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二十二盘

 

     你不要固执你的主观成见好不好,就是这个意思,自己那个意见,就是意见的“见”,有了意见了,主观成见,所以我叫你普通是这个意思,并不是说你们诸位,什么六十分、五十九、六十一,那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们都答对了,不过你们太有学问了,讲给有学问的人听得懂,讲给普通的人,还距离很远,要我这样讲,我喜欢把最高深的拉到最平凡,教育的目的是使不懂的人懂,不是讲给那个懂的人好听,这样意思了解吧。所以见惑,就是主观的成见,很难拿掉,就是他讲的执著,没有错,

   所以我们打起坐来, 你看看, 初禅,那初禅境界,  这个见思惑怎么去,坐在这里半天,先不讲
邪见
,这个邪字你不要看错了,就是斜字,太阳西斜,斜,那个斜,在古音这个“邪”同那个斜,都是同音的,那个斜,歪的,歪过去了,夕阳西斜,这个邪也是对的,邪就是歪,就是偏见,并不是一听,这个傢伙好邪喔,我们说,大概神经病,有点什么了,不是,他有偏,这个路线不正,偏了一点就叫做邪,不是那么严重,当然很严重,偏一点,偏一点为什么那么严重,你晓得两句古文,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譬如我坐在这里,这个,这样是正的,我这里只要偏一点,这一边你拉一条线看,我这里只偏了一分,你拉一条线到那一边就不得了了,十万八千里了,所以叫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偏差一点都有问题,太大了,邪见,我们姑且不谈,《瑜伽师地论》,第七、第八卷都给你讲邪见,各种见解,什么唯物论的、唯心论,什么都有。

  第二个字我们看看,我们打起坐来坐在这里入定,纵使你定得很好,身见忘得掉吗?总觉得有我这个身体在这里,对不对,这就是身见。所以说你为什么用功不能得定呢?身见去不掉,身见怎么样去得掉呢,安那般那到达了,所以密宗、道家,讲气脉拼命又偏到……,又是邪见,道家、密宗,偏到这一面去了,但是偏的对不对,邪中有正,正中有邪,也对,只要把气脉修通,身见坐在这里,只有得乐的境界,身体的只有舒服,忘记了……,舒服到最高程度,没有身体的感觉了,才去掉身见,可是身体还在不在呢,还在,那么如果坐在这里气脉通了,没有身体的感觉,而且没有那里腰酸背痛,气脉不通,喉咙哽到,两腿发麻都没有了,这个身见去掉了,就在你的座位上,已经到达天人境界了,对不对,是身见。

  身见去掉了以后,还有边见呢,什么边见呢,有些人,我常常几十年碰到有些同学用功用得很好,我一看,你这几天不错啊,老师,这几天我敢来见您,真不错,怎么样,清净,空,我说,对,看你样子很不错,空得很好嘛,好,我说,你知道空吗?当然,我说,那早不空了,你还知道有个空,那还叫空吗?而且我知道你那个境界,空到多大呢,这样大,不过这样大而已,你没有办法同虚空合一,理念上有,思想上有,境界上没有,这要境界的,所以有边见,你那个“空”,空到那么大,你再进步一点,不过空到禅堂那么大,再把禅堂打破了,也不过厦门那么大,小小的没有什么,再把厦门那么大打破了,也不过福建那么大,况且都做不到呀,所以都有……,所谓“边”不只是这个比方,或者认为空的境界就到了,这个时候我一片光中很舒服,执著了这个,抓住,落在这个上面,就落在边见上去了,你们要记住,小乘也好,大乘也好,念佛也好,参禅也好,修密宗也好,三个字一定要记住,尽管般若给你讲无相,硬要记住,有相,境、行、果,修行离不开这三个字,一定有它的境界,所谓“空”,空,有空的境界,有,也有有的境界,行就是行为做到,行就是做到那个功夫,才得那个成果效应。境、行、果。不管哪个方面一定做到,所以边见是如此,所以边见落边,或者落在断见,或者落在常见,这都属于边见,你晓得我们学佛,经常最难办的,

  还是下面两个更难弄的,你看到容易,你们答案学佛学,考试都考了,见取见,好啦,我又来了,请问怎么叫见取见,秘书长,怎么叫见取见,现在我告诉你,我们不要逗到玩了,上一个“见”字,就是刚才讲的,边见的见,什么叫见惑的“见”,主观成见,见取见,譬如你学了佛,我学了唯识的,或者我学了俱舍的,我学密宗的,我学净土的,我学禅的,这个见解,把自己认为只有净土才对,只有禅宗才对,只有密宗才对,这个见解,“取”抓得牢牢的,主观成见形成了,然后,哼!他们干什么,南普陀禅堂在打七参禅,喂,对不起,我不去,为什么,我学净土的。不行,我是学密宗的。或者你们听到密宗的,那不去,那是男女双修的。见取见,那个成见抓得牢牢的,“取”就抓得很牢,这个见解很难破掉,所以你们打起坐来有时候,你以为初果初禅定到二禅定那么难啊?其实有时候任何一个人,初学的,越初学越容易,刚刚学会盘腿上座,那个境界已经到达了,可是呢,不会,如果我们说你已经到了,哎呀,不会的,那么容易,学佛那么容易,你乱讲,他被“见取见”困住了,所以学了唯识的,学了那个法门,通通……不能潇洒,不能……学佛一切等等修行,不能,入乎其内是出乎其外,要跳得进去,要跳得出来,“见取见”是这个,所以你想看我们打坐,随时功夫不能进步,就是随时犯了,这个“犯了”都是心理思想行为的范围。

  还有第五个是什么,戒禁取见,是什么呢,这个不对的,戒禁取见,哎啊,这个不对的,譬如,我们讲普通的行为来讲,过午不食,这一条戒很严生啰,你翻开佛教的历史看看,《佛祖历代能载》上面,历史上都有,梁武帝,非常信佛是皇帝,有一天,梁武帝发心打千僧斋,请一千个和尚吃饭,他来请吃饭,皇帝请吃饭,这一千个和尚不管名僧、高僧、矮僧、胖僧都来了,一千个僧都来了,等到吃午饭,因为过午不食嘛,过了十二点多了,皇帝没有到,大家不敢动,皇帝一到一点多了,过午了,要守戒,怎么办,一位大师出来讲话了,皇帝是天子代表天,皇帝刚到就是太阳刚当顶,吃饭,就破了,戒禁取见了,对不对,等于我每天都施食,我的施食有时候忙的时候,上午也施食了,人家说老师啊,施食不是布施饿鬼吃吗,要夜里啊,我说那一边是半夜,你要法界众生都吃到你的,美国那一边还是半夜呢,欧洲还是下半夜,一定说这里亮的,你还只施给我吃啊!这里亮那边正是夜里,时间那有定的?法无定法,所以戒禁取见,你要入乎其内,出乎其外。

  这五见破除,所谓见是什么,你的思想里头,这些教理受进来的见解,怎么把它……道理懂了以后,道理佛法变成自己的营养品,营养吃进来,在胃时头要消化,消化了变成你自己的营养,你们结果把这道、佛一大堆学问,学进放在脑子、胃里统统消化不良啊,因此打起坐来,上面打嗝,下面放屁了,消化不良了,所以定就得不到了。刚才讲到见思惑,这个见解上的把自己惑,迷惑的惑,我们再把它白话又白话,想一想,闻、思、修、慧,什么叫“迷惑”,把自己困住啦,把自己绑住了,思想,这就懂了嘛,我们教务长不晓得怎么教你的,惑呀惑的,不过教务长也是受害者,他也当年听得惑呀惑的,惑了半天,历代都那么教的,不是他一个人,没有错,他尽心尽力了,碰到我这个人不守规矩的,惑呀惑的,惑了半天,自己搞不通,惑个什么东西呀,这个惑怎么去把它惑掉,“惑”者,你看中国字怎么写的,“或”者,那个“或”字有这个心思,你就懂了嘛,或者有这个心思,我把“或”字拿掉就不要这个心思就对了,这不是简单明了,这样叫调皮还是叫聪明呢?不要学佛学得笨字上面加个蛋,那多痛苦呀,蛋还好,变成臭皮蛋了更糟糕了,

  所以戒禁取见,在印度很多,有些非这样才能成道,这个是犯戒的,这样不可以的,所以台湾有一度有个教,新创的教派叫“鸭蛋教”,鸡蛋不能吃,犯戒的,鸭蛋可以吃,所以叫“鸭蛋教”,这样吗,所以,戒禁取见,你看大宗教,伊斯兰教,回教就不能吃牛肉(?)的,我们知道,所以我当年也吃了七年素啊,吃了七年素啊,你现在问我吃荤还吃素,吃荤,真的吃荤吗?我比你们吃素还吃素,不吃,这个吃素吧,你们以为吃素不杀生,那个呼吸,鼻子来去都在杀生,空气里头多少生命呀,到你鼻子就死掉了,你不杀生,真的做到不杀生,气住脉停当然不杀生,戒禁取见,你看伊斯兰教,像我们当年吃素的时候,跑到街上,没有地方吃了,没有素馆了怎么办,跑回教馆子吃素,回教馆子,除了牛肉,不吃以外,那个素菜真素菜,一进来到回教馆子有规矩的哦,你不要说,你这里不卖猪肉吗?他就杀掉你,一进来,素的啊!对,我们素的,牛肉他是认为素的,你等于到了西藏一样,吃荤,小鱼不能吃,吃小鱼,大家讨厌死你,这个傢伙不信佛的,因为一筷子夹来好几条命,几十条命都到你嘴里去了,大鱼他吃,一条大鱼,大家对不起他,欠他的命,来生度他,我们大家都有份,这些都戒禁取见。所以你到了……

  碰到回教的朋友,我的各宗教朋友都有,回教的“阿訇”,回教的法师叫阿訇,他们跟我俩很好,非常感谢我,伊斯兰教教义很好啊,我帮你印出来,他们没有这个书了到台湾,我交给他们印了,各有各的好处嘛,众生有个方向,有些人要时跳舞厅,有些人要进赌场,有些人要上庙子,有些人要到教堂,有什么关系呢,你到台北有一条街叫什么华西街,这边是教堂,这边是妓女馆,两个对门的,你管他呢,一个要到这边,一个到那边,随便他去嘛,我讲的就是那么土,那么难听,就是要你心理解脱,不要被见思惑困住。

  回转来讲我们修行静坐,你坐在那里,不要给见……见惑容易去,所以见惑什么时候断呢?见道就断,几时见道呢,知道了,格老子不听这一套,就见道了,思惑就难去了,入胎的时候,前生就带来的,思想里头那个成份,很牢固在里头的,这五个难办了,修道才能断,怎么叫修道才能断呢。你把两条腿盘起来,天天在磨,检查自己心里头这一点,贪、瞋、痴、慢、疑。贪名贪利这是欲界的贪,贪字太多了,譬如抽烟、喝茶,我有了这个瘾,放不掉解脱不开,被贪字困住,等于有些同学,老师呀,我名利都不要。你要什么,要清高也是。细起来就那么细。这个心理状态,所以贪、瞋、痴、慢、疑,譬如有些人走路,动作,喜欢这样,喜欢那样,身体上从娘胎来,前生带来的种性,他就有这个习气,这个习气怎么样能够解脱,贪非常难,抓得很牢。

  ,有脾气,瞋的,你们现在有没有瞋心,有恨谁没有,你都没有,大瞋心没有,小瞋心有,随时有,我很讨厌,正在这里打坐,这傢伙,咳嗽妨碍我的清净,虽然不发脾气,心里头……心里头等于,昨天有个小孩七岁,在这里跟我说话给我听,我坐在那里听他说话,说达摩祖师,讲得真好,他尤其那个讲到那个达摩祖师跟土匪俩打斗的,他个发音真好,他……妈……的,你说他那个孩子讲这句话心里有瞋心没有,没有,可是我们坐在这里,有一个人打坐,坐得最好的时候,正好定得很好,旁边一个人伤风了,(学咳嗽声),我们虽然没有他妈的,至少有妈的他了,这一点就是瞋心,习气之难去也,或者我们自己有个见解,有一件事情,对某一个人要做,告诉他你能够帮个忙,那个人说我不帮忙,我们对他很不舒服,也是瞋心,

  不过瞋心好办,贪难了,贪、瞋、痴,就难办了,跟瞋、贪两个一样,头脑,上海话,头脑不灵光了,这个……见解随时不清楚,这就是痴,怎么跟你讲也不懂,这就是痴。智慧不够,脑筋不通,就是痴。“慢”更厉害了,你们看过鲁迅写的一部小说没有,叫阿Q,看过没有,你看那么……像我们当年在乡下出生,就是有这些人随时看到的,白痴,那个白痴一点用都没有,或者又残废,你看鲁迅,给人家,人家都欺负他,因为看不起他,白痴,半个白痴一样,然后打他一下,当然他难过哦,心里还是有瞋心,但是,他又打不过人家,自己摸摸,他妈的,不要紧儿子打老子,自己还是老子,他不过是儿子,可是挨了揍了,也还不了手,他妈的走开了,儿子打老子很安慰,你以为这个心理是,

  我,人总有个我慢,你看天下人,搞了半天,所有的错误,格老子他错了的不是我。走路碰到人家,他错了的不是我,怎么搞的,实际上我碰到他了,对不对,这就是我慢,我慢是随时有,但是我说,人家说那个漂亮不漂亮,世界上最漂亮是什么人,你晓得吗?自己。再长得什么……镜子里越看自己越漂亮,并不是别人,我慢。所以我常常说,我是爱吃的,做菜这些同学,每个同学,东南西北菜都吃了,我吃遍了天下菜,我说哪个人菜做得最好,我的妈妈的菜最好,为什么,我从小吃惯了,你管他做得好不好嘛,对不对,所以哪个人菜做得最好,妈妈的菜一定最好,习气养成的,慢慢的,“我慢”之难去,我大概举一个例子,你检查自己的心理,这个就是修行,人人有我慢,所以你说那个人很骄傲,看不起人,所以我昨天跟你讲,每一个皇帝,依我看来历史上所有皇帝,都犯一个自卑感的毛病,每个领袖都犯这个毛病,有自卑感,只有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有一个领袖,自卑感比较少的是唐太宗,因为他的出身不同,而且他样样高明,他就不太自卑了,所以他的政治那么好,他的行为是乱七八糟的啦,你讲李世民的那个行为,男女关系,什么关系,都是乱七八糟,但是历史上,因为他的功劳太大了,这些坏处都不提了,都提他的好处,他真的好处比一般皇帝好得多了,你看唐朝,我们讲中国文化唐朝,诗、词、歌、赋、文章、政治样样好,就是他老兄好,你讲诗,唐朝的诗最发达,由他手里开始,他的诗作的最好,你说写字嘛,你看我们讲写字的书法家、名家,颜、柳、欧、苏都出在唐代,唐代真正写字写得好的,唐太宗啊,可惜,现在他的字一个字找不到,由下面,上有好者,下几甚焉,所以领导一个时代,要转轮圣王,那个上樑不下正就下樑歪了,越歪越厉害,这个道理,所以我慢。

  这个字更多了,你们修行、打坐其实你们年轻人一上路很快呀,经常有碰到呀,为什么不能得定,为什么不能成道呢,因为自己没有那么容易的啦,念佛吧,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要念得一心不乱,明明一心不乱了,自己还在怀疑,这个不是吧,对不对,所以这个疑呀,决不相信自己了,人很可怜有时候连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不但怀疑别人,怀疑自己,怀疑一切,常常你看到有些事,普通的事,你就懂得佛法的道理,自己吃饭,吃饱了没有,自己对自己,吃饱了,我还不知道,好像饱了,这句话,他已经在怀疑自己了,是不是,对不对,不要怀疑我呀,我问你对不对,所以贪瞋痴慢疑是多生多世习气上带来,这个惑业要修所断,见惑是……见断,见道就容易断,

  所以到初禅、二禅境界,你功夫做得再好,你在功夫,这个……功夫就是境界了,刚才三个字,境、行、果,功夫是境界了,你那个境界来了以后啊,你不要刻意去检查,自己自然会检查,你静极了自己看得清楚,把心理这些状况拿掉了,初禅,证一个初果罗汉有什么了不起,随便买一个苹果吃吃也可以证果嘛,对不对,吃了一个苹果,我就证果了嘛,加强自己的信心,把这佛法的见解搞清楚,所以第一个我们上座,不管,为什么,把身见赶快拿掉,至于坐定起来不能够,几个东西习气把你困住,除了佛法所说的这几个以外,我现在讲科学修行给你听,我们坐起来为什么不能得定,为什么?在科学的世界里头,几个东西很难去掉,你见道也难断,是修道也难断,时间观念,

  一个空间观念,这一坐起来,我这个位子不好,还有些修道的人,一定早晨向东方,是生气方,五行六气,一定东方,哪里不可以打坐啊,我以前在四川,在遂宁有个和尚,有道,有神通叫疯师爷,疯子,人家都说他是神经病的,他在那里打坐,他的禅堂就在厕所上面,不是现在的厕所,下面好多众生啊,那些厕所啊,蛆虫啊,臭得不得了,他在……我们拜他,是跑厕所上,给他磕头的,所以我们不要给空间观念,一定选一个清净地方啦,一定对一个方位好的打坐,坐在那里已经被这个习气……,

  第二个时间观念,好像已经三十分了,然后两个腿搞惯了,你坐了三十分一个钟头的人,要多一分都不可能,都给时间观念困住了,生理上习气,已经给时……时、空两个观念,已经把你困住了,困得很厉害,这一个“困住”就是身见了,身体的观念感觉状态,所以你坐在这里觉得……所以你要懂得佛法了,

  我们本师释迦牟尼佛,在小乘的经典上,《阿含经》上面教你,我们念头有个念,修行的法门有十念法,十个大原则、方法,大原则基本的,哪十个呢,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布施、念天、然后念安那般那,念出入息,念身、念休息、念死,随便你修那一个法门,都可以成道,这十念法门,包括了一切,包括了禅宗、密宗,等等……知道吗?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施就是布施,布施是什么布施呀,打起坐来念什么布施呀,一切放下,连身体都丢开了,就是达到内布施嘛,这就懂了嘛,那么我们修白骨观的人,假使上座修白骨观,觉得自己这个身体,这个胖胖的身体,我的肉,我的肠子,什么都拿掉给你这些众生饿鬼来吃吧,我死掉了,给你吃吧,统统供养你们,你们吃饱了就好,我们来生再结缘,这就是修白骨观的,修不净观的修法,这就是施啊,念施。念安那般那念出入息也是这个方法,念身,身是什么,三十七菩提道品怎么说,念身什么呢,念身不净,这是小乘法门,那么我们说修气脉,那不是念身不净了,念身是净的,都是念身法门,念休息,什么是休息啊,就是禅宗所讲“放下”,一切放下了大休息嘛,所以密宗有个大法门,叫做“大休息”禅定,你真放下了完全休息,你管他昏沉也好,散乱也好,格老子坐在这里休息了,你能够盘脚坐在那里休息三天三夜,我就看到你顶礼膜拜了,念休息。最后一个念死,随时做到的,所以我们上座我说呀,佛说的十念法,你们为什么打坐修行不能得定啊,因为你照佛法办,两腿一盘一上座,第一个倒转来,念死,我现在死掉了,算了,妈妈父母给我生下来这个身体,我就丢在这里不管了,心念就空了,这一陀几十斤肉,不过是妈妈屙的一个大便一样,这一陀大便就摆在这里不管了,哪里痛,哪里……这个受阴,色、受、想、行、识,这个感觉状态,我就随时来就拿开了,那不是很好嘛,如此去做,初禅、二禅,禅定的境界不难,容易做到,我这些讲法,你查密宗、显教经典上找不到的哦,但是我每一句话都有根据,所以啊,禅宗祖师有几句话,讲话不根据经典,你以为禅宗祖师乱讲的,语语不离经典,有所根据的,不是乱讲的,乱讲就是魔说了,语不离经啊,不过我在经典所根据,告诉你,变了……贡献供养给你们诸位,这样的透彻的经验的道理告诉你了,你就修持容易上路了,就是这个道理。

  各人自己打坐啊,不要我一开口讲话,两个眼睛瞪开,看著我,好像看电视上的广播员讲话一样,你心统统散乱了,我这样做,也同时就是给你们练习,真的一个修行、修定的人,任何环境都做到不受干扰。那么我现在为什么这样做呢?我是赶时间啊,不够用,所以喉咙不舒服也不管,什么都不管,学佛者当如是也,这个身体属于大家的,要用完了就拉倒,这就是捨,慈悲喜捨的捨,布施出去,供养出去,以身供养,把自己身体每个肉,每一个细胞都布施掉,以这样的精神才能说是修行,我还做不到,不过那么吹而已,现在我这里堆了很多条子问问题,

  我们过去的禅堂打七,人有多,有少,大部份那个时候,我像这样主持一个场面,我已经十几年不干,不愿意搞这个事,因为每一次七天搞下来,有多少人,我要每一个眼睛,每一个心理,都要灌注到每一个人的一切,所以七天一搞下来,我一定是大病一场,现在年纪大了,怕了,不干了,

  这一次来是偶然玩玩,重玩玩,所以有些老同学,老师啊,你愿意去啊,行吗?他们担心得不得了,所以这一班老同学在旁边一下要同我吃这样,一下要喝那样,就怕我这里就涅一个槃就走了,叫做涅槃,那不得了,所以他们很担心,你们不知道,我自己也不担心,管他呢,捏盤也好捏碟子也好,捏杯子也好,不管了,上了法场还怕杀头,那有什么办法,谁叫你学这个东西啊,

  所以以前人少一点,差不多有时候一百把人,像我们每天晚上我上了座,两腿一盘,小参听报告,每个人,自己报告一天的心得,他讲的佛经也好,放的狗屁也好,我都每一句,每一个字要听完,听完了要答复,这个叫小参,解决问题,小,大小的小,参究的参,这次我不敢了,为什么不敢,人又多,诸位程度又参差不齐啊,所以我决心不答问题了,只讲给大家听,  你自己解答问题,

  可是呢,  我手头还是有许多条子问问题,又捨不得,所谓捨不得啊,扔了,现在我趁这个时间答,不过你们写条子不是这样写法,我还接到几个条子,就是很……看了很生气,瞋心就来了,没有受过教育,名字都不写,好像下一个条子,老子下给儿子一样,我是你儿子啊,写给儿子嘛,下面还要写一个父字,爸爸写给你的,没有受过教育,没有文化程度,所以撕掉了,这也是个教育,就给你撕掉了,送给另外一个先生去答复你,那个先生姓字的,叫字纸篓,还有,你们问问题,这是打七了,不要……要晓得主题嘛!你问现在讲得是什么嘛,你学的听的是什么,在这个里头问问题,超过其它的,你等我在别的地方讲别的课的时候,你再问嘛,我是学得观音菩萨,那个千只手,千只眼,一个手里头有一个眼睛,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了,讲别的,你问别的嘛,讲佛法问佛法嘛,结果问佛法,你问我怎么做小偷的,那怎么……唉来不及了,不是这个本题啊。现在趁这个时候,我看看有些可以答复的答复,有些也许我不知道的,无法答复,

  有一位同学写个条子问我问题,他说你讲的法门是不是道家,仙家所讲的性命双修的金丹道,问题问得很好,问得非常不好,不晓得你是学佛还是学什么的,有书本都摆在这里,我讲的什么东西还有录音呢,还有录像呢,都摆在这里,这几天每一点动作都摆著,说的什么内容自己都没有搞清楚,你讲的法是不是仙家的性命双修啊,你说我刚刚给你拿的是什么书啊,是不是仙家的性命双修呢,你不晓得听到哪里去啰。你看过性命双修的书没有,我告诉你,性命双修是道家的,是宋朝以后,元、明之间所提出来的问题,也对,性命双修,道家的术语,批评我们佛家的人,学佛的人,也批评一般修道的人,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道家的话,你们要记就记嘛,心里又想记,这不是矛盾,最好吧,用意识去记,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但修祖性,祖宗的那个祖,不修丹,万劫英灵难入圣,这是道这宋元以后,提倡性命双修的讲法,他批评一般学佛的人,禅宗也好,净土也好,是只修性功,只讲心理方面的,明心见性心理方面,但修祖性不修丹,不炼丹,所为丹,就把身体炼健康,身体修得长生不死,就是丹道,但修祖性不修丹,万劫英灵难入圣。充其量,死后,中阴身的这个阴神不散,没有办法达到真正的成佛成仙的境界,没有达到圣人境界,这是批评佛家的。一方面他又自己批评道家的,只修命,只晓得把身体用气功,修气脉,吃药、炼金丹修得长生不死,只修命不修性,对于佛家的心性之学没有搞清楚,此上修行第一病,还是不对,

  因此呢,主张性命双修,那故事多了,假使你们这里今天是道观,是白云观也好,张天师的道府也好,我今天来给你主持讲的道家修仙炼丹之学,就不同啰,就另外讲法,那就不讲佛家了,因为你道家不懂佛家了,我是每一家都做过他的干儿子,随便那一家的家里事,我大概都知道,可以乱讲,你不行啊。我现在给你讲的气脉什么,用佛家密宗,也引用道家是为了你学佛真正的修定,不但修好了法身清净,也修好了报身圆满,这个法门,那么根据的是什么呢,拿来佛说的入胎经,再加上这两天讲的《瑜伽师地论》,给你提纲要,《瑜伽师地论》,我的妈妈,一百卷啊,你看四厚本,我还特别为了你们,叫台湾赶出来,一个电话到台湾,给一个老同学留守台湾办事处的,《瑜伽师地论》立刻印,我到厦门要用。噢,是,印多少本。我说大概几百本啦,印了以后这位同学很快办事,立刻印好,就赶快装运送到厦门,你看人家都是菩萨发心,然后打个电话,老师!都印好送厦门。我说多少钱啊。四万多。我说你怎么不告诉我,我叫你影印一下,一点点嘛,你何必全部印呢。反正既然印了,做功德给人家全部啦。我一听这一棒打我也打得蛮好,好好……阿弥陀佛,功德无量啊!这一部书一百卷啊,也是唯识法相学的大宗啊。杨仁山居士,欧阳竟无居士,包括太虚法师,太虚法师也是杨仁山居士的学生,欧阳竟无大师也是杨仁山的学生,后来的熊十力是欧阳竟无的学生,当然我没有见过杨仁山,那是前辈啊!欧阳竟无我们熟的,熊十力是欧阳竟无的学生,王恩洋也是欧阳竟无的学生,这些都是唯识学的大师哦,那个太虚法师要去跟欧阳竟无,两个人还是同学师兄弟,要讨论“法相”,那个欧阳竟无先生脾气非常大,太虚,他有资格跟我来谈这个,就拒绝了,我们都笑他,怎么那么“我慢”呢。讲这些,所以现在给你们《瑜伽师地论》,没有讲什么性命双修,讲金丹大道,你不晓得听到哪去了,叫牛头不以马嘴,不过如果,你看到性命双修,你想做参考,你有这个本事,不要走错了路线,你们可以做参考,那你应该看过道家一本书,比较靠得住谈性命双修,接近于佛法相同的叫《性命圭旨》。

本篇文章由tianxin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