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书籍 v 古文解读 v 诗词歌赋 v 易知人生 v 百家文谭  论坛

 

 
        文明天地 >> 诗词歌赋 >> 《金粟轩纪年诗初集》
 

 

 

 

金粟轩纪年诗初集

南怀瑾

 

 

  ◎乙巳(民国54)(西元1965)

  春日(二首)

  又是春归巷陌樱,桃花微雨更多情。

  垂杨庭院卷帘处,飞过流莺三两声。

 

  漠漠春阴罨画帘,困人微雨恼人天。

  沉沉小院花争发,开落樱桃又杜鹃。

 

 

  闲步淡水河畔

  携杖寻芳淡水湾,眼前青史对青山。

  云迷古寺三叉路,月照汀洲半阙环。

  对景感怀名士气,遣愁逃佛大雄关。

  松风影落江湖静,无限烟波人未还。

 

 

  寒夜随笔

  药炉丹灶夜如冰,金鼎絪缊神自凝。

  露冷禅房花作锦,风开天幕月为灯。

  香添龙脑驯纯虎,剑铗螭头盘老鹰。

  举足偶超千圣外,乾坤一马怒飞鹏。

 

 

  乙巳岁除

  流水华年去不回,冻云如墨偶成堆。

  朔风家国愁无尽,怒海波涛意未开。

  麟去诗书劳掇拾,龙吟剑气起徘徊。

  又闻腊鼓催春闹,万种情怀出定来。

 


  ◎丙午(民国55)(西元1966)

  午夜答书十余通,有感于先师味渊先生“鬓丝禅榻日相依”及沧波居士“事求妥贴心常苦”句,即赋一律,兴犹未尽,用先师句赓作辘轳体一章,移初成一律为殿(五首)

 

  鬓丝禅榻日相依,花事阑珊好梦微。

  桃李闲窗春满院,车尘闹市静关扉。

  江山青史相交错,学术文章乱是非。

  残局楸枰空指点,六韬三略总睽违。

 

 

  碌碌因人与愿违,鬓丝禅榻日相依。

  穷搜云笈翻书架,偶学头陀默掩扉。

  浮世尘劳心了了,生天成佛想非非。

  寄身浩劫情难忍,倒挽狂澜觉力微。

 

 

  狂心歇息动多违,懒极萧疏礼俗微。

  历劫江山身似幻,鬓丝禅榻日相依。

  瓶花照耀心常定,贝叶纵横慧转非。

  长忆峨嵋金顶路,万山冰雪月临扉。

 

 

  欲说还休意每违,尘埃野马却知微。

  烟波沧海思飞棹,云月溪山寂掩扉。

  剑气琴心时作客,鬓丝禅榻日相依。

  消闲漫读华严偈,不识人间有是非。

 

 

  多情未必道情违,争奈春回情境微。

  答问恐迟劳笔墨,送迎不忍掩柴扉。

  事求妥贴心常苦,人尽平安愿总非。

  入世入山皆昨梦,鬓丝禅榻日相依。

 

 

  丙午母难日怀双亲

  空谈怀想报慈恩,此恨茫茫欲断魂。

  历劫几能全骨肉,对人不敢论亡存。

  寄情幻梦为真实,仰护平安托世尊。

  读礼每惭言孝道,碧天无际泪无痕。

 

 

  丙午母难日偶成

  故山隐隐入云宵,春梦江南上下潮。

  依旧东风青草绿,愁多难遣是今朝。

 

 

  偶兴

  了无残梦到繁华,来赏玄都去后花。

  天女维摩皆不见,人间丽日又西斜。

 

 

  观昙花有感

  离根偶谪落风尘,香色依然清白身。

  莫道黄花明日事,剧怜红粉此时颦。

  轻云将护春如梦,雨露难留幻似真。

  眼界大千无净土,为谁惆怅说前因。

 

 

  谒台南延平郡王祠

  三百年前一少年,挥戈横海动人天。

  忠臣遗像留荒殿,几见残阳泣杜鹃。

 

 

  旅夜

  秋后炎荒凉似冰,喧阗旅舍对孤灯。

  低徊五百年间事,无念空山一老僧。

 

 

  晨起

  寂默忘言万事空,中年哀乐已朦胧。

  风情歇去诗情淡,世味尝来道味浓。

  幽径芳兰添意气,天阶云影透玲珑。

  卷帘晓境清如许,绿上西窗日上东。

 

 

  ◎戊申(民国57)(西元1968)

 

  闻小儿女论东坡“雪泥鸿爪”诗,有感担板汉知见而作

  人生消息知谁似,秋月春花识此生。

  花落春归须再发,月逢秋至又分明。

 

 

  讲华严经毕有感(九月廿五日)十月廿八偶成

  蓦忆平生事,秋风拂面凉。

    不堪尘扰扰,何况世茫茫。

  戚戚存悲愿,惶惶对法王。

    凄清终古月,寂默照炉香。

 

 

  春雨连旬夜吟

  低压云霾竟久遮,催晴无计转阳华。

  三生花月繁春梦,两鬓霜星酿晚霞。

  读史披衣腾剑气,讽经击磬驯龙譁。

  江山寂历多风雨,永夜炉香一柱斜。

 

 

  鹧鸪天(夜雨初晴)

  好梦由来不易醒,梦回春雨夜霖霖。飘空点点尘尘坠,滴碎芭蕉寸碎心。 刚排遣,又相侵,抛残绵密转深沉。未眠人在书斋里,寂寞银灯晓色临。

  篆香乍歇夜初深,近处鸡声远处砧。一个蒲团消业力,十方世界作丛林。 才子气,美人心,最难收拾更难寻。天阶云净风吹絮,露洗遥峰月未沉。

 

 

  ◎己酉(民国58)(西元1969)

  己酉季秋,中日文化访问团赴那智山(徐福庙)途中,游京都故宫

  秋到京都雁未归,风云犹带劫尘飞。

  争教天色青霜后,谁信神州王气非。

  百代衣冠留海外,千年礼乐总依稀。

  二城幕府枫林晚,来看名山补衲衣。

 

  〔二条城乃日本京都德川幕府时代遗建〕

 

 

  己酉季冬送幼子国熙赴美国就学时年方十二岁

  腊鼓寒宵送子情,辞亲顿忆少时音。

  重洋远隔东西海,日月常悬两地心。

 

 

  己酉仲冬初创东西精华协会中国办事处感赋

  辛苦艰难独自撑,同侪寥落少晨星。

  松筠不厌风霜苦,雨露终教草木青。

  熟读经书徒议论,实行道义太零仃。

  乾坤亘古人常在,欲起天心唤梦醒。

 

 

  ◎庚戌(民国59)(西元1970)

 

  中秋遇雨

  凄迷秋色已无多,况是中秋雨里过。

  海上潜龙观变化,人间失鹿费张罗。

  须眉辜负河山老,世事纷纭牛鬼魔。

  俯仰风云倍惆怅,南来归雁意如何。

 

 

  夜雨

  万绪千丝未了情,焚香礼佛觉身轻。

  并将今古无穷恨,都付蕉窗夜雨声。

 

 

  庚戌岁暮漫步街巷

  世事真难料,行行意未开。

    离群如释负,愁乱不成灰。

  且逐路千转,更无家可回。

    春云闲聚散,无去亦无来。

 

  〔中四句借用老友汪黄瑛医师原作〕(师自旧注)

 

 

  庚戌岁腊答谢新春贺柬

  莫将消息问穷通,乱世才多运每空。

  弭劫胸怀昭日月,匡时心血比丹红。

  枯禅徒负名山色,尘累何妨性海风。

  无尽太虚无尽愿,人天慈爱永交融。

 

 

  ◎辛亥(民国60)(西元1971)

  辛亥母难日

  此日难忘父母牵,梦回涕泪自流涟。

  生当磨羯原多累,身度娑婆未了缘。

  幸得菩提随地长,故留苦海作航船。

  安心冷庙孤僧境,回首云山天外天。

 

  ◎壬子(民国61)(西元1972)

  壬子初冬子夜

  淡淡轻愁过半生,滔滔浊世独何清。

  谤书毁骨翻堪笑,贫困随人多负情。

  王气凋伤思一统,斯文零乱梦三更。

  眼前事物真无奈,绕室徘徊待漏明。

 

 

  短歌词

  年年望断关山路,故国天涯,多少无聊情绪。春花秋月频催,算年华老大,白发盈堆。莫问将来他日,愁肠百转,有口难开。

 

 

  ◎癸丑(民国62)(西元1973)

 

  题画野鹿

  自来头角太峥嵘,无计藏身徒辱荣。

  怒目横眉烹骨肉,回生起死服茸精。

  唯求仙骨归云嶂,岂羡青衿食野苹。

  何事人间容不得,可怜天道负初生。

 

 

  题画小马

  道远谁知马力遥,徘徊四顾尽蓬蒿。

  红尘抽足苍茫立,翘首晴空秋气高。

 

 

  癸丑杂拾(六首)

  廿五年来万斛尘,攫人世网倍伤神。

    峨嵋雪月西湖柳,无限情怀愁煞人。(仲春)

 


  也似无聊也是愁,强抛心力强登楼。

    数声歌管斜阳外,妥插瓶花自点头。(孟夏)

 

 

  世事前途愁不尽,中原回首梦全非。

    江山零乱多风雨,不合林泉老布衣。(仲秋)

 

 

  故园西望泪潸然,海似深情愁似烟。

    最是梦回思往事,老来多半忆童年。(思乡)

 

 

  辛苦艰危发早华,童年犹忆住他家。

    庭园百卉先春艳,蜨蝶双飞争扑花。(忆内)

 

 

  禅心遮莫说无情,水净沙明分外清

    澈底虚灵对万象,森罗万象倍分明。(谈禅)

 

 

  癸丑晚秋阳历十月杪感事

  独上高楼一段愁,海云西望不宜秋。

  江山原是无情物,今古英雄空白头。

 

 

  ◎甲寅(民国63)(西元1974)

 

  春思

  故园望断奈何春,篱落墙根百卉新。

  云散青山推月上,风高朱阁立闲身。

  檀香乍爇初心定,龙井重烹品味陈。

  环顾萧条廿五史,有人忧道不忧贫。

 

 

  ◎丙辰(民国65)(西元1976)

 

  丙辰岁首(三首)


  缓缓还歌陌上花,春归人犹在天涯。

  江山王气终无尽,留得晴明看晚霞。

 

  陌上花开缓缓归,江南草长又莺飞。

  春心远在蓬山外,惭愧高堂莱子衣。

 

  重别慈帏三十年,无情岁月有情天。

  细将甲子从头数,辛苦人间泛渡船。

 

 

  讲孟子课毕夜归静起

  静夜清思忽到明,市朝嚣杂闻人声。

  事从过后方知梦,浪在波心翻觉平。

  身似空花终幻谢,情恋浮世竟难更。

  看来多少虚无客,徒学逍遥误一生。

 

 

  疏影白香伉俪赠新编《梅花诗选》答谢

  绿萼青枝已失真,劫风吹堕落红尘。

  白香疏影怜馀韵,澡雪精神付俗人。

 

 

  (四)《掩关集》选录

 

  ◎丙辰(民国65)(西元1976)

  丙辰冬月午夜定起书二偈

  忧患千千结,山河寸寸心。

    谋身与谋国,谁识此时情。

 

  忧患千千结,慈悲片片云。

    空王观自在,相对不眠人。

 

  ◎丁巳(民国66)(西元1977)

  丁巳母难日阅报知大陆旱灾

  思亲飞梦到家山,手自焚香泪自潸。

  化作慈云功德水,春雷普护透重关。

 

 


  寄意

  五代时,南唐中主见牛卧美荫有兴,优人李家明即赋一绝曰:曾遭宁戚鞭敲角,又被田单火燎身,闲向斜阳嚼枯草,近来问喘更无人。左右大臣皆甚羞惭云,今偶忆及,即成一绝。

  曾驮紫气函关去,又逐斜阳芳草回。

  挂角诗书成底事,粉身碎骨有谁哀。

 

 

  书越世家后

  玉颜不意自成名,当日那知事重轻。

  存越亡吴论功罪,妾身恩怨未分明。

 


  无题(四首)


  坐看江山愁煞人,桃花颜色又新春。

  开帘吩咐闲风雨,为洗天衢万丈尘。

 

  又是春回二月天,百花供养住三禅。

  云山万里归初地,虚室祥光照大千。

 

  浮生自苦不从容,睡起依然日又红。

  贫富不知闲是福,几人肯唱大江东。

 

  又是春回二月天,软红尘里自安禅。

  敲空万籁吹清韵,俯首云山供眼帘。

 

 

  ◎戊午(民国67)(西元1978)

 

  春夜

  一灯丈室念初平,梦里江山倍有情。

  八万龙天齐问讯,大千世界步虚声。

  欲坚道力凭魔力,自笑逃名翻近名。

  去住无由归不得,举头朗月又三更。

  欲坚道力凭魔力(借明人瞿式耜句)

 

 

  夜覆吕母问题书后

  一枕沉酣梦不成,灯前握管过三更。

  慈云遍洒杨枝露,尽入层楼化雨声。

 

 

  有赠未寄

  人间自昔别翻亲,乱世难为物外民。

  萍梗有情空聚散,浮云无碍去来身。

  秋心不共秋光老,影事难留影象真。

  静夜不眠非病酒,茶烟禅榻倍思人。

 

 

  ◎己未(民国68)(西元1979)

 

  书孟子离娄章书后

  大千情界倦凝眸,零落天花结习留。

  人乞祭馀骄妾妇,我惭车迹有王侯。

  尘身宛在琼庭树,凡世沉浮水面沤。

  手把乾坤弄日月,西风吹过海东头。

 

 

  闻张嘉逸仙国大秘书在美逝世讯

  去国原知万事空,几人歌哭九州同。

  多才已自为身累,肠断沧溟魂梦中。

 

 

  ◎庚申(民国69)(西元1980)

 

  春夜

  天下心忧久怆神,人间见说又新春。

  空凭道力安魔劫,漫托金仙是化身。

  有界江山腾剑气,无端日月困风尘。

  深宵起坐菩提树,揽镜灵明一欠伸。

 

 


  冬夜随笔

  层楼极目望天涯,望极天涯不是家。

  收拾太虚归掌握,寒灰重拨自烹茶。

 

 

  ◎辛酉(民国70)(西元1981)

 

  春梦

  春风吹绿梦平芜,云月溪山似有无。

  窥阙篝灯夸一统,渡河筹策犹三呼。

  长途疲马惊新辔,短鬓催人号老夫。

  行遍天涯真倦矣,童心揽镜愧今吾。

 

 

  春夜

  四壁诗书压剑尘,星河春永月初新。

  三生踪迹思前度,一代虚名累后身。

  事到无为方脱俗,情如有寄失天真。

  炉香乍爇慈云现,稽首空王忽入神。

 

 

  无题

  不住红尘不入山,红尘青琐却相关。

  有时臣视三千界,四顾苍茫两仪间。

 

 

  有客言余“平常终在淡淡清愁中,不知何故?”戏答其问

 

  淡淡清愁脉脉悠,江山如画梦空浮。

  多情翻觉无情思,浊世难安为世留。

  大地众生谁识我,诸天沉默只低头。

  繁华似锦春莺闹,恼乱东风吹未休。

 

 

  辛酉端阳前五日答内书(三首)

 

  未尽光阴百岁期,难将文字寄心思。

  前身应住维摩室,不信人间有别离。

 

  飘泊平生负孝慈,劳君艰苦费撑持。

  辜恩有愧难为报,松柏春阴应较迟。

 

  乍着春衣便惘然,蚕桑应过柳三眠。

  此身犹似孤飞鹤,海阔山高又一天。

 

  辛酉除夕得家书

  封题欲拆又徘徊,寂寞平安一字回。

  如此江山如此夜,争教头白不归来。

 


  ◎壬戌(民国71)(西元1982)

 

  壬戌除夕

  百忧难遣付悠然,多劫尘劳未了缘。

  波静海涛龙奋翥,风轻云净鹤飞田。

  三春花月三春梦,万里江山万里天。

  珍惜今朝留一瞬,又随腊鼓过新年。

 

 

  ◎癸亥(民国72)(西元1983)

 

  仲春夜雨游梨山

  苦雨驱车逐夜游,山云垂幕黯然收。

  巉崖鬼影惊关险,笼雾仙灵默点头。

  涧水照明添梦幻,桃花空色失春柔。

  天涯行脚心无住,就此勾留未肯休。

 

 

  ◎甲子(民国73)(西元1984)

 

  偕传洪等过中坜观音乡观海

  万里穷边天晚晴,烟云满眼自分明。

  江山异代多情感,风月随人无限清。

  亿兆苍生犹涕泪,百年身世太零仃。

  临歧怅望东西海,叠影层波念未平。

 

 

  (五)《美京集》选录

 

  ◎乙丑(民国74)(西元1985)

 

  首途赴美

  不是乘风归去也,只缘避迹出乡邦。

  江山故国情无限,始信尼山输楚狂。

 

 

  ◎丙寅(民国75)(西元1986)

 

  丙寅中秋

  江山今古一轮元,海外中秋月在门。

  百万龙天齐问讯,何时回首照中原。

 

 

  兰溪行馆晚眺

  石桥水涨一溪环,歇足丘林且小还。

  闲倚栏干观气象,斜阳红叶满秋山。

 

 

  丙寅秋杪,朱璋兄自温州寄《中秋无月》一律,感和

  谈诗话旧忆家园,七十年来春梦痕。

  谁信河山真变色,岂知人世几销魂。

  兰溪住地神仙宅,华府勾留异国村。

  红到丹枫秋已老,意生身又起乾坤。

 

 

  丙寅季秋,再和朱璋兄自温州寄诗

    踪迹浮桴住美洲,行藏何处可勾留。

    飘空堕叶沉沉落,辗梦清溪缓缓流。     

    客路夕阳红照影,归心朗月梦惊秋。

    枫林萧瑟天如醉,万里江山人倚楼。

      (辗梦又作宛转)

 

 

  ◎丁卯(民国76)(西元1987)

 

  晚眺即事

  闲倚栏干倦眼开,四山春色逼人来。

  长堤垂柳归车晚,犹带骄阳日影回。

 

 

  得蜀中故人子女信口号

  四十年前西蜀,恩情辜负何多。干戈丛里,死生离恨,处处闻悲歌。

  行遍天涯我亦老,海山回首南柯。大地还生春草,人间电掣风摩,浮世泪婆娑。

 

  丁卯六月初旬深夜,治事方毕,取和朱璋筱戡世兄遥寄七十祝寿诗,不觉旧习复发,立成四律。甚矣,慧业之难除也。

  言寿方知奈老何,一生岁月尽蹉跎。

  飘蓬原似屠羊说,浮海何须叹凤歌。

  人误布衣干国计,自怜带发苦头陀。

  深情多谢童年友,万里飞章敢不和。

 

 

  浪迹生涯不计年,童真玩忽犹依然。

  短衣跃马轻如叶,信手批书狂亦颠。

  七十年更三大劫,八千里外一留仙。

  故人书寿翁呼老,方觉人间世已迁。

 

 

  山河不改寿无凭,春草池塘故里情。

  潮退沙平渔放棹,日斜风暖牧归棚。

  寻常旧侣多异代,追忆童年悔此生。

  景物已殊人亦老,红尘梦觉倍心惊。

 

 

  惭愧同门寄寿笺,顿然百感涌心田。

  气冲牛斗吞河岳,句入愁肠师味渊。

  风定夜阑人不寐,楼高林密月窥帘。

  蜀山浙水萦怀抱,况在重洋海外天。

 

  〔筱戡兄乃先师味渊公之长公子,亦其入室之诗弟子也,放翁所谓父兼师者是矣。余不韵,且疏狂成习,一气呵成俚句四律,岂敢言诗,但抒枨触情怀已耳。〕

 

 

  狂言十二辞

  以亦仙亦佛之才,处半鬼半人之世。

  治不古不今之学,当谈玄实用之间。

  具侠义宿儒之行,入无赖学者之林。

  挟王霸纵横之术,居乞士隐沦之位。

  誉之则尊如菩萨,毁之则贬为蟊贼。

  书空咄咄悲人我,弭劫无方唤奈何。

 

 

  语体白话诗偈

  明月在高山,浮云指顾还。

    愿身化明月,光照白云间。

 

 

  狂歌

  沉醉经书数十年,茶铛禅榻且留恋,功名富贵莫愁天。心了了,事缠绵,忙中闲插手,闹里一溜烟,本是凡夫浪学仙。瓶化含笑,朗月调弦,销磨豪气故狂颠。

 

 

  错调西江月照浪淘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人渣,是非成败转头差。江山依旧破,回首夕阳斜。

  白发红颜留不住,管他春月秋花。漫言世事乱如麻,古今多少事,都是烂冬瓜。

 

 

  金粟轩纪年诗初集编后记

  众所周知,南师怀公道行高超,学识渊深,出入诸子百家、文事、武功,无所不知,为国之宝。尽管如此,对渺小的我们,只能从南师已出版的著作中,去体会一二,或从南师的生活行仪及语言般若中,略窥中华文化的精华内义。多少年来,我一直景仰着老师,也一直在研究,摸索着老师——这位现时代的大宗师——到底什么是他的意?他一生的思想和情感究竟寄托在哪里?语云:太上忘情,但我们心目中的南老师似乎却是多情的,而且多情的浑然忘我,小至人们身边生活起居的细事,大至社会新闻国家天下大事,广至外太空的新发现,他都无微不至的关心和注意。然而到底什么是南师情所独钟的呢?

  两年前,有位老学长告诉我:“你要懂得老师,要去读他的诗,而且要同参禅一样,入乎其内,出乎其外,再三来回的诵读,或许才得有几分的共鸣。诗是南师的心声,诗也最容易透露一个人的见地、思想、情感的境界,南师的诗温柔敦厚的辞藻中,往往蕴藏着春秋笔法的微言大义,而且特别的空灵超拔,解脱自在,恍如仙音佛语,其声韵则钟声、鼓声、引磬声外,尚有梵天音响,非一般人力学可及,也非文人天才灵感所可达到。只能说是超音波的天籁声响聊以借喻。总之,要认识他,要读他的诗,参他的诗,才能悟他的意!”喔!原来老师教外别传,拈花微笑外,还有这么一个秘密!

  一九八五年夏天追随老师旅居华府近畿以来,因常时与师共处,得侍左右,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老师有所新作,常能先睹为快,但见老师的文思如天马行空,气势磅礴,下笔如行云流水,洒脱自然,应念成文,不假修饰,而所成诗稿,但以遣兴,兴尽则止,故随笔随弃,亦毫不著意。反而是同学们常从书房的旧纸筒中,捡拾摊开那揉成一堆的纸团,如获珍宝的朗诵着老师的新作,每每以此为乐。后来因为台北的藏书已转运到美国,同学们打开了书箱,整理其中书籍时,意外的发现老师多年来抛弃了旧诗稿。其中有些部份尚称完整,有些部份则只写在零碎的小纸条或旧信封的背面;或者题句在某些书本的边缘上。无论源自何处,这些零金碎玉的一鳞半爪,都让我们得以禅悦为食,法喜充满——饱受了眼福,因此私自许愿,要好好的一一分类整理,悄悄的寄回台北,委由老古出版,明年老师生日时,来给老师一个拍案惊奇的贺礼。

  事情总是瞒不过的,这个秘密终于被老师发现了。这回可真幸运,并没有受到呵斥;老师只是很惊讶的说:“我有那么多的诗稿吗?”于是我们逗着他开心,间或一句或一首地朗声给他听,有的事过无痕,他似乎回忆不起,有的他听了好像欣赏别人著作似的,颔首微笑;有的却道,这句要改一、两个字才好。这些诗词正好促使老师追忆起五六十年来的前尘往事,也就是他多年来置之脑后的历史陈迹,终于一一得以重新呈现,更可做为将来老师写回忆录的参考。于是我们就决心以编年的方式来处理这些诗稿。适逢禅定、宏忍两位法师从加拿大多伦多前来兰溪行馆拜谒老师,小住旬日,逐邀之共同编辑,还有陈运生(璞)同学在旁帮忙,清理誊录,才终于将此诗集初编完成。

  早些年,在台北的时候,李淑君和陈世志两位学长曾经再三请求老师出诗集,老师推说:“那是将来的事,现在不能出。”有了老师这句话便封住了所有人催促出书的热情,以后大家也绝口不敢再提。如今,怀师身居异国,又经几番迁徙,除了心情和感受,有恍如隔世之感外,也恐怕这些累积下来的诗稿,不整理出书,将来事过境迁,真的有散佚遗失的顾虑。所以这次当我们鼓足了勇气呈上初编的诗稿,向老师禀告:“佛语有恒顺众生之愿,现在我等当愿吾师,随我等众生之喜好,应准允出版诗集,拜托!拜托!”时,老师看着我们赖定缠定的可怜相,只好莞尔一笑,无可无不可的说:“我不是诗人,我的诗只是兴之所至,自己拿来发抒心情和思想的感喟而已。有时是做为个人经历的记忆资料。在我的写作中,少有对虫、鱼、鸟、兽、山、川、人、物缠绵悱恻的情怀,又在诗词中随意羼入理性的句子或佛道的术语。有山林羽士的‘蔬荀气’,又有理学家们的‘头巾味’,既不能创作新格,又不肯泥古不化,一无所是,只能说像禅师和尚们临机的偈语,你们觉得这样好吗?”最后,他终于同意了。我们也迫不及待的把它寄回老古文化公司,赶紧排版付印。

  以上便是本诗集的编辑因缘,略记如上。另外老师流散在外的诗,以及有关现时代史论的诗,尚有多首,并未搜罗进去,并此为记。

  一九八七年五月中旬李素美记于美国维畿尼亚马克林兰溪行馆。

 

  检拾佚诗

  己酉初夏寅夜书感

  心扉难掩百忧生,寂寞银灯照眼明。

  已熟黄粱非昨梦,还虚丹室似天清。

  遮檐残月知更永,堕叶飘风识夜声。

  故纵思潮为助伴,留身不寐待鸡鸣。

  

  《金粟轩纪年诗初集》收南怀瑾先生诗词六百余首,以上选录部分约占全集的四分之一。



      
《金粟轩纪年诗初集》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