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二盘

 

  禅修实践研究,这一次是这个题目,我们现在本题来了,慢慢来,好像两腿不太听命令了吧,有一点消息了,所谓消息者,这个腿开始有点难受起来了,是不是啊,是这样,赶快放参,等一下再来,先下去,引磬响就下座,十分钟就回禅堂,要大小方便快去。

  为什么叫生命的科学,我们一句话,下一个简单的答覆。真正的佛法,尤其是真正中国儒释道三家综合的文化,都是讲一个生命的科学,因为前几年,大陆有几位科学家,经过一个朋友的介绍,他们流行这个气功,我就笑,我说,我们中国的宝贝多得很,气功算什么,我说你们不知道,我们年轻的时候都玩过的。第一步是武功,练武功,武功练好了进一步练气功,气功练好了再进一步道功,道功练好了进一步禅功,这是传统的中国的东西哦。但禅包括了佛家、道家,光讲气功,有许多人练气功来问我,这个气守丹田。我说,你所谓丹田,下丹田在肚脐下面一寸三分,道家讲的,中丹田在男女的两个乳房的中间,上丹田在眉间,守哪个丹田。这个是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把气守哪个地方好。我说不要瞎搞了,这些东西,我从年轻玩起,告诉你们,尤其女性不要随便开始守下丹田,不到某一步功夫不能随便守下丹田,女性,很严重哦,搞得不好就会血崩哦,男性也有问题的。他说,气守哪个丹田,我说,丹田是什么,你也不懂,乱扯,不晓得这三个什么叫丹田,我说我问你,我们人体是个皮做的,这个皮呀,像尼龙袋一样,里头装了些肉,里头肉把它捏拢来变成心肝脾肺肾装在这里头,每个地方有能道,有通路的,你吸一口气,把它憋在那个肚脐眼下面那个地方,就留住啦。有感觉啊,我说你拿个棍子打我的小肚子我绝对不怕,我还真可以不怕。这个也不是气,你也不懂,我问你,你看那个汽车轮胎,一个气胎,你把它打气打进,那个气打进去了以后叫那个气留在中丹田不动,轮胎做得到吗,做不做得到,那个气进来每个袋子都满的嘛,那里还停留,停留在那个上丹田,中丹田,那就是癌症,那个气嘛,空的嘛,那会停留在那里,那停留在那里是你的感觉嘛,不要瞎扯了,而且你把那个留在那里干什么呢,做什么用,免得家里不要买瓦斯了,就把肚脐放个气,瓦斯,饭都煮开了,没有这回事嘛,所以你气功练得再好为人治病,我说会啊,对不起啊,我是讲道理,不是批评气功不对,后面还有文章的,我说好,我告诉你,我也会,但是我不愿玩这个花样,帮助一下,减轻一下痛苦,有一点帮助,有的,说根本就会治好,对不起,你看所有统计下来,给气功治疗过的,有好处没有,绝对有好处,把病治好了没有,该抬的抬起走,该爬的还是爬出去,该躺在那里的,躺直了的就躺直了,医不好的,不要说气功,

  我常常在医学大学,在台湾国防医学院到处讲的,我说你们中医、西医两边不要争好不好,因为我外行可以讲,我们这里好多大医师在,这里都是大医生、大博士,等一下慢慢给你介绍。我当年讲他们,不管是西医、中医都治不好病的,我在台上演讲就乱讲,西医也治不好的。中国人两句老话,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不管你中医、西医那个医药,那个不死的病自然给你治好嘛,他本来不死嘛,那个该死的病你药……,你中医、西医束手无策,所以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跟你两个无缘,譬如我们那个北京这些老朋友,我的老朋友,我们有缘嘛,所以哄来就好玩了,你无缘他就不听你那一套的,就是这个道理,我说中医、西医假使医得好病,世界上人就不会死了,你们照旧的医,他们照样的死,该死的病,治不好的,所以讲到人体的科学,后来这些朋友我一谈,对不起,你们真正,我愿意帮助你们搞起来,中国文化的科学是要发明了,我说,改个名字叫做生命科学,或者是,生命物理。这几个大科学家一听,听我这样一讲,这个好,这个好,这个太好了,可是我还没有开动呢。生命是包括了一切,真正的佛法是生命的科学,大家不要给宗教外衣困住了,太可惜了,时代到了现在,这个生命科学,只有这一套东西,在今天我们自己中国人来说,只有我们中国一路领先的,这句话我自己讲了我负责,这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外面的西方的科学文明只能作注解,可惜呢,我们自己中国这个文化,有啊,都在那个仓库里头,都在古书里头,你们年轻人也啃不懂,白话文入手的,写两个字写得东倒西歪的,文章作得青蛙跳井,扑通,不通,那个古书怎么读得懂嘛,那个仓库打不开啊。生命科学是这个。

  我们生命存在著很多问题,所以世界上的人每一个都是科学家,每一个都是哲学家,每一个都是宗教家,每一个人对于自己的生命活到,怎么会来投生?你当时找他作爸爸作妈妈,你在哪里认识下了主意要他做爸爸、妈妈的,不知道来的,自己为什么会来变一个人,不知道,这个天地怎么来的,宇宙万物怎么来的,太阳哪一天来的,西方的宗教家解释,上帝照他的样子造那个天地,我说谁造那个上帝的,总有个外婆吧,如果上帝是外婆生的,上帝的那个外外婆又是谁呀,一路追下去,追到底,追不出来的,所以宗教家就是说,宗教家比我们那个老朋友军事重地还重要,谢绝参观。你不准问,信者就得救,我是信你的,你总让我看一看好不好,里头有些什么东西宗教是不让你看的哦,所以佛不是宗教,你们把佛教也当成这样玩的话,那是佛教的罪人哦,我还顺便给你介绍,对不起,我先磕头,向你们诸位。

  清朝有个名士,郑板桥讲了几句话,把三教的徒弟们都骂了,和尚,释迦之罪人。道士,老子之罪人。秀才,孔子之罪人。郑板桥说的,这个话。我现在为什么引用他的话,所以你们把佛法真正的奥义不拿出来,变成一个宗教的迷信的形式的话,那变成佛释迦牟尼佛的罪人,释迦之罪人,字要写正楷一点,真正的佛法是个大科学,所以我们这个宇宙怎么来的,人怎么下来,活到了以后,我的命运跟你俩个怎么不同,你的命运为什么如此,为什么要死掉?这个是生命的道理,这个就是生命的科学,那么我们打坐修道同这个生命的关系,统统从这个问题来,现在我们把生命科学要正式上路拿出来,这个大概……,这个问题讲过了,基础打好,我们才告诉大家怎么打坐怎么做功夫,现在不是我说的哦,生命科学佛说的,我还是老话,很多老朋友,同学都听我讲过好几次,现在我们重复,我们一个人生下来,活在世界上,有四个阶段,生、老、病、死,谁都免不了,释迦牟尼佛,我们本师当年为什么要出家,就是为了这四个问题,人为什么要生,两个,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在一起,为什么要生出一个人来。鸡为什么生出蛋来,蛋里头又变出鸡来,如果有一个人作主的老板的话,有一个主宰的话,你生了就好了不要人家死嘛,生了为什么也要他死呢,都很奇怪的事,这是生命的奥袐。生了,必定是老,必定有病,必定死亡,生、老、病、死,释迦牟尼佛为了这个,跑去出家,要跳出这个范围,对不住,今天我们真正给佛俩个,要请他老人家加被我们,要懂得哦,他呢,活了八十一岁也走了,你说解决了问题,如果释迦牟尼佛我们这位大老师在这里,我一定问他,你老人家为了这个,十九岁跑去出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你不是证得菩提大彻大悟了,为什么你八十一岁也走了呢,是不是一个问题啊,这是科学问题,讲宗教就不能不敢这样讲哦,释迦牟尼佛自己有答案给你,可是大家不知道啊,学佛半天都没有找出来,

  所以古人有位辛弃疾,叫辛稼轩,宋朝一个大文豪,又是大军事家,又是个大侠客,又是个大忠臣,很有名的,我们山东的老乡,他爱喝酒,他就写了几句话,他说,他怎么讲呢,讲到佛的时候,不饮便康强,佛家是戒酒的,不准喝酒,如果不饮不喝酒就健康的话,佛寿须千百,那释迦牟尼佛活一千岁,活一百岁,八十一年入涅槃,可是释迦牟尼佛活到八十一岁就走了,且进杯中物,我还是喝我的,很有道理,所以郑板桥也讲过这个话,郑板桥怎么讲呢,酒能养性,喝酒能够……养的养,性情的性,仙家饮之,学道的人,。学神仙的喝,佛的戒律本来没有戒酒的,因为一位比丘喝了酒糊涂了,犯了很多戒,后来下命令才把它戒掉,所以这个戒不是性戒,是遮戒,方便之戒。酒能养性,仙家饮之。养性,仙家饮之,酒能乱性,佛家戒之。佛门认为喝酒并不妨碍什么的,可是会乱性了,那我呢,我则,郑板桥说的,有酒学仙,无酒就学佛。他这个都是他的方便,有酒喝的时候我学道家,变神仙,没有酒喝的时候我学佛家,出家了戒酒,他两头都占了,这是笑话,顺便讲过来的。

  所以讲到佛既然是为了了生老病死,结果为什么八十一岁走了,人的生命,是不是有自己可以作主使他活到呢?古书上很多,现在没有啦,你们不知道,当年我学佛、学道的时候,常常碰到人说,你不知道,我那个师父三百岁了,在哪里,在某一个地方,反正乱吹一顿,很多。你看道家的书,晋朝那个抱朴子书,他说,道家的人最乱,抱朴子,是葛洪是神仙,他那个书上就说,修道的人,扯谎话乱扯的很多,他还亲自看到过,有一个老先生,说活了晋朝到……活了八百多岁了,他说这个人跟抱朴子讲,孔子生的时候,还在妈妈抱著,我就抱过他,而且我还摸摸他的头,你将来一定作圣人,你看从古到今扯谎的人很多的,生命这个东西,生老病死,怎么样去解决,尤其禅宗标榜,参禅是了生死,生死怎么了。我们先拿自己来研究,一般人学佛,都想打坐,身体健康的活长一点,为什么《金刚经》上教我们,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不要认为学了佛以后,寿命就无量无边永远活下去的,这个观念先要拿掉,事实上我们念《金刚经》,念是念,绝对相信,念到无寿者相的时候啊,老实讲,我们嘴里是念心理不甘啊,还是要寿者相,多活一点,你看你们翻开旧的旧本的《金刚经》,上面两个偈子,是唐朝那个女皇帝,武则天作的,金刚不坏身,愿佛开微密,微密,我一下也记不得了,你记得吗,你记得,你写,这些老学生,比我老多了,老师不会,他一定记不得,不是,也可以,这个也武则天,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这个也是武则天写的,每一本金刚经上面都印,什么金刚不坏身……,五个字一句的,想起来再告诉你们,没有关系,不是我们的本题,《金刚经》里有提到无寿者相,我们现在作科学研究,先介绍,我们倒转来生与死的问题。人怎么死的,只讲人,千万注意这个是科学,不是我说的,都是佛经上有的,可惜你们读的佛学,佛经里头没有找出来,我们现在帮你们好好找出来,将来还是要你们自己去研究的。我们这个人,一生下来,就死掉了,你信不信,你决不信,道家有一个人,讲得比佛讲得痛快,庄子,庄子是道家的,《庄子》在道教里头这一本书不叫《庄子》,叫《南华经》,《老子》这本书在道教里头叫《道德经》,《庄子》叫《南华经》,《列子》这一本书在道教里头叫《清虚经》,这是道家的三经,重点的三经,庄子怎么说呢,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他说,当一个人的生命,宇宙万物的生命,当你刚刚生出来,那个时候就是死亡的开始,方生就方死,你刚刚生的时候就是死亡的开始,你认为是死亡的时候,是另一个生命的开始,是方生方死,庄子在别一个的地方,有借用孔子告诉他的大弟子颜回一句话,孔子怎么告诉颜回,传道给他的大弟子,回也,是颜回的名字,回也,交臂非故。就这么一句话,我现在带领你们,刺激你们年轻的同学们,好好学国文,国文学不好,你研究佛学、中国文化,影子都没。怎么叫“交臂非故”?我们两个对面走过来,你走过来,我走过去,两个人走到一排的时候,两个膀子靠都没有靠,两个膀子靠一下,你向这头走,我向那头走,你的……原来的这一刹那,两个膀子靠在一起已经没有了,早过去了,所以,交臂非故,这两个手那么擦一下,一下就没有了,就是佛说的,诸行无常,世界上一切的东西没有一个永恒的存在,佛法叫做无常,我们中国旧文化《易经》叫作变化,世界上的东西没有一样不变,没有一分一秒不变,没有一件事不变的,所以它无常不是永恒存在,这个生命是方生方死,当我们一岁的时候已经老了,比你生下,妈妈生下,坐满月的时候老得多了,当我们十岁的时候比两、三岁已经老多了,所以每一天都在小死亡,今天的不是昨天的,明天的也不是今天的,都在死亡,随时在死亡。现在,我告诉你,我常常问人,你看那个生过孩子的太太们都知道,

  (这一段文字很促人深省,建议大家重点看看)那个婴儿生下来,有些人做过爸爸的都不大负责任的啦,很少看孩子的,那个婴儿躺在床上玩什么,你知道吗?有些人大概知道,婴儿两个手不大动的,那个指头是这样抓到的,大指头放在里头,所以道家后来打坐就用这个手印,叫做握固,婴儿这个指头放在里头的,很少有婴儿这样,这个婴儿也许健康有问题,大部份是这样,都是放里头的,婴儿在床上玩什么,蹬脚,蹬脚,特别爱踢,他生长在成长,所以七岁、八岁的婴儿狗都讨厌,那狗睡觉他都跑去踢它一下,他两个腿,等于那个狗长牙齿的时候不咬不舒服,我们人长牙齿小孩子的时候,不咬东西也不舒服,发痒发胀,他两个腿发胀生命在成长,等到慢慢中年以后,大家坐起来就喜欢这样了,两腿交起来,已经不行了,到老年就坐成这样了,根本没有生命,生命的死亡从足底下开始,所以一般人说,养精蓄锐,精力也从足底下开始,精从足底生,换句话,一个人发冷,寒也从足底生,所以我常常告诉人,喂,穿袜子,你上面的衣服拿皮包起来,下面光脚,没有用的,你把下面两个腿一保护好了以后,上面少穿一点没有问题,两个腿,你看老了以后,这个人呢,大家,我们看到,你看男的女的,到了中年什么呢,中年有一个东西很快就出来,每一个人家里都种西瓜的,到了中年都出去卖西瓜了,走路这个样子了,肚子都大了,屁股都向前面挺了,慢慢以后老了呢,走不动了,两个腿不行了,死了一半,小心啊,不过我两个腿还不错的,这是跟你们讲笑话。你们注意,所以腿,这就医学上要研究了,我们有脑科,国际上脑科权威的医生在这里他只管头不管腿的,脑跟腿,只有释迦牟尼佛告诉你,左边的大拇指开始,左右脑,跟脑连到的。所以修白骨观佛要告诉你,观修左边的大拇指开始,他老人家两千多年前在那里美国留学,还不晓得,在英国留学,他怎么知道的,那个什么英国、美国影子都还没有,他怎么会知道,越看越奇怪。修白骨观他告诉我们,高血压的人,打起坐来,一观想把自己的头切下来,倒转来放在肚子里头,不到五分钟血压就下降了,他又怎么知道,所以我们那么多老师,这位释迦老师真嚇人,他的智慧学问不晓得多大,可惜你们都没有看到过,对不对?你们看到过嘛?看到,不错,讲老实话,这些都是宝贝,你们要想修持,所以《禅秘要法》白骨观,就要好好研究,那是个大科学,这本书,我又怕你们后辈子看不懂,年轻人,又把它古文翻成白话,可是我一辈子做事情有个毛病,做了一半不高兴就算了,切一半,所以每部书我都写一半,下半部都不写,不翻了,为什么?你们年轻人活到干什么的,要接上来啊!我没写完你来写,可是年轻人偷懒,都不干的,《禅秘要法》。所以人老了,那么先告诉这个哦,所以等一下教打坐的时候同两个腿的关系哦,所以老年人,足底都还发烫的,坐下来腰干挺的,这里还不挺的(肚子),长寿之相,那个肚子大,不是肠子不对了,就是你不注意骨头的形态,人明明端正站到很好,精神特别好,可是人要偷懒喜欢这样,这样一来整个体形骨骼都变了,变了就快死了,死得快,不是快死,快死同死得快这两个文字用的不同,有距离的。人怎么死,一个正常死的人,你们大概看死人不晓得多不多,因为我看得很多,为什么看得多,很多老朋友要走的时候,我都亲自去看他一下,有些还等我来断气要命的,然后我来,喂……手,喂……一抓住他,碰到我这个也怪人,好多老朋友我手一抓住了,我说你这个时候不要留恋了,你念阿弥陀佛,快走吧,我帮你念,快一点……,还有几个我念的,站在那里帮助他,念了一、两个钟头,他还不肯走,我说不拉你了,你走吧,把手一放,他当真跑了,那还很多。人死,我们身体是四大,佛说是四大组合,地、水、火、风叫四大,这个你们年轻都知道,还是你们写一写,不要懒,有许多新学的大菩萨、老菩萨、中菩萨,都要写出来的。四大,地、水、火、风,叫四大。大就是大类,这个慢慢来解释了,所以我们呼吸都属于风大,人要死的时候,地大先发生问题,你看到医院里,快要死的时候,你看到躺在那里,两个脚不能动了,所以我们这样就看到,你读这个古书的时候,读到《论语》,你就看到了,孔子的学生曾子,要死以前,启予足,为什么叫启予足,自己两个脚没有知觉了,叫学生你帮我脚放放好,启予手,两个手也不能动了,你帮我手摆一摆好,而今以后可以免乎,他晓得自己马上要死了,他说现在起,我很放心,我知道一辈子没有做错过事,可以免除了罪过了,因为要走了。所以这个时候,这种情形,人要死的时候,先是地大分散,身体重了,所以我们假使年纪大了,没有好好用功的人,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听自己主张了,走路也不方便了,这个地大都出了问题,告诉你,这是一个信号,要死以前先这个……,然后,要死了,就觉得这个身体,到处不能动,压得很痛苦,身上好像,要死以前,好像一个山压下来一样,大石千斤压下来,这个时候呢,我们今天在坐的,好几位大名医都会救得转来,只要有个办法,还有办法,第二步就没有办法了,等到地大分散,跟到第二步来的是什么呢?水大分散,出冷汗了,一出冷汗,那个人正常的死,身体上一出冷汗,冰的,你要晓得我们做医生做朋友的,摸摸这个躺在那里那个病人,一摸到那个手,那个汗出来,身体上粘的,又冰的,对不住,很难办了,那叫做难办,真难办了,很难救了,这个时候要死的人,感觉的时候已经昏迷的状态来了,自己觉得……好像下大雨,好像在海洋中间漂,幻觉通通来了,同做梦一样,这是水大分散,然后身上,一颗一颗汗珠就出来,最后呢,上面就哦,哦……,那个痰在里头打滾,到了肛门一张开了,最后一次大便,也不是大便,最后大肠里的液体一排,前面小便的还有最后一次的精要出掉,这两个大小便的水大同冷汗一排的时候,完了,很难救了,然后跟到来的,是风大与火大,呼吸,哦……哦……,最后一口气断了,我死过的,因为我看过,当然我还没有自己那么好的经验,我在旁边帮忙他死,我说你快点念佛,走啊,走啊,还有些朋友,念了一辈子告诉我,你们注意哟,我知道,没有办法唸了,念了一辈子佛,到临走的时候,我知道没有办法唸了,你们注意啊,你们大家说念佛,什么叫念佛,然后我就骂他了,你怎么搞的,你心里念到佛,不要“南无阿弥陀佛”,什么“嘛呢、嘛呢”的都不要了,你只要心里念到,念就是这个念头,我说,你念不出来佛,你怎么会讲话,会晓得自己要死呢?那个就是念,大家念佛不懂得是什么念,以为,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是念,那是佛号啊,这个也慢慢再介绍念佛有念佛法门的,这个时候……气断到这里,火大就断了。我们晓得,你们都上过唯识的课没有?我问你们出家同学们,都上过了吧?暖、寿、识三位一体的,意识精神还存在,身上的暖气一定存在,意识还存在,意识一散掉了以后,要死的时候,暖气就没有了,意识就离开了,就灵魂离开,所以人死了以后,以佛的这个科学,你看他几千年怎么知道,所以讲六道轮回,假使这个人,这一辈子的善恶的行为,来生还能够变人,人中再来的,他死的时候,最后一口气一断,你把他全身一摸,这是个科学,什么地方都冷了,最后这里还暖和的(南师手示心脏部位),来生一定变人,人道中再来,善恶兼半,这种人临死的时候一定,有些人更高级的,很清爽,家里的事情都吩咐好了,然后眼泪掉掉,没有,无可奈何就走了,胸口最后还温的,那个是人道中再来,如果有些高血压的心脏病,全身都冷完了,摸这里还热的,天道,不过天道里头或者阿修罗道,他脾气大,死了以后也是天人,阿修罗变这一种的,有些,慈眉善目的,窝囊兮兮的,那个算是好天人,所以好人跟坏人,分不清的,阿修罗、天人是同等的,都是上面,如果头顶最后还暖的,往生西方的,不过有时候走了,半路又走到东方来了,这是真的,不是跟你说笑话的,这个中间是科学,我现在大致给你介绍,如果是死了以后,这个人这一辈子恶事、坏事做多了,变畜生的呢,全身冷了,肚脐下面还暖的,畜生道中,但是这个没有啦,你摸不出来的,这种人死相都是冻得很可怜,最后全身冷完,膝盖头最后还暖的,饿鬼道中,地狱道是向下走的,这个释迦牟尼佛,我们这个老师啊,这个本师他怎么知道,那个时候拿什么科学实验,他怎么知道,可是真实的哦,这样叫做地、水、火、风都散光了,就昏迷了,死过去了,你注意啊,人,这是讲正常的,我没有讲狗怎么样死的,蚂蚁怎么死的,虾子怎么死的,都没有讲哦,那都有的,佛学里头都有,你要去找啊,所以人家讲,佛学是浩如烟海,太渊博了,浩如烟海,那么渊博,那么高深,这四个字也害死大家,因为烟一样看不清楚,海一样我何必去游泳呢,何必去烟里头钻呢,所以像你们一样,不读书,何必……,就是这个样子蛮好,何必研究呢,浩如烟海怎么办,烟是看不清的,海是那么深,怎么去游泳啊。真正要死亡,正常的,最后那一刹那是无比的快乐,可是,最后一刹那,这么弹指一声,什么叫刹那,刹那是佛经的话,梵文过来的,这么弹指一声,六十个刹那,刹那多快啊,所以你觉得,完全离开这个肉体,四大分散的时候,觉得很舒服的时候,已经昏迷了,没有了,不知道了,那个真死亡了大概这个死亡阶段,经过二、三十个钟头,拿我们人世讲,这个暂定的,没有标准,忽然梦一样醒过来,普通叫灵魂,这个不是鬼,这里我们普通,佛学没有叫灵魂的,这叫中有身开始了,也叫中阴身,就是说这个身体死亡了,另一个身体生命还没有配合拢来,这个阶段,中间存在阶段叫中有,也叫在阴,这个时候自己好像,一个人睡眠睡过去忽然醒来以后,我好像死了,可是看自己尸体看不到的,中国人两句老话,生不认魂,你活到自己这个灵魂你也不知道,假使活到能够知道自己的灵魂,虽然没有成佛成道也差不多了,有一点基础了,你们好好打坐,慢慢认得吧,还不知道呢。可是中阴身一醒转来,那一刹那之间有强烈的光明,这是一个科学的道理,生命的,为什么,那个光明不是太阳光,也不是月亮光、也不是电发的光,强烈的光明,除了真的平常打坐得定,自己在性光中看清楚了的人,那个时候一定这个光当中这个生死不来了,就请长假了,给这个世间,所以你平常这个光,自己性光都认不得,你到那个时候,中阴身灵魂境界,那个光一来,有时候把你自己灵魂,灵魂也嚇散开了,散开了,又乱七八糟来了,这是科学哦,那是真的哦,所以你真的得定,四禅八定,达到某一个境界,是一片真的性光之中,不是有相的光,也并不是无相的光,那么你守到一个有相的光也不是无相的,这个再讨论,所以这个光一来,中阴身一醒过来以后,这个光一过来以后,一闪就没有了,前面出现的什么,你这一辈子的所做的任何一点事,大事、小事,一幕一幕电影一样很快很快都出来,不止你这一辈子,前辈子、大前辈子、前前辈子,多少辈子所有的好坏事情影子一样,片断的都跑过来,因缘,所以佛告诉你四句话,释迦牟尼佛,“纵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纵使经百劫,所作的业不会亡,亡,就是不会没有,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所以每一个生命转过来,为什么这个人寿命有长短,相貌有好看不好看,遭遇有好不好,有些很穷,有些很得意,有些不得意,为什么都是……,所以佛法的道理建立在三世因果、六道轮回。假使佛法对因果轮回的道理都没有搞清楚,你是白学佛了,所以我们晓得有一位老法师,现在我不讲他名字还活到,他当年学问也好,也当过大方丈,他,人家告诉我,他讲了三句话,我拍掌大笑,我说真讲得好,他是大法师哦,他说我告诉你啊,告诉大家,居士怕因果,这些学佛的人很怕因果,因果怕和尚,和尚怕居士。这个轮回,三角的轮回。虽然这个是笑话,学佛把三世因果六道轮回,这个道理没有搞清楚,你是白学了,大小乘的佛法,一切修持的法门基本都建立在这个上面,这是因果定律,就在自然物理科学里头也是公定的,承认的,至于生命定律里头统统是因果的道理。我们古老板告诉我,到时间了该休息,现在有个因果很重要,有点心吃是吧,这个因果最重要了。

本篇文章由tianxin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