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古今书籍 >>《维摩精舍丛书》之《中庸胜唱》
               

 

第九章 要《中庸》

第一节 总论


要者,约也。《左哀十四年传》:“使季路要我,吾无盟矣。”谓行人必云云而约乎中庸也。又,结也。《国语•晋语》:“以要晋国之成。”行人必云云以要结乎中庸之成也。又,坚止也。《汉书•文帝纪》:“皇太后固要。”行人必云云而坚止乎中庸也。又,求也。《孟子•告子》:“以要人爵。”谓行人必云云以求乎中庸也。又,察也。《书•康诰》:“要囚。”行人必云云而明察乎中庸也。又,取也《淮南•原道》:“以要飞鸟。”谓行人必云云以取乎中庸也。义虽千差,归程匪二。盖行人因难行能行而践履,而一趣,而保任,而显用也。行已履乎上阶,义固参于妙谛。一行张万派之权,众妙擅独到之实。故次显用曰要。极其至,凡圣不二,空有咸齐。理失浅深,事非巨细。即此离此,无一而不要乎中庸;离此即此,漏万仍阶乎至道。释曰不思议,孔曰物不测,讵有他哉?故曰要谓行人一止一动,一语一默,一舍一取,一来一往,一有一空,一非一是,一浅一深,一长一短,无一而不要乎此。故又曰不可离。不可离者,要之至也。显用之极,归于至要。然此至要者,用极而要,又非离用而别有要。若别有者,魔法、二法也。讵大人之胜行哉?行人届此,取之则左右逢其源,从心所欲不逾矩。故曰功已齐于诸圣,德实焕乎无为。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