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三十六盘

 

   所以四川跑出来很不平,听到《愣严经》是伪经,我们老和尚都不高兴到极点,所以跑来,他说要我打听一下《愣严经》不是伪经,是,不是伪经。《愣严经》的经题怎么念啊?经题怎么说啊?大佛顶首愣严什么呀,中间还有两句,想一下。《愣严经》是真正的显与密在一起的,这里啊,在这里给你,你不要说他们同学答不出来,你们两个老同学也没有了不起,答不出来嘛,对不对?所以啊,那边,那边在笑,释迦拈花,迦叶微笑,你问迦叶吧。《愣严经》是真正显密的秘密,但是《愣严经》了解以后还不行,最后还要,所以讲生命的真谛,还要追寻到密教里头、密宗里头的真正的教义,怎么样讲心,到了密宗的真正的教义,真的秘密在哪里你们知道吗?不是咒语啊、观想啊,什么男女双修啊,双修男女啊,不是那些啊,真正的密宗的秘密在哪里,我们显教,譬如说四大皆空,把物跟心两个分开,而且认为只有这个“心”,明心见性,明白证得菩提就是佛,这个物啊四大物理世界,到了密教《愣严经》境界,“心”精神是无上的,“物”唯物的物也是无上的,心跟物两个轮子是平等的。换句话说,物就是心,心就是物,分不开的,我这几句话你们记得哦,把我的话一个字不能说错了的,错了有罪过,我吩咐你啊,不能记错了。你给我查查,根据我这个讲法,全世界两千年前到现在,有人给你这样指出来说明没有,就给你讲明了。所以《愣严经》不但是佛经,把心物不只是一元,当然心能……,《愣严经》重要两句话,“心能转物,即同如来”,心能够转了物,即同如来。但是我可以给它加两句,把《愣严经》的内幕秘密再告诉你,物能转心,差不多一样的功力,所以佛说诸佛菩萨有无边的神通,无量的智慧,一切众生业力,佛菩萨的智慧功德有多大,一切众生的业力也有多大,两个平等,换句话说对这个宇宙间,白天的光明有多亮,夜里黑暗同样的,各占一半。你把这个道理……,所以《愣严经》是真的密宗,也是真的显教,大佛顶首愣严如来密因修证了义,是讲成佛的、真正秘密里头的秘密,你想做功夫修证成就的彻底的法门,诸菩萨的万行包括在内,这一部经是这样的。大家不能不留意他的经题,所以我把《愣严经》翻成白话,现在我一看,我已经不满意了,但是叫我下一道功夫把它完全翻成白话,不照这样的翻法更清楚,那我没有精力没有时间,可是后代啊,事情不要做完,后面的人会接上来做的,

   可是我把《愣严经》的修行的摘要的叫“五阴解脱”,把最麻烦最困难的都给你们集中了,附在《愣严大义》后面,五阴怎么解脱,以及把《愣严经》的要点抓出来变成一串,这两篇。你们同学们有我的《愣严大义》吧,有吗,没有,有的,有看了没有?有,看了几页,大概翻了几页,整个的研究完,大概没有,不是研究我的,要你研究《愣严经》。所以愣严经对于修行是五阴解脱,是渐修到顿悟的法门,所以《愣严经》的结论,我们先讲结论。“理”属顿悟,佛说的,乘悟并销,这个理须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生因识有,灭从色除,这是最后的结论的要点,同密宗的修持、同显教的修持统统有关系,理啊,佛法的理,行而上道空的究竟,理必须顿悟,理须顿悟,乘悟并销。你悟道懂得了以后,不要死死把这个理抓住放在心中变成妄想了,你要马上把它,等于一个东西很好吃的营养品,吃到嘴里去了,我们如果把这个经文改成饮食的话,吃须快吃,吃了快消化,就是这两句话的意义,理须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至于成佛之路,由打坐起一直修行智慧、戒定慧这个功夫的话,不是说你懂了就懂,你懂一个空,你早懂了嘛,你就空不了,这个功夫实际试验是科学,事非顿除,必须靠你一步一步……进来的,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没有到第二步你就不要讲第三步,到了第四步,所以别的佛经上说,初地菩萨不知道二第的事,一年级就不知道二年级的功课是什么,二地菩萨就不知道三地的事。你程度差一点就差一点,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愣严经》的结论就是这样,渐修顿悟是一起的,所以生命来是阿赖耶识,是精虫卵子结合一念来投胎,生因识有,灭从色除,你现在要证得涅槃无漏的境界,必须从生理上、物理上慢慢求,一点一点效验慢慢求证过来,这是真实话,所以它此经表明是修证了义如来密因,修证了义彻底的境界。你们很多知识青年、知识学生都翻了,但是说你们真正仔细研究过,恐怕未必,因此我这一趟劝你们切切实实去研究,不是想做学者,做学者还是次要的,是想求自己修证。腿受不了放下,没有客气的,受不了不要勉强,勉强了将来……,你们初学打坐的,千万吩咐你个话,次数多坐,时间不要拉长,等到功夫到了它自己就会下去了,如果硬想在时间上我多坐一下,我熬一下,你不会打坐了,你会讨厌打坐了,心理上、生理上都会起反感来,不好。今天先讲到这里。

   老师,我简单报告我这次修持的经过,我认识南老师之后,参加过他的禅七七次。这一次老师特别指定我用安那般那法门,头一次我参加打七我是临时看到一本《禅秘要法》,休息的时间一翻就看到火大观这个地方,因为时间有限,我看了一页就上去做实验,结果呢,差不多一两分有一点影子了,火大观比较懂得了火大观是一个什么东西了,那么这就增加了我的信心。然后第二次、第三次的禅七因为老师的督导很严厉,所以我开始看《愣枷经》、《愣严经》和《禅秘要法》。第二次、第三次我用的是不净观跟白骨观,不净观用的结果呢,还不错,厌离心可以增加。但是有一次在半夜做不净观,忽然止不住、忍不住要想自杀,跑过去向我自己房间把头撞过去,没有办法深夜只好求救南老师,总是他救我一命。那个时候他没有药方给我,也没有说什么,我说我现在我很想死,真的很受不了,我想把头撞到墙壁去,他电话里传过来:你去死好了。一句话就全消掉了,不想死,你叫我死我不想死了,好了,这是我的真正的经验,这是一个不净观的经过,然后做练习白骨观。因为我是做外科而且是法医的关系,时常开棺验尸,看那个烂尸白骨看过很多,所以白骨观起来比较不吃力。白骨观的好处是坐上去你身体的觉受很难,尤其是脚痛、腰痛很不好办,痛得不得了你要想诸行无常,诸法无我,那是根本是骗自己,一定要身体觉得你能够忍住,至少你能够不痛才去参参这些道理,你痛了你还去参无常无我,我想我没有这个本事,那么做白骨观有一点门路了,可以使你的脚比较少痛一点,但是时间慢,没有那么快,尤其是观左的大拇指二节这个功效,以我的经验不如,我是观髂骨或者腰椎第四第五这个地方,为什么我观这个地方觉得比较好呢,因为这一观的话这个屁股可以坐上去,但是那个上头的腰椎二三四或者胸椎,在禅秘要法里头没有告诉你去观这个地方,重点就是你说它写大骨,腰的大骨就是因为你髂骨这个地方坐上去,上头的腰椎、胸部这个地方自然就放松,如果你不照这个观法观上面一点的话,这个脊椎就挺直起来,那不合乎道理,所以这是为什么观大骨,腰大骨问题就在这个地方。我就试了几次观左脚大拇指二节,然后有一点影子了,转观大骨,这样去做。

    关于这个安那般那这个法门,以前我有一个道教的朋友,他是教主,坐得很好,打坐很好,他生病就是找我来看,我那个时候已经……不晓得安那般那法门,很早的时候,我玩一下,他要按我的脉,要看我,当他把我的脉按了的时候,我就把出入息,吸进来慢慢吐出去,吐出去的时候观想我本来没有,误会以为有我,带这个念头带进去,他在外面替我乱宣传,他说洪先生现在有一点什么道力了,其实我玩的,我是骗他的。当他要把我的脉的时候,现在想起来那个就是安那般那,你出气,把呼吸吐出去的时候,不要等到吐完了再止在那个息上,就是慢慢……吐的时候,吐出去的时候同时观本来无我,这是用意识观,但是非常有效,光随便让它吐出去,然后有一个时间你可以不用呼吸,等到再需要呼吸再吸进来,我把这时间利用,我就停在这里,没有什么效果。以我的经验,我比较苯,所以我利用吐出去的时候,这是我的一个秘诀,现在公开了,没有办法,带一点本来不是我,本来不是我,你根本不需要动个念头,这个不是我,因为你本来不是你,还动个念头干什么?好像带这种味道去做这个吐息,然后你的脉自然就沉下去,几乎就脉停了,我可以停了三四秒,他老兄吓死了,在外面给我乱吹,其实这个就是很随便应用一下,以自己的身体做实验。以前的几次打七,头一次做火大观那是碰巧做成了,第二次做不净观是在家里有一个自杀的倾向,所以请大家特别小心。白骨观这些经过之后。经过一次禅七,老师让我练习安那般那法门,专门练这个法门觉得很快,非常快,有一点贡献给大家的是,所谓很多法门你都可以用,主要是让你的脚不酸不痛,你觉得这个脚不痛然后觉得很柔,还要带一点暖,温暖的暖的感觉,柔、暖,脊椎自然就慢慢……地就松下来了,我们叫腰方肌,脊椎两边拉紧的腰方肌它就放松下来,每一个脊椎跟脊椎之间的距离,忽然忽然你就觉得我以前怎么那么紧张,那个肌肉的张力自然就减少了,你就好像变成驼背一样,没关系,这是过程,到了这个时候,你慢慢……专注在“止”上,因为你已经做到了出息的时候把自己忘记了,带一点意把自己忘掉了,进入到不需要再呼的这个时候,你就安静地停在那里,那个腰我是会慢慢……驼下去的。那么这一次的禅七我就发现,原来道家他们讲的转那个河车,安那般那法门一用就马上晓得他们在讲什么。那么一个问题请大家试验一下,所谓转河车就是任脉、督脉,是不是前面走的是任脉,后面是脊椎这边是督脉,到底转的时候是由任脉经过百会穴是头顶,到后面的脊椎下来呢?或者是从后面的督脉转到百会穴再下来呢?都是一个方向,还是可以互相交换,还是有的时候没有照秩序?请大家自己做实验看看,我不妨碍各位,所以不管是很多的什么道理,一定要盘上去腿,然后腿不让你发疼不让你痛苦,局的很舒服,轻、柔、温暖,这个时候,维持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观,所谓观就是因为你达到了这个地步,这个时候是因为你的心念,粗的心念比较清楚了,小的很小的心念还是有的,每一个细胞的呼吸都有,小的细念自己都体察不出来还是有,千万不要以为这个就是没有细念,是有,但是很细很细的心念,它的生理的反应反映在你的腿与全身的肌肉上。在这种心念变成很细,粗的妄想没有的,这个境界里去想想佛讲的道理,这个叫观。那你心念很粗,身体的生理状况还没有进入状况之后,你再去想想这个那个无常无我,这个都是玩的,一点效用都没有。等到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开始想想,原来这些怎样怎样佛讲的道理,那么我这一次安那般那进去,稍微止的境界比较好了一点,好像有一点把握了,就开始观,但是这个观以前,我是用空观,因为好高骛远比较玩聪明的。这一次我忽然想到一个过去一个经验,

   就是说我在1984年的时候,我头一次闭关一个月,那个时候我闭的是中秋前后,老师专门替我开一个闭关的好像是典礼一样,大家聚在一块,老师坐上去,因为要开始闭关以前,我向老师顶礼,我跪上去磕头,我举头一看,唉,奇怪了,还是这个衣服,蓝色的长袍,帽子没戴,那时候没那么冷,觉得老师不在了,奇怪,明明是刚刚坐在那儿,这个不在不是我的眼睛看到不在,是眼睛看到他还是在那里,但是我觉得奇怪,他的心不是停在他的身体,好像他的普通跟我讲话的那种心的作用,跟我一磕头一上来看不一样,我就找不到他的心在哪里,那个时候只晓得,只晓得他的心好像扩散到不晓得什么地方,好像都是他的心眼,那个时候不会用这个法门也没有看过密续这些东西,都没有接触过,因为我事情太忙,很懒惰,实在太没有用功,所以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事情,我觉得奇怪,跑到哪里去了?明明是坐在那里,好像他的心不在那个地方,到处都是他。后来我看过《愣严经》无二文殊,原来这个样子,后来也读到密续《上师相应法》、《上师瑜伽》,原来他们是讲这个,我是从事实倒过来才知道这个事。那么这一次到了息比较好一点,要观的时候我把它跳过去不观,我接着是用假想我前面,差不多是跟那个时候,跟老师磕头的那个时候距离,一样的距离,大小也与那个时候一样的大小,本来是有的时候会变得很小很小,但很小,可以小一点,但把它放大的时候反而不好,不好的征兆你怎么自己知道,看似观的有点不对了,止的那个腿的觉受马上起变化,马上晓得这个还不行,又重来又重来数、随,调整好之后一观,老师在那里,但是心都遍在,老师跟文殊菩萨、我,我是那么直觉的,就是文殊在自己的心好像他跑到我的心,跟我的心合一了,这只能这么讲,不是那么讲就是这个样子觉受,就是这样自己来,当然是因为老师心不晓得跑到哪去了,遍在嘛,我的心跟他合一了,当然我的心就变成好像虚空藏菩萨的修法一样,自然就变成心这个地方,就跟着好像一颗很大很大没有限制,很大无量一个很透明、很晶亮发光的一个宝珠一样在这个地方,就映现,并不是这个地方,连地球、太阳所有的,有的时候还可以,这以后有时间谈,好像摩尼珠的镜面上一样,就止在这个地方,这是观。我是用上师相应法用佛学方法,就是我想他跟文殊一样,他的心遍在,我跟他一样,我本来我这种妄想心根本本来误会是我的心,本来佛就叫我们攀缘心,不要把它当作自己的自性,本来就不是这样,因为有这个事实,我就比较容易懂得这个道理,这样作一个观,然后观久了之后,后面的那些步骤有时间再向诸位报告,现在就报告到这里。反正我现在向各位报告的是为什么能够做到这样,我没有从理论进来,想来想去唯一的就是初次见面,老师头一次见面时候他坐在我前面,他叫我“盘腿”我也不会盘,他叫我闭眼睛,睁开又闭,知道张开的,知道眼睛闭下来的,明暗交替的知道的是谁,我心里想这我老早知道了,但是奇怪,没有过多久老师的全身就好像站在我的前面,一会儿就印进来,不是从头也不是从底,就是整个印印进来,这是一次经验。第二次就是闭关的时候开头,看上去找不到他的心,这个是第二个,完全是由于真正的经验我相信他,并不是看他的书写的好诗歌那么好,或者讲得让我服气,我没有,我没有,这样的话我不会那么信,就是这个简单的事实让我深信,他就是文殊菩萨,因为我信他文殊菩萨就是文殊菩萨。如果各位有这种信心,纯净的心看作老师是观世音菩萨也是可以的,佛没有固定相啊,众生也不可思议啊,佛当然没有固定相,你认为南老师的影像变成很慈悲的观世音,那就是他就是你的观世音,我呢,是文殊菩萨就是佛,大家都是一样佛,所以最要紧的是你能够有这种体验的话,就不必什么理论了,那就是后面注解的东西,希望有纯净对老师的佛法跟老师的这种信心有了,一定成功。别的没有什么,我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向各位报告,因为苯,所以只有信,谢谢各位。(洪医师的报告完毕)

   洪医师的报告,我希望他讲个医学的科学给大家修持作参考,结果他讲他的佛法修持,也好,很好,不过不要推崇我,这个话靠不住,他的修法同我没有关系。洪医师我特别,好像有一年特别要你们请他到闽南佛学院演讲过,有吗?一次还是两次,那时你们想,台湾来的洪医师虽然学佛,究竟修持到什么,你们大概信心还不够,结了一次缘,他很懒得出门,他的病人也多,事务也忙,这次为了到这里来,老实讲老朋友,我就故意逗他,一个电话,我说我到厦门去打七,你,我指定你非来不可,我晓得他做人,他们对我感情特别,我一指定了他那怕丢了家什么都不管了,只好来了。他这个医师是在台湾大学读书的时候高材生,毕业以后,很有名,在台湾大学医院外科主任,也是高手,后来自己开业,他的特别之处,所以我们这两位大医师都是大菩萨,一位是管妇产(惨)科的,悲惨的惨他自己讲,做医生很悲惨,没有私生活,一天到晚,苦的要命,睡觉也睡不好,有病人就叫他,所以他学的是妇产(惨)科,悲惨的惨。但他是管生的,洪医师不但会西医,中医他也非常高明,针灸也非常高明,一切都很高明,看风水、算命也很高明,高明得一样都不高明,太高明,一样不高明是开玩笑的,真很高明。那么他讲学佛以后,我所以希望他向大家报告,尤其他身兼法院里头的法医,受了冤枉死了的或者给人谋杀的自杀的等等,都经过法医的证明,所以认为有问题的,政府就要追求下去,这个人不是自己死的一定有人谋杀的,是不是这样就根据他的诊断、判断,所以他对看过死人的解剖验尸,很痛苦的。有时候人死了,好久了还要棺材打开,第一个上去就是他,最臭、最烂的都要验,所以他这个生死的道理他看得非常多啦,甚至我问他有没有鬼,有时候很奇怪的,这个东西很奇怪,他是绝对科学不大相信的,他说有时候很奇怪的。有一次有一个女人吊死了,后来发现法官、警察都不敢上,他是法医,只好自己上去,把那个烂掉的女尸体解下来,那当然很臭、很脏,那是很可怕的,自己也容易中毒,所以他是功德无量。这些道理,我本来要他从医学上报告给大家听,也使你们知道修行生理的变化,当然他的经验很多,不过他结果不讲这一面给你们听。那个南极仙翁(黄医师)管生的,我所以叫他北极星君是管死的,北斗七星管死的,要长生不老,赶快要拜北斗七星加被,所以诸葛亮拜斗,就是拜这个北斗七星管死的,一个管生的。我希望他们两位,一直希望由他们的经验的,一个管生的、一个管死的著作出来,他们两位还没有跟我交卷,要怎么配合佛法的生死道理,佛说入胎经怎么配合,他们没有交卷。晚上他的报告非常精彩,尤其告诉你白骨观,他所讲的观尾椎骨上来,腰这里,这个骨头同胸口,佛说禅秘要法白骨观上真的没有讲,他自己摸出来,可见他多生多世修行的经验,这一点我可以替他证明。怎么证明呢,我在二十六那个时候在成都这一班朋友,当然这些人也不晓得我学佛,而这些凡夫不懂,那个时候成都有一个高人,隐在成都,这个人在佛教史上你们找不到,同你们这里有关系。太虚法师当时有个弟子,有个叫大愚法师,大愚法师他的俗名什么?北洋时代,推翻满清以后做过教育部的次长,地位很高,出家了。出家以后跟太虚是剃头的师傅,当了和尚,他自己参禅,学禅宗的,那个时候民国初年谁都知道大愚法师有神通,真的有神通,参禅悟道有神通,因为他玩了神通,神通多玩神通多表现,犯戒的,很严重,犯戒的,佛不准大家玩神通的,有神通,不准玩,所以禅堂里更不准玩神通。如果禅堂一个比丘,如果悟了道有了神通,在禅堂用神通的话,卷单,戒律上丛林制度卷单就赶出山门,不准进来,赶出山门,老规矩跳门槛出去,还要倒转来跳出去,以前老规矩很严。禅堂里有个比丘有了神通,他忽然高兴,隔壁,半夜了,大家坐到半夜,那个时候都过午不食,他看旁边,邻单隔壁坐着这个位子的,看看这个师兄肚子饿了,你想吃东西吗?已经十二点了,过了子时可以吃了,没有东西吃,那简单,厨房里头有锅巴,虚云老和尚是严厉自行那个,这不是虚云老和尚的事,有些大和尚严厉执行过午不食,厨房的锅巴都锁起来怕人家偷吃,犯戒。他说,那锅巴怎么拿得到,他说,你要吃啊?要吃。把手一伸,锅巴拿出来你吃吧。这个大和尚比如妙老坐在方丈室,也没有在禅堂,第二天宣布,昨天禅堂有人犯戒,站出来。碰到大和尚没有办法了,规规矩矩站出来。卷单,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知道。大愚法师露了神通以后,后来在国内找不到大愚法师的影子,结果大愚法师隐居在成都,他的一个皈依弟子,你们这一般老头子老太太都不认识,他年龄比你们大。他的皈依弟子叫刘亚修,以前在军阀时代在北京做四川的代表,这个人风流又想学禅的,那故事很多。大愚法师、大勇法师到西藏学佛法都是他们供养,这个里头历史故事很多,我要写出回忆录来比小说还好看,比武侠小说好看得多啦。后来袁先生告诉我,你要不要见,大愚法师你知道吗?听说过啊,此人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你要见他吗?我常常跟他见面,在刘亚修家里,刘亚修俩夫妻供养大愚法师,在家里一辈子。大愚法师有时候脾气也蛮大的,写一个条子,要什么什么,不论多少钱,他俩夫妻总是买来,并不是因为他不当和尚还俗了,穿我这样一个长袍,最好房间给他住了。那么,袁先生,你们累不累?不累,要听故事好玩哦。然后他带我去见他。我说,那当然,这个人我是非常……。见到了,袁先生就讲,我这个学生这个孩子啊,很有一点点见地。袁先生已经觉得自己很谦虚啊,大愚法师,我向他磕头,他赶快站起来给我回礼,很谦虚。他说,你打七参话头参过吗?我说,参啊。你先生叫你参什么啊?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他叫我参这个话头。你破了参吗?我说,我不知道。管你知道不知道,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有啊。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有啊。我说,我早知道的有,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为什么狗子无佛性,无…无…,参狗子有无佛性的话头是这样参的呀。狗子有没有佛性,无……,有没有佛性,无……,一路无到底。我说,有啊。他跟我来来去去好几回。他说,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法师,告诉你有就有,你不信,我把你,你的座位,我就把你翻起来了哦,我抓住他的椅子。他说,你不要动手,不要来这一套啊,不要把古代的那个禅宗,把老师的座位都把他掀翻了,把他掀到地下去了。后来,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不过我对他很恭敬,他的确很了不起,甚至走到街上,我有一次穿着军官的衣服很神气的,忽然看到前面一个老先生穿个长袍过来。我一看,是大愚法师,在街上很多人,我也不管,就向他跪下来,顶个礼。他就把我抓起来,不要这样,你现在戎装军服在身,在街上给我顶礼,你不要吓唬老百姓啊。我说,没有关系,那些俗人,苯、混蛋、死老百姓管他干什么,我们来走吧,喝茶去。后来,我问他,法师啊,你大彻大悟的人现在如何用功啊。我告诉你,很奇妙的,你怎么问我,你比我高明。我说,不……不要胡扯了,因为我这个人不老不少的,随便跟那个都开玩笑,我很恭敬他,但是很开玩笑的。他说,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不用功,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你记到啊,屁股上面第七节那个骨头特别注意。我说,什么,你说我将来会得腰病啊。他说,不是啦,你将来会知道。后来讲了算了,等到我后来正式提出白骨观的时候,有一天,把佛所说的每一个白骨观法门我自己试验了以后,觉得很重要就是洪医师发现的那个,这位大愚法师就会,你说他没有神通啊?他就断定我三、四十年以后就需要这一点,他就先讲,你说他有神通没有神通。所以洪医师讲的这两点,白骨观配合安那般那,对,第二点,他说的,我也没有跟他讲,他讲的就对了。达摩禅经告诉你用安那般若的法门,要想快证涅槃,最好利用出息,就是他讲的呼出去,这个阶段,最重要,那么达摩禅经并没有讲,一般人修气功的,都认为把气装进来才能发生功能,那是凡夫境界。要想快证涅槃得道,这是达摩禅经的秘密话,他今天把自身的秘密,这是密宗,在西藏就是大密宗,他没有保留,他很慈悲,就贡献给大家。不过他的话对,你们多去实验。第三点,他讲得对,你看佛经,看阿含经,看戒律上,佛在世的时候,他的弟子证得阿罗汉的人好几个都自杀了,而佛还公开,瞪起来眼睛让他们自杀了,为什么?因为修持白骨修到某一个阶段会这样,这一件事我都忘记了,他今天又重提起来。真的,洪医师自己在家乡高雄修这个,有一天晚上,夜深了,我忽然听到电话铃声,一拿起了。他,他说,我现在修行不想活了,想自杀。其实他也没有灰心也没有不对的事,修白骨观,他说,我想一头撞死去,老师你看怎么办。我一听生起气来,我说,你去死吧,就把电话一挂。咦,真的有这种关键,你看佛经对照着,所以白骨观,我只提一下,我不主张,你们没有这个福报,没有这个气派,不容易修,连佛在世的时候这些阿罗汉修到这一步都产生偏差的问题,但是在佛在的时候没有关系,这个偏差很好,可以说佛在等他在中阴身,马上使他大成就了,没有佛在世,不要随便搞。安那般那最稳当,对洪医师的这个报告,这三个要点都很宝贵的,我向大家替他做个结论。今天时间迟了一点,因为明天晚上不会有了,禅堂就清静了,圆满,明天下午三、四点大概就圆满结束了,现在诸位,阿弥陀佛,回去休息。

本篇文章由我有心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