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二十一盘

  三摩是三摩地,就是修定,现在弥勒菩萨很科学地给你分类,告诉你怎么样修定,加上我再来给它注解、补充,那么以所有寻有伺等三地在上面,这个很重要,就是我们现在打坐起来,不是有个同学,你们今天,我收到好多问题的,都很啰嗦,问得都不过瘾的,但是都是问题,我暂时摆在那里没有答,不过有个人已经问到,“一念回机,便同本得”。这些问题我会答复的,不要慌,不过你一念回机,一念回机还是在有寻有伺里头,我说法讲经,不同哦,我也不是和尚不是法师,我头上有发,不像你们没发,不同,比我高一级,我也不是法师,我也不是居士,我是个跑江湖乱讲的,人家不敢讲,我什么脏话,好话都敢说。

  什么叫有寻有伺,叫你们照佛学那个解释了半天头大了,有寻……,寻和伺两个字,唐代玄奘法师的翻译,古代翻译就是有觉有观,“觉”字有觉,就是玄奘翻译翻的“有寻”,有观就是玄奘法师翻译的“有伺”,那么你们上佛学,这样教学生就对了,可是教了半天,佛法还是佛法,他还是他,你还是你,屁用都没有,有寻有伺、有觉有观是什么意思呢?怎么叫做有寻、有觉呢?譬如我们打坐啊,譬如啦,做功夫想念头清净,清净不了,怎么才能清净啊,就在寻找,找这个插头,插在那个清净地方,所以有寻,等于我们晚上走夜路,后里拿了个电筒,掉了一毛钱了,在哪里,在哪里,拿个电筒来找,这个叫有寻,找到了,这一块钱在这里,拿个电筒找到了,在这里,在这里,这个手电筒的光圈照到它不要动了,在这里、在这里,找到了,不要乱找了,这个就是“伺”的境界,这样懂了吧,这样听懂了吧,我这个说法,叫做王大娘的说法,王大娘的裹脚布,又长又臭,不过有时候洗干净了蛮香的,有寻有伺,那么现在告诉我们,总标《瑜伽经》所谓四种,你讲它是禅定,静虑就是禅定,

  第二种叫解脱,第三种叫等持,什么叫等持啊,你们学过佛学院同学都懂,定慧等持,所以有时候解释“三昧”两个字,你们讲佛学就是定慧等持的意思,他有时候叫等持,不过进一步叫等至,平等的到达那个境界,这包括了什么内容呢,就是做功夫修行的内容。

  一,从离生有寻有伺静虑,这是第一步初禅,我们讲修行要达到离生喜乐,旧的翻译大家都晓得的,那么我给你们解释,真的功夫做到,身心可以分开了,因为达到身心可以有分离之感,而且有出离之想对于人世间啊,这个世俗越来越想离开了,而且在静中,晓得这个思想、心理作用、精神作用,同生理两个可以分开了,我们现在功夫不到,气脉不通,什么分不开哦,你讲了半天,你道理讲得再好,功夫做得再好,始终还在这个肉体的生理上转,你在肉体生理,你说我今天坐得非常好,空空洞洞,好清净哦,佛法真好啊,好像道理什么都懂了,我今天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老师,真好空的,我说,你见鬼不是鬼,我看你见人不是人,我说你搞了半天,我并不是认为,你是真的,真的,可是你没有加智慧,你搞了半天,现在你是个活人,所以你用功打坐,真正下来以后功不唐捐,既然用功,到了今天自然觉得心境空空,头脑清净,真的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有什么了不起呀,一个人如果受了打击,灰心了,你给他前面看,老兄,你认得我吗?你到精神病院看看,你认得我吗?不知道,他见爸爸不是爸爸,见妈妈不是妈妈,也得了道啊,那不过是偶然一个神经迟钝的一个境界嘛,拿现在讲,你功夫再好再清净,一念不生,还是唯物的啊,还是生理上的变化作用,神经清净了嘛,那么请问,你到达这个境界,格老子请你坐在上面,我一把火给你烧了以后,你还清净不清净呢?就不知道啰,所以今天的时代,不是那么简单,你随便讲,我一把火给你烧了,你尽管烧吧,不要说火到这里燃不起来,就是燃得起来,烧了半天,我还是我,坐在这里,虽然是个黑炭呢,黑炭还会讲话,那我就相信你心物一元,不然你那个唯心,怎么样唯心的,我就告诉你是唯物的,你怎么说呢,怎么说呢,对不对,所以你们注意,这一代的弘法就不同了,所以要从功夫上求证,所以离生喜乐,真有出离之感,这还是讲活著身体喔,

  到了第二,这时我要问问了,初禅离生喜乐,假使我们诸位同学有一个人修到这个程度,这个时候万一,时间来不及就走了,死了,会不会不要说到西方,没有加上愿力,不到西方极乐世界,你根据佛学,这个人修到初禅定离生喜乐,随时在这个定中,现在死了,没有加愿力,说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佛学的道理,他的果报应该生在哪里,说啊……,这个不是居士们的,居士们不要帮忙,我是给青年……,我们理发部的青年同学们玩的,理了发的,初禅天在哪一天,对了,初禅天……,钞票在哪里,我又要发奖金了,初禅天在哪一天,色界第一天也对了,欠到啊!慢慢来,色界第一天是什么天,梵众天,梵辅天对不对,都答对了,像我们大家,你们年轻人打坐修得蛮好,万一现在等一秒钟就走了,你到哪一天去呢?谁给你买飞机票的,你要去的,还是别人把你送去,还是了法师帮忙,把你背上去,这是个问题,你就是修到了初禅天,死后是往生初禅天,一定会往生吗?而色界的初禅天里头,除了打坐得到初禅定的人,往生以外的话,还有人可以往生在那里否,如果没有啊,这个世界上,得初禅果的,没有几个啊,那个天上人口太少了,我们中国人口都十二亿多,怎么不迁移一点过去呢,赶快办一个公文给梵众天交涉,派个外交官去移民啊,我们有十二亿,移个五千个过来也可以啊,能不能呢?这都是现代研究佛学的问题,现在你们站在法师的立场,我站在一个普通人的立场,要请问你了,你不能说我乱问的啊,这是真实的,你们说要禅宗参话头,这个就是真话头了,什么叫话头,还抱著一个念佛是谁,生从何处来,死向何处去,在那里还啃那个死人的老骨头,你啃通了,你跟不到时代,你不能帮忙这个历史时代了,佛法是能够救世的,我讲的对不对啊,有没有一点吹牛的道理啊,至少我那个牛肉可以卖牛肉面的,虽然不能做牛排吃,卖牛肉面没有问题的,在理论上先告诉你,所以说你们学佛注意这个,闻、思、修、慧,不要光听佛学,照传统的,装进来就算数,自己不加思考,不加研究,所以要闻、思、研究,思就是研究,还要真正去实证,就是修,所以闻了要思,思了,真修去实验,修是科学的实证,所以我叫做生命人生的科学实证,然后才得果位,成佛境界,大彻大悟。所以我经常叫大家学佛先研究三界天人表,这个境界搞清楚,修天人境界,根据佛学的,怎么样会变成天人,凡夫,十善业道,对,十善业道,道德清净,功德到了,不一定修禅定会变天人,对不对?他的业报是不是这样,是这样吧?讲话肯定,是就是是,非就是非,不要试著看看,好像是,那就不稳定的就不要答复,对,肯定是这样,那么你大善人,

  所谓中阴死了就升天,能升哪一种天,根据什么决定啊,根据什么决定?讲啊,不要胆子小嘛,你看所以变了女孩子了    ,变了女孩子就是这一点业报变了女孩子,要说不说,万唤千呼始出来,手抱琵琶半面遮。就变成女孩子了,男孩子格老子,出来就出来,那答了就答了嘛,第二次没有听见再问一下,就来了就女孩子了,这业报就是这个样子,我讲的不是演戏,真的现身说法给你听喔,业报就是这个样,所以常常有女居士做我的学生很辛苦的,越恭敬越挨我的骂,老师,吃啊、吃啊,我说,不吃、不吃,还是吃一点,吃一点,我说,怎么那么女孩子气呢,緾绵,这就叫緾绵,一骂人骂光了完了,生了半天又落下来了,修一切善行,十善业报就生天,对不对,生哪个天,看你十善业报修的功德到什么程度,为什么修功德就能够生天呢,中国人有一句话,中国文学,外国人有……,应该也有同样的话,我还没有学到,中国人,为善最乐,做了一件善事,做了一件好事,自然心就会开了会快乐,做了一件不好的事,别人不知道,你心就会闭了不舒服的,所以叫做以善德,做了一件好事,养生阳气,花一样就展开了,所以真的大善呢,一定是天人的境界,那么我们修行人修到禅定初禅呢,大善人分两种,一种是行为就是要修行来,行为是分两种哦,我们心里内心思想,就是心行,这个内心的思想表达在外面,就是普通的生活行为,他讲十善业道,是生活行为做到了人天的果报,那么我们修行的或者出家的生活行为,不一定做到,在内心心理上做到了,跟生活行为做到差不多一样,所以因此也可以生天,并不是学佛学禅的目的是为了生天,生天并非究竟之路,这样对不对,我这样说,说得对不对,你们是老师哦,我是学生,真的不是跟你们客气,我的真正理想办一个学校,是每一个都是老师,如果我还活著,有一天也许实现,你今天有你的专长上来你做老师,我就下来坐在下面听课,你问我们那些老同学,

  我在台北办十方书院的时候,就是办你们出家同学,我到处请老师来教,这个老师教算命,那个老师教针灸,这个老师教画画,都是我去请来的,那些老师请,我都给他跪下一拜送聘书,这个老师说,嘿!老师你怎么,我说坐下,现在我不是你的老师,我是代表学生家长恳求您做老师,所以你也要受我一拜,不是我拜你,聘书给他,请来了以后上课,老师上,我坐在第一排听,所以那些教拳的、教画的,在我那里教课很痛苦,因为我坐在那里听,他非教得如何,他教完了教不对了,下来,老师请过来,嘿!这点没有对哦,讲的不对哦,下次……,那是我跟他俩的事,所以我是说,现在是真的请问你们,请对了没有,讲对了,老师批准了,好,你们诸位都是老师,不是只一个,你还回头看人家,何必谦虚呢,学佛的不要讲空话的,做学问的写文章,写论文出书,那都很容易,聪明一点都会,要真正真修实证的出几个,先不要说成佛啊,出大阿罗汉,阿罗汉就是佛了,不要说什么了不起,出一个初果罗汉,初禅做到就了不起了,也没有初禅了,初腿吧,两个腿坐到了,坐在那里还可以不动的已经了不起了,佛学那么高,《金刚经》说菩萨如何降伏其心,我常常说,如何降伏我腿呀,至少两个腿修好了,没有办法的时候还可以卖一个火腿啊,做火腿去卖啊,所以“禅”真修实证之路,少吹那些大牛了,“四禅八定”是共法,但是不管是走小乘的四果罗汉的修持,或者走大乘十地菩萨修持,佛法的中心,根本修证的功夫就在九次第定上面,我这个话负责任的哦,讲错了不只五百年做狐狸精喔,那就严重了,所以我不是怕你们给我判决罪行耶,自己的业报是受不了的啊,所以严重告诉你,为什么再三讲,现在我们简单回转来,由开头这一天告诉你们,怎么修安那般那这一条路最快,因为修安那般那配上白骨观,很容易转变这个生理与心理,很容易打通了道家所讲的奇经八脉达到成果,很容易做到了密宗所讲的,三脉七轮气脉一通了,心境身心转变了,初禅、二禅、三禅、四禅,这是因不是果,然后初禅、二禅、三禅、四禅加上四定,容易证得果位,这一生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廿一世纪快要来了,我们在这个科学时代,内心反转来,在生命科学上求证给大家看看,你少来吹牛啦,不要老是看剃了光头跑去出家,出家了以后,不求一个证果有什么用,那当然出家吃素的,天天吃果啊,水果啊,那是水果,靠不住的,有是真果,我们要证果,所以初禅到了,经典上告诉你,刚才我们有师父答复了,初禅生的色界,色界的初禅天,初禅天,就是,梵众天、梵辅天,就是生天,马上你初禅到了生天吗?不是,佛经有一点,不给你交待清楚的,你把大小乘经论你查遍了,就是说你到了初禅、二禅境界,三禅、四禅境界,你的身心的果报,那个境界同天人境界是一样的,等于儒家讲的,天人合一,万一,你们都研究了佛学,真的修到了初禅生了天人境界,天人境界最容易堕落,反是容易堕落,为什么呢,福报大了就容易堕落,所以叫你们留意三界天人,越是天人境界越容易堕落,所以佛法讲,富贵发心难,贫穷布施难,人在好的环境中,再不肯求上进了,所以讲佛以苦为师,以戒为师、以苦为师,越苦的时候,还容易发心,好的环境不容易发心,所以天人境界有这样可怕,所以讲初禅、二禅、三禅、四禅,是这一个初禅的色界天的,这个同等的福报,同等的并不是一定,至于生天不生天是配合你心理作用的愿力,这些教理不是光讲理论,要配合自己修持反省观察清楚,现在我们前两天大概,非常大概,给你讲了,安那般那的修证,打坐的修行,气脉怎么转变身心,也给你们提出来了,一年变化什么,第二年变化什么,第十天怎么变,都是真实的科学证据,我们采用了这些证据,拿来给你看,你自己可以考查自己,你佛法再好修持再好,身心一点效果转变没有,等于那个医生给你吃药,感冒了声音哑了,吃下去,吃了一个礼拜还是哑的,那个药就是没有用啊,所以你理多了,事实证不到是没有用啊,这几天我这个辛苦下来,这个意思,给你们重新兜拢,大家搞清楚一点没有?有没有清楚一点了,这样讲,莫知样,有啊,谢谢,如果有一个真了解了这个路线的道理,那么生了初禅天到了色界,就是色界天了,初步了,才能够说超过了欲界,欲界里头是有五欲,人世间的欲,男女饮食,换句话说,你这一生,现在活到这个肉体,修到初禅、二禅之间,不是假的,是真的,可以断除人间的烟、火、食了,至少是两个大欲望,欲界里头,一个是饮食、吃,一个是男女关系,至少是有一个清净了,男女关系更难断,换句话人生就是两种吃,这样严重,以为讲几句佛法,般若般若波罗密多,多个什么,越修越多,要这样了解清楚,我们现在简单讲了,把前两天解释讲到初禅,然后你看,根据弥勒菩萨这个经典给你说,第二禅到了什么呢,二、从定生无寻无伺静虑,就是我们旧的翻译二禅,初禅叫“离生喜乐”对不对,二禅呢,叫什么,对,你对了,你看,初禅为什么加一个“离”字,有出离之感,有分离之感,身心可以分离了,身心分离,譬如怎么讲呢,譬如我们身体生病了,发高烧了,要死了,我晓得自己要死,这里就插过来一个公案,禅宗公案了,又讲到禅宗,天皇悟禅师,当他没有……修行非常好,当他没有悟道以前,给一个唐宋时代当庙子方丈,也同现在一样,政府聘请他来做方丈,等于政府啊,那个时候不叫宗教局,也有管的,政府还管到他的,行政上管到他,地位呢,方丈还是超然的,可是他跟这个首长搞得不太好,有一天首长,那个首长当然不对了,把这个天王悟禅师就丢到河里去了,河里就出一个莲花,他坐在上面,把这个首长吓坏了,又请回来,师父,忏悔,罪过,这样大的威力,到了后来悟了道,天王悟禅师要走了,年龄也大了,生病了,躺在那里很痛苦啊,唉唷,唉唷……,这个徒弟侍者站在旁边,师父啊你轻一点好不好,他说,为什么,他说,你看,多少人皈依您啊,大家都崇拜您啊,您看您的当年威风,丢到河里去,你看莲花会给你撑住,大家晓得你有道,现在你病的,唉唷,唉唷……给人家听到,您丢脸我们也受不了,他说这样呀,他说这我痛嘛,他说,痛嘛你轻一点叫嘛,这个很痛,唉唷,唉唷……还要叫轻一点,他说你晓不晓得啊,我唉唷,唉唷……是叫痛啊,这个侍者这个徒弟讲当然知道啊,师父我也晓得你痛苦啊,他说,你晓不晓得,我在痛当中有一个完全不痛的呢,他说,那不知道,你要不要知道我传给你呢,当然要知道,好,听到啊,噢哟,噢哟,噢哟……这个不痛的,你晓不晓得,唉唷,唉唷……那个痛的,噢哟,噢哟……这个不痛的,你懂不懂啊,徒弟说当然不懂。不懂啊,坐起来,腿子一盘,枕头一丢,再见走了,这是什么本事呀,你说他那个死的时候痛苦不痛苦,四大分离还是痛苦,唉唷,唉唷……,你说,他痛苦嘛,他要走就走,因为说没有弟子能够接他的法,没有一个开悟的,所以临死还说了这一个法,(此处一句图像及声音不清)

  昨天讲到张商英居士,那个做宰相的,原来反对佛后来开悟,张商英就诵……,张宰相临死的时候,清清楚楚吩咐学生家里的人,告诉你们,《法华经》上,佛所说的,佛在说法,地下突然冒出了一个宝塔,塔里头坐了一个佛,叫“多宝如来”,突然塔的门打开了,叫释迦牟尼佛进来,然后叫……,多宝如来给释迦牟尼佛分半座,怎么叫分半座,叫释迦牟尼佛进来这个塔里头,自己退一半你坐,我们两个一起坐,所以多宝如来与释迦如来,分半座,在《法华经》里头的,那么一般人看了这些神话,稀奇,当然信仰,有宗教信仰只有信,不敢想像,如果不走宗教信仰,完全是幻想的神话,对不对,是不是这样,张商英居士临走了,吩咐家里人,告诉你们,佛法没有骗人的,他说《法华经》上说多宝如来与释迦分半座,是真实的事哦,不是随便讲的,只讲了这一句话,然后说我要走了,腿子一盘,枕头一甩,自己拿起枕头一丢,那个枕头碰到窗子,房间里的窗子,“碰”一声,打了一个炸雷一样,走了,他是个居士喔,又做宰相、又是大居士、又是大禅师,所以很多宋代的大和尚死了以后,什么东西都请他写喔,要他给你留下来几个字就是不得了,

  所以宋朝有个了不起的大禅宗祖师是圆悟勤,现在我们成都昭觉寺,清定法师在那里做方丈的,现在是密宗道场,那个昭觉寺,圆悟勤禅师的大道场,圆悟勤禅师影响宋朝一代文化还得了,他的大弟子得法弟子大慧杲,大慧杲禅师,那提倡参话头从那里开始的,就是南宋末年末期了,快要到元朝了,大慧杲禅师,跟谁俩个关系有关系很好,跟岳飞两个,大慧杲禅师名气太大了,后来岳飞被杀,大慧杲禅师当然很不高兴,秦桧就怕这个大慧杲,这位大法师不同意,不得了,所以秦桧想办法一边杀岳飞,一边把大慧杲禅师下放了,把他的文凭拿掉了不准,和尚的戒牒把他收了,无罪给他有罪,等于“四人帮”一样,批斗他,把他加上手铐,披上枷子,逼到下放到哪里啊,他在杭州,下放到广东,大慧杲禅师为了岳飞这一案子,所以你看,大慧杲的禅语录,那个讲得痛快啊,他说你们认为我出家人,出家人爱国家、民族是应该的,那个语录,大慧杲禅师,那是了不起的一代宗师,然后自己被绑起来,下放就下放,那个时候要走路喔,是个罪人喔,又从浙江杭州出发,下放到广东来,下放到海南岛多荒凉啊,他就走了,结果……,当然有警察公安人员在旁边把他押解一起走了,他是个犯人,穿著犯人的衣服,和尚的文凭已经没有了,这是秦桧老兄对他的,秦桧你们认识吧,我们以前的同学嘛,对不对,秦桧大慧杲起解,这一下把秦桧嚇住了,出家、在家的皈依弟子,他的弟子们跟他十万人,师父走,我们也跟著走,一路送,这一路像我这样七天,你看办这个点心饮食已经是很忙了,一、二十个人,你们同学都在忙,还有这里万石莲寺的同学,你看几十个天天做包子,那个大慧杲一路这个犯人,还有那么多人跟他,一路上走那个吃怎么办呢,谁招呼啊,奇怪了,来个大肚子和尚,大家都有吃的,他不晓得哪里来,所以大慧杲下放在广东没有几年,后来秦桧,岳飞这个案子一平反了,他又回到杭州,为什么讲这一段呢,大慧杲的得法的师父是圆悟勤,就是现在昭觉寺的那个大师,禅宗,圆悟勤死了以后,大慧杲还很年轻喔,已经开悟了,是圆悟勤得法弟子,他自己跑去找张商英,年轻的和尚来看张商英,张商英退休的宰相,地位很高在家里,他来看,张商英出来接见,问他做什么,他说,我师父过世了,张商英当然知道这个,圆悟勤他们都很好,熟的,你师父走了,所以我来恳求相公,给我师父写一篇传记,一定要你写,你们所以提问题,将来要求作事学学人家,这些大禅师们年轻的作风,张商英看到他笑一笑,好啊,你要我替你师父写哪篇,我问你,你师父是了不起,大彻大悟的人,成就了的人,他有一只眼睛在哪里,你知道吗?他说,我知道啊,在哪里啊?在相公的笔头下面,在相公这支笔的笔尖上,张商英一听笑了,好,你真好,当然我立刻写了,就是这样,这个人天眼目就在相公的笔下了,就看你这篇文章怎么写了,一句话,没有那么多啰啰嗦嗦,也就是……,

  所以我们把这些故事插进来,一边说故事,一边讲修证的道理,把这几天的大概的累积,都知道了,刚才是讲到二禅,一个字之差,初禅是离生,身心有分离之感,有出离之感了,修到这个时候,那么因为讲到这个身心分离之感,所以引出来天皇悟这个禅师的公案,对不对,刚才我们这个逻辑是不是这样,次序是不是这样,为什么我那么问,那么啰嗦呢,培训,现在叫培训,我们当年叫训练,再过去一点叫教育,教育你们思考的头脑,那么有次序合逻辑,不要听乱了,这懂了没有,我这样讲对了没有,我的次序有没有乱,没有,回转来了,二禅为什么叫定生喜乐呢,所以初禅叫离生喜乐,到了二禅才是定生喜乐,才讲定的境界,这是真正的“定”,所以真正得定的时候,身体的障碍,气脉通了等等感觉,身体不觉障碍,只有乐的境界,心境的更喜,才够得上定生喜乐,这关键要注意的,这是历代历来不管经典上,或者后人注解上,没有这样详细给你分析清楚的,告诉你道理的,这个经验是如此,定生喜乐这一步,才谈得到定生喜乐,你不要看到打起坐来,一念清净了,空啊,这一点算定,这一点也算定,这一点练初禅以前的准备,但是也可以说,大彻大悟以前,同这一点也差不多,这个里头差别在智慧与定力的差别,太细、太细了,要这样了解它,到了二禅,定生喜乐,我们初禅到二禅阶段,以什么为标准呢,如果拿小乘与大乘之间的这个学理,学理就是实际功夫经验记录下来的,以两个大目标,见思惑减除了多少为标准,见思惑你们都学过,都背得来,考试都考出来的,对不对,我请问诸位,什么是见惑?见惑有几个,不要翻本子,嘴巴就答出来同我一样,就乱吹吹出来,见惑有几个啊,见惑,你不要根据《俱舍论》,普通讲见惑有几个,五个,哪五个?对对……邪见、身见、边见、见取见、戒禁取见,见惑。思惑呢,几个?五个,贪、嗔、痴、慢、疑,都很简单,这都是佛学最起码根本的,但是也是修行最根本要知道的东西,你才可以打坐了。我请问你,为什么叫做见惑,这个是什么意思,请你用现在最普通的话来讲,什么叫见惑,秘书长,执著。可以打个六十分啦,只打六十分,执著,什么叫见惑,我叫你用普通话来讲,秘书长答的完全对,但是,我还要叫他用最通俗的话,就是什么叫见惑?烦恼,你还是五十九,五十九分,比秘书长还少一分,我告诉你很简单,你们出去说法,什么,见解的错误,差不多,这个差不多,六十一分,好一点点,什么叫见惑,我告诉你啊,我的不一定对,跟你讲了你就清楚了,见,佛学上所讲见,在这个地方讲见,楞严经上的,见又不同啊,因为中国文字很简单,你看我们的中文,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如果一个人,真正认识中国字,两千到三千个,学问大的不得了,不像外国文那么困难,因为中国字有一个字,譬如说,我们中文一个“电”字,人都晓得电就这么一回事,发亮的叫电灯,听到声音的叫电耳朵,广播器叫电广播器,可以坐的叫电椅,可以睡的叫电床,外文就不行了,每一个每一个都不同的名字,所以中文呢,有好处也有坏处,这个见代表什么,同楞严经的见,就是我们普通讲,

本篇文章由tianxin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