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三十九盘



    在下面讲堂外圈的同学们,下雨天气冷,听到香板声,不要停留在走廊,赶快进讲堂,不要伤风。伤风不是感冒,感冒不是伤风,两样不能混为一谈。今天是我们大家集中在一起,共同进修的最后一天,实际上是开始的一天。譬如行香,到这一堂才大家上路,无论多少人,就是一个踏步的声音了,这不是军队训练,那个是靠命令、靠外力,靠长官的威严强逼来的。这个是每一个人无心的,自己心境很宁静,无意的,没有分别的,自然步调走到整齐一起。你们要参话头,这是行为的话头,就要参了。修行学佛……,不要左顾右盼的,此心静下来,东转西转这个头,此心都不能安。出家修行,在家修行,做人做事乃至社会、政治同一个道理。什么叫人心安定,天下太平,就是这样,不是外面力量强逼你,也不是上面的威严要你这样,此心人人平静了,真正的平等。行为上,团体群众的行为叫平等,个人的行为是平安,平安就是福,谁也不要照应谁,谁都在照应谁,自然就有福了,安详的走去,走。
(大家转圈走动中)

  距离不要太远,稍稍走快一点。地方小,禅堂大,有时候就跑香了,小步就跑了,此地太小稍稍快一点,后面一排接前面一排,距离不要太大。
(香板一声,大家停了下来)在行动中,一声板响,站住了寂然不动,正好碰到外面下雨,唏呖哗啦的,内外境界,当下清静。完了,我这一讲又不清静了,你又去找了,根本我的话都不理、不听,如此行去,就是这样。那么你说,回到家里啊,今天完了以后难得碰到这个境界,你错了。天堂上、地狱里,人生的路途上,富贵也好、贫穷也好,心平则国土平,念平则世界平,此心哪里都是道场,哪里都是禅堂,要了解这一点才可修行啦。

  现在,我这个方法教你们这样行香,这就是般若三昧修行的行的法门的一种。今天回去,你们平常晓得人要运动,最好的运动就是这样。你们这些老爷们、先生们,老太太们,年纪大要运动啊,每天要出去散步,散个屁的步,愈散愈乱,散乱。可以啊,你每天早晚自己起来,找个小地方,何必一定要上街去散步啊,碰到人还打招呼呢;何必一定要公园呢,随便有个地方,处处是禅堂。此心不净,眼睛……,当然,叫你眼睛闭下来,因为你没有这个本事。你有本事开眼、闭眼一样,此心不净,回想今年正月,南禅南普陀的禅堂,依然我还在里面在修行就行了。在房间里转圈子也可以,在禅堂里一样,每天早晚如此行香。此心如果更不安,内在念南无阿弥陀佛,一步走一步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每天这样在家里行香半个钟头,或者找个地方行香半个钟头、五十分钟、一个钟头随便你,两、三个月包你百病不生身体健康。我常常告诉老朋友们,学佛、学道,什么开悟、成仙成佛,少吹了,   一个人活着,健康快乐;死的时候,不麻烦自己不拖累别人,就是第一种人。你看,多少人有儿子,子孙满堂啊,什么好啊,最后还是要靠朋友啊,又麻烦了自己又拖累了别人,毫无价值。先不要说开悟成佛,你把身心弄得端正一点,康乐一点,

  所以道家的吕纯阳,大家都知道,是神仙里头的……,等于六祖一样,道家的……这个威力大,他也参禅的,他后来……他能够空中飞行了,还没有悟道,最后碰到禅宗的黄龙禅师才悟道的。所以他佛、道两门,儒、释、道都会的,但是他平时有首诗很对的。一日清闲自在仙,就是一天当中,日子很……,心中无事很清闲,自自在在,这个就是神仙;六神和合报平安,眼耳鼻舌身意都很健康没有毛病,心中心气都很和平,报平安;丹田有宝休寻道,气住充满,身心健康,健康,就是丹田有宝,还找个,修个什么道;对境无心莫问禅,一切心境平静了,对境,还参个什么禅啊。嘿……这是他的那一首诗,你们拿来记住,做人生的记证很好。一日清闲自在仙,六神和合报平安,丹田有宝休寻道,对境无心莫问禅。

  这个时代不同了,你们在家的,不是农业时代的中国文化了。什么妻贤子孝啊,子孝孙贤啊,现在的子孙啊,你要他贤太咸了吧,多抓一把盐给你就咸了。子孝,笑你老了,讨厌在家里,赶快自己……。这个文化是家庭子孝孙贤,不是那么回事啦。以后的时代更变了,我说这个人类世界这样演变下去,五、六十年以后没有婚姻制度,没有家庭了。嘿……你看到吧,你看到吧,一个人多活它一百年包你看到。时代不同转变,大势至菩萨,这股人类文化的潮流、力量,演变成什么,大势至来了。黄河之水天上来,滚滚长江东逝水啊,挽不回得啊。你怎么样,自己晓得,在这个挽不回当中,屹然而立,就是自己这样修养去就对了。你也不能扭转时代,学佛的人要度众生,讲得好大,唉呀,我说我想度众生,现在我是反被众生度啊。每个人都如此,所以自己只有自己,把日常生活中好好修行得平静,少玩聪明,少起计较心,这个也不对,那一件事情也不对,看别人都是不对,只有自己对,你对个屁,你鼻子对到嘴,对哪里呢?世界上大家都对,就是我自己不对,你就可以学道了,这不是嘴上玩得哦,要真的把自己的习气改过来哦。走。
学众继续走动中……

  一日清闲自在仙,六神和合报平安,丹田有宝休寻道,对境无心莫问禅。……南先生的香板又打响了。你看这个雨声里面,这个境界多清静啊,可是有烦恼的人,自己有烦恼,听到山中雨声这个境界他多烦恼啊。所以啊,一切唯心造,不是外界的环境对你怎么样,都是你自己问题。

  因这个雨声讲个故事给你听,说乾隆有一次,微服出游。所谓微服,皇帝不穿他的礼服,穿个普通老百姓衣裳,随随便便在外面走。到了一个庙子,看到一个青年的书生在那里读书,他过去看。嗯,你在这里读书。这位老先生你住哪里。我是来玩玩的。他看看他的书,看看他写的字还不错。乾隆说,你既然读书,我出个对子给你对啊,好不好。好啊,很有礼貌。老前辈,试试看,小生也许对不起来啊。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他马上,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这个年轻人就对了,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嗯,对得好,对得好,贵姓大名,问了一顿寒暄一番,走了,乾隆回到宫里就把名字记下来。第二年考试,他老兄特别注意学生里考试作业这个名字,有这个名字,考上了立刻提拔上来。做皇帝的只有取才,他根据下面他对的,他也不晓得他是皇帝,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啊。那学佛要度众生能够这样吗?一样道理嘛,所以有人说,我要学佛,我想去修道,修了度众生,这个家里啊,这个老婆啊,或这个丈夫、这个孩子怎么办?怎么摆不脱啊……。我说,你要去学佛。对啊,对。度众生,对不对。对。你的丈夫,你的老婆,你的孩子不是众生吗?你先度这些嘛,少吹牛了,度众生,你还要被众生度呢。天下事本来如此。

  你们诸位出家同学注意哦,现在他是麻胡一点,每一堂我注意看,你们在禅堂打坐,你们禅堂都不合规矩的哦。像悲心那一双鞋子这样摆法,居士们在禅堂打坐是这样摆;出家人打坐,这个鞋子,两个后跟对到“一”字摆好,每一堂如此,这是禅堂的规矩威仪。结果你们许多出家同学,我这两天转来转去,那个鞋子不但……,你这个摆法是居士的摆法,说了就做,即知即行。这个是摆“一”字,摆平,这是禅堂规矩了。要注意,你看通永师傅老和尚,他每一次上座,我注意他的鞋子都是这样,当年的老规矩。你们这些出家的同学,我这两天在你们面前走,不但是没有照规矩摆,也没有照一双鞋摆。你们“碰”一双是西半球,每隔,又一双是东南亚。大概睡觉的时候,真正的出家人睡觉,这一双鞋子脱下来,床前都很整齐。什么叫比丘,生活非常严禁,一丝不苟,这是出家人比丘的威仪。你们现在的威仪,衣冠不整,踢里遢邋的,赶时髦,比普通人嘛,更普通一点,当然是解脱啰,这就叫做解脱。到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才告诉你们鞋子怎么摆的,许多在家人睡觉,要睡觉了两腿一勾,鞋子,左腿一甩西半球,右腿一甩,欧洲哦,那才是;而且被子也不晓得怎么盖,躺下来睡也不晓得怎么睡,这个都是要自己研究改正的。这里我觉得需要叫妙老找一个非常严肃,守清规戒律的人整顿一番。要嘛,我来住三个月和尚,不过我一来,把你们所有南普陀的人都赶跑了,然后我一个人坐在上面独立称王,也蛮舒服。好了,用功,放下。

  以后离开禅堂随便做什么职业,在家或者出家,照这个样子修去,修行修去一定会有成果的,诸佛菩萨会加被诸位。愣严经,好好注意,愣枷,两部大经,这是禅宗的大话头。要想成佛之路,舍此丢掉这个,更无二法,没有第二条路走。同时,科学家们要想在未来二十一世纪科学与哲学接上线,重新接上线,为未来人类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平安的世界,也必须走这两条路。佛法里头的宝藏太多了,加上我们中国的儒家、道家,三家一合拢来一个大文化,配合西方文化的发展,这个对人类是个贡献,应该发这个愿心,不要光顾自己。

  譬如我们现代史上,我会指出来,你们外行,两个人,一个是蒋介石,蒋老头;一个是毛泽东毛主席,毛老头,我经常叫惯了,叫他毛老兄。这两个人都追求这个东西,两个人都给妈妈抄过佛经的,你们没有注意到,所以毛泽东后来对这一个生命根本问题,他年轻在追求,你不要以为马列主义,马列主义只是现实人生对政治这一套,他在研究哲学,非常用心,走不通。所以他到晚年、中年以后不准你们多谈哲学,谈实际的,他这一条路没有……。蒋介石也一样,走不通,所以他在虚云老和尚到了重庆,抗战作法会,他特别来向虚云老和尚磕三个头,一方面为国家求福,二方面问他这个问题。结果,你翻虚云老和尚全集一看,就知道了,这些我们当时在场的,老头子写了一封信向他问这个问题,宇宙生命人生根本问题,他把《愣严经》上“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照抄一遍,回他的信。我的妈,那他怎么看得懂,他摸不进去,他从小给妈妈就抄过这部佛经,还要你写。这种地方,你们还年轻,将来当大法师、大居士,所以要懂得方便般若波罗蜜,最高深的,跟到时代走,用时代的语言,怎么变了能够教化终生,使他懂。虚老那封信白写了,蒋老头也很失望,问题没有解决;毛老头走了,他对于生命问题追求了一辈子,也没有解决,所以他讨厌人家谈哲学,搞不懂。

  这些人都有一点来头的,都有一点来头,至于在政治上两个人功与罪那是另外一件事,功罪都很难评论,那不是你们做得到的,你们也不懂历史、不懂政治、不懂一切。就拿这个哲学与科学结合,他们两个人,我为什么讲到这两个人,全世界的人也就是中国十二亿人口,人人知道的,影响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两个对头,两个矛盾的统一,可以拿逻辑来讲,都在追求这个,都在追求这个啊。所以唐朝、宋朝佛教那么昌盛,那些皇帝,开创的皇帝唐太宗在追求这个,朱元璋,和尚出身,更不要讲,他也追求这个,这些道理你们要懂,新的时代来了,所以把《愣严经》赶快简单的提一下,告诉你们。现在我们下座吃饭,下午好好休息一下,赶快进堂就功德圆满啦。七天,一刹那之间过去了,没有什么了不起,如梦如幻。

  大佛顶首愣严修证,它是给你修行做功夫、见地与功夫参考的,修证了义显教里头最高深、最奥秘,不是秘密,生命、宇宙生命心性最奥秘的修证了义彻底的,了义就是彻底的这个经典,首先就告诉你明心见性心是什么,见性怎么见,都讲的是原理,大道理。你不要说认为大道理我不懂,老师啊,我不懂,怎么办?佛也拿你没办法,只有你自己办。怎么办,我就答复你“凉拌”,怎么办,自己办、自办。怎么明心,怎么见性,然后讲物理世界这个生命怎么形成的,这重点。譬如,地、水、火、风、空,普通讲“四大”,有些经典讲到六大,地、水、风……,地、水、火、风、空、识,他又加一大--觉,七大,地、水、火、风、空、觉、识。你说他空,它是中观的,非空非有,即空即有,不一不异,不生不灭,都有了。最后讲到,普通佛法讲,因缘所生法,一切皆是空,即非自然也非因缘,大家都误解了,所以《愣严经》有些人讲真常唯心论是外道法门,等于是婆罗门教讲有一个永恒存在的生命。比如它讲,批驳了因缘,批驳了自然,不是这个意见,不对的;它讲的那个本体的功能,一切万法皆是因缘所生,不错,能生功能、能生因缘那个不属于因缘。譬如我讲《易经》的时候,《易经》离不开阴阳,一阴一阳,最高那个形而上道,能阴能阳者非阴阳之所能,这就是我点出来一个眼睛了;研究《易经》讲本体论,能阴能阳者非阴阳之所能,换句话说,佛法也是这个道理,也空也有,非空非有,能空能有者非空有空能之所空,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愣严经》不能达到真常唯心论啊,不过随便你怎么讲了,你说《愣严经》不对,只要你的对就好啦,他自己的又不对。这只能跟你讲到这里,后面是五阴解脱,就是五阴解脱,就是我们念《心经》的照见五蕴皆空。五蕴怎么空啊,佛就告诉你怎么空,修行的方法,先空了色蕴,再空受蕴,色蕴就是这个身体四大,怎么空;受是感觉,怎么去空它;想是思想,怎么样去空它,妄想、思想。你们看起来好吃力呀,找不出来五蕴皆空啊,我都帮你集中啦,在《愣严大义今释》后面,五蕴解脱帮你集中在一起了。但是只讲原则,你看懂了没有用,要做功夫,修证了义,最后告诉你生因识有灭从色除,也不是顿悟,也不是渐修,渐修非顿悟不可,不算成就。怎么叫渐修呢,比如一根木头,我们要把它切断,拿个锯子呿呿
呿……,这样切,是渐修,慢慢来,切到最后,吱吱……咔嚓,那个是顿悟。顿悟非渐修来不可,非做功夫来不可,没有说突然的顿悟,非因缘非自然性,但是渐修对吗,做功夫,非顿悟不算成功,等于切木头拿那个锯子呿呿呿……,最后不咔嚓一下,你这个木头没有切断,渐修没有用啊,渐修的成果就是咔嚓那一下顿悟。所以渐修也好,顿悟也好,《愣严经》也讲了,昨天跟你们提过的,理须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功夫是一步一步来的,等于我们七天,旧历的闽南话“旧历仔”,正月初三开始,到今天初九圆满,你不能说开始就会到初九,不可能的;他太阳行度一分、一分一时、一时,慢慢来,非渐修来达到这个成果的,非做功夫不可。不过你们诸位做功夫学佛啊,我常常说很多年轻人跑来学佛,我几十年我在几个大学教书,接触各界都有,军事学校教过,对不对,那个普通学校教过,普通大学教过,我也做过普通的学生,也学过军事又教军事等等,看得多啦,我说你们年杞人学什么佛啊,大家好像我反对学佛不是啦,先学做人做起,人都做不好你想打坐修行成佛,有可能吗?不可能,决不可能,所以佛法是五乘道,人做好了,再学天乘道,十善业道就是天乘,人道、天道、声闻道、缘觉道、菩萨道,再成佛;人都没有做好,比如大家日常的生活做人,怎么样做人,怎么样讲话,怎么样过生活,这些都没有做好,一肚子的自我傲慢,什么乱来,一切都乱来,等于说屙个小便也乱来,上个厕所别人一排站在那里,自己要屙了,挤进去,把人家一推然后拿出来,呿……好像哪里着火一样,救火的水龙管来了赶快放,这样不行;像这些基本吃饭怎么样去端碗……,你像到外国去看,外国人看不惯我们,你们讲日本为什么能够打到中国来,你到日本一看,老百姓没有一个什么政府干涉,每一个人规规矩矩等着排队,自然的,好像自己抢到前头,自己脸都红了。比如我到日本去,带了两个大皮箱,他们给我装的,到了外国我就穿长袍,这边穿长袍是天冷。

本篇文章由我有心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