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易经系传别讲》

 

 

 

第五章 憧幢往来 朋从尔思


易曰:憧憧往来,朋从尔思。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涂,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往者屈也,来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易曰:困子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子曰: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据而据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期将至,妻其可得见邪?

易曰:公用射隼子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动者也。

子曰:小人不耻不仁,不畏不义,不见利不劝,不威不惩。小惩而大诫,此小人之福也。易曰:屦校灭趾,无咎。此之谓也。

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校灭耳,凶。

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者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系于苞桑。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其形渥,凶。言不胜其任也。

子曰:知几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其知几乎?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之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

易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介如石焉,宁用终日?断可识矣!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刚,万夫之望。子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也!易曰:不远复,无只悔,元吉。

天地因缊,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易曰: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言致一也。

子曰:君子安其身而后动,易其心而后语,定其交而后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危以动,则民不与也;惧以语,则民不应也;无交而求,则民不与也。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易曰: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孔子研究这一篇的报告虽然很简单,但含义非常深刻,懂了下经的道理,人在患难之时,才懂古人的两句话。一句是“事到万难须放胆”,事情到了万难,像做生意,今天支票不兑现,明天就要垮,这就看你的镇定功夫了。垮了怎么样?垮了以后所有的脏话,都骂到你身上来了,这个时候便要不动心,做了就做了,倒霉就倒霉,这就是事到万难须放胆。另一句是“宜于两可莫粗心”,宜于两可之间时,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这个股票看来时机很好,想想又不对,可以买又不可以买,那就要看定力了。所以说“事到万难须放胆,宜于两可莫粗心”,不要粗心大意。这种基本的修养要有,中国文化非常简单。

我常说中国的哲学是在文学诗词里头,有些诗词里边一句两句拿出来,就是一部大书,即所谓诗文之道。中华民族是诗的民族,诗的文化,可是现代人都不会做诗了。诗是讲情的,不能讲理,诗一讲理,便没有什么可读了。凡是讲理的诗,另成一派,有它的好处,大多都成为格言一类了。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