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上虞 / 正文
 

《海隅岁月钩沉》序

开心阁主人 2018-5-13 11:13:37 人文上虞 0 评论
正文 点这评论

 

申屠钟灵,网名“蕞尔小民”,乃一介小民之意。这是小民兄夫子自道,既是谦辞,也是实话。小民兄无官无位,如一芥舟,与时代同命运,与家人共呼吸,沉浮其中,拚搏其间,一介小民,若无所主,原是实话。

小民兄生肖属马,大我两肖,今年七十七岁。少爱读书,长而有志,刻苦努力,坚韧不拔。从一瘦弱书生,早出晚归,迎霜冒雪,过江挑担,数载寒暑,锻炼成为队里的挑担好手。他的“种田师父”是亮先生,把他培养成种田好手。他的“园头师父”是化松大伯,把他培养成园艺高人。因此园头翻得妥贴入微,四季蔬果玲琅满目。而把江南精耕细作的农艺,推向了极致。且能科学种田,创新培植。层层叠叠造瓜楼,花式菜瓜大丰收。其中深情的回忆,娓娓的文字,皆让人为之动容。

小民兄不但能挑,而且能扛,成为队里少数壮汉组成的“袋头帮”。一袭搭肩,挥洒青春,其敢于担负的气魄,由此可见一斑。他不但能挑、能扛,而且能拉。一辆飞车,九死一生;老抚伤痛,惊心动魄。小民兄的幸福,就是这样奋斗出来的!于今安享晚年,回忆往事,皆历历在目。虽心有余悸,但滋滋有味。而在读者看来,也是心潮起伏,不由人不为之感叹!

小民兄除练就一身农民的武艺之外,最为人称道的是深藏不露、不失其本来面目的文艺。在我呱呱坠地那年,他已经成为一名农村俱乐部编导,能编能导,能演能唱,为丰富农村的文化生活,作出了许多贡献。《办好俱乐部为革命》,唱响了文艺为政治服务的主旋律,成为上虞宣传政策的样板节目。一演再演,录音广播,深入人心,获得好评。而所创作的《红医》剧本,更是得到县文化部门认可。描写女赤脚医生热心为农民治病的形象,比谢晋拍摄的《春苗》要早好多年。

小民兄经历丰富,当过两次老师,办过两次厂,收过三年破布头,拉过五年板车。杭州湾大围涂战役,热情参与其中。建造上浦闸水库,力争先锋红旗。甚至还在解放初期,尝在少年时,就当了潘家的夜校老师,给村里的男女年青扫盲,教他们识字,教他们唱歌。

看似平凡的人生,有着不平凡的经历。在平凡中闪耀出光芒,这是极其不平凡的。因此小民兄自称“蕞尔”,这是谦辞吧!

我早知道申屠钟灵之名,因为我在收发电报时,常有“华镇皮件厂,申屠钟灵收”的电报。久闻其名,不知其人。

我与小民兄的交往,缘于网络,网络的便捷,缩万里于目前,聚世界于一屏。我在初上网时,也十分兴奋,写了一首不象样的诗,开头两句是:万里弹指忽相逢,我亦乘兴欲畅咏。来表达自己的心情。网络的平民化,让上虞网友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济济一堂,蔚为大观。而其中,崧厦网友尤其活跃,人数也最多。由此可见,崧厦古来文风之盛,丝毫不亚于老县城丰惠。而小民兄,就是其中的一员老将。

有一天,我柜前来了一位老者,红黑的脸膛,健壮的身材,朴实干练,看上去五六十岁。我抬头一看,并不认识。老者微笑着含涩地自我介绍,哦,原来就是久闻大名的“申屠钟灵”,于是我热情地伸出小手,握住小民兄宽厚的大手,摇了又摇。一下子,从未谋面的陌生人,成为了一见如故的好友。而时年,小民兄已年届七旬了

从此,网络拨动了心弦,小民兄捉起了放下几十年笔,一发而不可收拾,文采飞扬的文字不断地喷发出来,让人拍案称叹!陆陆续续,初名《穿越七十年》的作品,就这样日积月累地完成了。

小民兄曾兴之所至,在菡萏苑举办过一场菊花会,上虞网友会聚一堂,品菊畅饮,作诗赋菊,十分尽兴。让人有再聚之约,不曾想,菊会也象兰亭集会一样,一聚而不可再聚,唯余追忆。

在小民兄七十岁那年,我为他写了一首祝寿诗: 

人生七十未为稀,菡萏安闲一掩扉。

瘦骨支离挑世界,才情豪迈演芳菲。

山花映日任君赏,秋水迎风随意挥。

尝笑回头多少事,还来笔下作珠玑。

转眼又是数年过去,光阴似箭,小民兄的著作杀青已久。幸逢盛世,出书不难。如任其流散网络,而不加以整理出版,乡土风情遗失,枉费了数年心血,岂不可惜!于是在我多次建议督促之下,小民兄的老妻与儿子亦是大力支持,出书的因缘已经具备。联系金慎言老师,请出版社的李闪老师前来商谈。

但小民兄又把整理校对的重任交给了我,我无法推辞,只好勉为其难。花了近一月时间,或昼或夜,或紧或松,老眼又增昏花,白发更添数茎,总算把全书仔细校阅一过,才如释重负。

因为相知之深的缘故,复受小民兄之托,附上数语以为序言。

开心阁主人

2018年5月12日于百官江东开心阁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文明天地 www.wwmm.cn