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二十八盘



    (本篇文章南师讲了很多自己的故事)
    我一到昆明,听说月溪法师在昆明,他是昆明人,俗家姓吴的,父亲还是前清的一个举人,祖父又是什么,都是世代,俗家官很大,我一到昆明,住在昆明唯一的大饭店,商务饭店,最漂亮的地方,听说月溪法师在昆明在他家乡本地,他难得回来,多半在海外、香港,我就打听打听,昆明人讲过,他是吴家的少爷出家的嘛,他家里世家,很大,王侯府第一样,那个房子是王侯将相的房子,我就跑到吴府上拜访,拿个名片,找月溪法师,刚好在家,他一看到我很高兴,我一看,这个和尚完全是怪头陀,头发留得这样长,披到肩膀,眼睛一只看不见的,一只很发亮的,穿一个……穿西装的,皮鞋,打一个绑腿,上面穿个和尚衣,拿个手棍,一个俗家,在他自己家里,出来看我,很高兴,我就叫他,法师啊,我应该叫你师父。他说怎么搞的。我说,你有个徒弟,叫圣士师,你还记得吗。我还记得啊,我一直找他。我说,他已经死掉了。怎么死掉啊,我说,这样……,怎么搞的,他说,他没有找到。我说,师父啊,他是我的好朋友,现在他死掉,我就代表他叫你师父,其实我没有皈依他,这就是,线装书读多了,中国文化读多了,好朋友的长辈,自己也认为自己长辈一样,可是他对我啊,很客气,他不敢麻胡了,大概我这个人呀,傲慢不成的样子吧,这个后来,我们三言两语就谈正题了,我说法师啊,师父,你现在还是当年那个程度吗。他说,这个时代,我说,听说虚云老和尚。我见过,好朋友,好朋友,他手一摆,我看这个样子,就不问了,我说,扬州高旻寺来果和尚听说……好朋友,我都见过,都好朋友,他学问好得很,结果嘛,谈谈啊,我们俩变成好朋友,过三天,他到商务饭店来看我,这个商务饭店门口,等于现在五星级的旅馆门口有卫兵,站著,要衣冠整齐才准进去的,法国人开的,他这一幅装样,你看,穿一个短褂,不像短褂,长袍罗汉褂,长袍不像长袍,踢哩踏啦的,头发留得这样长,眼睛一只看,好像瞎了一样,也不瞎,小一点,剩一点点,另一只满亮光的,不修边幅,穿一双皮鞋,西装裤的皮鞋,找个绑腿,拿个手棍,龙头拐杖,卫兵挡驾,他就硬要进来,他是昆明的世家啊,但是人家不管你,你世家,你家以前你祖父做过皇帝,现在他不认识你这个烂和尚,卫兵不准,我正好出来房间阳台上看一下,一下看到一个和尚这个样子,我一看是月溪法师,卫兵不给他,我晓得他来找我,我嘟……赶快就跑到楼下去,打个招呼,我说,我的客人,这个看门的卫兵,不好讲,我就把他带进房间,然后我们两个一谈,就谈到证道以后,证到空性以后,肉体一死就不再来了,入了涅槃就不再来。我说,法师你还是这个见解吗?那当然啦,涅槃不再来的。我说,大法师你的修持,你的见地只到这个程度吗?他说,怎么不对呢?我说,不要说别的,楞伽经上面讲的,无有涅槃佛,亦无佛涅槃,小乘的罗汉,是停留在有余依涅槃,偶然不来这个世间,不过请长假,请短假而已,小乘还不究竟,有一天要回心向大乘,大乘到了佛,证得无余依涅槃,每一个成佛的,都再来任何十方世界,度一切众生,这个教理,我说你都应该了解。他说,教理是那么讲的,实证是我这个境界。我们俩个抬起杠来,抬了半天,我那个一为了真理前面,本人素不低头的,我就站起来,我说,你这个见解,你还再去修三十年。他说,不……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啦,不过我们俩还是好朋友,为了佛法,古人有句话,宁可将身下地狱,不把佛法作人情。那怕是父子也好,兄弟也好,感情再好,你没有到那个境界,就说你对了,那不干的,真理前面绝不低头,宁可将身下地狱,不把佛法作人情。到了香港,问起月溪法师,大家都翘大拇指,死了人,叫他来念经,念个什么经啊,来讲经,你走了,就赶快去吧,大家说,好好,供养花,给死人买一点花,拿了花来,咄咄……哦哦哦……抬出去、抬出去就好了,他的怪事很多,我在台湾,慢慢听到月溪法师他……没有写信给他,我到了台湾,有一度,香港的人传言,月溪法师在香港讲,南怀瑾是他的弟子,这句话,我觉得他打妄语了,朋友是朋友,我叫你师父,告诉他也不是皈依你,那个朋友死了嘛,我恭敬你,后来我写《禅海蠡测》那本书上,我大概提一下,不过……我一辈子有两件事,你们问我那个先生、老师好不好,师父啊,你不要讲名字,我还可以说这个对不对,那个对不对,你一提名字,我绝不答复你的话,何必批评一个人,干什么,论事不论人,这是我一辈子,所以我的那本书上提到我有一个好朋友,讲讲……这个,这个,后来我也给他加上去了,后来非把他名字写出来,讲成了佛,悟道了,就再不来的,这个见解错误的,后来我说,你乱扯,人家把他著作拿给我看,我说乱扯,怎么打妄语,我不是他的弟子,后来,他在香港过世了,他的手边遗产八百万港币,我的那个好朋友杨管北就笑,老师啊,你真笨。我说怎么啦。月溪法师讲你是他徒弟,你就承认一声就对了嘛,这八百万港币就拿到手了。结果说八百万港币,死了以后,真涅槃了,他再来不再来,后来,我一问,钱到哪里去了,他俗家来个侄子接收了,接收了,在香港呀,赌呀、嫖呀,一、两年,八百万用的光光的,也好,十方来,十方去嘛。为什么讲到他,因为提到永嘉禅师讲到他,他就写文章,一本著作哦,月溪法师的著作,这些徒弟们出版是线装的,一个字一个,印得漂亮,古书,古色古香啊,他一篇文章专门攻击永嘉禅师的,他说,永嘉禅师,甚至永嘉的《证道歌》,第一,思想是错误的,不是纯正的佛法,是老庄的思想。第二是什么,这一篇文章是不是永嘉写,永嘉写不出来的,学佛是……那一套考据,可惜他死了,不死了,我到了香港一定甩他两个耳光。所以啊,学者跟……他有点好名,喜欢写文章,喜欢标新立异,但是你说他修持呢,初步的见地有没有,的确有,我讲这个故事为了什么,就为了讲永嘉禅师证道歌,影响中国文化一千多年,到了这一代,有一个半双眼的,这种我永远叫他半双眼,他佛法也只学了半双眼,写一篇文章,专门攻击……一本书哦,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一定流传的哦,他的书流传,他的弟子们拿这个书当密宗法本一样的,所以我都劝人不要写书啊,杀人不过,杀一命抵一命,你杀十个人,一百个人,还以……变牛变马,还他命者一百条就是了,你写了文章错误了,断后代的慧命,这个是十八层半的地狱都不能下的,尤其现在时代电脑进步了,阎罗王那里修了新的地下室,多挖了两、三层,本来十八层,现在大概二十一、二十三层了,电脑时代,这个果报不得了,所以古人著书,非常小心,就怕一字之差落因果啊,这叫杀人慧命啊,智慧之命,比肉体的生命不过是一条,慧命给你断了,永超生的,当然,不是因为永嘉大师是我的同乡我替他辨护啊,并无此意,这是公平讲话,下座、行香。

  这种日子,这种生活,这也过了一辈子,这些问题、学术、文章各种各样,还有些真实问题,哪里做好事、哪里要出钱,那些……没办法,所以我也很想学财神法,天天有钞票来就好办了,有钱出来,结果我在西藏学了财神法,什么法都学,财神法我不喜欢学,因为我不学呀,当然也……那个财神法学了以后,天天要供养,学密宗是富贵法,一天供养,譬如这个台子上面供养的,二十一杯水,早晚都要换干净的,二十多盏油灯或一百多盏油灯用酥油灯,天天都要点,不少的钱啊,那个油,然后还要烧“护摩”,什么都烧化,学财神法,还要很好的奶油,很好的香油,把财神放在中间,天天给他换香油,换了洗澡,洗了念一次咒子,洗一次澡都是香油,香油就要烧了,那个成本一算,我不要修财神法,我一定是个财神,要做到布施供养,食物、金钱方面处处都要,孔子说的,博施济众,尧舜犹病。要做到世界上的人需要钱、需要物质,统统满足大家的愿望,孔子说就是尧舜,当了皇帝的都不可能啊。博施就是佛家讲布施,济众使每个人满愿满足,尧舜犹病,作皇帝的都作不到啊,众生愿望无穷,愿望是好听一点啦。答复问题,过去我几十年,有时候一天坐下来,堆积多了,只好回信的什么,一回信坐下来,不过半天、一天,就是写信了,受不了,没有时间,其他没有时间,案牍之劳形,案头上,桌子上堆的信要回的,之劳形,就是做得一大堆,那也是,秋风落叶乱为堆,扫尽还来千百回,所以人生的境界,像你们一个人清净很好,你说,弘法利生,那是牺牲自我,而且有没有这个本钱,所以人生境界……诸位假使没有得到我的答复的,稍等一下,我的事情太杂乱了,因此就想起来人生天下事,许多无可奈何。清朝那位大学者纪晓岚有首诗,如何如何又如何,如何如何何其多,如何如何又如了,如何如何莫奈何。那真是真的,非到那个境界,人生经验过才知道,一个人到了某一个程度,好像我找他不过是问一句话,一件小事,可是他本人一天接触的一句话、一件事,千千万万啊,就不得了了,如何如何又如何,如何如何何其多,如何如何如何了,如何如何莫奈何。如何就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些小法师们看到这些好偈子,比般若波罗蜜多都还好,这个是很好的咒子,你天天去念吧,专修闭关念此咒一百遍一定有所成就,成就个什么,莫奈何。

  我说的话头,从哪那里开始啊,释迦牟尼佛的时候就开始了,在哪里呢,你们就不晓得留意了,《楞伽经》,所以禅宗是以《楞伽经》为主题哦,不是以《金刚经》,达摩祖师来传了心法以后,吩咐以楞伽印心,唯识法相宗,《楞伽经》也是它的重点,《楞伽经》有如此重要,楞伽是佛在晚年,年纪大的时候,在锡兰,到南印度锡兰所说的,在锡兰楞伽山,在这个山上说的,《楞伽经》一开始,大慧菩萨,大慧者,大智慧菩萨,提了一百零八个问题,不止一百零八个问题,提了很多问题,宇宙问题,人生问题,唯物问题、唯心问题,哲学问题、科学问题,宗教问题、问题的问题,一大堆的问题,甚至提到一个窗上有几颗灰尘,一颗灰尘里头有多少分子,就是有多少核子,电子、原子,拿现代话,大到无比大的问题,小到无比小的问题。《楞伽经》的开头都是问题,所以楞伽一百零八问,可是大慧菩萨提的不止一百零八问题,很杂乱什么问题都问了,当然没有问完,佛,也提话头,大慧菩萨提了这些话头,佛没有正面答复,一个一个答复太细了,但是全体的佛经里头,大藏经里头,几乎所有问题都有答复,不止在一本经典两本经典,所以你们趁年轻,现在时代印刷发达,大藏经都摆在这里看看,所以我在山上闭关阅藏,这位师兄在外面招呼我的,他过一、两……上来休息一、二天,他又要下山,下山要挑米挑粮食上来,那很苦、很苦的,要命的,当然,全体庙子上,就是靠他们这几个弄来吃的,那么我就给他一张条子,带下去花生米多少啦,什么啦……由他去办,那个时候我也吃过七年素,当然没有……在山上当然吃素了,过午不食。我原来十七、八岁的时候,运动的时候喜欢运动,一歺是吃八碗饭,一盘肉,你们现在,你看我现在,现在我一天只吃一歺,两碗稀饭,当年是一歺八碗饭,一盘肉,吃下去两个钟头又饿了,所以你们说吃得胖,要减肥我才不相信,吃了一辈子最好的也不肥,但是我要减瘦,也瘦得……差不多已经是白骨观了,还瘦个什么,在这样的情形,在山上也是过午不食呀,我们这个师兄也在这,那怎么做得到啊,为了学佛啊、守戒啊,三碗饭慢慢减成两碗,我可小心得很,不说戒律一定对不对,方法一定我要试过的,慢慢来怕胃出毛病,两碗饭,一碗半,一碗半到一碗,一碗到半碗,半碗到二口,二口到一口,一口,一口最难断了,这一下糟了,到了那个时候总要,嘴巴这个习气就来了,然后改了,不吃,这一口也不吃,吃七颗生的花生米,都是他给我买回来,生的花生米,七颗慢慢把它五颗、五颗、三颗、三颗、二颗、一颗,到了后来统统把它,不过呢,嘴巴还是到那个时候,可是那么多年在峨嵋山上,那个时候只二十几岁哦,正在壮年时候,喝呢!喝得峨嵋山上的那个茶叶都寒的,我们那个水是雪水,下雪天泡出来的,如果讲营养,我告诉你,一天我们庙上是,最了不起的万年菜,对不起,师兄,万年菜,辣椒、盐,辣椒,那个咸菜醃得很咸,加一点罗卜干很了不起了,油炒一炒端出来是这一碗,吃不完的剩下来,明天还是照这样再炒一炒,所以叫万年菜,什么叫营养,那个时候没有考虑,吃下去的饭,屙出来的大便,我们那个山上的那个东司,厕所啊,比这个,比这个楼矮一点点,上面屙下来到下面,古人有两句诗,尿急板窄,那个茅廝上面,不是现在抽水马桶,那个板啊,弯了一点,尿流急,这个尿就流得很急了,坑深,茅厕很深,粪落迟,这里屙下来大概等了半天,才听到“咚”一声,此也特别风光啊,回想那个日月、日子,像我在庐山江西庐山住茅蓬,屙大便,没有厕所,也没有自来水,跑到哪?跑到万丈悬崖的崖顶上,找一个地方两只手捉著,那个大便下去,大概高空下来,下面是不是大便不知道,半路已经化掉了,有时候屙完了,自己回头看看,真是,龙行一步百草沾恩,那些草上大概,这些生活非常有味道,你们所以想做神仙,神仙的生活很苦耶,不好玩,不要做神仙。在峨嵋山这个环境做神仙多舒服啊?一天到晚都是雾,那个云雾包围住了,我们下面看起来,像神仙在白云里头,其实那个神仙是在很重的水份里头泡著,像我闭关的时候,在那个冬天,到了十月间是冰雪封山啊,那个小树给雪包起来是这样大,可是呢,我后来想我自己,我这一辈子没有福气,在山上享完了,一个人在关房里头,披个红披风,天冷的时候,三床被子上面,早晨起来,第一床被子上面结霜的,多冷,可是有一个味道,到了十二月间,你们看过月亮,八月十五看的多了,十一月、十二月最冷的时候,那个下面万山冰雪是琉璃世界,整个山,一颗小树,就变成现在水晶做的,窗子外面都是冰条,那个时候天青气朗,半夜月亮当头一照,自己也觉得成仙了,成佛了,那个风景你可没有看到过,这就叫清福,清福是清福,这里吃下去屙出来的大便还是白的颜色,这可见没得营养了,这样也过了,他活到八十岁还那么好,话头讲这……讲到这里来话头多吧,这就叫你们,像我们那时候,我要看大藏经,一天看二十卷呢,不过到这个时候,我看大藏经看什么,等于看小说,好像每一句都懂,这一句是什么什么,就不要那么辛苦了,当年没有了解以前,研究金刚经都读不懂,什么须菩提,菩提须的,都搞不清楚,这就讲,讲到《楞伽经》有一百零八个问题,佛把它浓缩,佛又讲了一百零八个问题,我叫你们好好去看经,经典就是话头,话头就是经典,所以我们念佛珠一百零八颗,就是《楞伽经》有一百零八问,问题一百零八个,你去看看《楞伽经》佛每个问题,他自己把它综合拢来,有一百零八,他答复问题没有?他一个等于都没有答复,通通摆在《楞伽经》上面,但是这部《楞伽经》你研究懂了,读 懂了,上面一百零八个问题,一千零八个问题,一万零八个问题你都解答了,是这个道理,讲话头,所以你们不要浪费了,年轻,像我现在的,譬如现在我手边有大藏经,随便想一个问题忘记了,一想,抽那一卷,那一段很容易抽出来,当年印象有啊,当然我还做的有笔记,不过一离开都没有了,现在都不谈,笔记有什么用,靠脑子、靠心。

  (大众行香,南师击香板开示)这一香板把念头都打死了,嘿!可是说了这一句,念头又浮起来了,行就是走,住,代表了这个姿势,代表这样站著,阿弥陀佛的立像,站像,坐,坐在椅子上也是坐,盘起腿子也是坐,交起腿子也是坐,每个姿势都可以修行,练习定,行、住、坐,卧,睡在床上,四大威仪,随时随地都在修行、修定,戒、定、慧,你看这个时候有没有犯戒,什么戒都没有动过,这个时候当然是定啰,你管我真定、假定,是一种定,这个时候了解,嗯,这个味道非常好,就是这样,很清净,这是所谓慧嘛,你管我什么慧,大慧,小慧就是慧,戒定慧都在其中矣,所以这样的行香,使大家经验一番练习,我讲过行香的方式很多种,自己晓得采用,密宗的行香,有时候一个环境,只有一个长条的走廊,你就吊……两边布置两条绳子,吊一个竹筒子套上,一只手把握一个竹筒子,眼睛半开,根本就不用眼睛看,就在空中一样经行起来了,这里……这一头到那一头,那一头回到这一头,就可以练习了,也包括了做了自然的运动了,身心也健康了,现在我们休息十分钟,

本篇文章由tianxin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