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文明天地 >> >> 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之《金粟轩诗话八讲》

 
 

金粟轩诗话 (八)

 

南怀瑾讲 门人等辑

   

 


  吴僧月洲,喜作诗,名士沈石田
(按明代著名画家沈周,字启南,号石田,晚号白石翁)想请他题画,便故意骗他说:这里有一位名妓,特地请你来观赏。月洲立即赶来,到了,才知道上当。便在沈石田菜边蝴蝶图上题了一首诗:

  桃花结子菜生苔,细雨蛙声出草莱。
  一段春光都不见,却教蝴蝶误飞来。

  唐宋以来的一般僧服,多着黑衣。到了元朝文宗时代,因为特别重视欣笑隐和尚,文宗便御赐黄衣。后来他的徒弟们便都着黄色僧衣了,因此萨天锡便有赠欣笑隐的诗:「客过钟鸣饭,僧披御赐衣。」 到了明初,制定参禅僧的衣黑色,讲经僧的衣红色,应请诵经拜忏的僧衣葱白色。因此欧阳原元有题僧画墨菊诗:

  苾蒭元是黑衣郎,当代深仁始赐黄。
  今日黄花翻泼墨,本来面目见馨香。

  明代永乐的南征,都由师僧姚广孝的策画,事成,封为少师。有一次,姚少师领敕命,到四川云台观悬旙,路过苏州,暂时驻杖寒山寺。临时到松林中施食,独自一个人穿了一双便鞋,一边施食,一边慢慢走去。恰好碰到苏州的县宰曹二尹带着官差喝道而来。姚少师一路经行而去,并不回避,因此惹怒了曹二尹,叫官差把他抓来,打了他二十皮鞭,少师默然挨打,也不分辩。旁边有人认识他的,告诉曹二尹说:他便是当今的国师姚少师。曹二尹一听吓坏了,赶紧爬下来叩头请罪。少师当下写了一首诗给他,又默然回到寒山寺里去了。

  出使南来坐画船,袈裟犹带御炉烟。
  无端撞着曹二尹,二十皮鞭了宿缘。

  明代王阳明偶游僧寺,看到一间僧房封锁的很严密,便动了疑心,要求和尚打开门看个清楚。和尚对他说,房里有一位老僧入定,已经五十年,上代交付,不可随便开关。王阳明却坚持要开门一看,和尚强不过他,只好开关。果然看到一个和尚肉身坐在龛中入定,面色俨然如生,而且活像王阳明自己的相貌。他看了心中如有所悟,觉得这个和尚,就是他的前生。抬头四面一看,墙壁还留有一首诗:

  五十年前王守仁,开门即是闭门人。
  精灵剥后还归复,始信禅门不坏身。

  王阳明怅然若失,便出钱吩咐寺僧为这坐龛圆寂的和尚肉身建塔。

  「七修类稿」载元代一僧的两首诗:

  百丈岩头挂草鞋,流行住止任安排。
  老僧脚底从来阔,未必骷髅就此埋。

  残年节礼送纷纷,尽是豪门与富门。
  惟有老僧阶下雪,始终不见草鞋痕。

  「草木子」载南宋贾似道当国时,一日漫游西湖,有一个西川和尚,看到他并不回避,反而徘徊不去。贾似道问他要作什么?和尚说:作诗。贾便指着湖中的渔翁,要他作诗,并以限用天字韵。和尚便应声写了一首诗:

  篮里无鱼少酒钱,酒家门外系渔船。
  几回欲脱蓑衣当,又恐明朝是雨天。

  明代承天寺有僧名岫闲,自刻卖闲诗,请各方唱和。宪副李滋(号如穀),便写了一首诃斥他的诗:

  老秃何人敢说闲,八旬行脚古来传。
  磨砖碓米僧家事,施鸟添香度日缘。
  闲自已偷谁敢买,卖干天遣定追还。
  痴呆可卖闲难卖,鬼斧神枪不汝怜。

  朱元璋当了皇帝,政纲重严重猛,有一天,要到和尚庙去玩玩,但禁止侍从人员入寺,独自一人进去。看到寺院的墙壁上画了一布袋和尚,墨迹还没有晾干,旁边还题一首诗偈:

  大千世界浩茫茫,收拾都将一袋装。
  毕竟有收还有散,放宽些子又何妨。

  他看了,立即命令侍从的人进去搜索,原来是空无一人的古寺而已。

  明初禅僧谦牧,常住小有山中,各方都景仰他的道行高风。朱元璋本来就认识他。当了皇帝以后,亲自作诗要召他到南京来:

  寄语山中老秃牛,何劳辛苦恋东洲。
  南方有片闲田地,鞭打绳牵不转头。

  谦牧禅师接到朱皇帝的亲笔诗,仍然不肯出山,只回答他一首诗:

  老牛力尽已多年,顶破蹄穿只爱眠。
  震旦城中粮草足,主人何用苦加鞭。

  朱元璋看了,总算肯放过他,一笑了事。

  昔日有人题诗称赞山顶一僧庵云:

  高山顶上一间屋,老僧半间龙半间。
  半夜龙飞行雨去,归来翻笑老僧闲。

  (按韦居安「梅磵诗话」卷上载僧显万诗云「万松岭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三更云去逐行雨,回头却羡老僧闲。」又「五灯会元」卷第十七及「续传灯录」卷第十六载归宗志芝庵主偈云:「千峰顶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昨夜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

  明桃源陈朗溪,有题漳江寺诗,用意恰恰相反,他的诗:

    吟遍三千洞,来眠四大床。

    白云钟鼓外,翻笑老僧忙。

  南宋时,杭州灵隐寺僧元肇,法号淮海。寺有古松大数十围,与月波亭相对。史相弥远忽遣人来砍伐大松,要作建宅材料。淮海不得已,作了一首诗:

  大夫去作栋梁材,无复清阴覆绿苔。
  惆怅月波亭上望,夜深惟见鹤归来。

  同时阎贵妃的父亲阎良臣,要修建香火功德院,也想在灵隐三天竺砍伐松树作建材。淮海不得已,又作了一首诗: 

  不为栽松种茯苓,只缘山色四时青。
  老僧不会移将去,留与西湖作画屏。

  淮海的两首诗,当时便受人重视,宋理宗也看到了,便命令停止砍伐。

  又灵隐山中旧有久已衰败的寺基,有一权势人家,相信风水,想侵占寺基来做坟墓,淮海又作了一首诗:

  一带空山已有年,不须惆怅起颓砖。
  道旁多少麒麟冢,转眼无人送纸钱。

  淮海的这首诗,却使权势豪门看了,都不敢再起贪心,显见文字的威灵,有时也不可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