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四十盘

  
    你到日本一看,老百姓没有一个什么政府干涉,每一个人规规矩矩等着排队,自然的,好像自己不参与排队抢到前头,自己脸都红了。比如我到日本去,带了两个大皮箱,他们给我装的。到了外国我就穿长袍。这边穿长袍是天冷,到了外国我代表中国文化,我才不穿西装呢,我也不讲外文,日本话因为一句都不提,我一个字也不会。你要问我,找翻译来,我是中国人,对不起,我不懂你的话,这个不失礼呀。我不懂嘛,我笨嘛,你找翻译。假使我们跟外国人谈话自带翻译,应该尊重别人,所以我穿个长袍带两个大箱子。

  到了日本了,后来在路上,大概是我们台湾货啊,还是温州货啊,台湾货、温州货开始都被外国人骂。皮箱买来很漂亮,一穿进,一拉,断了,大概是台湾的或者是温州的,这个名声多好啊,这个名誉多好啊。我拿两个皮箱大概台湾买的,不晓得台湾货啊还是温州货啊,只一提,哦,散开了。这可要了我的命啊,又穿个长袍箱子东西散开,包也包不好,抱也抱不好,也没有人帮忙,话也不懂。我拼命两个挟到,把几十年不运动那个老功夫、老骨头拿出来几十斤,还是把它拿起来了,两边挟着它。你看穿一个长袍,斯斯文文做个鬼样子、摆架子的,结果穿个长袍,抱两个大皮箱乱七八糟,你看那个味道啊,唉呀,不是人样子了。等于,我断定在东京啊,不是在东京,在京都,在伊势,日本在哪里我记不得了,反正这个后车站要到前车站,等于这个地方要走到昨天晚上那个照什么楼,比那里还要远一点,还要过天桥。结果我一看,对面来一个中学生,穿个学生装,戴个学生帽就是军帽一样,个子并不高,我晓得了。我就把两个皮箱地下一摆,我就向他一招手,他就过来了,他就懂了。一过来,敬一个礼,我也给他行个礼。我给他比一比,我拿不动,帮个忙,意思到了,我给他拿点钱。他,北方讲一话不说、二话不讲啊,帮我就拿起来一扛,就晓得送到……,送到前面火车站到火车边上了,我赶快拿出钱来,他看都没有看,站起来,敬一个礼回头走了。唉呀,我一看,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文化、这个教育都是中国的,这些在日本看的都是中国的文化,保留的。
中国今天我们自己青年没有文化啊,西不西,中不中,文不文,武不武,男不男,女不女,就乱七加八糟,所以叫做乱七八糟。我看了无限的感慨,真伤感,敬佩。所以到了大学,教授们跟我讲,我们东方文化不过站在这个地方,当日本两、三百个大教授、大学校长,后来憋着我讲话,我痛骂他们一顿。我说,因为你们乱搞把世界秩序搞坏了。为什么要打中国,死了…怎么…讲得他们没有话讲。当然,真理所在,可是我很敬佩他们。

  后来,跟我一路去的是何应钦将军,何应钦将军、蒋介石你们应该知道的,那是历史上有名的一个大将军。他的号…,这就是中国文化,何应钦是他的名字,号敬之,恭敬的敬,之乎也者的之,我们大家彼此讲礼貌,他譬如叫我怀公,因为南怀瑾嘛,怀公,我称他敬公。敬公啊,我说你是老牌的日本留学生啊,他是在日本留学认识孙中山先生一起起来革命的。我说,我们打了几十年仗,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我看,不到二十年就站起来了。他说,真的呀,你看的完全对呀。我说我们的国家怎么办呢,我们两个一边讲一边两个人头就低下来,难受。你以为国家强大人口多,就了不起呀,没有文化、没有教育,青年没有礼貌,一切没有成就,本事没有,脾气都大得很。
你晓得当年我们一个老朋友,大家都晓得全国的流氓头子,可是也是历史上闻人的杜月笙,上海人,买水果出身的。大家讲,然后能够影响一个国家的社会那么大,你看他没有读过书,他到了后来,晚年了,书也读得很好啊。他就讲过三句话,你看没有读过书,三句话是名言,天下的…,这是上海话,他说,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的,第一等人,有学问有本事没有个性,做人好,规矩很谦虚,头等人;二等人啊,二等人,中等人有本事嘛,一定有脾气的,有一点学问一定个性强,脾气大;末等人,下等人,第三等人,末等,最后一等,没本事,没有学问,没有本事,脾气大得很,个性之强,脾气之大啊,那是末等人啦。你看他,你说他…,所以呀,学问、本事不一定读书的啊,六祖也没有读过书,所以他答复说下下人,有上上智啊。你以为是下等人有最高的智慧,读书有屁用,像我经常说硕士、博士读了有什么用?你们可不能讲啊,我可以讲啊,因为我也读过书的,下面学生硕士、博士太多啦,所以做人重要,人没有学好,打打坐、念念佛就会成佛啦,没有这回事。 回转来《愣严经》现在交待,交待完了,你们好好去研究,我没有时间帮你做太子伴读,这个你们也不懂了,皇帝的儿子公子旁边,翰林部,状元考取,有时候皇上封他太子伴读,帮忙,坐在太子陪读的,太子读书帮忙做知道的,也是老师、也是同学。我没有办法做你们的太子伴读啦,你们自己努力啊,好好的啊。法华愣严抱本参禅,抱着那个本子,对照来做,先从做人做事做起。妙老很慈悲,他搞一个,一个老人家八十几了,靠他的招牌到处弄得缘法,供养你们两、三百个男男女女诸大菩萨,不要说恭敬他,你可怜他吧。他的目的为什么那么做?出家人,单独一个老人,也不是为儿,也不是为女,他为十方众生,希望你们了不起,不要辜负了他这一片心啊,大家好好努力,这是我们今天快要结束了,《愣严经》的结束。

  告诉大家,四个字,语重心长,很抱歉,中文是四个字,话讲得太重了,也许得罪你们,很难听。语重心长,可是我的心是对大家好的,为了你们好,不是为我,这个心永恒,长久的,希望你们有所成就、有所成功。所以我这个一番话我自己给你们,自己的评论,自己批判自己,也对你们的忠告,不是敬告啊,忠告,敬告和忠告差的很远哦,要通中文啊,忠告很忠心的,很诚恳的,向你们,告诉你们要注意啊。

  还有你们写出这个歌,我看你们今天,我中午一出去,忽然听到你们唱的,是弘一法师作的歌,离别歌啊,没有离别的,刚才我的四川的老朋友们已动身啦。我这个老师兄五十年没有见面,特别峨眉山,晓得我来了,五十年啦,现在他都八十几了,见一面,现在已经动身了,我说我不送你啊。密宗的老规矩,学密宗的,来了欢迎,迎接,走的时候不送,他说,对……,就是这样。实际上我也怕送,送了以后他算不定很难过的,八十几的老人很不舒服的走,这个味道很不好受啊,人就是人,所以我说密宗的老规矩,不送啊。密宗是,走不送的,有送表示分别,不送就永远在一起,这个味道也很好,我说密宗老规矩啊不送啦,好……我知道啦,不要送,不要送,我真的不送,说了不送就不送,刚才我出门,他们还在,快要动身了。我告诉跟在我旁边这个同学,快走,不要给他们看见,看见他也难受我也不舒服,走啦。

  刚才,所以我听到你们放的歌是弘一大师的离别歌,离别的歌都是不大好听,不过弘一法师这首歌作的很好,但是弘一大师,文学家、音乐家、艺术家出身的。这首歌里头最好的名句是“夕阳山外山”,实际上千古文章一大抄,并不是我批评他,你们不要误解搞错了。要读书多,我们晓得,夕阳山外山,宋朝一个诗人的句子,不是他的,他把他兜起来作上了,譬如说长城外古道边也是元朝一首曲子,他把它改一改,改变的,元朝那个曲子我一下记不得了,什么古道斜阳,这个什么……什么……,老树昏鸦,一下记不得了啊,就是那个变来的,关于夕阳山外山这是名句,文学上。
 
  一个人作了这一首诗,自己作到夕阳山外山,没有办法对起来,我们作文章,作好句常常像他这样,没有办法对,古人作文章要对仗,男对女,那么这个对,在哪里。旧本的千家诗后面,我们读文学的时候十几岁就念了,天对地,雨对风,来鹏对去燕,风、雨、云呀这样对,动物对动物,名词对名词。结果这个人作了夕阳山外山,对不起来,后来过了很多年,到了江南,到了江浙一带一下看到,对齐了,春水渡边渡,夕阳山外山。譬如福建也有,乡下,江南水清啊,这一个、这一条小河过去了,刚刚船过了,过了,走不了十几个步,那边又是一条,又要过河,春水渡旁渡,夕阳山外山,很好一幅画面。弘一法师把这个宋人句子用到这里来,所以当年我们几十年前,好的诗、好的句子,没有多少,弘一法师这首名歌留下来了,没有出家以前作的,不是出家以后作的。那个时候他的俗名叫李叔同,这是李叔同的歌曲,他是在日本学音乐的,所以作了这首歌。

  还有一个中国的现在都过世了,专门研究语言的、语音的,这个大学的教授赵元任作了一首名歌,这个名歌这一句使大家永远留传,教我如何不想他,就是这样。好的句子,好的歌词,古人就说你们不要贪图多了,但得留传不在多,留传的名句到底没有多少,你说杜甫、李白这些文学家,能够好句子留传变成普通大家都知道的没有几个,所以弘一法师这首留传好歌。不要唱离别歌,我们不离别的,不过他们同学们写了,因为我以前在台湾的时候送一般同学到美国去留学,嗯,我说好吧,大家那天晚上同乐晚会随便做那个同学学音乐的,自己带一个提琴来一边唱一边弹,我说好啊,你唱歌我们弹、大家唱,就作了这首歌,也等于送别歌。桌面团团,人也团圆,也无聚散,也无常,但愿此情长久,那里分地北天南,没有什么分别的都在一起。但愿此情长久,也无聚散,什么……,若心常相应,何处不周旋,但愿此情长久,那里分地北天南,就是这样。你们大概不会唱,他有歌谱了,我们这些老同学会唱的有在这里吧。大家我们在那里,十方学院,也就是出家、在家的,宏忍法师啊,永会法师啊这些都在那里读过的。每一个同学一出门要到外国去了,大家哦,晚上晚会啊,弄的,我们那个何如余小姐化妆起来,卖膏药啊、什么都来,他那个化妆起来,没有锣、没有鼓,厨房那里就把那饭锅拿来用扫帚当鼓打啊,笑得大家一塌糊涂打滚,就是那么自由。这个,这个也是谁会唱啊,证圣法师啊,他是艺术学院教授毕业的,艺术学院教授。

  唱歌中…………

  随便你唱个什么,唱完以后我们再开始,随便,听你自由。(某女同学的发言)我因为没有带歌谱来,我不记词。(怀师)唱一半也没有关系,这里又不是音乐厂,也不是音乐会,随便你。再唱这个,他要你再唱这个。那位师傅,他们这边要你带领再唱这个,你就唱这个。随便你唱个什么,慢慢想也可以。(下面有同学应声),(怀师)你来啊,哪个开口的哪个来嘛,很简单。(某女同学的发言)我觉得我还算非常会唱歌的,但是都是业余嘛,都是卡啦OK唱,那个有字幕。(怀师)那你就唱个卡啦OK也可以嘛。(某女同学的发言)很抱歉,我没有准备,要准备带来一本歌,我准备唱十首歌,因为我最近学了很多台湾歌曲哦,像不了情,我都很会唱,但是就是不记词。很抱歉,那我今天还是唱一首有词的歌,还是唱老师的这首“聚散”。

  唱歌中…………

  (李传洪)蒋先生要为老师唱一首,因为老师离开家乡已经五十年了,那么他要唱一首老师家乡的一首歌谣来送给老师,温州的歌。(蒋先生)各位,这个机会很好,非常难得,在这里听了老师的课以后心情非常激动。老师离开家乡已经长久,光住台湾已经有四十五年,包括他去杭州,乃至成都还有其它地方,已经是六十年了。那么现在我来唱一首我们乐清的民歌叫对聊,这首歌也被国际有关方面选为民歌,非常有名的,我用我的乐清话演唱,我的家跟老师的老家只差有五分钟自行车的路程,我们的语言,什么都有非常相同的声音,现在我借此机会呢献给老师,谢谢。
唱歌中…………

  (怀师)诸位,你看我们参禅、打坐、修行,唱起歌来了,啊,变成卡啦OK的地方了,你看,像话不像话,这个还叫修行道场,这个妙老快要气得入定去了。这个我告诉诸位啊,这些音乐天龙八部是佛的护法。什么叫天龙八部诸位知道吗?天龙八部一部就是音乐神,所以我们现在佛教中国佛教变成什么?清冷,很枯燥。

  在印度文化里头,据一个学音乐的教授告诉我,他全世界音乐学了,他回来告诉我,那个时候还在抗战。我说你从哪里来,印度来,我说跑到那个地方干什么,脏乱得不得了。他说印度的音乐的文化世界第一,我说你不要骗我这个外行了。他说,我真的告诉你,怪不得佛法那么昌旺,佛经上经常提到音乐,印度的音乐那个声音可以代表气候。这怎么可能,他说,就有可能声音代表气候,所以印度的音乐,有些南印度的人,他这么两个脚在地下碰碰……几下,统统没有蛇的地方蛇就来了,地下蛇不晓得哪里爬出来,蛇并不懂人的话,懂脚底下震动音声的音乐。他说印度的音乐代表了气候,这一句话他说你看可怕吧,他说高的很,所以才产生佛的文化。

  所以我们讲天龙八部护法,天龙八部一部就是音乐神,佛经上所讲的歌,我们今天讲到《愣严经》,妙湛总持不动尊,在当时我们翻译,现在变成中国话,这么一首词颂,在当时的佛经,梵文原来就是一个歌。因为印度的规矩一见到你,譬如说见到妙老对他恭敬,一跪下来拜,拜了后站起来嘴里就在唱了,一边在唱这个歌,每一句话都很有意义的。比如说,妙老的伟大,真伟大,伟大伟大加上三个伟大。一路就唱,一路唱还要这么唱,要围着转,所以右绕三匝,不可以左转,绕佛念佛只能右转右绕三匝,所以永嘉大师见六祖右绕三匝,佛教规矩,再一拜,所以我们经典上这种偈颂都是唱的,不是像我们这样念。老实讲,我们国家的民族对音乐也很发达,并不是不发达,音乐到意大利也很好,罗马,这个印度很高,其他的国家都差一点。所以印度这个音乐,所以我们现在禅堂,今天,大家我听到大家放出来,夕阳山外山,好像有不胜悲凉之感要离别之感,我很……,并不是我对弘一法师不恭敬啊,我觉得大家何必放这个歌呢,我还告诉他们叫他们关了,不要唱这个,唱得人家、大家心里酸溜溜的,不舒服啊,后来我又想起,好吧,好吧,你们一定要唱就唱那个聚散吧。聚散,但愿此情长久哪里分地北天南呢,没有分别呀。

  (李传洪)讲话我是不敢当,我是刚刚我们妙老已经讲到说,开始建这个禅堂的缘起这个因缘,自从我们那个小沙弥,沙弥小法师回到香港以后她急着跟我讲。她说,舅舅,我们急得不得了,我们要快一点能够成就妙老那个培育佛教人才,而且那个人才,不是普通的人才,而是能够振衰起蔽,而且能够薪火相传的佛教的人才,所以急得不得了。而且为了盖这个禅堂,我们当时一回去以后,兴致匆匆的请了从耶鲁大学国际知名的黄永洪建筑师,也跟他们一行跑了海峡两岸,那个时候也没有这么方便,跑了好几趟,结果呢,这个黄永洪大建筑师啊,他这个可能是对于海峡两岸的法令规章,建筑法规、法令,而且在很多配套方面都没有办法,变的是相当无奈,而且没有办法贯彻他的整个理念,整个的能连贯下去。到这个时候我们就感到糟糕了,这下子怎么办?结果就把到那个阶段的草图,整个的丢给我们的妙老,所以我今天本来就不应该再讲这些话,讲这些话是我以我非常虔挚、诚挚虔诚的心情来感谢妙老。自从把那整个的草图交给妙老以后,这四年以来我们非常感到不安,也感到非常歉疚,觉得这样的不尽心也不发心,真的非常非常的忏悔跟歉意。因为妙老他每天从四点多钟起床以后,从早课一直到半夜,整个的工作是那么的辛苦那么的繁忙,这下子要把整个建筑的设计、规划、监工到施工从软活到硬活,结果大家诸位同学没有想到,妙老能够竟然把一个国际大知名的黄永洪大建筑师所不能做到的工作,从软活方面从古今连贯到东西,从东西连贯到古今的设计,能够完成今天的这个禅堂,我们非常赞佩妙老有如此的魄力。在硬活来讲,这四年来,妙老为了要节省工费也节省工时,也听说当时因为这个地方是个莲花池,地基非常不稳固,妙老还每天穿雨鞋带着我们的出家师傅们一起来工作,所以这四年来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歉疚,也非常为妙老的这个身体而感到非常非常的担心,结果这几年来,时间过了,我们这次看到的妙老更是健硕、健朗、更轻灵,而且比从前一直以来的更可爱,而可敬。从整个过程,只是来说明,如果没有妙老那么无私、无我,博大而自然,伟大而平凡的发心跟宏愿就没有办法有今天的禅堂,也更没有办法说动我们的南老师能够到这里来,重拾十几年来没有执过的香板,来这里主持这次的禅七。同时也更说明了一点,钱财在整个筹建过程里面所扮演的角色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所以我想,我们的心情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我们等一下,大家以我们无上的虔诚、诚挚而且感激之情,我们等一下,等香赞唱完后大家一起来顶礼诸佛菩萨,也希望诸佛菩萨加被妙老、老师能够长久住世,而且我也常常讲,我们老师所做的工作是什么工作?就是天若有情天亦老的工作,我们也希望老师及妙老天若有情天亦老的工作能够蓬勃发展,同时他们的悲心和法雨更能滋润整个长久干涸的神州大地,谢谢。

  (主持人)谢谢李传洪、李居士的讲话,我跟他一样,对我们这边的大和尚,妙湛老和尚真的打从内心的恭敬,他从早上一直陪各位到晚上,我真的是非常感慨良深,在台湾跑了很多庙子,我从来没有看过像妙老这么慈悲,对各位这样用心的住持老和尚,我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那么今天大家都法喜充满,觉得非常、有这个荣幸、有这个机缘来参加这样的一个禅修法会,假如没有这个禅堂,一切都免谈,为什么会有这个禅堂,就是因为妙老的愿力,跟他的坚持,跟他的魄力,所以我想我们全体起立,合掌。我们非常恭敬的跟妙老鞠躬问讯(大众鞠躬问讯)。跟南老师问讯(大众鞠躬问讯)。我们学佛不要忘了一切众生,所以我们现在把所有的一切功德,回向给一切众生。

聚散歌……

圆满吉祥

本篇文章由我有心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