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维摩精舍丛书》之《中庸胜唱》
               

 

第三章 难行《中庸》

第一节 总论


千里基于步始,万行肇自机先。上之二章,由统由赞。行人虽未税驾,然扬鞭之概固已潜于念初也。师友激之,环境袭之,于焉决择,乃裹糇粮,而古道绝行人,芳草斜阳,马蹄每乱素丝,歧路达者犹迷。在未启行前,放荡西东,回车不辔,固忽而易之也。乃者进不可,退不可,不进不退 、上下左右均不可。望前途之茫茫,眇己躬之孑孑。徘徊去取,遂生四难:

一、发心之难;

二、尚友之难;

三、依师之难;

四、不自瞒难。

一、发心之难,厥有三支:始难、识难、一难也。

(一)始难  行人无始驰求向外,背本逐末,熟径难忘,欲回车别觅新途,改趋如揽逆舟,不苟安而闲闲,心纷而悬悬者,百不一睹也。今日策其心于坦道,轨其行于中庸,即此回心而为极难。何也?望渺渺而惊远,神怆怆以慑危。故曰始难。

(二)识难  既回心已,宁有千里无波之逝水,亦无一行不阻之坦途。前境稍违,自心不牧。不希奇异,便困平常。希奇异则阴阳、丹道,越理悖行,万流竞射,一德无归。极其弊,黄巾、白莲、蛊祓、巫觋也。困平常,则囿心一隅,所谓“坐在黑山鬼窖”者也。既罹斯咎,百药难辛。此之二过,乃行人忽而失照,遂尔百异千奇,古德曰:“一翳在目,空花乱飞。”故曰识难。

(三)一难  无上二支之过,一行斯尚,万派不羁,此为至难。《书》曰“咸有一德”,孔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赵州问台山路,婆子曰:“蓦直去。”一行之楷则也。故世无不笃行之君子,亦无不二三其德之小人。笃行者,一行也。故曰一难。

有上三支如是之难,曰发心之难。

二、尚友之难,亦有三支:知难、交难,笃难也。

(一)知难  无友则我行斯独,有过无攻也。子夏之贤,犹咎独居;夏禹大圣,尚拜昌言。倘使雪峰而不取证于岩头,慧南而不切激于文悦,宁有最后一段风流韵事乎?友于当人,重于丘岳矣,然人海茫茫,谁标达哲?纵欲友直,吾其谁从?故曰知难也。

(二)交难  既知也,人不我与;或与也,而交道不终。遗金割席,见弃高明。交难也。

(三)笃难  仲尼曰:“以文会友,以友辅仁。”文者,彰内心之之德也。有此内心之德,乃沛外有之文。既有外有之文,斯感辅仁之友。不然,群居终日,言不及义,而囿我于邪行,安我于乱德矣。唐之黄檗者,行乞洛京。有一妪出荆扉,闲顾而语曰:“太无厌生。”檗曰:“汝犹未施 ,责我无厌,何邪?”妪笑而掩扉。檗大异,进而与语,多所发药。临去,妪复语之曰:“可速往南昌,见马大师去。”又,丹霞天然者,初业儒,将入长安应举。有禅者曰:“仁者何往?”丹霞曰:“长安选官去。”禅者曰:“选官何如选佛?”丹霞曰:“选佛当往何所?”禅者曰:“今江西马大师出世,是选佛之场。仁者可速往。”黄檗、丹霞,果于是行了彻大事。之二者,以文会友之显例也。倘黄檗、丹霞无内蕴之德,失外彰之文,彼一妇人、彼一禅者,非有杯酒之接,一日之雅也,宁有如是之激勉邪?不然,天下人皆激而之南昌也。岂理事哉?经曰“笃躬而天下平”,笃躬者,笃内蕴之德,彰外有之文也。若然,天下犹平,况交友乎?讵知行人日酖习染,昧而不觉,移山犹易,笃躬至难。故曰笃难。

有上三支如是之难,曰交友之难。

三、依师之难,亦有三:一值明师难,二启自信难,三会合时难。

(一)值明师难 我眼本正,因师故邪。今古同慨也。学人本无欣异趋奇,纯然一幅净纸,而师家无实证,一一相似而言,糅杂而谈。问东则对东,问西则对西,为据实之谈。问东则以西对,问西则以东对,为超方之说。狐媚学人,亲瞒自己,末法时代,亲证者少,和会者多。一犬吠虚,千猱哇实。所谓“久竹生青宁,青宁生程”,天下翕然从风,众盲藐焉归化,虽有独立特行之圣哲,悯众生愚痴,以张慧魔外,恣逞而然犀,亦不可能。何也?君不见乎达摩仰毒、师子断头乎?故曰值明师难。择师具眼,古哲多途。今略以左之二事决择之。

一、品行高洁,戒律精严者;

二、不以法缚人、理陷人,无得无授者。

(二)启自信难 既值明师,昧于决择,疑而不信,或信而不专。圆悟勤犹舍五祖演而之金山,黄龙南因石霜圆乃登南岳,故密乘事师,示有仪轨,盖启自信而信人,信人即所以自信也。

(三)会合时难 知明师也,地分南北,事互穷通,趋庭不易,负笈维艰,所以牛头切思四祖,黄檗谒错马师。故曰会合时难。统此三支,曰依师之难。

四、不自瞒难,亦有三:一被己瞒 ,二被他瞒,三总不被一切瞒瞒。

(一)被己瞒者 行人自曰一切法尽空有,穷三际,总不外此一心。此心者,我也。若无此心,则一切种种从何而立?既有此立,非我何立?我立有我,我当不坏。今不尔者,修命之说灼焉而炽,则滥觞乎阴阳、丹道、解幻、蛊巫,故曰被己瞒。

(二)被他瞒者 知心非有,心非有者,然实有有。今既有有,有实因他而有。于是乎炼神还虚之说炽也。故曰被他瞒。

(三)总不被一切瞒瞒者 已无上之如是等过,认空有一切皆空,执以为是,曰不受一切瞒。于是放荡形外,莫驭环中,置国家于不顾,弃父兄而如遗。身陷险过浪不知非,故曰总不被一切瞒瞒。

总以上三支为不自瞒难。

行人果于上之数者,穷研而精讨,则立此难行中庸,为有意?为无意?为何意?不剖而析也。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