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禅七日第七八盘

 

(这一盘主要是讲修出入息)


    像我们打坐、参禅、念佛、修行是加行位,四层。什么叫加行?就是现在工商界叫加工啦。来料加工,来料加工对不对呀?加工的位置。什么参禅、悟道也不过是加工的位置。打坐修行不过是加工位而已。加行位叫加行。第二位。由这样到见道位两个大阿僧袛劫了。多生多世修来,才能够见道、悟道。第三是见道位。所以禅宗的六祖坛经你们也看过,五祖告诉六祖,不见本性,修法无益。这是见道位。见道了,这个“见”,不是眼睛看见的见哦!你悟道哦!第四步。见道位以后才是修道位,悟后起修。这是五祖告诉六祖的不见本性,修法无益。悟后起修,起修了,见道位以后才是修道位。所以十地菩萨、初地菩萨,二地菩萨,到十地菩萨。都是修道位上的事啊!最后成佛叫究竟位。这五位三大阿僧衹劫修行。 刚才我们讲到,所谓由凡夫,什么叫凡夫?平凡的人,一个普通人。古文叫作凡夫,就是一个“人”的代号。凡者,就是平凡,平凡的意思,就是普通人。由一个凡夫而到达成佛之路的五位修持的这个程序。

    我们汪曼老,这位汪曼老,大居士修持学问都很好了,八十八了,今年。从杭州来,马上给我送个条子来,汪曼老提出抗议,不是抗议,说笑话。汪曼老说,关于见道以后,修道,才能修道。刚才说见道以后修道,修道以后才到究竟位。六祖坛经上有提出,不见本性……见道以后才能修道,他说一般人对于这个问题,学佛的人时常有争论。如果确认是这样的话,世界上大家修行人更少了,更害怕了。不能见道怎么修?她提得很好。她说人家问到她她说我也不能解答,才问,所以问我,

    这个争论从古到今存在的,尤其在禅宗门下有三种,一说,见道以后,悟后起修。才能修行,一说,另一种说“先修后悟”,所以有前……又是一种说,修跟悟修道跟见道同时并进。这同我们做人学佛的行为一样,自利以后,自度以后再度人,自利以后再利他。但是佛在楞严经也讲过,自未得度,自己还没有得道,先度他人,菩萨发心,自觉已圆,自己已经圆满成功,复觉他者,再来度脱法界一切众生,如来应世,这是活的佛。同样的,同这个问题一样,叫他们不必争论了。也没有什么害怕的。先见道也罢,先修道也罢,真的修行的人不怕说我还没有见道,还计较,这还有计较心,等于到百货店买东西,还想这样占一点,多便宜一点,这样的心理来修行,有屁用。没有用的啊,管他见道也好,修道也好,都不对了。没有计较心,没有争论心,才能可以修道。大菩萨,本人答复你是如此,对与不对我不知道。现在我们开了几堂座,这样我们时间也不多啊,六、七天,今天已经过了,你们做早晚功课,是日什么……我的国语不标准的,是日已过,如少水鱼,斯有何乐,今天去了就没有了,后面剩下来,号称六天,六天后面最后一天,大概关于在算价钱,只剩四、五天啦,一摇头就过了,所以我们要加工,加工。刚才回转来讲你们的静坐。晚上嘛,我好舍不得,给那位同学赚走了一百块钱,这个多心痛啊。不过他还赚得真好。总算有人答出来了。现在我还要拿奖金来摆到,看我们这次听课以后,假使过一年、半年,我再到这个地方来,看有几个成功的,不过有个条件,我要发奖金,但是还有个附带条件,你成功了,千万要收我做皈依弟子,我要拜你为师的,好带领我一下,不要忘记了。

    我们讲修行的内容,我们的汪曼老,她,我本来不认识。她跟我两个……她看了,大概是那个何菩萨,何泽霖菩萨寄了那个《如何修证佛法》给她看了,她看了《如何修证佛法》。这个因此结上缘。《如何修证佛法》所讲的,我特别强调一个,强调一般人讲修持的数息法门。你们都知道吧。数息这个法门都知道吧?不要客气了,不是说你们都修到了,这个名称都知道,都听过没有?都听过啊。你们有真实去实行过没有?没有。这都是老实话。数息观,是根据智者大师,天台宗真正真实的功夫修出来的,六妙门,六个妙门。六个很巧妙的法门。哪六个妙门?这个一定会有答得出来的。有没有,哪六个妙门?你们同学们哪个答出来?(下面听者答话听不清)请坐。

这六个字,包括六个法门。数息、随息、止息,前面三个。观,不加息字了。还、净,净土的净。这六个字叫六妙门。那么现在一般我们国内,所有的气功啊、武功啊,统统练气功的都走这条路子。你晓得吧。中国的武功、气功、道功,还有一些,很多的秘密的法门。搞了半天,都是走这六妙门的前半节,三个字的法门。再加上了一个秘密的咒语。嗡嘛呢叭弥吽,六字大明咒。四臂观音菩萨,四只手的六字大明咒。不要唸成“唵”(ㄢ)了。第一个字“嗡”,“嗡”头部发音,嘛呢叭弥吽。实际上同气脉有关系的。嗡,这里(头部)。嘛呢叭弥吽。这是四臂观音的六字大明咒,属于密宗部份。你去查查看,一般有特异功能的,修特异功能所谓气功师的,修病治的,除了这几大套之外,没有第二套。

当年在北方,这几十年没有了,还有个教派,在黄河南北叫“理”门。理教不抽烟、不喝酒,戒律很清严,都是在家人。所以一来,一看。你是在理的啊。不错,我在理,道理那个理,理教。理教也有密宗的,修五个字的咒语,有个咒语只五个字。传给你了以后,你好好去修。刀也砍不进,枪也打不进来,那个神通广大。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都要去摸一下看。这五个字的咒语有那么大的威力,而且不出声的念,要命的时候才出声,威力大得很。结果就去找师父,拜师呀!要供养拿供养,要叩头就叩头。不光叩头,连叩腿都干啊!连两条腿跪下来。连磕头跪下来,只要你传给我能够得道,结果传了五个字秘密真言。六耳不同传,你两个人和师父,六个耳朵,不传了。只能他嘴唇传到你耳朵里,这个秘密吧。结果传了。五个字,我现在把它公开了,你们好好去修,也有威力无比。哪五个字啊,要不要呀?要不要听呀?你看,好奇的又来了。我们好奇朋友。五个字,秘密得很哦。观世音菩萨。你们不要笑哦。为什么你,我们念起来不灵,就是因为给你这一笑,笑坏了,真的哦。他绝对的诚恳,相信。那个精神合一,它绝对起作用。所以我讲我这些亲自经历的故事给你们听,我比释迦牟尼佛拜的那些旁门左道的那些玩得多了。还有,在武汉那个阶段。湖南有一派。一杯水,拿来放在手上,都不是出家人,在家人。你生病,念咒子。念完了,拿去喝了,病就好了。真的哦。也是三教合一的。这个很稀奇,结果又去拜门。那很困难了,什么引礼师、引证师、这个师、那个师,已经把你一身都撕破了,然后才找到那个老师。找到了,总算传给你道,他们用得灵,我用不灵,同你们一样的。观世音菩萨,你们嘿嘿一笑当然不灵了。结果他传给我什么东西啊,我以为也是大悲咒,也是密宗,不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我十一岁都背得滾瓜一样的熟了,还听你这一套,可是他们用得灵。所以,灵不灵不在经典不在咒语,还是民间中国文化三个字,诚则灵。所以基督教讲信者得救,不是没有道理啊。就是这个道理。

讲止观六妙门不要扯开了。可是智者大师的六妙门根据什么来的呢?《达摩禅经》来的,参合了《大毗婆娑论》这些,舍利子、目连尊者等等的著作,修持法门。所以大家呢,日本、中国,很多修道都在数息。数息,打起坐来听自己的呼吸。进来、出去,这个你们都听过的对不对,都学过的,不要浪费我的嘴巴了,是不是,都知道吧,都听过了,学人不开口,诸佛菩萨下不了手。你们都不开口的,那有什么办法。都听过了没有?对了,就可以省下来了,所以我常常讲,你们数息,怎么样叫数息,根本就不懂。一进一出,数一二,你数个一千息、一万息,或者数倒息,倒转来数,数了半天还在呼吸,呼吸是生灭法,搞些什么东西,《达摩禅经》今天真的给你讲,这个法门是根据什么?《达摩禅经》叫修“安那般那”,安那是出息,般那是入息,梵文的翻译。在中文简称“出入息”。你们听完了,你等一下就可以打起坐来,好好作试验,成道很快,成功也很快。现在,首先一个问题要解决,在所有人学佛的观念,都晓得坐起来修出入息,修了半天一点影子都没有,假定在座有一个人修出入息的,有一点心得,我一望而知就看出来了,对不住,不是小看你们,也许我看错了,该打屁股,没有。不是你们,大家都搞错了。

我们的呼吸,叫呼吸,呼出去叫出息,入进来吸进来叫入息。安那般那梵文,出、入、息,三样,你注意哦。大家把这个书,佛经读错了,出、入、息,一出一入,呼吸是生灭法,一来一往,你体会一下看,你们先体会,一边写字一边体会,这是关于你们真正修持的,不要听我吹牛。不然你白听了,我也白讲了,没有道理。你自己一边开眼也好,闭眼也好,一边听,一边观察自己呼吸,我们的呼吸出去,进来,中间有一刹那停留的。出来,出去,进来,进来,出去,这个中间交接的时候,一刹那空档,所以叫你修 出入息,尤其像现在的晚上,唉,现在是风平浪静,白天风很大很冷,假使你现在注意出息,不要注意入息。把它一放出去了以后,你心念一停,停那一下,不呼不吸,那一刹那之间,你试试看。你马上感觉到也不冷了,也不同了。你诸位试试看,是不是这样,不是看我脸上,我脸上没有你的出入息。出入息在你那一边,一出一入,不要故意哦,人自然有呼吸,你看当一呼一吸之间,出入息,这个一定住了以后,你当下气好像,很短暂,气也慢慢好像和顺了,定住了,念头、思想、杂念也少了。大家搞错了,数息,这个一呼一吸,这个停住之间,你开始勉强点,忍一下也可以。你停住一点,这样一来回停住这一下,把它记住,记住不是呼吸啰,那是思想,这是一次了,这叫数。然后再出入,停住,慢慢要停的阶段,这一段不呼不吸越来越长,第二次数,二。所以叫做数息,是数这个。那么一般跟你讲数出息,或者出去的时候记数,或者是入进来的时候记数,你只要记个两、三次,五、六次,只要心念专一了,你就跟到气息停住不要转了,那就是“随息”,很快。这样听懂了没有,诸位大菩萨们听懂了没有?真懂了没有?你们都是我的父母,我讲清楚,爸爸妈妈们,真的,不要浪费了,试试看。真的听懂了恭喜你们。修智慧福德资粮,智慧资粮,再加行,很快就上路,所以,息者止息。息也就是休息,休息就是念定住了,你看,有好几位,懂了一点点,慢慢如此修去做,就行了。先有点勉强,慢慢就自然,你懂了这个,明天就告诉你修息,而且要想得戒定慧,要想得神通开智慧,非常的快,所以汪曼老看了我那本《如何修证佛法》才提出来。你们看看,释迦牟尼佛教儿子修行的法门是这个,但是,大家看经典,包括这些人看经都乱看。佛怎么说呢?在《阿含经》上说得很多。息长知长,教罗睺罗尊者,罗睺罗尊者是他的儿子,他也把他弄来出家了嘛,罗睺罗尊者佛的儿子到现在还在这世间,他没有死哦。释迦牟尼佛吩咐四个人,还暂时不死的哦,留形住世。迦叶尊者一个,罗睺罗一个,宾头卢尊者一个,君荼钵叹一个。四位罗汉,还没有死哦。为什么能够就是长生不老。为什么呢?修什么法门你们去研究。佛告诉罗睺罗法门,息长知长,息短知短,或者息冷知冷,息暖知暖。大家一看了这个书,看了这个佛经,认为都看懂了。“息”你们自己下注解,大家都,就是呼吸,呼吸长,就觉得呼吸长,在那里练气功了。以为是……把简单的文字搞复杂了。息长,一呼一吸,一生灭来去,以后停住了,不呼不吸,这个时间长,知道长了,这个时间,这是一下。一下就过去了,知道短。息长知长,息短知短是这个道理。这一下帮助大家,都懂了吧?你试试看,不能讲多了,讲多了,我的膏药一样都卖完了,明天没得戏唱了。不过在休息以后,修这个安那般那的法门,成就是非常快的,转变身心气质也非常快,再配合止观,配合般若,配合显教、密宗各种修法是非常快的。

那么在修这个安那般那这个以前,那么在六妙门上也讲到了,假使身体有不舒服,有六个字,你们都晓得了,都晓得吧,六个字,治病的方法,都知道吗?又来了,都知道不知道,记得不记得?呵、呼、你写嘛、写嘛,不要等我来啦。(对写黑板的同学说,好象是李淑君)晓得六个字,嘘、吹、嘻、嘿(呵?),对了嘛。吹、嘻,欢喜的喜,口字旁有个喜。还有个“呬”,这个大家都知道,是不是都知道,都知道。真不知道,你们不是上过这个课吗?没有啊。六妙门没有上过的呀?教务长,下一次把六妙门好好拿出来研究研究吧。有些同学知道吧,呵、呼、嘘,(嘻、吹、呬)这六个字你不要小看了它,如果你真修好,身体非常健康,而且容易得定,有心脏,“呵”字对心脏,心脏不舒服有病,多修这个,这种这几个字呢。第一,每修一个字的时候,念一个字的时候,不准出声音,意念上有这个声音,嘴巴的形式也有这个声音,但是声音听不见的,这是六个都一样。第二,这六个字啊,最好用客家话念,或者广东语与闽南话念,用国语念都不对了,记住哦。你看,你的嘴也是嘴我的嘴也是嘴,都记一下,嘴形念“呵”字,你们会广东话、闽南话,“呵”字念什么?“呵”字念什么?口字旁一个可,你们有没有广东客家人在这里?哪一位,闽南话这呵字念“哈”,不知道哪位讲话请站起来,广东话“呵”字,这个“呵”字念“哈”吗?不对哦。对,那个是对的(南师手指后面一个出声的同学),“呵”不是“哈”,还是“哈”,这个话是广东发音,就是这个嘴形的发音,不要念可字,脸张开笑,把所有的浊气都吐掉,假使心脏有问题的人经常念这个,然后把这个浊气呼完了,静下来,你不要管进来的气,我们人为什么要呼吸,我们这个生命活着呼吸是什么道理,明天再补充。这个气进来,是氧气,一到身体内就变成碳气,所以急于要把碳气呼出去,不然就得病,所以有呼有吸。所以呵字管心脏部分的,就要念这个音。“呼”管肠、脾胃、肠胃,你自己体会那个嘴形这个发音不同的,你尽量把气这个浊气呼完了,自然给它停下,不要吸气进来它自然会吸进来,这“呼”。这个“嘘”字呢也不能照国语念了,又要照客家话,客家话念什么音,大声讲,你也会了,嘘,对了,反正照客家话、广东话闽南话对了,照现在国语念不对。现在的国语是当时在北方北京过来的,或者北京靠北一点的过来,是满清三百年来的国语,客家话、广东话是唐朝的国语。闽南话、福建话是宋朝的国语。那么我们这些佛经翻译都是唐宋时代,所以发音不能照现在读,很多搞不对了。这样懂了吧,所以这个“嘘”不念这个虚字,不是照国语“嘘”这是肝脏的。“吹”就是念“吹”了,嘴巴尖起来念,关于肾脏的。这个“嘻”字呢,不念喜,闽南话念,这个客家话念什么?对了,“嘻”是管三焦的,管三焦哦。这个胸部这个这个淋巴腺,胸上腺,等等……,这是管三焦的,就是你看学弥勒菩萨一样,“嘻”我们笑起来“嘻”,这个“嘻”字这样管三焦。你看,你真痛快地拉开嘛,不要出声音,你自己觉得脑得门这里就放松了嘛,身体松了嘛,三焦的浊气都出来了。试试看,来嘛,我们大家学疯子嘛,不学佛,就是这样“嘻”字。这个“呬”也要照客家音发,这个我就对不起,发不来,你大声点,比我高明,客家音,“呬”字发音照广东话、闽南话嘛,这个“呬”字,还是“呬”差不多,照闽南话、广东话,这六个字非常有效的,所以你上座以前先用这个调好气,然后做安那般那,注意“止息”,这个“息”字这一段,一进一出之间多定住一下,效果就很快了,成就也很快。

    出、 入 、息,这个修法,差不多有所成就的,这些祖师们,多半是带到修这个加行法而得成就的,很重要。那么后来发展成密宗所谓修气修脉,道家的这些修气功的发展,都是这个法门演变出来的,我们知道现在这个生命活到,这个生命只是两样东西组合的,一个是感觉,一个是知觉,感觉状态就是触法,触与受,知觉就是思与想。在佛学里头思想两个字有层次的差别。我们现在脑子里头,心里头,能够想的,这个叫做妄想。“思 ”不是这个想,想是很粗的,思是很细。譬如我们今天,天气冷了,大家出来忘记了戴帽子,然后坐在这里一边头发冷,一边想家里那个帽子放在什么地方,而这里还在听课,还在记录,还在想呢,那个心念,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那个是“思”。这几句古词念过的吧,总应该知道吧,你们这些小孩子的时候念古人的词没唸过啊,奇怪啰。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是古词哦,古人的词句、名句、名作,那么全首是:“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鉤,寂寞梧桐庭院锁深秋。”李后主的名句。“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次序是这样。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鉤,无言独上西楼,是第一句,次序(指点写黑板的同学写的次序)。大家都说李后主的词,那真是好啊。无言独上西楼,如果我常常跟同学们上文学的课,那讲法就不是这样的啊,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鉤,多美啊。文学就是文学,月如鉤,如果拿科学来研究啊,上半有弦,还是下半有弦?上半月的月亮还是一钩,下半月还是一钩,上半月的钩是怎么样,倒钩还是反钩?下半月是哪个钩,我们大家都活了二、三十岁,也看过好多次月亮,上半月的月亮同下半月的月亮,有什么不同?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定没有注意,所以不是艺术家,也不是画家,也不是科学家,只有窝在家里讨一个太太,一个女的站在旁过看一条猪那个家,这个都不知道。我们上文学课讲个笑话,如果是:无言独上西楼,月如盤。一点味道都没有,那就不是文学境界了。十五的月亮像个盤子一样,那下一句不是“无言独上西楼,月如盤,红烧的面包吃不完”。那就不叫文学了,对不对?“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那个味道之好,好得个文学的味道。厦门城外普陀寺,这个味道不大够。好像那个红烧肉啊,发干了的火腿一样,味道不好。“姑苏城外寒山寺,”那就像苏州菜一样,又脆又嫩又温柔。这个文学境界就是那么不同。不是跟你们讲笑话,所以你们写一篇佛学的文章,写一封信不同。像我们这里有一位上海的女青年,写一本书叫做‘禅林漫步’,她的文学境界蛮高的,写得很有味道。我刚才在那里看到她,我说你带几本来没有?她只带了几本。我说多带点来啊。文学的修养,古代的高僧每一个文学都很高的。譬如……,又乱扯,扯到这里,想用功夫……没有关系,反正要睡觉了。唐代的高僧,这是你们同学啦,贯休禅师,那还得了。唐朝的名画十八罗汉,那个古怪的就是他画的。他是大和尚,诗好、文学好、画好。他在浙江,五代的时候。五代时候,浙江一个人,做盐贩出身,称王的叫钱镠。在杭州称王,所以叫越王。杭州西湖上那个越王庙还在,现在,现在不过变成财神庙了,另外一个东西。贯休禅师那个钱王是在浙江一带称王,这个钱镠父子,在江南称王,可是都很信佛,我们最有名的一位大师,禅净双修,又是禅宗悟道讲净土的,这是哪一位?宋朝,哪一位?都是你们老同学呀,永明寿禅师,就是钱镠的部下、将领,后来出家了就是大师。钱镠父子都很敬重他,贯休禅师那诗也好、画也好。有一天,钱镠请客,招待“政协委员”、“国大代表”、“立法院”,社会名流都来,把贯休也请来了。酒吃完了,饭吃完了,叫贯休写两句诗,贯休写诗给钱王,他是他护法大老板嘛。有权又有地位,也有钱,当然写啰。两句名诗“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那真是好,把当时他的钱王,这个越王的威风也写出来了,“满堂花醉三千客”,孟尝君门下三千翁,讲他的威风。这个威风“一剑光寒十四州”,好啊!大家全体叫好。这个和尚的名句,越王钱镠看了也叫好,不过拿到看,“一剑光寒十四州”,师父呀,可不可以改一下,他有野心哦,他想统一中国啊,只是在浙江称王,不干。但是不好讲的,看这个和尚师父“一剑光寒十四州”,师父呀,可不可以改一下,贯休禅师的文人的毛病,出家人修道的人毛病来了,习气来了。不改,不能改,你要怎么改。这两个字换一换好不好?怎么换?“一剑光寒四十州”,贯休和尚说“不改”,站起来走了。他想讨这个出家的师父一个口气,“一剑光寒四十州”,可以统一中国了。结果老师父只给他写“一剑光寒十四州”,只能偏向于东南一省了,这贯休禅师就走了,走了就走到四川,年纪也大了,那个时候,五代时代浙江是钱镠称王,四川是王建称王,王建,四川是王建称王。王建一听到唐宋时代一个和尚,一位高僧来了,那真是现在请到世界的权威的大科学家,比那个还要威风哦,不得了。然后他到了四川见王建,王建一听到贯休大师到了四川来,愿意住在……,也不要他海关报到,也不要办入境证,也不要什么入台证啊,返台证,都没有就赶快请进来,然后,师父呀,您的诗很高,那贯休的名句又来了,“一瓶一缽垂垂老,万水千山的的来。”就是他的名句。你看,这些同学们,这一边同这一边不同,好像文学都很有兴趣啊,一瓶一缽垂垂老,万水千山的的来。”所以贯休有一个外号叫的的和尚,就是这样来的。贯休禅师是个高僧、诗僧,画也好,诗也好,样样好。悟道没有呢?那就“莫知啊”,就不知道了。有一次,贯休禅师去看一个禅师,他就给这个禅师写了两句诗给他,“禅客相逢唯弹指”,大家都是参禅的人,彼此修道相逢这么一弹指,也不说话。“此心能有几人知”。换句话,明心见性悟道了有几个啊。这是我给他加注解,他的本句“禅客相逢唯弹指,此心能有几人知”。所以文学家的笔下,好像看起来大彻大悟,那个词章之美,文字之好,说的都差不多,其实都不差,差得太远了。文学跟禅分不开,可是差得太远。这位禅师一看,贯休这个禅师是……他晓得他没有悟道,他一看诗真好,好像大彻大悟了。很好,他说我问你,这个禅师是讲真实见地修持的,不跟他来谈文学。你这两句好得很啊,禅客相逢……此心能有几人知。我问你,这一边贯休老和尚说,“请问”。如何是此心呢?你说此心能有几人知。古文叫如何是此心,怎么叫作这个……这个心呢?贯休就愣住了,答不出来了,就愣在那里半天。这个禅师哈哈一笑,佛法你差得远了,他说你问我,贯休也同样问,如何是此心呢?能有几人知(禅师答)。进去了,还是他的话,到一个禅师手里用法就不同了。那看起来是悟道的话,此心能有几人知?这个禅师拿到手里就问他,如何是此心呢?他答不出来了。你问我吧,他问他,如何是此心?能有几人知,拂袖进去了。扯了半天,扯到文学上去,不能听啊,文学是魔障,不过希望你们要入魔,把文学搞好了嘛,佛法也就高明了,结果文不能文,武不能武,佛法不能佛,结果学了半天都成了活佛,活佛啊,西藏话叫做“浮图克图”,糊里糊塗,那就糟了。所以要真正学好,文学也重要,佛法也重要。

    现在我们回转来讲这个“安那般那”修持了,这中间都扯闲话扯了,因为本来想溜了,我们古老板硬说还有一个钟头啊,浪费时间在那里扯了,不过你要参,我的话不是空话哦,里头都有东西的,看你们听,这个就是禅的方法,看你懂不懂。再回转来,讲死板的禅话,安那般那,出入息的修法,出息、入息、这一段,刚才大家有一点体会没有,有没有?你也哄哄我吧,我也蛮高兴嘛,你哄哄我,我也骗骗你,不是蛮好的。你也不哄啊,什么都没有,白听了嘛,非常重要。如果这一段没有听懂,真的要问哦,过后,我这人过后就丢了。你再问我,我讲过的啊,我忘了,真想不起来哦,就懒得去想了。所以你注意啊,你听懂了没有?安那般那。假使你把这个修好了,出入息修好了,八触的反应的作用马上出现了,八触的作用就出现了。身体的变体就很大了,可是你不要给身体拉去,走了,身体上感受都不是,所以叫做数、随,随则作两种解释,一是跟到出入息,知道在进出,出入之间,第二随,就是任运让他去,一呼一吸,可是头脑清清楚楚的。这个呼吸头脑清楚了以后,道家所讲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一步就可以做到了。就是一条路线就可以到达,安那般那有如此的神妙,佛法任何的修持,没有这个法门的神妙。

    在安那般那来讲。那么为什么讲到这里?你回转来看,昨天所讲到佛为难陀所说入胎经,这个胎儿在娘胎里头能够成长,就靠这个安那般那的功能,七日一个变化。所以叫大家认住一个息,不要光听啊,这个真要去理解它,要去体会它,听了好像很恭敬,都听进去了,这边听进去了,这边出来了就糟了,那就白听了,要真正好好的体会。安那般那的法门,如果深入体会进去了,什么观音法门,什么各种法门,一大半统统会了解了。至于为什么,安那般那的法门有那么重要,因为我们这个身体感觉上是四大造成。四大,这个大家一定答得出来,哪四大,地、水、火、风,对了,答得很痛快,地水火风。修安那般那,所以叫你们注意这个息字,不是气哦。因此,我要提出来六妙门叫你注意。风大是风哦,我请问诸位,这个风看得见吗?我问大家,风有声音吗,有没有?风没有声音。声音是碰到东西,自己发出正来的,风的本身没有声音。风有色相吗?没有色相,看不见、摸不著的。风有香臭吗?风也没有香臭。香臭是物质在风的动态中所发散的变化,同风本身没有关系,跟到风而传播过来。所以它无声、无色、无臭,它的体是接近于空的,这是讲风,风大。那么风大的,我们譬如说,两个手拿一张纸,这个地方现在没有风,我们拿一张纸在这里一扇一动就起了风的作用,它的体性是空的,它不动,没有,空的。一动,起了体性作用。所以息的作用,就是一呼一吸,不动了,这是息的作用。它也是无声、无臭,空的。所以风是风,气是气,叫我们修行用的是出入“息”,并没有叫你出入风哦,更没有叫你修呼吸哦,所以大家自己不要误解了,修了半天,在鼻了那里哼啊哈的,数进来一二三,数了几千下。我常常骂人,你修什么法门?老师,我修的数息观。我说,数了多少了?每次一坐一千、两千、三千。我说,你学会计的吗?你把呼吸数了一千、两千、一万,有屁用,那个一气进来,数第二下,前面的气早没有,空掉了嘛。你说,我说那等于什么?我们这个老师兄知道,峨嵋山上的猴子偷包谷,包谷就是玉米,猴子偷玉米,你知道,你们都看过吧,猴子偷玉米很好玩的,那个猴子在那里东看西看没有人,摘一个玉米,那个包谷放在这里(腋下),然后,这个一挟,掉去了,我们大家一叫“哦”,他就跑掉了,一个都没有了。他放在这里,掉下去,这个手拿,这样一挟,你一叫,他就跑。一跑都掉了,没有了。我们修数息的法门,你搞不清楚,你就数一千、一万息,有什么用?息者,止息。所以,止息,所以佛告诉你,息长知长,息短知短,息暖知暖,而且要想注意证道,要想成就得快,注意出息那个时候,住叫做息住。住家那个住哦,不要在入息的时候注意“住”,这是问题啊,出息,在这个时候定,那么你……那变化大啦,慢慢,你智慧也开了,身心都起了变化,今天还是先到这里为止,这个原理明天再下去。明天上午。经过这个法门以后,大家回去嘛,休息了一夜了,不是打坐体会哦,睡在枕头上也可以体会,站在那里也可以修持,随时在这里修持,你不要看到佛经上说,佛在世的时候,有些弟子们七天七夜一用功下来,马上证阿罗汉果,是可能的,不是不可能。所以还要明天上来就入座,入座就是以这个法门入手来试试看。


                              本篇文章由tianxin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