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上虞 / 正文
 

潘家人三代搞教育,倪元璐拜访又赠诗

开心阁主人 2017-10-29 22:22:55 人文上虞 0 评论
正文 点这评论

潘家人三代搞教育

倪元璐拜访又赠诗

翻开嵩城潘家的历史,真的是丰富多彩。潘家曾出过三代搞教育的人物,而且与倪元璐结下了友谊。

潘僚,字夙斋。自幼即凝静好思,长大后有志于圣贤之学,不为科举八股之业。他在家里开设课堂,明白讲授周敦颐、程颐、程颢的濂洛正传,隐然以传承文化为己任。在他的教育下,远近的风气也得到改观,人们变得知书达理、和顺安宁起来。

潘僚被大家称之为“理学名家”,到嵩城潘家来学习的人越来越多。潘僚亦以终身教育人才为乐,不去追求功名。潘僚把研究学问的心得写成文章,著有《夙斋文集》八集。

潘僚为儿子取名潘志,字清宇,意思是拓清宇宙之志。潘志从小接受父亲的教育,长大后继承父志,专一以“居敬穷理”作为学问的宗旨,教育学生也象孔子一样,“循循然善诱人”。

潘志的教育从朱子(熹)的《小学》开始,虽然说是“小学”,其实所学内容也是非常丰富的,与现代的小学不一样。培养道德规范方面的内容,比现在的小学要丰富的多。

朱子在《小学序》中说:“古者小学,敎人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爱亲敬长、隆师亲友之道。皆所以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本。”言下之意,小学是教人怎样做人,怎样待人接物,从小修身的基础打好了,长大才能够有所作为。

潘志的教育,又根据《程氏读书分年日程》来安排。程氏,即程端礼,字敬叔,号畏斋,元鄞县人。曾在很多地方搞教育,学宗朱熹。他作此书的目的,是依朱熹“读书明理”思想,纠正当时读书人“曾未读书明理,遽使之学文”、“失序无本,欲速不达”的缺点,认为要注意教学程序。

程氏认为,八岁入学之后,读朱熹的《小学》,次读《大学》、《论语》、《孟子》、《中庸》、《孝经》,再读《易》、《书》、《诗》、《仪礼》、《礼记》、《周礼》及《春秋》并三传。由浅入深,由易而难,逐步深入,能使学生得到读书增长学问的乐趣。

小越倪梁的倪元璐,在未考取功名之前,听说嵩城潘家的潘志老师,父子皆精于理学,教育别具一格,前往求学的人很多。倪元璐虽潜心学习,但心中尝有疑问,需要与人讨论。于是,倪元璐特地来到嵩城,到潘家拜访潘老师,执礼甚恭,相谈甚欢。

倪元璐来到嵩城,免不了要观赏一番嵩城风土人情,比如参观嵩城庙,寻访沪渎垒等等。倪元璐后来为袁崧的忠烈,作了一篇著名的《嵩城庙碑记》。

当时会稽的陶周望,提倡王阳明的心学,与朱熹的理学有所不同。陶周望崇拜王阳明的心学,认为朱熹的理学有不足之处,便写信与潘志反复讨论。陶周望非但不能用王学折服潘志,反而被潘志对理学的精到所心折。

又,当时顾宪成在东林讲学,“清流趋之,若水归壑”。等到了鄞县的沈一贯入阁主持政务,便更多提拨浙东的读书人。东林党人因为看重潘志的学问名望,屡次推荐潘志出任官职,潘志均坚辞不往。后来党祸突然暴发,东林党人被一网打尽。因为潘志不在其内,所以也就不受其害,大家都佩服潘志有先见之明。

潘志在教育之余,以著述、作诗为乐,著有《快睛轩语录》八卷、《思湖唱和诗》二卷。

潘志的儿子潘承耀,字仰庵。除了从小学习理学,尝读邵康节的《皇极经世》,一读之下,就被邵康节利用《周易》发明的“元、会、运、世”宇宙模型所吸引。他极度喜欢上了《皇极经世》,潜思冥想,希望能够获得预知的一些奥秘,可以为当今社会服务。

潘承耀见明朝的气数将尽,遂绝意进取,乃重操父业,以教书育人为己任,就取《伊洛渊源图》,把伊川的程颐之学,和洛水的程颐、程颢、邵雍(康节)等人之学,以及把张载等宋五大儒的学问源流,贯通起来,详细精辟讲解,来启迪来学学生。

潘承耀的讲学,又在祖父、父亲的理学基础上进了一步,加进了邵康节的《皇极经世》之学,这是一部极难理解,又博大精深的著作,是邵康节对《易经》的提升。潘承耀博大的学问,被学生们奉为泰斗。

倪元璐在拜访了潘志之后,在潘家做客吃饭,与年龄相仿的潘承耀成为朋友。倪元璐在出仕之后,仍与潘承耀有书信往来,倪元璐赠诗给潘承耀,有“济美千秋誉凤毛”,及“绛帐传经敦品格”之句。

潘承耀著有《阴符经浅解》二卷、《仰庵诗文集》十六卷。

潘僚、潘志、潘承耀三代搞教育,教授理学,虽无月林书院之名,但有月林书院之遗风,继承了月林公、潘友恭开创月林书院的心愿,潘家是嵩城名符其实的教育世家。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文明天地 www.wwm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