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三十四盘



     这是谁做的呢,一个皇帝做的。哪个皇帝呢,不是顺治出家,顺治出家的诗你们都看过了吧,顺治皇帝那个也很好,我本西方一衲子,如何落在帝王家,只因当初一念差,黄袍换却紫袈裟,那是顺治的,这个是给你们的师兄弟的,你们师兄弟叫朱元璋,后来去做皇帝了。朱元璋儿子早死掉,第二个儿子就是后来的永乐皇帝,那么照规矩把皇帝位置要给孙子,这个孙子歪头子,朱元璋太太又死了,和尚做了皇帝以后,这个孙子将来做皇帝,这个头歪的,每次和孙子一起吃饭他就吃了一半生气了,筷子一放,看看孙子:你将来怎么做皇帝呢。歪个头的皇帝,也很难,不过孙子很好,所以历史都是因果报应,所以最后他还要还这个做和尚的帐,所以到了满清入关,最后崇祯自己上吊了,朱家的人最后一个女儿砍了一个膀子,还是要去做尼姑。江苏有个太阳教,现在还留不留?实际上是朱元璋的那个后代公主,满清来了以后出家了,做比丘尼,创立这个教叫太阳教,实际上,太阳就是明啦,保持明朝的意思,大家不知道,所以江浙一带信太阳教的人蛮多的,其实也是佛教。

   朱元璋死了以后,这个孙子做皇帝,第二个儿子后来做皇帝就是永乐,封在北京为燕王,燕王,飞燕那个燕。朱元璋做了皇帝以后,他的军师是刘伯温,我们浙江青田人,温州青田,如果拿温州人来说,吹牛,温州人不错的,因为青田元朝、宋朝归温州。在南京修好这个城墙,城墙修得很高,本来修的很大,后来问了刘基、刘伯温,刘伯温就把它改小一点,修好了,跟刘伯温到城墙来看,验收工程。他说,你看,我这个城池做首都,明朝朱元璋的首都还不在北京,在南京,这个总不怕吧,没有什么敌人可以打得进来。那个刘伯温讲,好啊不坏,这个很伟大很高,除非燕子才飞的过来。已经警告了他,预言不懂,燕王造反,推翻了这个侄子(建文惠帝)自己当皇帝。不会,不会……,除非燕子才飞的来。那我的后代皇帝做到多少。陛下,你放心,万子万孙,到了万历孙子崇祯就亡掉了,万子万孙,这是讲预言的这一套。后来朱元璋一死,儿子永乐在北京有个军师,所以明朝一代一路跟和尚脱不开关系,他每个皇子封到外面做王的时候,总是派几个和尚跟他一路,要他懂佛法,因为朱元璋晓得佛学佛法伟大。派到北京这位和尚一下记不得,俗名叫姚广孝,他的法名叫道衍吧,姚广孝是和尚,姚广孝为明朝第二代军师,又是山中宰相,威风很大。永乐要造反要推翻侄子的政权,自己要做皇帝,姚广孝做军师了,所以永乐由北京打到南京了,要赶这个侄子下来。

   朱元璋死的时候就吩咐这个侄子:你,我死了以后碰到有万分为难、不得了的事。他给他指一个地方,地下道,你向这里走就行了。所以永乐进军,打到南京到宫里搜查这个侄子,这个皇帝要抓走了。这个时候没有办法,他带了三、四个大臣,五、六个就下地下室,在地下室里走啊……逃啊,有一个小房间,门锁着,赶快把锁扭转,打开一看什么都没有,里头有个箱子。马上打开箱子一看,三套和尚衣,剃头刀、念佛珠,和尚这一套统统有了,三套。朱元璋跟刘伯温弄好了已经算定,他要去出家,已经算定他会如此,赶快剃头,换上和尚衣,再把地下室还有一个小门打开,一打开了就是江边,南京……,江边有一只小船一个道士,在那里等到。陛下,下船吧。出家了,逃掉了。还有几个……,只有三套,所以当时这些忠臣,他的忠臣跟到他的只有两个出家,其他两个没有和尚衣了,后来还是从这个后门逃出来,做道士了,和尚、道士都有。所以永乐派他的太监郑和下南洋,郑和三下南洋,那个时候没有轮船,所以从福建出海三下南洋一直到苏门答腊,就是现在的印尼,印尼都去过,菲律宾、印尼一直到马来西亚这一带都去过。我们历史上只晓得郑和下南洋开辟航线,航海的,实际上他叫郑和去搜查这个侄子皇帝究竟逃到哪里,他们断定逃到海外去了,并不一定非杀他不可,一定要知道一个下落,所以郑和三下南洋就是这样一回事,这些历史上,光读表面的历史有时候搞不清楚的,都有内幕的。

   那么这位小皇帝后来当和尚躲在哪里呢?躲在云南,始终没有暴露。永乐死了,离开宫里头几十年,四十多年,他也老了,后来等于是他的兄弟辈孙子当了皇帝,他要回宫了想回来。这个人老了,第八阿赖耶识习气又来了,最亲天下事,老遇故乡人。和尚后来回宫,没有人认识,这个新皇帝就是要杀人,冒充朱元璋的孙子是前朝的皇帝,那还得了。不过还不随便杀,结果找了宫里头,只有一个老太监年轻跟过他的,出来认,是的,就是他,他就是皇帝,老太监跪下来哭了,就是他。后来,还是在宫里头另外给他修了一个庙子、修个佛殿,养在宫里。他回来了,他的诗文很好,有人写他的一首词,记不得是谁写的,“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历尽了渺渺穷途,漠漠平林,滚滚长江”,全国都走过了,“似这般寒云惨雾和愁织,诉不尽苦雨凄风带怨长”,回来一看,“雄成壮,看江山无恙,谁识我一瓢一笠到襄阳”,就是这样一首。所以你们问这个,这个位置不好坐啦,你们哪一位来好不好,讲一句,后面要追踪,这个很难办,讲不出来就冒充不了,所以有人喜欢,大概这个人就写个条子给我,好在我还记得起来,像这些都是童子功,这首词,大概,我想想,几岁看的背来,十岁左右,十岁多一点,十一、二岁记不得了。因为很喜欢,所以我也应该当和尚,很喜欢……,“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出家了。

    修行之路由平地的凡夫,而想成佛成道那么简单?吃了三天素就想上西天啊,没有的了。你们开始出家,我讲“你们”,不是在座诸位,你们都了不起,我这个“你们”是对法界里头是空的讲的,所有的人开始学佛一年佛在眼前,学佛两年佛在大殿,学佛三年佛在西天,越修越远了。要想有所成就,出家如初,成佛有余,第一念发心去出家,那个心情永恒保持下去,那成佛一定成功。出家如初,成佛有余,所以《华严经》上佛说初发心即成正等正觉,这一句话,这句经典的文字有二种解释,可以多种解释。第一个念头看清楚参透了,就是菩提就成佛了,也可以说你开初那个动机出家,那个诚恳那个真诚的心永恒如此,你就不得了,一定成,初发心即成正等正觉,出家如初,成佛有余。做人做事也是一样,开始对这个人诚恳,你永远这样,开始对这个人有礼貌对这个人好,永远初次,那就不得了,就怕不是哦。永嘉大师禅宗集看看,开始怎么说的,一步一步,等于一个很浓缩的菩提道次第,你不要轻视永嘉大师禅宗集。尤其你们想学密宗正统的密宗,我告诉你,假使六岁或者八岁出家,先修福德资粮,应该服务都做了,然后磕大头、拜佛,整个身体趴在地下,不是显教那么拜,显教那么拜也可以,我也拜啊,要磕满十万个大头,拜佛天天拜。

   你想我在当年闭关,上山下山我早晚还是一样拜佛,一个人没有断过,譬如我几十年每天晚上施食,等于你们说放焰口、放蒙山、焰口,每天晚上施食从来没有断过,出家如初,学佛动机开始就是是这样。换句话,我几十年生活念念求得菩提中,没有变过,现在拜佛我比你们还拜得厉害,假使拜,还比你们轻快灵便,也是一种功夫啦。学密宗先磕头满十万个大头,拜佛十万拜,那是学密宗,学一切“有”计数字,拜一拜,计数字哦。这些还不算修福德,基本的修法,先求消业,然后等等一切修完了,马上要学经教,三藏十二部《大藏经》全套都要搞会,不过现在,五十年前我已经看到西藏有些小喇嘛根本自己也不大看了,看不完一本经,读不完,都要找老修行教的,结果有些就花一点钱供养,叫人家来,请别的和尚来给他念经,念一部大藏经,所谓过拢,翻过一下,这是干什么?都是修行,先修资粮位,福德资粮、智慧资粮,供养佛、画佛像,每天供养,在佛法前面香、花、灯、水、果、茶、食、宝、珠、衣,这个显教的供养。你像到我住的地方,到香港那里我的佛堂,随便到哪里,到美国也一样都有个佛堂,他们同学跟着我都知道,当然我现在可以偷懒一点,同学们每天在佛前面换水啊、换茶啊,我们大家都在作施食,有时候我实在太累了没有施了,拜托你帮忙,晚上帮我施个食。上供养十方三世诸佛,像我在外面,抗战在外面,家里都没有通信,跟日本人打了八年战当然想父母家里,唯一的办法只有每天睡觉前念一卷《金刚经》,忙的时候至少念一卷《心经》求佛保佑,这些都是修福德资粮应该做的。

   像修密宗这样完了,已经十七、八岁了,慢慢才给你初步学灌顶,还是修资粮位的,还没有修加行,慢慢传你加行法的修法,上师相应法还比较难一点,其他的加行法,每天布施。譬如学密宗的人,正式学密宗,每一次打坐念四无量心,四无量心是什么东西变出来的密宗,你知道吗?你们有没有研究三十七菩提道品,第一个是什么?第二个是什么?四念处。第二个是什么,每一次上座先忏悔,我今天不管你修哪个法或者打坐,我今天修持,愿我一切善念已经生起的不能退失,成长,没有生起要生,愿我过去一切的错误恶念,忏悔以后再不起,而且我这一座,坐下来,所有的功德回向一切众生。这是学密宗非常严格的规矩,至少你做到、做不到,你心境要,一切唯心,你先要养成你的心境,这些等等,还够不上传你法啊,什么的,还先修这些,这些都要修满一万座,一万座是什么?每一次上座的时候,或者拿着金刚杵,这个铃子,念起经来,叮叮咚咚……,嘴里念咒,心里头观想。右手摇铃子,铃子代表打钟,密宗的铃子就是代表我们的钟,摇的天人都知道,个把钟头下来了,精疲力尽,然后嗡……阿、吽,累死你,你妄想都打不起来了,真的好法子,一天好几堂,每一座如此。你以为你们到处花一点钱拿个红包,什么“仁波切”“切波仁”的,我们看得多了,大活佛不是真正有道的人,看到拜一拜、送个供养,给他一个红绸子、蓝绸子哈达一献就拉倒了,看得多了,不是随便啊。然后差不多,你看八岁出家到现在经教都通了,才去考格西,“格西”考取了就有学位等于是法师,有资格做法师,只讲教理。西藏当年考格西不像我们中国,所以西藏当年看不起我们内地,没有真正佛教,它是有点道理的,当然碰到我们跟他俩一辩他就下去了,你们自己不会嘛。

   西藏的考法师是公开考试的,两面两个台子,僧王出家人,同管政治的,统统坐在台下听,一个题目两边辩论,下面听众任何一人可以问你问题,都通过了,取得格西法师的资格,随便就有活佛,没有。所谓“呼图克图”就是活佛,要中国皇帝封过的才叫活佛啊,现在随便都是活佛,哪个皇帝封过他?“呼图克图”是元朝明朝、清朝皇帝封他的,没有几个呼图克图,呼图克图是大活佛一样,这个东西啊,普通喇嘛就称活佛、没有这回事,你们又不懂、所以我还开玩笑,你们是呼图克图、就是糊里糊涂、越修越糊涂,什么呼图克图。这样一来考取了格西、教理都通了,然后才给你灌顶传法,

    譬如修小法、拿黄教来讲,修大威德,大威德是文殊如来、文殊菩萨化身,三十六只手十八只脚,每只手都有法器代表,三十七菩提道品嘛,代表,十八只脚代表十八空般若,每一足下面踏着狮子、野兽阿、男的女的阿、魔鬼阿很多阿,像的每个头上两个角、上面都是佛,全身这里金项链、这里金刚钻的耳环戴着、噼里啪啦牛的头,然后法本上告诉你一刹那之间,这样一弹指六十个刹那,你上座一刹那之间就要观想得出来,然后才慢慢每一个法本都是由福德资粮加行,一步一步修上来,念,唱念都是供养阿,一座好好的修下来两个多钟头,十三尊大威德,另外一套翻译是乾隆自己翻译的,乾隆也修这个法的,然后轰隆轰隆、然后这还是生起次第、修密宗、圆满次第修下来,一天三堂,你连吃饭、屙尿的时间都没有多少了,这样修下来,那当然不清净也清净了,而且我常常到、学密宗还问那些大喇嘛几十岁了,我说、你修哪个法门?有些说、时轮金刚,时轮金刚观想又更厉害,有些还双身的,有些是大威德,

  你看红教、白教,修亥母法、亥母是女的佛,女的怎么不可以成佛、谁说的?那是不了义教,女的一样即身成佛,在《大藏经》我给你找许多资料出来,这是不了义教、乱听。女的、亥母,修红教的、白教的想气脉成就,还非修亥母不可,亥母,你听听、亥母法,三脉七轮、女的、很漂亮,你要看到亥母像两个大奶奶、细腰身跳舞姿势一扭,你观想得起来么?脉轮都很清楚,什么叫亥母?对不起阿、阿弥陀佛,亥母、我都给你讲了,什么叫亥母?你知道?十二个时辰里、那个时辰亥是什么?对了、猪王母佛,大大的、胖胖的、大大的肚子,又漂亮又好看,诸佛菩萨哪有男女相的?讲清楚一点就是猪王母佛,你们智慧不够的,亥母阿、拜阿、是必要拜,猪不能成佛?所以亥母佛在西藏当年威风得很,一百年左右,那个英国人、外国人都打主意侵略西藏,从印度修铁路到西藏,西藏不答应,不答应英国人硬是修、修了以后、没有办法、这些喇嘛全国的修亥母法、结果铁路修成功了、有一个资料记载,英国人就看到从喜马拉雅山上一个大猪,不晓得是公的母的,好大好大下来一跑,铁路修好就断了,没有了,就不敢动手了。所以,红教这样修法给你们讲多的很,就是一路修持下来几十年,最后或者给你传个大手印,

   最后的密宗修到无上大法的时候,像我们修无上大法那难啦,有五六百人登记,给上师靠缘要选、选到什么?把你的名字都摆在那里天天供养,修供养法、修护法神都请来,要灯光上护法神显了身啦,你这个人才选得起有资格进堂修法,听法的我们二三十个、好几百人登记,选到了无上大法,进去也照老规矩跪在那里,跪着听法,哪里象你们这样,象我这样也不是说法,这个老套、我也不会、我也不懂,那师傅出来传无上大法还得了啊,喝喝茶、告诉你,无上大法要配茶的,然后都跪着,跪了半天抬起头来看,这个上座没有人,又派个代表进去给师傅磕头,师傅啊、忏悔、我们罪孽深重、请您老人家快点传,最后出来、上座,我们念咒子念完了,都跪到的,双脚跪着、等半天,师傅上了座,(师举手拍案有声)、下座进去;我再叫师兄赶快…师兄又去请,啊!传完了、法传过了,不懂吗?我们智慧低啊、这很难哪、再传,那就传你们一个次无上大法,第一法传了你不懂、差一点,这个时候没有佛像、什么都没有,比禅堂都禅堂,一切佛像形式都打破了,最后上来,诚恳磕头礼拜跪倒,鸦雀无声、然后,“我即是佛、一切不管”。下座、传完了、两句。我即是佛、一切不管。无上大法。我现在就传给你们,还不要你们磕头,不要你们跪,多罪过啊,所以红教、花教、白教、黄教现在真正的大喇嘛,无上密法在你们汉内地禅宗啊,禅宗祖师所谓棒喝早就做了。

    给你们讲了半天密宗、各种各样、我玩过多了,对不起、不恭敬、修过多了、修过多了,这个嘴里经常犯戒、把无上大法当成玩的。还有一个无上大法、我学来的,白教大手印,结果上去搞了一个礼拜,天天磕头、天天恳求一下又要拿供养,一下又要献哈达,搞了半天以后师傅上来,嗡啊(口牛)呸、下座,对啊、这一“呸”了以后万念皆空,“呸”所有杂念来“呸”,后来我给我的贡噶师傅讲、他是真的呼图克图、大活佛哦,而且达赖这些都是他的学生,白教的、贡噶师傅那还得了、我不是告诉你他身体比我还高、大概这样高、我站在他身边走、我就变成他的手棍、他手按在我头上刚好,我跟贡噶师傅经常开玩笑,谁敢和他开玩笑,但是他很慈祥,我们还交换了法,你要晓得、妙了、后来这个法门大手印、我说、师傅啊、我告诉你、西藏的密法,我说、我八岁就知道了,“你没有忘记前身?”我说不是啦,我乡下的那些乡下人一个大字不认识的告诉我的,怎么一回事?我们乡下怕鬼,夜里走夜路怕鬼、有鬼挡墙,前面黑了怎么办?把衣服一拉马上当场小便,一边屙小便一边就呸、呸……就把鬼赶跑了,真的、我的话不假,我现在学了半天佛、到你这儿磕了那么多头,原来得了个“呸”、那还搞个屁。但是真的不真的?真的、这一声就不得了,实际上这个就是咒音,所以禅堂打七喊“起”,这十大日如来的根本咒的咒音之一,所以显密慢慢都要懂啊,那多了、跟你们讲不完,密宗、你们现在学的密宗,什么五字咒、文殊咒啊、那多的很啊,我说我会说一千个咒给你们、你看你们课本上有普庵咒,普庵禅师也没有学过密宗,他是禅宗、开悟了、说一个咒子灵得很,你问我们老师兄,在峨眉山上我们难得念一次普庵咒的,念一次不敢念,我们当时那个师傅告诉我们,普庵咒不要随便念、念了杀生太厉害了,如果要白蚂蚁有细菌、喳啊喳啊叽啊叽啊、唧唧喳啊喳喳唧啊、就是这样,你们普庵咒会不会?会阿、会一点。普庵咒还在琴谱上有,那都是鸟阿、鸡阿、抓虫的声音,喳啊喳啊叽啊叽啊、唧唧喳啊喳喳唧啊,所以告诉你,你悟了道一切音声皆是陀罗尼,普庵咒灵的不得了,他又哪个传给他?他悟了道就会了,八地菩萨的境界破了重关以后,自己都会说咒子,告诉你,所以你们修禅宗悟了、悟个什么?悟、不要乱来、那么容易悟了。

   好了、不讲密宗,我讲这一番话什么意思,你们不要以为自己有一点学问,你们那个认识的中国字,依我看起来比我好一点,我的字还会爬的、你们那个字爬都不会爬,那些文章写的还是放屁狗,还不是狗放屁呢,这一点算什么,你们那一点佛学,然后什么都不修,既不拜佛又不上堂,你们上堂几个人上堂呢?上课堂你们念了多少咒子、念了多少经?《金刚经》念满十万遍没有?早晚功课做不做?我相信你们不做,认为那个还看不上,修行、这些基本的都没有,你想成佛、参话头打坐参禅就成道了?那我不是白干了、哼、开玩笑。你不要看不起早晚功课,早晚功课就是密法、你知道么?你要到密宗,大家来早晨早晚这个功课很严重的,一个不到不得了的,那都规规矩矩大家都做的,你看班禅达赖就更要做,这些活佛本身来的。

   禅门的念诵是软修法门你懂不懂?软修法门、什么叫软修?这是一个方法真的修持它,你问下面的首愚法师,我在办十方的时候,首愚法师为了他们办的,宏忍法师、永会师都是那边我们的学生,我都特别请来,我自己再选哪一个唱念是真正对的?台湾有些唱念、唱的变黄梅调了、不对的。全国各地峨嵋山有峨嵋的腔调,长江以南有长江的腔调,比较标准这一带常州天宁寺,北方有北方腔、大致不会错,软修法门叫天龙梵唱,天龙梵唱,梵音唱念,我的经验告诉你,我不会、因为我没有学、而且我一辈子最差劲就是唱,五音不全唱不好的,这个里头我要说一个故事,前天还说给人听,有人说、老师阿、你那么好听、唱个给我看,我说你小心、我一唱、你准备自杀的时候我就唱。怎么说法?有个人唱歌、一唱就把人家听死了,听死了三个人,所以犯了罪、判他死刑坐在牢里,另外一个人犯了罪也判死刑进来了,这个罪人问他你犯了什么?我犯了杀人罪、你呢?他说我唱歌把人听死了、也杀人罪,这个要比杀头的人还好,你真的么?真的。他讲我明天要被砍头了,你赶快唱一唱把我听死了,我就免得明天一刀之苦,他说不行不行、这个是犯罪的,我们两个人已经死刑了还怕什么罪呢、你就唱吧,这个人就真的唱,这一唱那个要被砍头的人就跪下,算了、你不要唱、我宁可砍头也听不下去,

    我这个对于唱念是五音不全、你小心一点哦,所以给你们讲严重的事、讲一点笑话给你们听,不要轻视上课堂,所以我在办佛学院的时候,我专请那个叫什么?戒德老法师、天宁寺的,我们这里宏忍师唱念很不错的,华严字母都会的,唱念、各有所长,譬如我们余正如阿如小姐,她一个人早晚功课一个人引磬、木鱼、法鼓,丁丁冬冬、冬冬丁丁,统统做完了,两只手,你们做、几十个人,你看我们来的这些同学,看你们这个修行的样子,他们心理作何感想、我不知道。都要做的不能松懈,你以为这是形式主义?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还不好好修、软修法门,真的唱的好,这一来就空了、念头就止了,你要全心投入、你不相信,我们早晚功课维那把引磬一敲,一个起头的,(师示范),你们两掌一合、进入、这就是密宗啊,早晚功课就是当年东密密宗传的,禅宗没有啊、净土不过是一句佛号,这些都是密宗跟显教配合的,维那一起腔、南……什么都空了么、那当下就定进去,你从这个中间这一声一发是观音入道之门也,观音入道之门,南……无……就来了么、还一定盘脚?不可以入定?所以禅宗有一个祖师,叫念法华,一辈子念法华经,他大彻大悟;还有一个祖师悟道了以后,任何法也不说,就拿一个铃子、专门在外面疯子似的摇、专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专念这个;还有现在、过去了没有几十年,民国初年、金山活佛查看介绍一、专念阿弥陀佛,这些都是成道的人啊,凭你们这一点点、充其量大学毕业、算老几啊,别人前面可以吹啊,你到我前面大学学士硕士博士算个老几啊?才不理你,在我那里随便角落里一扫就扫出一堆博士来,一点点知识就傲慢起来,要基本来修,早晚功课好好做,软修法门你们还不会呢,老实讲、我是唱不好、怕把你听死了,唱的好我就教你了,不过、我那一套你学不到的,我那个唱念、不喜欢跟着你们唱,我觉得不够味道,一个人在空山顶上、青山顶上、万籁无声、甚至拿来念一句诗,甚至拿来唱念往……昔……自己把那个梵音的声、这一声把自己身心整个的投进去了、完全空了,这一念完了,在那个峨眉山顶上、不要说人看不到、鬼也看不见哦,自然天地皆空、当然我也空,你们做了么、你们试了么?你们都是“学僧”不得了,学僧、自称有学问的和尚,你们都是学僧,不来这一套、对不对?看得很俗气、都错了。连我到现在、你问我这些同学,譬如在这里、昨天晚上我实在回去很疲劳喉咙不对了,他们这几位同学、老师阿、你不要施食了,李素美在旁边、阿如阿、帮老师施食吧、我说、好…谢了…都要做,不要轻视了自己,也不要轻视了一切众生,学佛不是为我成佛,为一切众生而成佛,要自己成就的、学佛的道理、我今天一点成就如果有功德,我要回向布施给一切众生;修密宗的人,众生一切痛苦烦恼、统统归到我身上来

本篇文章由阿兰若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