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文明天地 >> >>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之《金粟轩诗话八讲》

 
 

金粟轩诗话 (二)

 

南怀瑾讲 门人等辑

   

 


  师谓:自五四运动以后,学人争相提倡新诗,但至今数十年,新诗之运动,始终不成体统者,实在是创作太难。旧诗合天才学力,音韵字声而为一。新诗欲只重天才,靠平常语而说出,的确不易。有人不肯此说,提出诗经亦为上古之平常白话语,何以现在却难。师云:子非上古人,安知上古白话语确为如此者。闻者大笑。师又云:白话言语,的确可以作出好诗,但也须留心声与韵耳。诗经音韵,亦甚整严,但不同唐宋诗词之体律。即使欧美外文之诗,亦有其本国文学言语之声韵,唯不同于吾国之定例规格耳。现在白话诗,不顾声韵,只顾堆叠白话辞句,以凑合理想,无怪新诗比旧诗尤为难懂。须知声之与韵,乃天然之法则,草木虫鱼,鸟兽人物,发乎性情者,自然会成旋律,此即声韵之原理也。今人不讲究声韵,只求言诗,恐终难成熟。师举白话民谣为例云:
  
  郎有心来侬有心,那怕山高水又深;
  山高自有人开路,水深自有驾渡人。

  
  你说,这不是好诗吗?又举民谣云:

  月亮光光月亮光,月亮光光照妹房,
  妹妹房中样样有,多个枕头少个郎。

  
  此乃民间男女爱慕之诗,其与关睢之章,当之又何惭哉!又举民谣云:

  斑竹垭,苦竹垭,对门对户打亲家。亲家儿子会跑马,亲家女儿会绣花。大姐绣得灵芝草。二姐绣得牡丹花。只有三姐不会绣,丢了剪刀纺棉花。一天纺了十二斤,拿给妈妈把肉秤。一天纺了十二行,拿给哥哥接大嫂。接个大嫂白又白,开了后门割大麦,三天晒得粗墨黑。
  
  师谓悟得其理,可以言诗矣。
  
  师谓:旧诗言音韵者,学者皆知,唯於声律一道,渐已绝响。师云:昔日从师祖盐亭老人参究心宗,亦蒙指导诗文之学,祖尝示师云:五古为磬声,七古为鼓声,五律为笙声,七律为钟声,五绝为笙磬之余音,七绝为钟鼓之余音。师祖云:以此研读杜诗,即可得其声韵之神髓矣。祖并示自作四律以证其说。其一,晚眺云:

  联袂扶笻出玉溪。山光乱落水禽啼。
  数声短笛巉崖外。一派斜阳古寺西。
  傍夜客帆飞渡急。排空雁字比天齐。
  归来或过花前後。明月长河星欲稀。

  其二,再访教授陈四于鹫台云:

  泛月呼船我再来。汀洲雁叫蓼花开。
  凌霄剑气寒牛斗。永夜书声出鹫台。
  万里江天留客咏。满园桃李任君栽。
  文翁一去无消息。莫信河山唤不回。

  其三,慰陈三丧子云:

  支离天道犹能契。兰桂当时各竞开。
  谁谓英雄不洒泪。人情儿女最关怀。
  心空一念万缘息。眼有纤埃百视乖。
  试取使齐商子看。自疑人事自徘徊。

  其四:再访处士陈三云:

  扬鞭吾再访明贤。雨后云开带笑天。
  一径山花红压屋。几行水鹭白棲田。
  过篱竹影随蹄乱。近宅琴声到耳先。
  见说河山颜色改。嗟君何寄独调弦。

  师又云:师祖尝作香奁七绝十首,寄托参禅工用境界,因词太艳,恐学者落于邪思,故不示人,唯告师而已。师今每惜记诵不全,仅忆得四首。其一云:

  漫言楚汉事由天。儿戏功名本偶然。
  且付河山投辔外。一鞭红照出风前。

  
  首指学佛乃大丈夫事,非帝王将相之所能为,须有弃天下如敝屣之心,方可入道。其二云:

  去马声从竹外过。谁家红粉照颜酡。
  传车几度呼难去。绝妙相关你我他。

  
  次即指初参境界,尚未入门,然又觉得其中确有妙境,欲罢不能。你比性地,他比妄想也。其三云:

  肩舆排共柳溪东。剑影钗光乱夕红。
  多少游丝羁不住。卷簾人在画图中。

  
  此比入手参究境界,虽有所味,而进德不力,中心妄想往来,所指清净境界,只如在画中看物,不能亲到也。其四仅记未句云:

  樽前含笑开春瓮。月在墙头夜合花。

  此比已渐得定境,浑然似醉,如明月临轩,稍得三昧之乐趣矣。其十云:

  色穷穷尽尽穷穷。穷到源头穷亦空。
  寄语迷魂痴儿女。寥天有客正屠龙。

  
  师祖又有禅关警语之五律云:

  业识奔如许。家山到几时。惭言精进我。羞对天人师。五蕴明明幻。诸缘处处痴。藏珍谁可拟。之子欲何之。
  
  此则如老和尚作狮子吼偈语,不尽以音律论矣。
  
  当抗战未兴时,沪上乩坛传出十绝,预言日本军阀,将必侵略中国,最后终至败灭。诗句与寓言均好,惜已记忆不全。唯忆得第一绝云:

  万里狂飕海气骄,忽闻叱咤起风涛。
  佇看大海鱼龙现,来洗中原弩弱潮。

  中有预言南京沦陷云:

  赤手难全半壁天,夕阳还照秣陵烟。
  桃花马上长缨舞,金伞将军翡翠鞭。

  又当北洋政府时代,乩仙诗嘲国会议员之事者,亦甚精警,恐是诗人之假托。如:

  燕市谁收骏骨才,昭王爱士亦堪哀。
  缠头一掷中人产,浪祭黄金作债台。

  又闻友人所诵之乩坛诗四绝,则为神仙道学语,殊堪记诵。其一云:

  初阳台下晚烟沉,月白湖明酒正斟;
  玉笛一声天上曲,青蛇袖里作龙吟。

  其二云:

  一声鹤唳绛霄边,十万扶桑倒影圆;
  眼底云霞开万道,日光红透九重天。

  其三云:

  三英八石法空空,乞活何须草木中。
  我自炼心还炼骨,心头热血比丹红。

  其四云:

  炉边黄土半神丹,搏作人身照样看,
  欲向娲皇求妙诀,做人容易炼心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