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文明天地 >> >>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之《金粟轩诗话八讲》

 
 

金粟轩诗话 (五)

 

南怀瑾讲 门人等辑

   

 

 

     师谓:词章境界,清新隽永之作,当推佛道两家之诗词为首。盖自己胸中若无脱俗超然之意境,但求着力于文学辞句,终为下乘。然一涉仙佛之学,文字结习,自然常落其术语,故从文学立场而言,又难为俗人所接受。又谓:如专集佛道二家之诗词,汇集成编,佳作诚多,惜尚无人注意于此。民国二十年间,上海商务印书馆,有高僧山居诗及续编各一册出版,唯只取栯堂、石屋、雪峰(按应为“中峰”)、憨山数人,未能摄唐、宋、明(按此处脱“元”或“清”字)四代诸佳作之全。故每告余辈留心国故者好自为之。但以唐宋以来,禅师辈语录,即有千余种,尚何论道家之著作。吾师读书破万卷,虽都寓目,然复不甚注意于此,故余辈均自感力有不及。师谓:若独以诗言诗,境界高远,当推寒山子。至若神韵雄浑,说理透彻,则以栯堂为首。同安察之诗,则说法者多,又自成格。至于憨山、苍雪、雪峰之诗,足为诗之规范,可以言诗佛,尚不尽足以论诗禅也。师平居于栖神寂定外,即读书自娱。于书无所不涉,如通俗小说,以及武侠小说等,无不过目。尝谓:通俗小说之济公传,实袭其本传而加以渲染者。谓济颠和尚之诗,平淡超脱,有迥非力学可及之处。即举其示寂前诗云:其一:

  几度西湖独上船,篙师识我不论钱;
  一声啼鸟破幽寂,正是山横落照边。

  其二:

  湖上春光已破悭,湖边杨柳拂雕栏;
  算来不用一文买,输与山僧闲往还。

  其三:

  出岸桃花红锦英,夹堤杨柳绿丝轻;
  遥看白鹭窥鱼处,冲破平湖一点青。

  其四:

  五月西湖凉似秋,新荷吐蕊暗香浮。
  明年花落人何在?把酒问花花点头。

  又如:

  从来诸事不相关,独有香醪真个贪;
  清早若无三碗酒,怎禁门外朔风寒。

  至于后世所传,乩坛之诗,间亦偶有可取,但不足为信。师谓:四十二年间,师在基隆,偶值友人扶乩,忽称济公降坛,即指名与师通话,师亦笑而应之。乩笔即写一诗云:


  细雨濛濛天晚晴,海山一角奏玄音;
  时人不识余心乐,踏破芒鞋访至今。

  
  师亦笑谢之。尝谓余辈曰:此皆不可执著,如深信之,即为魔障矣。又谓:至若吕祖纯阳集之诗,几无一首是真,殊不可信。

  师谓:自南宋以后,元明之间社会,乞丐亦有如帮会之组织者,俗名为卑田院,恐创于元代之间,亡国遗民,有不甘屈节者,宁流为乞食以自全也。明朝亡国,满清入关之时,京城有丐自缢而亡,且留诗壁上云:

  三百年来养士曹,如何文武尽皆逃;
  纲常犹在卑田院,乞丐羞留命一条。

  
  由此足见中国文化之伟大,视杀身成仁为当然之事,中国民族之精神,不屈不挠,终不可侮。又谓:通州有一诗丐墓,传有绝命云:

  野性从来似白鸥,又携竹杖过通州。
  饭囊带露迎残月,歌板临风唱晚秋。
  双足踏翻尘世界,一肩挑尽古今愁。
  而今不受嗟来食,黄犬何须吠不休!

  (按“世界”或作“世路”)

  又云:清代有丐名李梵者,传为余杭人,常卖诗乞钱,跌宕江湖一生,盖为有道之异人也。其诗多禅语,意境超然物外。如云:

  潋滟湖光数顷浮,谁知曲涌万峰头。
  豁开古殿当前月,散作空山不尽流。
  金碧影摇水镜里,鱼龙深在广寒秋。
  一轮直接曹溪路,白浪家风遍大州。

  又如:

  何年鞭月驾长虹,碧落无门却许通。
  曾是御风人去后,故留鸟道碍虚空。

  又如:

  山色水光明祖意,鸟啼花笑悟薪传。
  有时猛坐盤陀石,午夜无云月一天。

  又谓:传闻湘中有一诗丐,诗亦甚超脱,如:

    有形都是假,无像执为真?

    悟到无生地,梅花满四邻。

  (按“执”疑为“孰”之误,原文如此)

  又如:

  灯火辉煌庆此宵,深夜儿女不相招。
  破蒲团上三更梦,那管明朝是岁朝。

  又如:

  一杖穿云到上方,湖光山色总茫茫。
  乾坤有我独挑担,明月清风何太忙?

  师谓:若此类诗,大抵皆为有道之士,隐于丐者,如无此意境,无此造诣,决非强学可及。又谓:昔日大陆,有人因学道,受师之戒,必须乞丐修苦行若干年,间亦有因信星命之说,遇不祥岁运,须离家作行乞若干时日者。此辈中人,皆视名利如遗,故无从考证之矣。唯读其诗,即见其胸襟,决非逼于衣食而沦落者。师又自称,昔日为学道学佛,亦常留意乞丐中人物,及懒残一类之苦行僧道。盖佛道中人,首薄名利虚荣,其道德愈高深,其素行亦愈隐晦,故自变形为乞丐,或为癫狂,以求避世之扰。唯知之者,则能识其于丛首之中。亦另有象徵,可资鉴别云云。

  师谓:幼时亲见故乡一苦行头陀,从未读书,后却能诗。盖出家后,勤苦修持,忽然悟道,诗文皆出口成章矣。师尚忆得其佳句云:

  枫径无霜樵叶冷,吟回明月满东窗。

    (按“樵”似为“蕉”之误)

  又如:

  寒潭清澈无鱼跃,犹向微波照影来。
  
  又谓:幼年曾从前山普传炼师学道,其人乃一渔夫出家者,素未读书,后却能文。其徒学愚道人,乃裁缝出家者,初亦不识一字,后则能诗,且有诗集行世。师曾亲见此辈僧道中数人,故谓学问之道,确须自静中悟得方可。盖静极慧生,天机勃发,此是一本活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