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七盘


    现在我们先讲修定,即使参禅、开悟了,大彻大悟了的人,学问怎么样好,智慧怎么样高,乃至有神通具备,能不能得定,这个是问题,这才是一个大话头,值得一参的,换句话说,真的禅宗所讲的言下顿悟一下就开悟了,还要修持、不要修持能不能得定,这个修定的功夫就是大学上所讲的,知止而后能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扣个五年吧,老年扣了,只有十五年,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这个定静的功夫在教理上,同事实上,我们先要认识两个项目,拿现在话讲,一个修定的八个障碍,修行八个障碍,修定八个障碍,忧、喜、苦、乐、寻、伺,寻下面一个括弧“觉”字,伺就是观,寻伺。出息入息,出入息,出息同入息,为什么不能得定,譬如我们想静坐,坐在这里,为什么不能真达到那个很好,最高的境界,那个静,当然睡觉不是静,睡觉是生活一个一个动态之一,不算静,真达到了定静的境界,不是睡觉,可是也不像现在这样乱七八糟在思想,那个才是定,不能达到,有心理障碍,我们一边譬如还有事,心中有事,不是在烦恼东想西 想,不是坏事,就是好事,心理的现状归纳起来,不是忧就是喜,譬如说,我现在想静一下,不晓得静不静的下来,这个心理状态就是忧,好像……嗯,不错,这下有点甜头了,蛮好,已经在那里乱了,这是喜,心理状态,苦乐,这个腿子受不了,痛苦,或者哪里气脉走通了,享受,苦乐的状态,忧、喜、苦、乐。苦乐一半是生理的身体的,一半是心理的,忧喜是完全心理状况,寻、伺、觉、观,古代翻成,汉代以后翻译“觉观”两个字,唐代翻译“寻伺”。心理的状态,感觉,这个思想能够知觉的,我们这个思想,就在自己脑子里头,心理上专门找一个东西,自己也不晓得找些什么,都在思想不能够停留,观。还有个心理状态,等待,譬如有时候,你们下了课站在门外,愣在那里,人家同学过来问,你干什么?啊,没有啊。你真的没有,可是你愣住了,那个心理状态是“伺”,觉观,这个伺包括寻伺二个字,是整个的身心两方面偏重于心理、精神方面的,所以障碍我们不能得定,最后两个严重了,这个鼻子还要出气,还要呼,还要吸,不能得定,那换句话说,真得定,鼻子呼吸停止了,几乎停止了,所以不出息,不入息,不寻不伺,不忧不喜,不苦不乐,这八个障碍拿掉,才能定的一个状态,这是一。第二,我们打坐坐起来一定碰上的,我们这位杭州来的这位汪曼之大老,她八十七岁,她一辈子做功夫,写信给我就提到这个事,八触,接触的触,动、痒、轻、重、冷、暖、涩、滑。这还是简单的归类,我们这个打坐,初步学定,不管你盘腿也好不盘腿,真的进入那个静定的状态里头去了,那你的身体身心一定起变化,这个变化在佛学名词叫八触,触这个字就是交合抵触的意思,你们都在佛学院的毕业出来的啊,色、声、香、味、触,这个触跟受两个相对,触受是什么东西,拿现在的话,就是交感,这个电视的插头一样插对了,或者插不对了,插不对了电线 要爆出来,你也受伤,插对了就通电了,都是触的现象,触是接触,触电这个触。所以你真的对了,静坐坐对了以后,你普通还做不到耶,你多坐一下,它来了,所以这个,你们武侠小说上写的,有些走火入魔了,在这里,这个“动”,静坐坐得好的时候,有时候,分好多种,内部身体上,觉得这里动,那里动,气动了,不过气动了也要分清楚哦,我们在台湾,现在这位同学已经是当教授了,当年也是打七,坐在一起,那个时候,我们人没有现在这样多啦,那个地方小地方,晚上他打七啊,他这个……我们现在还把这个故事当笑话讲,晚上我们小参报告,每一天大家修持用功下来心得当众作一个报告,他后来作报告,他很有趣,他说我今天下午啊好几堂,一堂还二堂,气脉通了,那个大腿背上一直在腰里动,通过来,通过去,哦,好难过,不过我晓得气脉通了,后来慢慢通到腿上了,后来到小肚子那里,搞了半天是个蟑螂在里头。有这种事,所以现在在我们大家那里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他现在本身还是教授了。所以动触真的气脉通了以后,有时候说以前当年叫打神拳,你坐在这里自己,慢慢的都动起来了,你没有意识哦,然后啊,这边转三圈,这边摇三圈,这边动两下,这样也动两下,然后说哦,你们现在就高兴得很特异功能来了,这是生命的作用发动了,自己意识不能定,定不住的时候就有动的现象,不是什么上帝给你,也不是菩萨在你身上,也不是鬼,也不是神,生理必然的反应。动,有各种动,所以有许多特异功能的人,或者动了眼睛了,那个眼睛可以透视东西了,动了耳朵了,听不见的声音能够听见了,是真的,换句话说,不稀奇,这是生命本有的功能,但是了解了这个道理到那个时候反是不使它动,把它关闭掉,不然,你用到这一面去了,就糟了,你整个的道啊,佛啊,就不能完全成功,圆满的成功了。“动”是一种现象,是必然,包括很多很多,所以一般说,今天练气功啊,练什么任督二脉打通,奇经八脉打通那不过是动的一种,真的有时候动得好,禅定那个生命的功能发起来,人真的可以悬空了,也是一种动态,这个生命是有这样无比的潜力的功能。一种呢,发痒,身上长疮,这个疮是什么,在胎儿,在娘胎时头的所带来的,不干净的,业气的,都排泄了,那有许多啊,长的生的疮啊,治不好,现在时代科学医药进步了,我们过去看到有些苦修行的老和尚,这里长疮,那里到处烂了,又没有药,很痛苦,可是他们真了不起,自己把自己看空了不在乎,我们看了真难受,所以发痒,身上会长疮烂,烂了的也有,各种各样的怪病都会来,在佛法里头讲,这个生命业气之所生,父母的业、气,所以要修持气脉变化,儒家讲变化气质,那这一句话是科学的哦,气与质,质就是物理的,生理的,硬把自己的身体,修到脱胎换骨转来,变化气质,会发生痒,所以动、痒,这都 是简单只讲字眼,经过的个案,单独的一个一个经过的各种病历发生不一样的。“轻”有时候,觉得身体到了某一个两个腿也不能走路了,腰也动不了,我自己也有经验,那个时候我到了四十多岁,爬楼梯两个脚拿不起来了,但是我知道这是个用功的过程,我就不在乎你,我还有经验告诉你们,都嚇死了,有一个阶段,一个多月,拿这么一张纸拿不住,就会掉了,可是我一点都不怕,我知道。所以要懂原理去实习的,还有经验我告诉你,我有时走到路上,走路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倒转来,我头在走路,脚在上面,我也不在乎,就看你怎么样,把我弄死看,自己看自己,既然要实验嘛,修行就是把自己拿来进入这个道理中间去实验,所以道家有两句话我很欣赏它,“若要人不死,除非死个人”。这讲很土的话,很有道理,你要修到长生不老,要修到不死的生命,除非你有准备死了的决心去修,一边又这样怕,那样怕,我发晕了,我冷起来,老师啊,怎么得了啊。我说怎么样。我流鼻水哦,打坐好几天都不好哦。那也打老师,所以给人家叫老师,天下最倒楣的事情是干这个事,然后啊,大小便不通了,老师啊,这里不通,那里不通,都来问你,其实这个原理很简单,只要搞通了。“轻”有时候身体非常轻,“重”拖不动了,都是过程,等于开车走路一样,两旁走的看到的环境不是目的地,不要怕,所以,动、痒、轻、重、冷,有时候怕风啊,随时一坐,好像冷,衣服多……,有时候冬天可以穿一件衣服,都非究竟,都是身体气质变化的现象的过程,有时候身体就干枯了,皮肤都干燥了,像木头一样,有时候润滑的像婴儿的肉体皮肤一样,这些,这些在哪 里有呢?诸位同学啊,你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佛经上都没有看到过,你去找啊,我们大家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也是你们诸位的老师,这一方面的学问老师教的,是释迦牟尼佛,那是大师兄们,舍利子啊,目连尊者有著作留下来,你们都不去看啊,《大毗婆娑论》里关,包括《俱舍论》等等,好多东西在里头,好多宝物啊,都有啊,所以你们一般现在佛学院只读一点普通的佛学,普通的经典,真的修持,真的……都没有,等等《大毗婆娑论》等等啊,这个这些东西都有。那么先把这些过程再告诉你们以后,现在我们差不多了,真的要去吃饭了,吃了饭,晚上几点啊,今天是密集的,把课程赶快上完,明天要真的上来坐了。
我们现在再开始试坐一堂,不过这个禅堂顶上的风过来都不能出去,大家要保暖的准备好哦,尤其是真正静坐以后,最重要是后脑跟两个膝盖头,容易受风寒,后脑注意啊,我们好好坐一堂,试一下啊。

   次数多坐,一天多坐几次,这是一个要点哦,千万记住,这样慢慢……,次数多坐,时间少坐,不要说,我要熬腿把时间拉长,完了,你就对……以后就会讨厌静坐了,

   千万注意,不要认为熬腿是功夫,这是个大错的,所以你宁可时间,初学的人,时间少坐,次数多坐,每一次下来,就像今天晚上,这个刚才这一次,

     短短时间,恰到好处,无比高兴,自己好像快要证罗汉果那个样子,不证个罗汉果也证个奇异果啊,“猕猴桃”那叫奇异果,就是这个,这是一个要点。

   为什么,今天天气特别不同,冷,我要给你时间下坐,我们不算打七哦,今天是我一天到晚卖嘴巴,所以以前有个老朋友就骂过我,像你呀,他是骂另外一个朋友,你啊,你来生的果报很惨。那个人说,怎么惨 。你来生变南怀瑾的嘴巴。那个朋友说,这什么意思啊。会一天到晚把你用到晚,把你累死去。这个骂人骂的很艺术,所以我今天是连著卖嘴巴,是密集的下来,慢慢,看你们诸位进度,而决定这个,这个领导的一个方法,领导向那个方向走,譬如刚可是脑子里思想还有没有,有的,没有静下来,所以刚才下午讲到佛说了八万四千法门,方法它有八万四千个,为什么那么多方法呢?都是对治法门,佛学的名词叫“对治”,对症下药,什么毛病,给他吃什么药,因为众生一念之间有八万四千烦恼,自己都不知道,我们这个人生,一念,什么叫一念啊,我们鼻子一呼一吸一来回这个阶段叫一念,这一念的这个时间里头,我们觉得自己没有想,有八万四千个烦恼,自己不知道,假使你都看得清楚,这个人就差不多了,怎么证明呢?譬如你在做笔记,譬如你写一封信,你写的手下写的,跟不上脑子,脑子你要写一封给朋友的信,给爸爸妈妈的信,乃至写一封给朋友的情书,要想说的话一大堆,脑子已经想了好多过去了,手下不过写了百把个字,就是说那个乱动的烦恼思想太才大家坐得很好,这叫什么呢?空心静坐,没有内容的,静是静得蛮好,饭也吃饱了,毯子也包裹得暖和,这个人生就是为了温饱,又温暖,饭又饱了,哪有不好,天堂也没有这样好,也不过如此,多了,所以不能得定。吃饭以前介绍了,八种障碍,不能得定,同时也介绍了静坐当中容易发生的现象,归纳原则是八触,其实还很多,不过讲大原则,真正不能得定,打坐容易犯两个毛病,这个大家都知道,一个是散乱,一个是昏沉。什么叫做散乱,我们人坐在这里,实际上心里头脑子的思想没有停留过,这个想啊,比电子跳动还快,这个思想,那个思想,你觉得没有思想,已经想了很多了,等你感觉到,已经是一大堆灰尘已经飞过去了,这个叫散乱。功夫用的差不多,久了,好像没有那么多的杂乱思想, 可是呢,还有轻微的思想,等于昨天讲到,“非想”不是想,非非想,不能说它不是想,这一种“掉举”。散乱分两种,粗的叫散乱,细的叫掉举。粗的散乱就是我们的思想乱想,掉举等于人,没有睡,靠在那里昏昏迷迷的,你说,人家说你睡了,没有,你讲话我都知道,可是他还真睡过,睡了一下,那一种情形叫掉举。掉举就是一个电子没有关好,咚咚,跳一下,你们有经验吧?那个热水瓶有一天没有塞好,噗,呲……,怕这个叫掉举。我们这个内在的情形,所以不能得定,不掉举是昏沉,大的昏沉就是睡眠了,譬如说坐起来在那里已经不知道了,以为自己得定,实际上是睡觉,但是你也觉得没有睡觉啊,这个是昏沉,糊里糊涂了。你看看我们这个人生一辈子,活了一辈子,除了睡觉以外,一醒了,眼睛还没有张开,散乱的心来了,这样、那样思想就来了,所以我常常问人,你有本事知道明天早晨第一个想的思想是什么,如果你能够,今天先做下记号来,明天会知道,那我马上皈依你,我叫你师公、师太、师师公都可以,你做得到吗?还有你能够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去的吗?睡,怎么样睡去,睡着了。所以我们人生啊,生,不晓得从哪里来,佛说的是这样投胎的,这个话如果一个很强的人那是,不要迷信,那释迦牟尼佛乱说,谁又知道,我来怎么投胎,生不知来去,死后真的有没有,有中阴身吗?有鬼吗?还有来生吗?谁知道,你们都信吗?你们劝人家都信,自己老实讲,心里还是打问号的,不知道,所以都在这个昏迷中。现在诸位也信佛了,也出家了,你以为叫做修行,我们现在……,明天大概要发《瑜伽师地论》,弥勒菩萨所讲的,当来的教主,弥勒佛,他所说的。

   我们现在要修行,五个步骤,这五个步骤注意哟,资粮位,资本的资,粮食的粮。由一个普通人想做到自己超凡入圣,做个小生意也要资本嘛,走路、做个劳动也要吃粮食嘛,所以第一步是修习资粮位,我们一个普通的人,出家也好,在家也好,要修到成佛悟道,你有没有这个悟道的本钱,先要去赚这个本钱,偷鸡也要一把米呀,结果你米还没有想偷个什么鸡啊,第一步先要偷米,做小偷也有个道理耶,我们学佛是做小偷哦,你说每一个人都是这个样子,也没有是……言不压众貌不惊人,佛有三十二相,我们大概十来相也没有,我们有一个什么相啊?不知道,还想成佛得道,谈何容易,不是偷吗?做小偷嘛,想偷到佛位,但是不怕,真能给你偷到佛位,先要准备资粮位。这个资本是两种,福德资粮,智慧资粮。先培养福报,福报怎么培养?从做人开始,做人做事的开始。做人做事,我们的文化,儒家、佛家、道家,中国的统统讲这个东西,做好一个人,太难,太难,太难了,如果我是一个办……,真的我想办一个学校办一个教育,当年我在台湾跟首愚法师,在闭关的时候也试过办一下,现在这几位,宏忍师、永会师她们这几位,余正如这一班人,还能够跟到我做点事,都是当年严格受这个训练出来,但是我还没有觉得严,像你们这样松松的,教不严,师之惰,养不教,父之过。大概你们没有读过,是严师,很严厉的老师,严师出高徒,不是名师出高徒啊,你们这里老和尚太慈悲了,太好了,你看你们这里,要我来做老和尚的小和尚,要管你们啊,那对不起,才不是那么松,至少我精神比你好,不睡就不睡,不吃就不吃,打架就打,做狗爬,我也会爬,样样都给你赶上来,就逼你们上路,所以你们注意哦,做人做事,尤其学佛的人,多替人家著想,不要光顾自己,尤其出家千万注意六和敬,六和敬,是哪六样东西?你们都是佛学院的高材生,比我好多了,哪六样东西啊?你讲,你讲呀,你去写啊,现在就……不要笑,我随便抽签啊,抽一个出来,讲得出来,当场写得出来,一百块钱,抽哪一个,你抽,不要问了,问哪个会写,你抽嘛,抽到哪个就是哪个,十八号是哪 一位,运气太好了,你当选了,六和敬,这一百块钱我输了,这个,这位会写的出来,我看那个样子,你们走私都可以,他写不出来,漏个消息,反正一百块,嘿,吴振鹏,一百块拿出来等,当场就要给奖金,不错,出家叫僧团,共同生活在一起,就是六和敬,这个六和敬,是真正的,中国、印度东方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最高的境界,所以当年,我也研究共产主义,他那个算什么,那个共产主义的领袖是释迦牟尼耶,真的,他早做到了,所以社会团体,彼此,身和同住,再出一奖看,又是一百块,请你来解释,你解释得比我好,当然你解释好了,我说你不好,我就省一百块钱,但是哪一位,考考大家,身和同住,怎么叫身和?不打架叫身体和啊,还是什么意思,身体怎么才和,所以我们古代的文化,问候老前辈,问候父母,身体和安否?绝对的健康,身体,身和同住,彼此,彼此之间没有这个,磨擦,身和同住,没有你看我的眼睛不对,我看你鼻子歪了,然后你看到我眼睛斜斜偏过头去了,我看到你呀,鼻子摸一摸歪过脖子去了,这不和了,彼此,身和同住。口和同诤,没有说脏话,也没有说讨厌人的话,也没有挑拨是非,也没有说别人的不对。意和同悦,思想意识是相同的,一个团体。戒和同修,譬如说,要出门了大家怎么走,怎么吃饭,所有的戒律、威仪都是和,不是合拢的合,是和字哦,是和平。利和同均,共产主义,你有十块钱,咱们八个人平等,一个人分一块二毛钱吧(摇手而笑),共同的利益,谁也没有私心,天下为公。见和同解 ,思想是相同的见解。就是这个,这样六和敬,只要在基本上六和敬做起,就学了做人,我们诸位同学,每天反省自己做到了多少,能够做到多少,第一个先学会……,先学会,我们的未来的教主,现在大菩萨,弥勒菩萨那个笑容,千万笑容学会了,你成佛一半了,和气就生财,不要老是看到人啊,那个样子,就是这个样子啊,那是(第七条)气和不安啊,那就糟糕了。六和敬是修福德初步,至于慈悲喜舍,帮助人家多做好事,我们普通的教育,教一个孩子,日行一善,一天一定要做一件好事,什么是好事,你说我也做了,那个这个路上有块砖头,我都把它搬到那里去了,免得碰到人家的脚,是好事,小之又小。所以修神仙、学佛,福德不够,你怎么样修持都是没有用的,我的经验告诉你,真的,多做一件好事,自己的那个智慧,多开发一些,那个道理的功夫,咚,就大跃进,跳一步,我决不骗你,我自己的亲身体验,还常常如此,所以我自己讲自己,我这几位老朋友都知道,我说我有一个毛病,我的毛病是什么,把人家的棺材抬到自己家里来哭,就这样一个毛病,这个毛病我还戒不掉呢。人家家里死了人棺材抬到自己家里来哭,不是多此一举嘛,可是你要学佛,行菩萨道,就是要这个精神,多为人家著想,我还做不到,吹牛是吹啊。这个福报修够了,福德的这个修,修了做了好事,就会成道成佛吗?不过是走成佛之路的一点资本而已啊,福德资粮。

  第二是,智慧资粮,这叫福、智二资粮,也有经典上叫福智二严,庄严那个严,福德庄严、智慧庄严,所以叫福智二严,福报要好,什么是福报啊?你看六和敬,平安就是福。所以我常常告诉同学们,我一辈子写信给人家,下面是什么,祝你好,祝你保啊,我都没有的,祝你平安,平安就是福,人生难得平安的。古人有两句诗,百年,活了一百岁,一百年,百年三万六千日,一百年不过三万六千天,不在愁中即病中,这个日子很不舒服啊,不在烦恼痛苦中,就在生病中。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在愁中即病中。你看,我们算算自己的帐,假设六十岁做一辈子,诸位,我们学佛的人,这个很重要,帐要算清楚,六十岁一辈子,三十年都在床上睡觉睡掉了,只有三十年,这个三十年当中,前面十岁或者十几岁就高明一点算十岁,不懂事,小孩时候,除掉了,后面老了,年的小孩子不懂事,除了,不要扣的太多,太惨了,扣个五年,老年扣了,只有十五年,十五年活到这个十来年,或者算少一点,五年,也不大算数,老了,都不行了,剩下只有多少,三十年,除了十这个人生,三餐饭,一蹲大便,还有小便,乱七八糟耽误掉,你看只有活了几年,你算算,这几年当中呢,不在痛苦烦恼,就在生病,大家没有算过这个帐吧,因为我也学过会计的,所以算得蛮好的,这叫成本会计,我们那个陈博士告诉我,我向他学的会计,这是成本会计,你看生命就是这样,所以在这样短暂的生命里面,不努力精进修持,这个生命的意义活得是毫无价值,如果对世界对人类没有贡献,学佛就要度众生,我是常常劝人家,有些同学们,我要去专修度众生,我常常劝人家,你先去专修,只怕自己不成佛,不怕没有众生度,自己修行还有没有好,我要去弘法利生,度人去,千万记住哦,只怕我自己不成佛,不怕没有众生度哦,如果匆匆忙忙剃了光头,学了一点要去弘法,要去盖庙子,说去利众生,你要去度众生啊,老实讲,反被众生度,都是众生度了我,所以福德资粮要严厉的修,换句话,你们今天能够出家我们大家居士们能够学佛,不过是随便你打坐也好,用功也好,念咒子也好,拜佛也好,统统在修福德资粮的初步。谈不上,智慧资粮没有,福报真大了的人,智慧一定大,真的,世间的福报,有钱都可以买得到,有权有钱都可以买得到,智慧学问是钱买不到的呀,它一毛钱都不值,可是你就达不到,为什么你的智慧学问没有那么高?因为你不修福德资粮,所以修行第一步,资粮位是修这两个东西,福德资粮修好了,才修加行位,像我们打坐、参禅、念佛、修行,是加行位,四层。什么叫加行?就是现在工商界叫加工啦,来料加工,来料加工对不对呀?加工的位置,什么参禅、悟道,也不过是加工的位置,

本篇文章由tianxin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