一个人打死了好几头老虎,为地方除害,朱元璋一接到报告,没有第二人,一定是田兴。叫自己的秘书,秘书长,皇帝前面,这个时候,他书读得不太好,不过很用功他也会了,当和尚出身,和尚去化缘,碰到大灾荒化缘也化不到,讨饭也讨不来,憋到没有办法,才起义当了皇帝,当了皇帝以后,有一天在宫廷里头跟他的老婆马皇后,历史上第一个,可以说第一、二个贤后。在老婆的大腿上一拍,嘿,他说我们两个当年,为了没有饭吃,出来乱干事,谁知道今天我当了皇帝,你做皇后,在家里这样玩玩,这是夫妇之间平常的话,他讲了一拍太太的大腿,皇后的大腿,就出去了,旁边两个太监,这个马皇后最了解朱元璋,问两个太监,你刚才都看到听到了,等一下皇上回来就杀你的头了,你赶快两个,一个给我装哑巴,一个给我装聋子啊,千万什么都没有听见,更不要说拍我的腿啊讲这些话,等一下朱元璋出去一下,不对失了皇帝的威严,赶快回来,一看,两个太监问他,你们两个我刚才说什么,一个装哑巴一个,这个马皇后讲话了,唉呀,皇上,你不要多心啦,一个聋子、一个哑的,那好,出去了,不然他就杀了头,所以马皇后一辈子,真是了不起,好多的好事,所以马皇后死了以后,朱元璋一辈子,没有再讨第二个太太,没有立第二个皇后,妃子是有啦,但是这个正位始终是虚悬的,他怀念她,患难的夫妻那么好,尤其马皇后死的时候,朱元璋伤心极了,这个患难创业的夫妻,同时起来革命的哦,没有饭吃,太太偷了饼给他吃,偷饼偷出来的在家里,放在怀里把一只奶奶,太烫了,烫坏了,这样的感情、恩情,所以他难过极了,不过朱元璋到底内行,做过和尚的,他非要泐潭禅师来举火不可,这个送丧,要这位大和尚,朱元璋统治西藏你看本事,所以我说,哎!那个内行就是内行,西藏派兵什么搞的那太麻烦了,花样多得很,他在明朝几百年,朱元璋只派两个中国大使和尚一到西藏,嘿!宗教外交,宗教政治,太太平平的,这一个和尚当时泐潭禅师,浙江台州人,温州隔壁的,很有名学问好,他马皇后死了,后来泐潭禅师,他就派他到西藏、蒙古这一带,不是什么官哦,就是给一个封号就进去了,一个西藏、一个蒙古,一个和尚一手就安抚下来了,就平了,这才是大政治家,你以为他是个和尚出身,因为他内行,佛法他懂,所以马皇后死了,又逢当出殡的那一天,当然许多……,叫天文官看这个日子,看好的要出殡,下大雨啊,气得这个朱元璋,这个时候他晚年,已经有一点,大概我看来此人当时肝上有癌症,或者脑子有什么东西,没有朱医生也不去给他看一下,你们同宗的朱元璋,闹的,所以脾气特别大乱杀人,一杀人,马皇后一讲啊,他有时候就不杀了,马皇后死了,后来死的人更多,杀的,当然他有点心理变态,为什么变态,所有当领袖的人都有心理变态,我告诉你们研究历史的注意,当领袖的人,一个什么心理变态呢,非常自卑感的傲慢,天下人骄傲的人一定很自卑的,没有自卑感的人决不骄傲,有什么了不起的,自卑感的人,你看我,你不要看我不起,心理想格老子不得了,所以头这么一翘,没有自卑感的人翘个什么头啊,累死了管他呢,你看得我起也吃两碗饭,看我不起也吃两碗饭,管你干什么屁事,只有自卑感的朱元璋,虽然当了皇帝,因此如此艰难困苦的出身,生怕这些下面的人看他不起,自卑感一来,就是变态心理的精神病,朱医生对不对,你们老祖宗,当然你是看脑科不看心理科的,心理科就是变态心理,结果要……,赶快,快马请泐潭禅师来主丧,结果泐潭禅师使节又拼命赶,从浙江赶到南京啊,他的首都在南京,那个时候也没有飞机,赶来了,他已经气得不得了,又要杀人了,这些办丧事大臣,这个治丧委员会要惨了,大家嚇得发抖啊,然后这位和尚到了,他看到他来,心理舒服一点,出殡吧,照时间,结果下大雨,朱元璋气死了,老和尚一到,这个和尚也不是……,跟他俩年纪差不多啦,棺木一举,说偈子啦,下雨天流泪,都是浙江人的,浙江口音的诗,雷鸣,打雷,雷鸣地发哀,西方诸衲子,他带领一大批和尚来,同送马如来。朱元璋这下高兴了,马皇后信佛的,西方诸衲子同送……,我们这些所有的和尚来送丧,同送马如来,衲子,衲不是这个纳,衣服旁边的,你这样把它这个和尚纳进去了不得了,同送马如来。你看看,你们诸位,将来年轻做大和尚大师,这个诗不能够预先做好的,所以禅宗的机锋灵机就出来了,朱元璋这一下,好了。现在我们倒讲回来了,所以讲到刚才还是马祖的,学道不还乡,还乡道不香。不要说马祖是个和尚,朱元璋也如此,他那个田兴不来,他就叫秘书长,都是正式翰林学问好,你写信给我请他非来不可,大家代表皇帝写信,拿了稿子给他看,那文章当然很美,写得很好,他说不行这不行,我那个兄弟,田兴啊,看了你们的文章他更不来了,我来,自己来,他那封信白话信,我现在完全记不得了,好得很有资料的,写给田兴,他写给田兴的信,中间的白话文是,元璋是元璋,老哥,田老哥啊,朱元璋还是朱元璋,皇帝是皇帝,你来是看我朱元璋,不是看大明朝的皇帝,有种的过江来,格老子有种的你就来,这封信太好了,这就是真的信真感情,格老子俩个好朋友,皇帝是皇帝嘛,朱元璋是朱元璋,现在是朱元璋要你不来,不是皇帝要你来,你是来看朱元璋,不是看皇帝啊,你有种的过江来,田兴就来了,这封信他来了,来了给他盘桓好久,不做官走了,那么这个是疑案啦,后来历史上也说被他杀了,不过呢,查不到证据,反正田兴是不做他的官,田兴要么自己当皇帝,现在天下已经是属于你姓朱的,我不干,就是这样,朋友还是好朋友,朱元璋也很念旧呀,他倒楣的时候在乡村里种田,他做皇帝,除了田兴以外,也想那些种田的乡下人,当年在一起的,请进来到皇宫,也请了好几个来,结果都给他杀了,为什么杀?这些乡巴佬、种田的,一个斗大的字还认不得一个,皇帝请来做朋友,在皇宫里又穿得好,也吃得好,在这个天安门,人民大会堂玩得很舒服,然后有空呢,给这些部长、大臣来讲起,他啊,皇帝,你不知道,皇帝,当年格老子,我还打他屁股一拳,就把他腰都打断了,他叫“哎哟”呀,这个慢慢话就传到他的那里,你好好在那里玩、吃啊,很舒服,你讲他当年又给你拳头打到屁股踢下去啦,什么……昏倒啦,毫无道理,格老子不管的,宰啊,那朱元璋当皇帝可以呀,这个马祖不可以耶!所以他回到家乡,这个马簸箕的儿子,所以他不来了。相传,另外一个是相传啦,他回到成都只利益了一个人,利益什么人,他的嫂嫂,他的嫂嫂倒非常信,这个叔叔,出家的叔叔一定得道了,很虔诚地相信,别人看不上眼,她相信,她要马祖传给她佛法,马祖是开玩笑的还是真的我不知道,不过这个故事查无实据,有这个传说,我也在四川成都听来,他告诉嫂嫂你要学佛想得道成佛很容易,你弄个鸡蛋挂在床头,每一天早晨、晚上坐在家里听,有一天鸡蛋跟你说话了,你就得道了,这个嫂嫂就很相信,就把弄个鸡蛋挂在床头,鸡蛋怎么挂法,我请问你诸位,一定有个办法挂起来的,鸡蛋挂著悬空挂著,这个嫂嫂就照马祖的办法,早晨也去听听,晚上睡觉以前也去听听,听了好久好几年,忽然这个鸡蛋掉下了,“咚”打破了,嫂嫂开悟了,大彻大悟,也得道,这是听来的。再讲马祖的,后来禅宗的弘扬教育法,马祖是后来在江西一带,等于现在讲就是一个,他的声光之下自然形成了一个大学学院,所以下面出家、在家的跟他的人很多啦,他的最得意弟子也有好几位,七十多位,最重要的一个是百丈禅师,所以马祖、百丈。百丈这个是道号,是百丈山那个山名,山很高,年轻的时候,像你们这样年轻,跟著师父马祖啊做侍者,所谓侍者就是招呼师父随时在旁边,这个侍者你们都知道,这个在师父旁边好几年,两、三年做侍者,很勤劳也诚恳学法,有一天晚上,晚边了,傍晚,马祖出来散步,像我们一样经行,行香,一个师父出门,出山门外散散步,侍者年轻的百丈跟在旁边,江西一带野鸭子很多,水鸭子,江西、湖北这一带都很多的,野鸭子尤其是江西,很多的,野鸭子我们那里也有,晚边到,一群野鸭子飞起来,“呼……”就飞,他正在走,百丈也正跟在旁边,看到很好的风景,这个画面,一群野鸭子飞过来,马祖看到就问,哪里去了。它飞走了,他师父回转来就把他鼻子一扭,哎哟,他一叫,哎哟,蹲下去了,马祖说,你怎么不说飞走了呢。这个教育法,野鸭子,哪里去了,什么地方去了?他说飞走了,飞过去也,飞走了,飞过去了,所以他扭他的鼻子,等他叫哎哟的时候,他说,你怎么不说,不说飞过去了呢,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个叫参话头,那么禅宗后世这样的方法叫参公案,把古人怎么开悟的这个故事,这个历史的真实故事再来参一下,参公案后世就比较少了,禅堂里。所以清末以后的禅堂,只晓得参一个死的话头,念佛是谁?参公案就比较很少很少了,那么过去呢,明朝之间呢,参公案比较多,清朝以后是参死话头了,这个就是公案。百丈怎么开悟的,然后,鼻子扭痛了,他就说,你怎么再不说飞过去了呢,百丈不答话了,马祖还在门口,看风景也好、做什么也好,没有记载了,百丈就立刻跑回房间,在他的寮房里就痛哭起来,哭了,这一哭啊,同学们也好,同学,亲证师问他,你怎么哭啦,他也不响。你想家呀,想回家过年啊?那你想什么?为什么哭了,他说,我的鼻子给师父扭痛了,这个同学们一想,这个也不是了不起的事,师父平常也不会打我们,我们的鼻子都好好的,都没有被扭过,怎么今天扭起你的鼻子来,很奇怪,跑去问马祖,马祖听了笑笑的,他说,师父什么事啊,我们那个海师兄啊在房间里大哭啊,我问他想回家吗,他说,不是,他说你把他的鼻子扭痛了,这个马祖答了,笑了,说他会了,就是这句话,他会啦。所以禅宗的佛法一点也没有用什么文章啊,你们这些大学毕业的,讲一句话,统统都是文气,弄个东西来又说是供养,给你就给你嘛,什么供养供个什么养,弄个……这个是发心啦,发个什么心,我要你给我好不好,干脆拉倒,我这个人不会读书,素来讲真话,你们书也读多了,满口的佛话一口的术语,人家都听不懂的,你看禅宗祖师讲话,马祖说,海识得,就是说,百丈啊会啦,这个师兄弟跑回来,跟他讲,哎,我就问了师父,师父说你会啦,他就哈哈大笑,所以一下哭一下笑,为了什么?这个故事后面还很多,他还是照旧做侍者,这一下做侍者不同啰,马祖是,大禅师上堂说法,他俩个师徒百丈跟马祖改革丛林,创办的宗教,就是佛教的宗教革命家,不管一切就建了,所以大家集体共修,那个时候还没有起了禅堂,就是集体一起修,大家种田,自己自谋生活,这个丛林制度就是他俩师徒,所以丛林讲百丈清规就是他搞的,那么这个阶段,马祖他们兴办了规矩,马祖上堂就是我们这样坐在上面开始讲课了,做一个龛龛,这个讲台上面有个竹簾子挂下来,一上来以后把竹簾子拉起来开始讲课了,马祖上来要讲课了,百丈做侍者,要把竹簾子拉起来,等到马祖一坐上去还没有开口,百丈把竹簾子拉了一半“假使不对了,还得了,佛法,回去了,回去自己的寮房方丈打坐在那里,百丈又过来站在旁边,他说,刚才我还没有说法呢,你为什么把簾子放下,这个百丈没有答复他,看房间旁边有个……,过去人用的清洁具,清洁器哗”就放下来走了,讲完了,就是禅宗做法,所以马祖一声都不响也不发脾气,以马祖的威严,那叫拂尘,用动物的尾巴做起来就是现在打干净的,鸡毛掸子,那个时候不用鸡毛用马尾呀,这个百丈就看看那个东西马祖就把这个东西拿来放在手上,他说,我刚才还没有说法,你为什么就把簾子拉了,百丈就看看那,个东西,马祖转过来看这个东西,百丈说,即此用,离此用。即此用,离此用。六个字,两句话,后来记下来就是六个字,即此用,离此用。马祖一听,喝,有没有加乱讲两个字,不知道,喝,他就赶紧把那个放回去,马祖补了一句,还是原话,即此用,离此用。这些详细的也许我前后还有点颠倒,你们翻《五灯会元》,翻《指月录》,或者翻《传灯录》这一段,这些叫做参公案。百丈禅师的法语,灵光独耀,迥脱根尘,心性无染,本自圆成。灵光独耀,迥脱根尘,

本篇文章由tianxin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