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维摩精舍丛书》之《中庸胜唱》
               

 

第一编 总说分

第一章 悬说


先生曰:“胜义幽邃,离即总殊,曰孔、曰释、曰老、曰庄、耶、回。示范途有千差,原体理非二致。归其径于玄宰,溯其说于灵枢,极其理于相外,都非语言能诠、意识能缘。夫意识不能缘,语言不能诠,说者何说?闻者何闻邪?仲尼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固实诠真,讵曰吝法?且非攻异。若然,《诗》、《书》、《论》、《孟》、《礼》、《易》、《春秋》,非儒家者言邪?三藏十二非释家者言邪?大小可兰,新、旧约,乃至《道德》、《南华》、诸子百家,非耶、回、老、庄诸贤哲之言邪?春而仁,夏而荣,秋杀冬藏,彼四时者又无情之言也。有情、无情且费然而言,今曰无说,又曰无闻,无乃非欤?曰:‘否!否 !’惟无言也,所以成言之大。惟无闻也,所以全听之绝。大言绝听,弦外希音,固非探堂达寝者不足以及乎此矣。”

“昔须菩提尊者岩中宴座,诸天雨花,赞叹者曰:‘空中雨花。’‘赞叹是何人?云何赞叹?’天曰:‘我是梵天,敬重尊者,善说般若者。’曰:‘我于般若未尝说一字,云何赞叹?'天曰:‘如是,尊者无说,我乃无闻,无说无闻,是真说般若。'庄子曰:‘言而足,终日言则近道 ;言而不足,终日言则近物。'皆斯义也。明乎此,《诗》、《书》、《论》、《孟》、《礼》、《易》、《春秋》、三藏十二,乃至耶、回、老、庄、百家等,汗牛充栋,实无一字。惟无一字也,《诗》、《书 》、《论》、《孟》、《礼》、《易》、《春秋》、三藏十二部,乃至耶、回、老、庄、百家,驾日月而常明,亘天地而同枯矣。”

“非仅此也,凡百工技术、声、光、电、化、山鸣谷响、鸟兽之啼、昆虫之迹、岳峙之静、江流之动,若常若变,若是若非,若长若短,若色若非色,若人若我,若圣若凡,宁越斯义?所谓剎说尘说,三世一切,墙壁瓦砾等,永日通宵炽然而说也。不然,释氏不云不二,孟子讵曰尧舜与人同?漆园无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之论矣。知此胜义非语言能诠、意识能缘,或不诠不缘,即诠即缘。当人自知也。”

“昔者临济玄于僧堂里睡,其师黄檗入而见之。以拄杖打板头一下,临济举首见檗,却又睡去。檗复击板头一下,而往上间。见首座坐禅,乃曰:‘下间后生却坐禅,汝在这里妄想作么?’座曰:‘这老汉作甚么?’檗又打板头一下出去。当时有个沩山老人把这一则事迹举问仰山曰:‘只如黄檗意作么生?'仰山曰:‘两彩一赛。'知此胜义,为语言能诠、意识能缘,或不能诠、不能缘?亦自知矣。

既知也。所谓孔,所谓释,所谓耶、回、老、庄一切贤圣、一切胜义、一切三昧、一切修多罗、一切功德海、五明、六通,无不焕然等见,当体圆成,法尔具足,不假他求。此本经所谓达天德者,亦即《孟子》所谓大丈夫,《大学》所谓有斐君子,释氏之文殊普贤大人境界,老庄谓之至人,又曰玄宰,回教安立九天四圣之阿尔实库尔西两天至人,又曰真宰,耶稣谓之上帝,又曰主,皆一体而异名也。倘不于此一觑觑破,日向善知识前或古人故纸堆中寻章摘句,称郑称扬,谓为多闻,衒(同炫)称开士,此无智人,睦州斥为担板汉,永嘉觉谓之痴狂外边走也。勉之!检之!”

先生说是语已,凝然冥坐,四众惘然。有问者曰:“凡圣既云不二,一切本自圆成也。他固不问,如何学人不同孔释,孔释迥非学人?尚望哀而详示。”

先生闻此语已,顾示大众。良久谓曰:“会么?”进云:“不会。”先生曰:“赖汝不会。不然,我一篇无疾而呻、无韵而哦的话言从何结局?”复曰:“会么?”进云:“不会。”

先生曰:“万里凉风嘶逆马,一天明月到故人。”下座。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