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诗词歌赋 >> 《金粟轩纪年诗初集》

   

 

 

 

金粟轩纪年诗初集

南怀瑾

 

    自 序

  余自幼即好韵文,尤喜于诗,虽多读历代名家诸诗集,然放荡不羁于律,又不善学,故终不能斐然成章。童年受教于乡先生朱师味渊公,每闻其吟哦声,似即于韵律了解于胸之感,实则蒙然也。冠后即行役四方,曾参学蜀中前清诸遗老之间,亦仅喜爱人好诗而自固不能也。且性乐旁骛多门,不拘一格,所谓好学而无所成名是矣。后又经盐亭老人袁师焕仙公之启发,于诗亦别有会心,但又不肯谨严如法。丁年以后,复耽嗜禅道而游心于羿彀之外,视诗为易涉妄语而恐落绮障,又废然而不力学矣。间有所作,亦为执先圣危言危行之诫,徒为微言而隐志其事之动于情者,聊自解烦耳!凡弃而存者,多杂禅道门中蔬筍语,复间以儒林理学之言,穿凿鄙俚,不足以示人,尤不敢呈似于专于诗学之名贤也。今因诸学子为检旧笥,摭拾平昔残稿,编纪年代而存录之,拟为付印以备他日忆旧之观,坚嘱为言,率述数语于其前耳。是亦序乎!

    丁卯(七十六)年西元一九八七端阳 南怀瑾书于美东首府之郊

 

  ◎壬申(民国21)(西元1932)

  暑期自修于井虹寺(政洪寺)玉溪书院早归

  西风黄叶万山秋,四顾苍茫天地悠。

  狮子岭头迎晓日,彩云飞过海东头。

  〔此于师旧箧中收得童年作品之一,时年方十五,自读于山寺,晨起返家取书途中作。〕(编记)

 

  ◎丙子(民国25)(西元1936)

  简朱筱戡兄于南京

  秋水伊人消息杳,江湖作客马蹄轻。

  秦淮风月西湖柳,一样飘零太瘦生。

 

  〔十载以还,书卷戎马,行迹靡定,诗文稿本,或遭空袭而毁弃,或因人事而散佚。况素性不羁,每视此为雕虫小技,卑卑不足道者,稍纵即逝,作后即不复顾。卅六年元宵返里省亲,与总角同学林君梦梵晤于春宴,梦梵醉中诵出余在廿五年就学杭州时,寄朱璋兄一绝,重复追忆,虽时异意易,亦十二年来之韵事也,特录以志旧。朱璋字筱戡,余师味渊先生之公子,时任职于教育部,余年方十九,正喜舞文弄墨时也。〕(师自旧注)

 

  (一)《西行集》选录

  ◎己卯(民国28)(西元1939)

  过蛮溪

  乱山重叠静无氛,前是茶花后是云。

  的的马蹄溪上过,一鞭红雨落缤纷。

 

  〔廿八年秋,在西南边疆从事垦殖事业,此为率部过蛮溪之作,书生结习,文字因缘,一时兴会,早已忘记。迨卅五年在五通桥时,遇张尔恭县长,话及前事且云“可社”同人集,收有此诗。断简残篇,无足重轻,岂料为好事者检拾,徒增怀旧之感,乃重为录之,以免他日追忆也。〕(师自旧注)

 

  务边杂拾(六首)

  东风骄日九州忧,一局残棋尚未收。

  云散澜沧江岭上,有人跃马拭吴钩。

 

  千岩万壑猎天骄,列队梯山士气豪。

  深夜鸣笳亲校阅,魑魅惊走铩弓刀。

 

  阵云乌合不成军,草泽流亡习气深。

  闲取翼王遗墨读,剧怜成败论初心。

 

  铜鼓争传年少名,江山毕竟属书生。

  雕鞍归带斜阳影,偶一扬鞭北斗横。

 

  竖子中原竞姓名,隆中何处觅先生。

  星河刁斗征旗动,叱咤风云变态横。

 

  挥戈跃马岂为名,尘土事功误此生。

  何似青山供笑傲,漫将冷眼看纵横。

 

  〔抗日之战初起,师年方弱冠,即统驭戍卒,在川康滇边境,从事垦殖事业,此为当时指事之作,久弃旧箧,及迁美京,经同门收拾行李,抄录保存。师谓少年之作,未免霸气,不足观云。同学等则谓由此可窥师之往迹,爱不忍释,如:“何似青山供笑傲,漫将冷眼看纵横”,已见其出尘之想矣。〕(编记)

 

  ◎癸未(民国32)(西元1943)

  入峨嵋闭关出成都作

  大地山河尘点沙,寂寥古道一鸣车。

  薰风轻拂蓉城柳,晓梦惊回锦里花。

  了了了时无可了,行行行到法王家。

  云霞遮断来时路,水远山高归暮鸦。

 

 

  过龙门洞

  穿云冲破几重天,踪迹空留岭外烟。

  试上龙门回首望,不知身在万山巅。

 

  〔癸未之夏,师毅然辞职而入峨嵋闭关,经由龙门洞入山。〕(编记)

 

  秋日四律步傅真吾先生原韵

  漏夜浸寒不畏霜,临流看月泛溪长。

  迎人处处皆通路,卓杖山山是故乡。

  陶令情囚三径菊,枯禅念系几茎香。

  分明亘古闲田地,何事敲空问断常。

 

  云作锦屏雨作花,天饶豪富到僧家。

  住山自有安心药,问道人无泛海槎。

  月下听经来虎豹,庵前伴坐侍桑麻。

  渴时或饮人间水,但汲清江不煮茶。

 

  崖巉风细草惊秋,洞雅何须百尺楼。

  月冷高梧垂玉露,花浮流水泛金瓯。

  数声钟磬啼猿鹤,一席溪山笑冕旒。

  闻道阎浮开木樨,几回游戏到神州。

 

  醉染霜林几树红,善来双鸟解巢空。

  分明凡圣无优劣,妄指西东有异同。

  扶杖人归天上月,呼群雁叫岭头风。

  洞门偶一读黄老,谁在拈花微笑中。

 

  〔此四律,乃师在峨嵋闭关期中,傅常真吾先生特自重庆入山相访,唱酬之作。不意三十年后,师住台湾,固有东西精华协会之创设,迨亦巧合也。〕(编记)

  (案傅真吾先生之原作载于《金粟轩诗话八讲》)

 

  归雁

  转身冰雪清凉界,万水千山自在飞。

  浅渡危矶斜照远,芦花明月任高栖。

 

  〔此为师在峨嵋闭关三年后,出关之志记也。〕(编记)

 

  ◎乙酉(民国34)(西元1945)

  乙酉岁晚于五通桥张怀恕宅

  去国九秋外,钱塘潮汎悬。荒村逢伏腊,倚枕听归船。

  戍鼓惊残梦,星河仍旧年。人间复岁晚,明日是春先。

 

  ◎丙戌(民国35)(西元1946)

  丙戌春二月,时寄居五通桥多宝寺,赠李秀实居士

    几回行过茫溪岸(五通桥溪名),无数星河影落川。

    不是一场春梦醒,烟波何处看归船。

 

  丙戌秋,自蜀赴滇,抵陪都,游北碚温泉,留别蜀中耆宿伍心言秘书长

  历尽嶓岷蜀道难,欲归翻觉世途单。

  多情偏是温泉月,照到离亭去客车。

 

  离川前夕,偶于渝州遇故人潼南田书记长肇圃,五载睽违,聚散如梦,戏题赠别,调寄鹧鸪天

  云水萍飘岂偶然,九年足迹遍西川。管他鬓到秋边白,落得人闲月似烟。

  肠空转,事难全,又入阎浮欲界天。樽前酒醒荒唐梦,君向潼南我向滇。

 

  飞昆明途中(前调)

  今古英雄丑末妆,歌场舞榭少年狂。漫过圣域贤关外,却笑如来苦自忙。

  为底事,试思量,无端飞渡水云乡。晴空万里昆明海,回首巴山天那方。

 

  有寄

  一自魂消那壁厢,梦回苦海总茫茫。

  灵山乞得无心药,便是人间离恨方。

 

 

  (二)《海屋集》选录

  ◎丁亥(民国36)(西元1947)

  侍亲闲居

  也贪书剑也贪眠,已了娑婆未了缘。

  累我浮名留踪迹,为谁着相说参禅。

  宁安白版甘长隐,那得青山不卖钱。

  一派圆澄天上月,任他随意到人前。

 

  自题照影(二首)

  前因后果问如何,眼阔心空且放歌。

  浮海十年家国事,闲情留取付梨涡。

 

  不二门中有发僧,聪明绝顶是无能。

  此身不上如来座,收拾河山亦要人。

 

    (按:后首句改为:“不二门中我亦僧”)

 

  横菱族妹怀素乞诗即景

  风前含笑问归期,春草池塘饶梦思。

  伫看衔泥双燕子,画廊无语立多时。

 

  瓯江舟次

  扁舟朝发日轮边,柔橹声声浪正恬。

  潮阔沙平鱼喷沫,山横风静树笼烟。

  双崑点翠三帆影,万里空青一线天。

  弹指大千无寸土,此身已过九重巅。

 

  道情(四首)

  空王寂寞欲何为,绝顶聪明绝顶痴。

  千古人情同鬼域,夜深无处不成悲。

 

  芙蓉城畔梦迟迟,绝顶聪明绝顶痴。

  万丈游丝撒帝网,月明柳岸记当时。

 

  生前身后有何疑,绝顶聪明绝顶痴。

  墙内梅花墙外月,教人辛苦作相思。

 

  慈云普覆出莲池,绝顶聪明绝顶痴。

  金鸭添香深夜坐,空阶疏雨注军持。

  〔经称净瓶为军持。〕

 

  ◎戊子(民国37)(西元1948)

  初游台湾杂咏(六首)

  躲尽危机息尽狂,一苇东渡近扶桑。

  波涛汹涌三千界,何处龙星现远方。

 

  珠履樱花海国春,千秋成败等浮尘。

  何期蜀道归来客,犹是天南万感身。

 

  十载身同萍梗轻,东西南北任纵横。

  少年壮志消磨尽,赢得心如水镜清。

 

  闻道延平破浪来,八千子弟亦雄哉。

  沧桑历尽渔翁老,如此河山更可哀。

 

  任人疑忌任诽譁,沉醉蓬莱卖酒家。

  浪掷千金还一笑,凭栏无语问天涯。

 

  基隆下雨台中晴,又是车厢一日程。

  远客孤怀言不得,中原涕泪有苍生。

 

  〔此皆师旅台三阅月之作,时在戊子春夏之间。旋返杭州,住庐山,秋后到京陵,辞人挽请出山,再回灵隐天竺,寄住灵峰。〕(编记)

 

  庐山天池寺(二首)

  文殊塔顶月轮弯,独立天池第一山。

  只是片云留不住,又为霖雨到人间。

 

  南山雷雨北山晴,空谷流泉作吼声。

  无意岭头云出岫,有心天外月分明。

 

  百花洲感旧

  十年重到百花洲,零落残红似旧游。

  黄菊凋残人影瘦,唯留明月照高楼。

 

  灵峰闲居(二首)

  乾坤摇荡感春婆,石径凝霜携杖过。

  岂是留情峰上色,秋深黄叶已无多。

 

  曲折盘根几树梅,虬鳞松下再徘徊。

  不知云鹤高飞后,何日风尘归去来。

 

  来鹤亭感怀

  湖山只合漾流霞,谁遣英雄作帝家。

  刍狗生灵添碧血,风云浩劫播虫沙。

  丹枫十月薰人醉,霜叶三秋感鬓华。

  一杵钟声忘万象,空亭鹤去夕阳斜。

 

  浮海去台湾前夕留别巨赞法师于灵峰(五首)

 

  亭映山青湖映霞,骄花媚柳怨悲笳。

  黄昏鹤去梅魂冷,一杵钟声亿万家。

 

  漫言此别意如何,莫道樽前感慨多。

  相对唯怜梅有骨,冲寒犹自舞婆娑。

 

  铜驼血泪渍苍苔,拄杖芒鞋几劫灰。

  记取灵峰峰上色,风尘何日鹤归来。

 

  英雄菩萨两蹉跎,却悔重来恨转多。

  欲起威音话尘刹,谁云红粉是天魔。

 

  客中送客真无赖,愁里悲秋只此心。

  国计家筹都不了,入山何处白云深。

 


  (三)
《海东集》选录

 

  基隆旅怀(四首)

  三年尘土染衫青,何似空山破衲僧。

  检点行藏无一是,辜恩愧煞佛前灯。

 

  狂歌醇酒陪愁浓,不醉花前醉梦中。

  无奈梦回人独醒,斜风细雨满基隆。

 

  自是痴憨别有真,柔肠侠骨累闲身。

  翻残贝叶思无着,收拾残灯剩一人。

 

  深宵细雨几声钟,梦绕峨嵋绝顶峰。

  解缚闲情谁是我,撩人花影一重重。

 

 

  读客示嘉陵山水图

  峨嵋山顶一轮明,照到人间未了情。

  回首嘉陵江畔路,心随帆度蜀山青。

 

 

  再宿法严寺即事

  一鹤冲霄意未空,羽衣零乱自西东。

  山中再扣禅关寂,云影波光乱夕红。

 


  忆禅人印华法师

  印心促膝记当年,定起绳床月满天。

  几点腊梅花欲蕊,经窗相对两无言。

 

  ◎癸巳(民国42)(西元1953)

  即将迁居台北前夕,基隆夜雨,闻邻歌有感

  高楼兀坐客心惊,怕听邻家点绛唇。

  万里声名消霁雪,十年成败等浮尘。

  愁云遮断相思树,秋雨缠绵飘泊身。

  却顾青衫凝剑气,低昂天地一闲人。

 

 

  与客谈兵书感

  东风吹起阵云高,横海挥戈撼怒潮。

  禹鼎背时据狐鼠,神州触目没蓬蒿。

  一天霖雨敛尘土,万里春风解战袍。

  撒手功成归去也,白云青嶂种蟠桃。

 

 

  和黄陂胡庸玉书师七十自寿四律,步原韵

  双丸梭织寿鸿蒙,扪虱谈兵志不空。

  百战风云留首白,千觞霜叶醉颜红。

  难逢亭长言奇计,羞向沙场论狗功。

  一事胸怀终耿耿,中原涕泪望师东。

 

  颇牧韬钤佚史名,角巾读易足平生。

  行歌蜃市甘箍桶,归思陂塘望耦耕。

  早识六爻尘外志,迟他一甲梦中荣。

  殷勤敬上南山颂,却愧阳春莫敢京。

 

  用舍行藏总是仁,天留绝学寄闲身。

  阴阳象外疑无数,日月壶中别有春。

  黑白楸枰都了了,纵横朝市看人人。

  漫言今昔高轩客,多少亡秦不帝秦。

 

  挥戈横海起朝晖,白发雕鞍踏翠微。

  塞北秋高髀肉瘦,江南春困鳜鱼肥。

  沼吴岂惮卧荆棘,在莒无嗟採蕨薇。

  入梦飞熊应不远,及时恭祝古来稀。

 

 

  ◎戊戌(民国47)(西元1958)

  戊戌元旦书感

  卅年半在乱离中,惆怅时艰道未穷。

  云月溪山知己少,经纶天地霸才空。

  春光照眼襟怀淡,风雨催人剑气浓。

  默尔遣烧龙脑坐,举头忽见日初东。

 

 

  ◎己亥(民国48)(西元1959)

  为田英英之云题绘仕女图(捡于弃稿丛中)(四首)

  微风细雨一丝丝,拂柳飘香长短垂。

  生怕东皇轻聚散,护花栏畔立多时。

 


  参透繁华一指禅,晓妆偶复著花钿。

  分来南海菩提子,开出人间并蒂莲。

 

  轻寒消瘦小腰围,红绿枝头映晓晖。

  最恐微尘吹万象,瑶阶清浅不如归。

 

  残梦惊回懒欠伸,纱窗丽日照芳茵。

  青林疏落浮山远,悟徹莲池小谪身。

 

 

  闲居杂咏(十三首)

  芥子须弥风马牛,苍茫天地一浮沤。

  鹧鸪啼破空山静,晓月垂杨古渡头。

 

  泠泠天风吹袂单,惺忪手把斗牛寒。

  五千年事三千界,尽作南华一梦看。

 

  阑珊书剑座生春,禅榻茶烟劫后身。

  几欲乘风归去也,不堪风雨乱红尘。

 

  一袭轻帘草色青,中天月朗照空庭。

  晨鸡何事催人旦,出定翻疑梦似醒。

 

  扰攘人间劫火浓,江山如画剑如虹。

  宵来隐约星河动,寂寞天心露几重。

 

  斜篱野草点苍苔,一任天花动地催。

  柴米残铛聊守拙,春风莫度是非来。

 

  名山养道事难凭,衰世何由续慧灯。

  槛外风云天地仄,一盦曲肱梦卢能。

 

  一枝开向百花头,舒展临风总自由。

  多少寻春来往客,随人指点说沈浮。

 

  闲来信步一嚬呻,巷尾街头不见人。

  门外小溪流尽浊,浪花宛转白如银。

 

  源头不动总清闲,一滴涓涓变湲潺。

  万转千回难自惜,奔流终古到人间。

 

  春雨萧疏不解晴,寂寥深巷卖花声。

  浊醪小醉人如玉,一室琴书意自轻。

 

  海色天光共湛清,卖花到耳两三声。

  垂帘不放春归去,一朵枝头向晚晴。

 

  勘破荒唐是大雄,开怀一任往来风。

  多情原是菩提种,人在圆明微笑中。

 

 

  戏赠道家妄信双修丹法者

  天台有路通刘阮,江上无舟渡裴航。

  玉杵声中花滴露,神仙羡煞野鸳鸯。

 

  遣兴(四首)

  家国千秋业,河山万里心。斜阳思古道,寥落抚鸣琴。

  世界微尘里,孤灯有所思。深宵空寂寂,独听雨丝丝。

  吞吐清灵气,心闲玉笈文。九还丹未熟,空负去来云。

  去国九秋外,支离二十年。风尘双鬓改,心月一轮圆。

 

  子夜读参同契(二首)

  玄圃云深药未锄,神灵呼吸太清虚。

  搴帘偶共神灵语,明月窥窗读道书。

 

  晴空万里澈清微,碧落无垠身欲飞。

  阵阵春风吹过了,轻移明月入帘帏。

 

  回车

  阅尽沧桑意已灰,出门携杖又归来。

  剧怜世路多荆棘,独立云阶百感摧。

 

  赠别

  年年离乱感沧桑,春梦惊回几断肠。

  四海无家亲友散,万方多难旅途长。

  青山何处停云住,浮世空劳走马忙。

  手抚残编唯一叹,匣中剑气已敛光。

 

  庚子二月漫步台北南门古城楼

  宝马香车不再逢,剧怜蜗角大王风。

  浑忘东汉中兴主,却是南阳田舍翁。

  名士新亭悲往事,英雄淮海泣途穷。

  何如别有千秋业,尽在箪瓢曲肱中。

 

  ◎庚子(民国49)(西元1960)

  蓬莱新村晴日

  幽兰香嫩蕊初迟,小院薰风取次吹。

  午梦慵回琴韵倦,闲阶柔柳拂轻丝。

 

  菩萨蛮别调

  一盦卧疾情萧索,闲阶花影帘前落。回首望天涯,人间岁月赊。  调筝归读女,弦管轻轻语。声色尽禅机,春光满院晖。

 

  忆西湖

  一曲清歌一叶舟,采莲人在白蘋洲。

  六桥杨柳丝千缕,不绾春风锁远愁。

 

  ◎辛丑(民国50)(西元1961)

  辛丑母难日

  濯足原无补,超群事可悲。卌年唯独立,一样是痴儿。

  白发存疑信,青灯对泪垂。舍身难自忏,功罪两无辞。

 

  苍松(五首)

  移根小谪到尘寰,遍入千山与万山。

  劲节不随寒暖变,孤标已绝利名关。

  荣枯汉寝唐陵色,血泪丹青彤管斑。

  独许白云留笑傲,洞门相对老僧闲。

 

  自少同埋藤蔓群,今时逐渐出凌云。

  寻常天予栽培力,曲折人知斑驳纹。

  未入吴宫为殿柱,幸余灵窟避轮斤。

  延年不羡黄精侣,根柢茯神已化文。

 

  樗栎无材语社公,枝栖化鹤日方东。

  铜驼零落中原鹿,戎马荒凉天下弓。

  饵术散香供蝼蚁,羶腥逐臭赌英雄。

  低徊却顾莲池侣,晓月晴空淡荡风。

 

  雁湖金顶路西东,眼底儿孙夺化工。

  晴日每为荫天下,云雷犹自拄鸿蒙。

  闲吹瑶岛神仙韵,静吐灵山补衲风。

  惆怅迷途诸鹤侣,乾坤终古一苍穹。

 

  枯桐焦尾岂相知,稷稷时和天籁吹。

  突兀徒夸高士传,清癯争道列仙奇。

  飘香淡泊输丹桂,捣药浓芳齐紫芝。

  间或甘为梅竹友,雪中送炭莫嫌迟。

 

  前题(二首)

  移根偶谪到尘寰,遍入千山与万山。

  自少盘桓三径菊,长成曲折五星园。

  天机汗漫吹人籁,世路崎岖入道关。

  点缀百花为侣伴,玉清早熟九还丹。

 

  枉把虬龙比骨奇,还将乔木妄相宜。

  出尘怀抱三千界,脱俗心仪百世师。

  林下观棋闲落子,风前放鹤偶横枝。

  荣枯阅历春常在,借与人间作颂词。

 

  〔前作苍松五律,旬日后,以意犹未尽,复补二律。孙毓芹教授来言,海外有人适以松寿为词,有戏将后二律托名应徵云。余笑谓:此二律非人位中事,无天爵清福者,则大不宜。〕

 

  晴窗

  昨夜车声隐若雷,九天有梦屡飞回。

  晴窗闲看空阶静,满院春光照影来。

 

  子夜

  吹霾风定见天青,坐起经行倍有情。

  俯仰照临千古月,对人圆缺自空明。

 


  中元掩室蓬莱新村寓处,夜自定起

  乾坤混沌智珠圆,子夜无声默照禅。

  一阵轻雷生顶上,天根月窟露如烟。

 

  晚来雷雨

  日长赤地暑蒸尘,向晚初凉意未伸。

  泥淖疏篱拳尺蠖,风檐短角网蛛轮。

  乾坤影里开双眼,雷雨声中静一身。

  手抚琴书言不得,如何天地似无人。

 

  辛丑中秋(三首)

  人间此夕望团栾,碧海青天月又圆。

  塞北江南家万里,几多迁客倚栏干。

 

  西风尘净一天秋,有限江山无限愁。

  别样情怀对明月,不为清赏上高楼。

 

  天阶清澈自登临,碧落无垠月色深。

  俯仰乾坤闲一画,为谁指点说丹心。

 

 

  ◎壬寅(民国51)(西元1962)

 

  秋思

  一年容易又悲秋,独立苍茫无限愁。

  看到关河余落日,振衣飞过万山头。

 


  步张礼文居士和人除夕诗原韵

  寄旅年年岁又除,停杯无语对屠苏。

  天经劫运心难挽,世变尘劳意自殊。

  风雪冰霜思北塞,残山剩水梦东吴。

  潮流泛滥渔翁老,笑把阴符烹细鲈。

 

  岁晚(二首)

  岁尾年头律急催,荣枯过眼几来回。

  江山摇落供怀古,世事支离徒话哀。

  寒尽劫灰留战火,温存鸿宝住尘埃。

  冰壶颠倒中天景,日月乾坤任意排。

 

  岁暮阴阳急逝川,悠悠入世意难全。

  西风吹冷阵云黯,东壁占春劲草鲜。

  扪虱谈兵当日事,画龙点眼此时天。

  荣枯莫问身如寄,倚枕斋心午梦禅。

 

  ◎癸卯(民国52)(西元1963)

  春思(二首)

  春风又到旧门庭,柳岸溪桥依样青。

  已是长条思远绪,况闻短笛两三声。

 

  少年觅句意求清,喜把闲云比此生。

  阅世日深心更懒,闲云已是太多情。

 

  记感(二首)

  百无一是看浮生,惆怅如何度世情。

  容易安排观物化,最难休息偃心兵。

  寥天月晦星辰淡,沧海波澄夜气清。

  上下青冥来往惯,空花散落拂衣轻。

 

  凋伤黄叶又惊秋,尘劫苍茫一粟游。

  四海云雷横剑气,八方风雨没才流。

  藏身闹市安天命,托钵沿门拙己谋。

  稽首华严情世界,星辰摇落动牵牛。

 

  应嘱为孙中山先生九十八诞辰作

  百年世事太凄凉,勋业文章亦哲王。

  失鹿中原悲得失,亡羊歧路叹兴亡。

  庙堂双十夸形勝,谠议五三诵主张。

  回首金陵明月夜,青山青史已无疆。

 

  ◎甲辰(民国53)(西元1964)

  夜吟(二首)

  经年忧国更忧民,如许愁多白发生。

  独醒寂寥贪夜静,迟眠习惯待天明。

  出尘弥觉情怀重,入世偏愁羽翼轻。

  相对一灯燃不尽,洪荒喜听远鸡鸣。

 


  露华徐步望星河,秋气萧森感逝波。

  诗兴闲从愁里得,才情歇向定中过。

  命如可信天难问,世不能全意奈何。

  四壁琴书消永夜,吹毛有剑不须磨。

 

  阳明山春日赏樱花道中

  名山春暖怯轻尘,车逐峰回路转轮。

  移步换形花事闹,看花人看著花身。

 

  陈家璧医师赠西贡转来法国种金丝雏雀一对有感

  生少西方忽到东,寄身自在小樊笼。

  乾坤有象垂双翼,天下无藏藐一躬。

  鹩恋枝栖为斗粟,鹰抟霄汉亦毛虫。

  鲲鹏鸿鹄休相许,混沌泥涂睡梦中。

 

  示学人论禅诗

  下笔神来造化工,天才力学悟圆通。

  诗人妄作禅家语,更隔灵山千万重。

 

  沧波居士近耽诗趣,复以甲辰岁暮书感索和,步原韵即成四律,文字游戏,诫著诗魔

  寒到梅边几树花,凭谁拈与法王家。

  秦灰孔壁搜残简,楚赋蒙园比爱嗟。

  饵术养生思橘井,栖神抱朴长芦芽。

  传闻腊鼓催春峭,画影儿曹又换纱。

 

 

    三径荒芜故里花,乱离梦境旧时家。

    华年霜鬓添观想,高卧青山徒自嗟。

  觅药寻丹肘后传,赏心沦茗雨前芽。

  闲来偶读林间录,雪月寒梅影上纱。

 

 

  光影门头眼底花,忘形错认故园家。

  象狮鹫岭存悲愿,麟凤尼山感怨嗟。

  无用何妨成大器,退藏正好养黄芽。

  赵州茶饭丰干偈,绿竹猗猗隔绛纱。

 

 

  月上帘栊影弄花,不关春韵在他家。

  冰壶煮雪堪清供,玉管琼笺赋感嗟。

  情到无心听漏尽,梦回有意养春芽。

  一龛容膝维摩疾,灿烂云英落绛纱。

 

 

  附:程沧波居士甲辰岁暮书感有怀诸友原作

 

  寥落雄心雨后花,故山万里共无家。

  张皇文字知何用,偃蹇功名亦自嗟。

  阅世差能齐物我,观身已悟等焦芽。

  平芜烟柳江南梦,淡月疏窗映碧纱。

 

 

    晚步东门

  孤堞危城衰草繁,荒城残日又黄昏。

  香车尘逐洋场路,脂粉颜酡海客魂。

  栗社空坛羁羸马,霜天秋梦系王孙。

  寒笳腊鼓春如旧,斗柄摇光默不言。

 


      
《金粟轩纪年诗初集》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